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双性

重生之错爱别缘 作者:生一one

字体:[ ]

 
文案
 
前世
一场错爱,让她的人生从此失去爱人的资格、爱人的能力。
永恒的传说让她从一个普通的女人成为全球顶尖的珠宝师。
却在巅峰时期被珠宝的真谛毁掉一切的希望。
爱人、亲人、朋友,当一切全部在眼前毁灭………
她,选择了,背叛整个世界……
 
今生
重获新生,不同的境遇,不同的起点,不同的人生。
当最完美的珠宝遇上最华丽的舞技。
当永恒的希望之石遇到最触动人心的步伐。
当不敢爱,害怕爱,逃避爱的珠宝师遇上最冷傲、最妩媚、最霸道的灵魂舞者。
绝世的珠宝,震撼的舞艺,掀起一页爱与被爱的梦幻篇章。
而当一切回归最初的原点,珠宝最终的真谛………
“幽,我爱你。很爱!很爱!"
“所以,不要忘记我........."
 
提示
本文所有诗词均为生一原创,律韵不通,平仄不顺,词意不达,勿深究。
 
内容标签:姓别转换重生 因缘邂逅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梁诺一
 
 
    
    ☆、第一章:夜
 
  夜,却是那样的静凉。
  放下手里被磨圆了的,纹理分明的原木,梁诺一望着窗外的夜,一如前世的,却更加明亮的月。同样的孤寂,仿佛从前世蔓延、交织,如血藤般缠绕着她的心,不曾远去,即使这一世的新生。
  她始终明白,一直到现在,她都明白,寂寞的不是原就漫漫的夜,浸着入骨的凉意,渐渐的侵入肌肤。而是那种从心里就散发着腐朽的、不堪的灰暗。
  低头望着这双年轻的手,因为打磨石木而有了些许的微痕,原本嫩滑的手指,如今被她不加爱惜的已有了那薄薄的茧子。
  这一世,她变成了他。
  自从遇到了她,她的人生便从光明不顾一切的堕入黑暗。在那里仅凭着那一颗执着的、卑贱的又渴望的,故作坚强的心,一如既往又愚不可及的爱着。
  爱,真的会毁了一个人,成全了另外的人。
  而她,毫无疑问,是个失败者,彻底的输了她的矜持、骄傲,粉碎了她所有的尊严。
  
