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双性

穿越之我不会轻易狗带 作者:汉饶

字体:[ ]

 
文案:
愿娘子相离之后,重梳婵鬓,美扫峨眉,巧呈窈窕之姿,选聘高官之主。解怨释结,更莫相憎,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易苟待,独孤轻之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懵懂初见
    
    易苟待手里安装着自己刚刚制作出来成型的多功能手杖。她之前乘公交的时候看见一位老人家手里拿的一个拐杖,拐杖手拿前端是一个可以照明的LED小灯,老人从站台进入到车里的时候能听见京剧的声音围绕在他的身边,仔细一看原来这副拐杖还带有收音机的功能,拐杖的下面是一个圆形的宽盘,有利于老人家支撑,而且拐杖还有一个调节长度的旋钮,第一眼看到它的时候就十分喜欢,可是这种多是为老人家服务的拐杖不适合她,所以她自己做了一个更加炫酷的,现在正在拼接的东西就是她已经做出来的手杖的各个关节。
    因为这个东西是为自己设计的,所以她只做了两个,准备一个自己平时用用一个存着留个纪念。
    手杖20厘米长,通体是圆润的黑色,照明的功能是必不可少的,放在了手握的顶端,手杖是可以伸缩的,最长可以拉出一米三的高度,因为易苟待身高178,所以手杖一定要设计的足够长,在缩小的状态下它可以当做手电筒用。这副手杖没了老人们用的拐杖的收音机和MP3功能,而是变成了一块红色的小灯,这个灯的用处就是可以和专业人士进行沟通,通过灯的闪烁频率。顶端拧下来是一个细长锋利的小刀,她觉得这样的东西如果要讲究实用性的话那就只能随身带着切水果了,毕竟谁没事会跟你来这种秘密交流,简直神经病。
    当然这些还不是这个手杖最厉害之处,它最厉害的地方就是光滑的身体是钢化玻璃制作的,里面呈现的黑色其实是太阳能板,也就是说这个手杖是不需要充电的,只要有太阳它就会一直有电。
    现在已经是十二点了,教授还没有回来,最近她为了捣鼓这个东西晚上睡的很迟,今天早上起来的很晚,没吃饭就来到实验室了,现在已经饿的头昏眼花了。
    半个小时前教授让她在这里看着这台机器,就是她坐的桌子前面的这台分子重组仪,这是教授自己发明的东西,她只是会具体的CAO作,最重要的研发都是教授在弄。
    教授之前跟上级领导提过这台机器,想要国家拨款给她研发这个项目,结果项目提纲才提交到第一层就被驳回了,于是教授这几年来对于这个项目的进程缓慢,都是用的其它项目多余下来的钱开发。
    今天是这个机器的第七次启动,因为机器每次启动都需要耗费大量的电力,而实验室隔壁的储电房里的电池每次储存一次电需要将近一个月,所以每一次的启动教授都格外的看重,刚才教授刚刚出去吃饭了,独留自己一人在这里看着这台笨重的机器,实验室里除了这台机器偶尔会发出奇怪的声音以外很是安静,她一边等着教授回来一边安装着手里的新玩具。
    易苟待是中国重点大学物理专业毕业的学生,从小被大家称之为天才,因为她从大学毕业的时候才十九岁,十八岁的时候跟着教授搞物理实验,毕业以后因为社会不需要她这样高科技的人才所以选择了留在教授身边,今天二十岁的她已经在这里待了两年,在她来这里之前这台机器就已经存在了,等她毕业选择留在这里的时候教授才将她带到这里,跟她讲解了这台机器的作用。
