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肉文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洛衍笺 作者:顾小可

字体:[ ]

 
文案
她从小因为母亲争宠而女扮男装,成为定国侯府嫡子的她为了隐瞒身份,只能装成纨绔子弟,名声狼藉达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她身为金枝玉叶的公主,为了帮助兄长夺位,无奈下嫁于她。
本文专一本文将于2016年12月29日入v,入v当天发三章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乔装改扮 宅斗 女扮男装搜索关键字:主角:萧诚衍,闻人洛 ┃ 配角:萧诚衡 ┃ 其它:百合
第一章
 
 
定国候府都洋溢着喜悦,因为府中大夫人,二夫人同时临盆。这晋国定国候征战一生,爵位三代世袭,可偏偏无子嗣,夫人几年无所出,无奈纳了知府小姐为二夫人,二夫人进府传来喜讯怀孕了,同时大房也传来了消息称大夫人也有孕了,这可乐坏了侯爷,大手一挥,赏赐全府的人。今日侯爷急得焦头烂额,在大厅里一直转圈,两房同时临盆,产婆进去已经几个时辰了,却没一个出来的,自己能不急吗?
“老爷,老爷,大喜。”一个家丁屁颠屁颠地跑过来道。
“讲,快讲”定国候听到了家丁说的,心中悬着的石头终于落下地了,焦急的心情随之被喜悦代替。
“回老爷,二房那边传话,说二夫人生下了一位小少爷”家丁说话语气中也带着喜悦,这次赏赐肯定不比上次少。
侯爷拍手叫好,随后又皱了皱眉头。
家丁也疑惑老爷的变化。
“大房,那边,可有消息?”侯爷随急问道。
“回老爷,暂时没有。”家丁恭敬答道。
侯爷听此,心中石头又悬了起来。“你,快去大房守着,有消息快来禀报。”说着就跨门而出,去看看二房。
“是,是,是”家丁听了,连忙跑向大房。
大房内,大夫人满头是汗,嘴里含着帕子,疼得不行。
“夫人,用力,快出来了”一个产婆道。
一会时间只听“啊”的一声。
大夫人虚弱得出了一口气,汗水不停得流下来,用虚弱的声音说道“张姨,怎么样,男孩还是女孩?”
“公主,生了,是个小小姐”一个嬷嬷抱着襁褓里的孩子恭敬的放到夫人旁边。
闻人桐摸着女儿的小脑袋,稀疏的头发,闭着眼睛,不哭不闹,可爱得紧。“听说,二房里,生了个少爷?”
“回公主,是的。把驸马高兴坏了,驸马现在在二房。”嬷嬷答道。
闻人桐一听,驸马在二房,心下一紧。母凭子贵,以后侯府,还有自己与女儿的地位吗?想了想道:“张姨,告诉传话的,说我生了个少爷,张姨,你看着我长大,现在我也只有信你了,若以后二房得势,还有我母女俩活路吗?”闻人桐哀求道。
张姨看着这个自己从小带到大的孩子,这般信任自己,心中也是感动“公主,您放心,老婆子我也是向着你的,产婆那边,公主莫要担心,由老奴处理”说着走出了门外给传信的家丁说自家公主,生了个少爷。家丁一听,心下一喜。
闻人桐摸着女儿的头,孩子,娘对不起你,望你以后莫怪娘今日所做的决定。
二房内,二夫人想着这母凭子贵,儿子虽然是庶子,但却是长子,若大房那边,非儿子,那侯爵的唯一继承人了就是自己的儿子了,想着心里乐开了花。
侯爷抱着大儿子,心中多了丝安慰。
“老爷,大喜。”家丁奔跑到门口,自己也不好进去,就在门口喊道。
侯爷听闻,放下大儿子,开了门。见家丁跪在门口,连忙问道“可是有二房的消息了?”
“是,老爷,是的”说着咽了一口口水,接着又道“大夫人,也生下一位小少爷,母子平安。”
侯爷听闻,欣喜若狂,想来自己战功赫赫,终于有了继承人。“赏”。说着便激动得出了二房,向大房走去。
二夫人李春眉见侯爷去了大房,眼睛瞪着门口,眼神中透露着一种阴恶的神情。闻人桐,总有一天,我会超过你的,总会有的。
定国候府到处都是欢声笑语,听闻府上新添了两位少爷。
皇上赐名大公子:萧诚衡、二公子:萧诚衍。要知道这萧侯爷一生战功赫赫,有晋国三分之一的兵权。却忠心耿耿。皇上的亲妹妹安阳长公主可就是萧侯爷的大夫人。
 