    
    ☆、第二章:不如不见
 
  记忆便如一卷泛黄的长带胶底,在那黑暗的岁月里,独留一台陈旧的播放机吞吐着,投放在虚无的墙壁上,静谧的播放着那一幕幕黑白色哑剧。
  时间,模糊了岁月的痕迹,淡忘了那一幕幕人世间的悲欢离合。但却依然不忘那特定的人,特定的事。
  只因为,她是她存在的意义。如此的卑贱,如此的苍白如一幅漫满她人生命的悲卷。
  失去自我的人呵,注定了那一场无缘的错爱。
  少年来到新教室的门口,走进去,望着教室里那些记忆中有些模糊的脸庞,平静的找到一个空位置坐下。
  高三,人生中的一个重要分界点,即使是在这个不同于前世的平行世界,高三的重要姓也依旧在那里如规矩般威立着。
  旁边的一个小胖子拍了拍少年的肩膀,悄悄的指着靠门第一排的那个女生,贼贼的笑道:“没想到第三名的校花竟然在我们班诶,感觉在这个班好幸福啊!”
  望着那熟悉的位置,熟悉的背影,少年轻轻的嗯了一声,便不再言语。
  尽管这个世界的变化大的出乎他的意料,但两年的磨合,他也已经知道,不论是他一个人穿越到新世界,还是整个世界都穿越,只留下他一个人在原地。这个世界,那些将要发生的事情也都按照着前世原本的轨迹运行的。
  但,他呢,他已经不是她了,所以,他不想再重复前世的悲哀,那深入骨髓,渗入血液的哀鸣。
  现在,她和他已毫无关系。
  小胖子看着他的反应,无趣的伸回了手:“你这个呆子可真是读书读傻了,诶,那可是排名第三的柔校花啊!”
  这个叫原远的小胖子前世跟他的关系一般,毕竟,那时的她,眼里除了她再也看不到其他人了
  原远的姨丈是一中的语文老师,所以他的小道消息很多,经常向同学卖弄那些他们不知道的信息,并以此为乐。
  这次,他就从姨丈那里知道坐在旁边的清秀男生是插班进来的,按理说,都高三了还插班的学生,一般学校都是不会要的,更不要说是重点一中。但是,这个男生却是在进校考试中以总分接近满分的成绩被破格接纳的。当时,核对分数的老师中就有他的姨丈,那时在场的老师都惊叹的称他是天才。
  而据说,他是因为身体原因而休学了两年,没想到……..
  男孩从书包里拿出一册画本,翻出白页,握着铅笔,开始慢慢的涂绘起来。
  原远探出他的脖子,看着他从无到有的绘出了一幅朴素而又小巧的可爱项链,顿时惊叹:“你画的好漂亮啊!都可以去特招了。”仅仅绘画了那二维空间的,有着立体感的两根交织的如同绳子般的链子就形成了这一幅可以在橱窗里陈列的精品,这要是真的做出来,那该有多漂亮!但他却不知道,这其中花费了多少的青春年华才能有现在的积累迸发。
  她是自信的,骄傲的,在那个世界,凭借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努力,成为了最年轻的也是最优秀的珠宝设计师。她的双手甚至没有普通女孩的那种光滑,有的只是如老树般的结起,并着那无法消褪的痕迹。她的珠宝是从画纸到现实的奇迹,选材、制模、切割、打磨、精制、抛光、砑光、镶嵌。一件作品倾注了她全部的情感与时间。而在那一件件作品上,隽永着那不变的荣耀:eternal
  但,这样优秀的她,在她的面前却是那样的卑贱,连她一个简单的微笑都求不到,有的永远是那疏离的带着厌恶的躲避,无法接近的距离。
  只因为她喜欢她,想和她在一起。只因为她是女人,而两个女人的将来是什么?
  她在觉察到她藏在心底的那变态的、不正常的、恶心的爱恋后,那厌恶的眼神,就像是一个修女在看着邪恶的异端。随意的践踏、侮辱她的人格,生生的磨掉她的生机。
  她是她的魔,是她永生的劫。
  “可以把这个送给我吗?”原远不好意思的说道,“我想送给暗恋的女生,她一定会很喜欢的。”原远双手合十的虔诚的拜着,眼里满是请求。少年人的爱恋充满了憧憬和希望,那颗真诚的心里满满的都是对心上人的喜欢,即使没有结局。
  每一个设计师都对自己的设计品爱惜的如同孩子一般,因为它们承载着的是他们的梦想、情感与心血。
  但,对于他来说,这仅仅只是一幅未成型的雏图,连半成品都算不上。因为,他没有将感情融入其中,就像随手的涂鸦般,空有形而无韵。
  一个珠宝设计师只有设计、创造出一幅普通人看见了都能引起他们心底的那根弦颤动、共鸣时,才能称得上是一个优秀的设计者。因为他们设计的不仅是一幅图,更是一份不能言语的铭心的情感,一个梦的世界。
  用2B铅笔随手勾勒、涂抹着,最后将影线收尾,梁诺一沉默的撕下画纸,递给旁边整个人都快贴在他桌子上的小胖子。
  “谢谢啊,谢谢。以后,我就认你做我的老大。保证以你马首是瞻。”原远小心的接过,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缝,配上那圆圆的小胖脸,给人憨态可掬的喜意。
  不再理会旁边的小胖子,梁诺一习惯姓的往那个位置瞥了一眼,却发现那个人正好向后转头。
  两人的视线交织,她矜持有礼的对着他轻点头,随后跟她后面的女生聊着些什么。
  梁诺一收回视线,垂下眼帘,放在桌下的双手紧握成拳却在微微颤抖着。
  人生若只若初见,不若不曾相见。
  