    这台机器被教授称为分子重组仪,顾名思义就是将分子分开再结合的机器,但是教授的这台机器要比这些表面能想到的作用还要大,听教授说她最后的期望就是这台机器不仅仅可以重组物理,还可以转移具有生命的东西,易苟待当时一听就觉得这简直是瞎扯淡,人们都说科学家都是怪物,原来说的并不假,她觉得教授说的事情根本不可能发生,因为直到现在教授也没有成功过一次,她在这里主要就是帮助教授进行现在国内以及国际的一些物理实验的项目,没事的时候她就会来教授的这个秘密的小房间里待着,看着这里从来没有变过样子的分子重组仪。
    教授是个快四十岁的女人,是国家级的物理学家,也是现在国内唯一一个这么年轻就能拥有自己实验室的女物理学家,易苟待能被她看上全都是因为她聪明的脑袋,十九岁就能从大学毕业的学习能力。
    人们常说聪明的人都长得不好看,可是易苟待就是一个反例,光是身高就让很多男生都望尘莫及,身材修长纤细完美的黄金比例,即使不穿高跟鞋依旧能惊艳众人,长发及腰散在后背,一般情况下她会将头发束起来,今天早上来院里太赶就没有管它,正是因为她成绩好长相又出众,所以在学校时候的追求者每天都能遇到,她实在是不喜欢那些比他大好几岁又难看的男人们跟在自己身后,选择进入这里工作也有这方面的原因,毕竟这里不是谁都能进来的,也就无所谓那些进不来的追求者了,而院里的长辈们一心都扑在实验上,才不会管身边是不是多了一个年轻的美女。
    她才二十岁,于普通人家的孩子来说的年纪不过刚刚踏入大学的校门,是爱情萌芽的最开始,易苟待没有觉得自己对谁有特别不一样的想法,整个学校她最年轻也最厉害,唯一能让她觉得厉害的人就是教授了,院里的人说教授也是和她差不多的年纪就进入到了这里,马上快二十年了,经过她手里的项目数也数不清,在教授手里的项目成功率也是最高的,这让易苟待很是羡慕,她也想成为像教授一样的人,一心的从事自己热爱的事业,当然除了教授的那台从来都不会成功的机器。
    “好饿啊!”易苟待站起身来伸了一个懒腰痛苦的说道,今天教授吃饭的速度真慢,平常这个时候她都会火急火燎的赶回来看着她的宝贝机器的。
    这间实验室里只有一台机器,一张桌子,两把椅子,还有易苟待刚刚带进来的手杖。这会手杖已经完成了一个的安装,易苟待想要来试试这东西好不好使,离开凳子,走到桌子和机器中间空着的地方。
    手杖原长度只有20里面,想要变长的方法有两个,一个是用力的□□,这是可以控制长度的,还有一个就是甩出来,这个是全部甩出不可以控制长度的,这也是易苟待设计的一个精妙之处,她想到在做一些事情的时候另一只手里拿着东西会没有办法□□,所以也设计了可以甩出的功能,这会已经饿的四肢无力的她哪里还有力气去拔手杖,只能用了现在还能使出来的最大的力气甩出去。
    只是她忘记了这根手杖的长度,当她甩出去看到手杖一节一节的往外跑的时候才意识到这里只有一米左右的空间不足以让这根手杖全部伸出,身体不由自主的往后退,可是后退的速度远远不及手杖变长的速度,眼看着手杖就要打到教授心爱的机器时,她往后退了一大步,可是还是晚了,手杖全部伸出的地方触碰到了一个红色的按钮,这个按钮教授跟她讲过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不可以按的,明显感觉到那一点点红色的东西按下去了,心想不好!
    猛的往后一退,腰部传来瞬间的疼痛让她正常反应的往前冲去,在失去意识的最后一秒她只看见了教授的机器打开了,里面是空的,内壁是带着星星点点的天蓝色可以容得下一个人的巨大空间。
    子时忙完院里的事情,轻之同往常一样嘱咐了老鸨事情要妥善安排后就往自己的厢房走去,她的厢房在院里最高一层楼的角落里,院里一共有三层楼,一层用来演奏,二层用来接客,三层则是院里名贵角色的厢房。