第二章
 
 
五年后
萧侯爷看着两个在院子里奔跑的小孩,皆是扎着两个小辫子,脸颊红扑扑的,格外惹人喜爱。
“衡儿,衍儿,莫要跑了,待会累了,”说着一手搂起一个小儿抱起去了房间。
“夫人们,久等了,都是这两个小家伙,跑得太快了,为父都追不上了,哈哈哈”逗着小儿,爽朗得笑了起来。
左边坐着大夫人闻人桐,右边为二夫人李春眉,侯爷把儿子们交给奶娘坐到主位,才眉头紧锁道“今日上朝,边境魏国来犯,皇上命我三日后,挂帅出征,衡儿,衍儿,也到了启蒙的年龄,为夫找来了先生,就多麻烦夫人们了。”说着叹了一口气,儿子成长的年龄,自己没有陪伴,本以为自己能够教他们成人成才,现在想想,多少有些遗憾。
“老爷这话就见外了,咱们衡儿啊,聪明伶俐,什么东西一学就会,长大后一定是个有用的人才呢”二夫人见状赶紧抱住侯爷的胳膊,一个劲的说,生怕侯爷不认可自己儿子了似的。
闻人桐见了也不予理会,这些年,二房那边天天这样的戏码,5岁的小儿,能看出什么?反而自己这些年女儿的生活起居都是张姨亲力而为,东院的丫鬟少之又少,为了不让女儿的身份被发现。不让任何人随意出入东院。大家都知道大夫人喜静,这是这么多年来的规矩。
饭后回到东房,大夫人对着张姨道“张姨,待会我写封家书,你替我送给大表哥,让他三日后来侯府”说着取笔就写着。
“公主可是想让,表少爷来教小公子习武?”张姨一点也不惊讶,从小表少爷和还是太子的皇上就最疼公主了,张家也是武将世家,这表少爷靠自己努力封得大将军,丝毫没有靠家里的权利。
闻人桐点了点头,“衍儿身份若是被发现,那便是欺君之罪,会连累整个侯府的人,都怪本宫一念之差。”说着泣不成声。
张婶见此连忙安慰道“公主啊,这不是你的错,小公子这样未必不好,以后找夫家,定会成为政治的牺牲品,若是公子那就不同了,她可以选择自己想要的人生,若是不想要这侯府嫡子身份也可以远走他乡,恢复女儿身份,找一个丈夫,平平淡淡过完这一生”
闻人桐觉得张姨说得有道理,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若是这样想,也减少了心中的罪恶感。
十一年后
“母亲,孩儿,回来了”只见一个俊朗少年,穿着白色华服,银色祥云暗纹,乌发被金冠高高束起。配上一张亦刚亦柔的脸。绝绝对对的翩翩少年。
雍容华贵的闻人桐看着孩子笑了笑。“衍儿,今日又去青楼了?为娘可是大老远就闻到这浓浓的胭脂味儿”说着还捂了鼻子。
萧诚衍笑了笑“母亲,你又不是不知道孩儿去了青楼能干出什么。”说着还着母亲调皮的眨了眨眼。
这些年女儿为了隐瞒身份,混迹青楼,名声狼藉,就怕有人提亲。明明满腹经纶,努力习武,却要装作说文不能文,说武不能武的样子活脱脱一个纨绔子弟。“苦了你了,衍儿。”说着摸了摸女儿的头。
“母亲,您别自责了,孩儿喜欢现在的生活,孩儿喜欢自由自在,像别的闺中小姐天天学刺绣,孩儿不喜欢”见母亲又在自责,赶忙劝道。
“衍儿,谢谢你,能理解娘”
萧诚衍赶紧为母亲擦拭眼泪,自己现在的生活求之不得,想着从怀里掏出为母亲特地买的桂花糕,“母亲,您尝尝,可好吃了,还热着呢”傻傻的笑了笑。
“母亲,您先吃着,有事派萧安来寻我”萧诚衍望着母亲道。
闻人桐知道女儿又要出去了,点了点头。
萧诚衍出了东房便换上一副痞痞的样子,甩着折扇大摇大摆的走着身后跟着自己的小跟班萧宽。
“哟,这不是大哥嘛,这是要去哪呢,不如弟弟请你去玩玩?”萧诚衍老远就看见自己名义上的大哥,因十多年父亲未归过,大房二房明争暗斗,自己这大哥看上去温文尔雅其实私下看不起自己。
萧诚衡厌恶得看着萧诚衍,自己这二弟烂泥扶不上墙,怎么配继承父亲的爵位?“我不去了,你自己去吧。”说完走的远远的。
萧诚衍,笑着摇了摇头,这不正是自己想要的效果吗?
 
