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双性

姜来很舒服[娱乐圈]+番外 作者:得而无失

字体:[ ]

 
    两大女神纷纷到了该嫁的年纪。
    愁坏了一干粉丝。
    那个男星很帅,但是矮。
    这个男星很高,但是黑。
    那个男星很白,但肾虚!
    怎么破!!!我们家女神那么完美,要嫁给世界最完美的人。
    某采访上:
    a记者:姜小姐,听说粉丝在给你催婚,但是好像没有男星符合她们的标准。
    姜女神:为什么呢?
    b记者:因为你太完美了,请问现在有什么择偶标准吗?
    姜女神:标准嘛,跟粉丝一样,要完美的。
    c记者:那么姜小姐是不是已经内定有人了呢?
    姜女神:你觉得景舒够完美么?
    众记者:?????
    1v1he 主受 晚上八点更新
    不喜欢的宝贝儿们点x就好,别喷
 
    内容标签:强强情有独钟 娱乐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姜来,景舒┃ 配角:被狗粮喂撑的众汪 ┃ 其它:
    第1章 初遇·温柔
    
    医院。
    消毒水的药水弥漫在病房里,让人呛鼻。
    vip独立病房内,姜来正捧着一本剧本,看得起劲。约是几分钟后,一个小姑娘走了进来,手里捧着碗粥。
    “咖喱,我刚买的小黄米粥,你喝点吧。”
    姜来放下剧本,从kiki手里接过了碗。只见小米粥熬得浓稠稀烂,喷香诱人。
    “程姐那边怎么说?”
    kiki坐在陪护椅上,在桌面水果篮里拿出了个梨子,边削边说:“程姐让你好好养伤。”
    姜来一个月前接了的真人秀,五天前收官打板的时候,竟然冲出了一个人,把她右手给砍伤了。
    幸好有人反应及时,制止了那人下一步的动作。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姜来将碗抱在手里,感受着陶瓷面散发的温度,皱了皱眉:“算了,也不是什么大事,明天还要进组,你去帮我办理出院手续。”
    kiki手里的刀一顿,原本削得一圈又一圈的梨子皮突然断裂,她不赞同:“咖喱,你这才遇袭,还是好好养伤吧。等过几天再去……”
    “今天开机仪式我没去,好在没我的戏份。”
    话都已经说到这份上了,kiki也明白姜来敬业,只能照办了。
    ……
    第二天。
    姜来和助理到达了《陆引记》片场。《陆引记》是架空宫斗剧,讲的是一个官家庶女代替嫡女入宫,被后妃挤兑算计,步步为营,最后凤临天下的故事。
    姜来这次饰演的是一个狠角儿——梦伶。
    梦伶看似没有心机,实则工于心计,最后陷害还是贵妃的芙蕖,但计谋败露,被赐死。
    片场各部门都在准备着,人来人往,嘈杂不清。姜来来到化妆间,坐在贴有自己名字的梳妆台前。
    今天她有四场戏,一场夜戏,剩下三场都是和景舒的对手戏。
    景舒是一线女星,打从六岁出道。演技派,颜值高,脾气好,特别是一双眼睛,号称会放电,深受观众喜爱。
    是这部剧的女主演。
    但姜来在此之前,从来没有跟她合作过。
    姜来打算去找她对对戏。
    在片场上,姜来寻来寻去都不见景舒。走了好几圈,姜来有些累了,刚停下,肩膀就被人拍了拍。
    她回头,只见一个穿着华裳戏服,妆容精致,看起来雍容华贵的女人,正在看着自己。
    “你就是姜来吧?”女人弯了弯眼睛,看起来更加的风姿出彩,“我叫溪彤美。”
    姜来微微一笑,做了个请安礼:“奴婢给静妃娘娘请安。”
    溪彤美在剧中饰演的静妃是个软柿子,父亲哥哥都战死沙场,皇上念在她可怜,便给了个妃位,和还是宫女的陆引走得近。
    溪彤美大手一挥,端着腔:“免了吧。”之后柔柔的笑,问:“我刚刚好像看到似乎在找什么人?”
    “嗯。”姜来说:“我找景舒。”
    “我刚刚看到她在道具组那边。”
    ……
    姜来来到道具组,果然见景舒在那边。景舒的背影很好认,反正姜来一眼就认出了。
    她叫了一声:“景舒。”
    “嗯?”
    景舒回头,见是姜来,放下了手中的道具,走上前,笑眯眯道:“姜来呀,你不来找我我都想去找你了。”
    声音自然得不行,仿佛两人之前就认识了。
    不得不承认,景舒的脾气姓子,比她想象中要温和得多。
    姜来:“今天我们有三场对手戏,先对对戏吧,第一次合作,请多指教。”