    
    ☆、第三章:大师的真谛
 
  分发着那一套套的试卷、习题,梁诺一望着桌上的卷子,理科班的学生最痛苦的莫过于那永远做不完的试题,而文科班的却是那永远背不完的重点。
  开学的第一节课就在班主任昂扬精彩的鼓励中落下序幕,17岁的少年少女们被他话语里的大学生活所打动,自由的,没有作业的,可以明着谈恋爱的那种无拘无束。不再有数不清的课堂小考以及各种大考,这是所有人都羡慕的,即使是好学生。
  少年们憧憬着,顿时感觉心里豪气冲天,好像明天便是高考,后天便能上大学。
  却不知大学原比现在复杂,单纯的年纪总有各种如诗般的幻想,但长大后的现实却逼的他们不得不成熟,为了生活伪装着,交际着,也承担着属于自身的那份责任。那时候才发现,原来最美的不过年少轻狂,那种敢于挑战规则,冲出宇宙的激情。
  依旧是那难听的刺耳铃声响起,梁诺一抬头望了一眼踩点进来的语文老师,继续着手里的绘画。
  如果假设白纸上的空间是一个静止的相对物,那么里面的点圆线是动态的绝对衡量指标,但,白纸上的世界,却更复杂化。我们生活在三次元里,而如何将画作三次元化?真的只有具实化才能表现出来吗?
  梁诺一望着纸上的芬尕尓图形,前世,尽管老师称她为优秀的设计者,珠宝师,但也遗憾的叹息,正因为优秀才失了本源,成不了大师。
  她的作品,是从图形到现实的美之极、韵之灵。因为情感的不易,每件作品她都赋予了它们美好的象征、永恒的希望,以弥补她阴暗的如同噩梦般的束缚、枷锁。
  人往往都恋眷着美好的事物,所以,她的珠宝都是永恒之光。
  大师是什么?她一直在思索着,探寻着。前世,她以为用极简单的线图创作,作品本身代表着的,以普通的大众的就能打动人心的魅力。
  但经过这种种事端,蜕去了那一身的躯壳,升华了那执迷的灵魂,如今的他终于明白,原来她从一开始便错了,真正的大师,是让作品活着.....
  就如同古巴比伦的GLARE,一种震撼人心的权力之神杖,如若它还保存至今,那么,它所代表着的是那个古老国度的灵魂。但仅从那秘密档图中望见,便有着让人滋生占有,狂热痴恋的魔杖,如同潘多拉之盒。
  很快,火车就开到了他这里,梁诺一站起来,平淡从容的介绍着自己:“我叫梁诺一,17岁。”说完这简短的自我介绍,便坐了下去。
  教室里同学目光都集中到了他那里,女同学心里暗道:真帅。
  而男同学却不屑的想着:出风头。
  做了十几年语文老师的王丽倒是了然的一笑,没说什么,让下一位同学继续,同时说道:“等下害羞的同学也可以这样说哦。”
  顿时,全班都笑了起来。
  梁诺一抬头望着站在讲台上的王丽,一如前世的知心。
  等新老师认识了全班的同学,便一如既往的开始了开学第一堂课的闲聊,伴随着少年少女们单纯、好奇的目光,聊着她在大学里的生活,见闻。听的向往大学的同学们心里愈发的向往了。
  辛苦的高三生活紧紧的拉伸着学生们那根紧绷的筋,如若没有在心中描绘那美好的向往、目标,只怕还未到达目的地,便被那巨大的压力冲垮。
  上午四节很快就过去了,梁诺一收拾了一下被各种资料占满的桌子,在原远的催促下,慢悠悠的跟着他向食堂走去。
  原远摸着软趴趴的肚子,再瞅了眼旁边不紧不慢走着的梁诺一,可惜的说道:“等到我们到了食堂,好吃的都没了。”
  梁诺一笑道:“正好帮你减肥。”那带着青春期少年特有的变嗓期的声音,却比同龄的男孩多了那份从容的韵味。
  因为去的晚了,打菜窗口原本要排很长的队伍,现在也没几个人,相应的菜色也少了许多。
  梁诺一打了三个素菜,两碗饭。不理会原远愁着的脸,终于在人满为患的食堂找到了两个空位置坐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