第三章
 
 
走在大街上“萧宽,陈兄,林兄他们到了没有?”萧诚衍问道。
“回少爷,陈公子和林公子说在花满楼等您”萧宽乐呵呵的回答道,跟了二少爷这么多年,二少爷没有架子,待下人都是极好的。自己跟了二少爷别提多高兴了。
萧诚衍笑着点了点头道“这俩小子不错不错,懂事”大摇大摆的去了花满楼。
“哟,我说怎么这么眼熟呢,原来是萧公子啊,想死妈妈了”老鸨扭着肥大的身躯招呼这位贵客。
“妈妈,我这不又来了吗?老位置,多来几个漂亮的”说着让萧宽甩了一张银票上了楼。
老鸨接过银子别提多开心了,这萧二公子出手阔绰,难得的金主,可得伺候好。
萧诚衍一脚踹开房门,见陈启,林德权在里面喝着茶愣愣得看着自己,甩起扇子进了房间“怎么?都傻了?”
萧宽则是关上门,老实站在门外。
“我说萧老大,您别这么大排场行不行,吓死我了”说话的是陈尚书的独子陈启。
“就是就是,我这茶差点呛喉咙里,萧二公子可得赔钱。”这次说话的是林老将军的小儿子。说着还用手轻轻摸了摸自己喉咙。
“哟,你小子想讹我?”想了想又道“没门,就你现在这样子像快死了的样子吗?”萧诚衍笑着说道。这两人从小跟自己关系最好,自己干什么事绝对有他俩身影,京城三大纨绔子弟。
“大哥有所不知,昨夜夫子告诉我家老爷子昨日逃学,老爷子一气之下打了我几大板子,到现在还疼”林德权撇撇嘴说道。
“就是就是,今日再不去,大哥你以后别想看到我了”陈启连忙附和道。
“去学堂,不止怕你爹吧,某人的心思我不知道?不就是想看人家卢家小娘子,口水都掉出来了”萧诚衍一副猜中你秘密的样子。
陈启闻言俊脸一红,心下一横,反应都猜到了,我也不怕了,“可是卢姑娘,向来仰慕你大哥的才华,我……这样……我……”后面吱吱呜呜连自己都听不清。
“我什么我?瞧你这样子,我是卢姑娘都看不上你,喜欢就去追,扭扭捏捏的跟个娘们似的”萧诚衍看着他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啪一声扇子打到他头上。
“就是,我认为老大说得对,喜欢就去追,陈兄什么样的人别人不知道,我们还不知道?身为礼部尚书的独子,要相貌有相貌,要文采……额……没文采,那不影响,多少姑娘想往你陈府专,陈兄配卢姑娘绰绰有余”林德权拍了拍他的肩,给予鼓励道。
陈启摸着被打的头,激动的说道“真的吗?”感觉自信满满。
“可不是吗,陈兄一表人材,”萧诚衍回道,又说“走啦,去学堂,陈兄可得加油了。”说着拽着陈启往房外走。
“哟呵,我当是谁呢,原来是萧二公子啊,稀客稀客呢”一个同样年纪的少年摇着扇子缓缓走来。
萧诚衍撇了他一眼,转过头不再看他,“原来是卢大商人的儿子啊,难怪一身铜臭味。哎哎哎”不屑的说道。
“老大,真厉害,我说大老远这么大股味儿呢,卢大公子,身上有味了”林德权说着哈哈大笑。
陈启看着卢紫薰在一旁,为了佳人,这次可得表现好点,故而站在萧诚衍身旁不说话。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