    第一场戏是初入宫,陆引被嬷嬷责罚,挨了打,梦伶冒死偷药给陆引,陆引心生感激。
    之后的两场,分别是两人双双有了位份,梦伶小产的戏。
    拍戏分为ab两组,并不是每天都顺着剧本顺序来排场次的。有时候上一场还在艳阳高照的夏天,下一场便是大雪纷飞的冬天了。
    “这里,你拿药回来的时候,我们可以紧紧的握住手,这样,流露出来的情感会更强烈,还有这里……”
    她点点头:“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景舒说的地方,也恰好是姜来划重点的地方。姜来很赞同,对景舒也多了分好感。
    景舒眼里添了些笑意。
    ……
    “各部门注意。”
    今日秀女入宫,梦伶好奇,便跟着两个资历深厚的老嬷嬷去了储秀宫看。
    刚刚靠近储秀宫,便听到里面有叫骂声传来。进去一看,竟然是两个嬷嬷在罚跪一个秀女。
    旁边还有宫女拿着藤鞭候着。
    嬷嬷拿藤鞭抽打了那地上跪着的秀女,疼的她身子颤抖,面色铁青,却咬紧着牙,愣是不掉一滴眼泪。
    “呸,下作的东西,刚进宫就敢冲撞贵妃娘娘,也不看看你是个什么东西。”
    “我没有。”
    秀女抬起头,目光坚定。
    嬷嬷又抽一鞭:“惊扰了娘娘的猫,还敢嘴硬,今天看我不打死你。”
    似乎打着不解气,嬷嬷拿起圆桌上的茶盏,狠狠的往前一摔,被秀女躲了过去。
    “嘭唥”一声,茶盏摔得粉碎。
    “咔——好,很不错,嬷嬷的表情再凶狠些就好了,化妆组的赶紧上去补妆。”
    因为茶水溅得高,景舒的妆有些花了。
    姜来饰演的梦伶此时是在旁边看的,也正因为如此,她清楚的看到,那茶盏碎片划伤了景舒的手。
    是确确实实的划伤了,血流了下来。看起来真实了不少,但景舒没叫,也没人出面说。
    方才鞭子抽打那一段,其实并没有抽打到,而是会利用机位造成错觉。
    但刚刚那一场,明显是可以用打替的。
    “”
    嬷嬷又毒打了秀女一顿。最后秀女昏死过去,嬷嬷们才扬长而去,众秀女没戏看了,也都回了房间。
    “走吧。”
    刚刚跟梦伶一块儿来的两个嬷嬷也要走了。
    梦伶走了两步,又回头,见日头毒辣,秀女实在可怜,便上去扶起她。
    “咔。”
    姜来和景舒的动作应声停下。两人正挨在一起,景舒躺在姜来的怀里。
    因为下一幕的需要,化妆师上前给景舒化了个惨白毫无血色的妆容。
    化好后,化妆师匆匆退场。a组导演:“”
    将秀女才回房,梦伶摇醒了她,给她倒了杯水,扶着她起来,问:“你叫什么名字?”
    “陆……陆引……”
    说完,陆引便再次昏死过去了。
    “陆引,陆引,陆引你没事吧?”
    梦伶叫了好几遍,陆引都不再有反应。
    “咔,姜来的表情惶恐些,少点慌乱。”
    ng了一次之后,戏就顺利的过了。考虑到经费和时间问题,接下来拍的会是梦伶拿药回来的场景。
    “梦伶的药,道具组的都哪去了?赶紧的啊!”
    a组导演的脾气有些爆。
    道具组的工作人员匆匆忙忙拿药过来,又匆匆的跑出去。
    “”
    梦伶小心翼翼的打开房门,步伐有些紊乱的来到榻前。替陆引上了药后,便双手合十,开始祷告。
    “陆引,你一定要好起来。”
    傍晚的时候,陆引终于醒了。
    “水……”
    陆引的喉咙像是被人挖干了的河流,涩得不行,浑身痛得快要散架似的。
    梦伶去给她倒了杯水,扶了她起来。
    一杯水下肚,陆引嗓子润了些,她望着梦伶,眼里闪出了泪花,嘴唇嗫嚅:“我叫陆引。”
    “梦伶。”
    两人互相凝视。兴许是因为深宫寂寞,前途缥缈,两人竟忽然有了他乡遇知音的感慨。
    手抬起,交缠,紧握
    “梦伶,你于我有恩,今后,我们便是姐妹了。”
    “好。”
    纱帘忽动,两个少女彼此凝望。
    久久,导演才反应过来:“咔——”
    姜来呼了口气,也不在意景舒没松开她的手,惊喜的赞:“不得不说,你演技很好。”
    景舒笑,露出了两个浅浅的梨涡,手上的力道忽然重了些,说:“来来你也不错。”
    来来?
    姜来一愣。
    平常别人都是叫她的名字或者咖喱,来来倒是很少有。
    她笑了笑,晃了晃手:“去化妆了,待会儿还得赶下一场呢。”
    晃手的时候,姜来又看到了景舒手上的伤,因为时间久了,已经凝成了血痂。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