    这会时间一层已经鲜有人在,倒是二层不乏一些搂抱女子的男人们往厢房里走去,进去做什么不用想也知道,这些乃是京城长安,而她的独孤院又是这里最大的寻花问柳之地,等到丑时的时候,便能听见楼下传来的各种- yín -靡之音,不过她倒是习惯了,即使是听着那些让人面红耳赤的声音也能安然的入睡。
    走到三楼走廊的尽头,那便是她的房间,推开房门,惊觉屋里似乎有其它东西存在,不会是哪个没有章法的嫖客又擅闯自己的厢房了,轻之想到,这样的事情不是一次两次了,男子因为她的声音而垂帘她的样貌的不在少数,总是会做一些出格的事情,相比这次又来了哪个不识好歹的人。
    她轻轻的关上门,脚步轻缓的绕过屏风看向自己的床,没有人,目光下移,地上躺着一个女人,背对着自己,一头黑发铺了满地,穿着奇怪的衣衫,两条葱白的胳膊□□出来,想着是不是院里的哪个姑娘偷偷跑到这里来偷懒了,可是看着又不像,先不说着衣服她从未见过,身体这般修长的女子她院里也没有。
    轻之故意弄出声响,那人也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经过一系列的试探以后轻之知晓了这人大抵是晕了过去,走上前去看到正脸,半张脸被头发遮住,只能从露出的小半张脸看出浓密的睫毛、高挺的鼻梁没有弧度的嘴角。
    旁边的地方有一根黑色的长棍子,捡起来端详了片刻,材质非常特殊看不出是什么,来这里还带着东西,如此来路不明还危险的人还是先绑起来为好,从柜子里找出绳索将那人拉起捆在原地。
    手很疼,但是屁股更疼,易苟待渐渐的恢复了意识,眼皮很重,一时半会还睁不开,倒是感觉很敏感,她坐在一个软软的东西上,双手靠拢的被什么东西束缚住了,不能动。鼻翼微动,能闻到女人香和类似于她用的化妆品的味道,不像是教授会用的东西,不过想起来自己在晕之前一头倒进了教授的机器里,只会是教授吃饭回来发现了自己,只是为什么双手不能动?
    易苟待饿的有气无力的,也不睁开眼睛,开口就说:“教授,我饿。”现在她也管不了什么机器了,再不吃她就要饿死了,就算教授不放过她那她也要做个饱死鬼。
    轻之坐在床边细细的观察着被自己捆好依旧躺在地上的人,身体一直在动,特别是被捆的紧紧的双手动的厉害,在她眼里这是在挣扎,可是挣扎了一会似又放弃一般的停止不动了,然后便听见那人嘴里念叨着什么教授,教授是什么?后面两个字她倒是听清楚了,说她饿了。
    易苟待躺在地上许久都听不见身边有什么动静,这才缓缓的睁开眼,适应了一下周围昏暗的光线,看到了和自己原来生活环境截然不同的装饰,一个比电视剧里还要古老精美的床,床上坐着一个带着面纱的女人鹰眼般的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在脑海里将自己认识的人去过的地方全部搜索了一遍,这个地方没去过,这人不认识。
    疑惑的说道:“小姐,你是谁?”
    作者有话要说:
    易苟待:小姐,你是谁?
    轻之啪上去一巴掌:你瞎吗?连你媳妇都不认识了?
    易苟待:……
    新文今天就开始更新啦!
    这文是长篇,而且白天我也要工作,
    不能保证日更,还请多多谅解。
    喜欢的伙伴可以收藏着以后看。
    还有就是这篇文后面肯定会虐!
    肯定虐!!!
    入坑需谨慎啊!
    还有公众号那边我也准备写一些小短文,
    你们懂得~
    什么时候发还不确定,
    毕竟我现在有两篇文都在连载,
    感谢收藏文章的小伙伴,
    你们能来看就是我的动力~
    
    第2章 为我所用
    
    轻之端详了易苟待一会,发现这人始终是迷茫的神色,看样子是确实不知道自己是谁,反问道:“你是何人?从哪里来?”
    易苟待眨了眨眼睛听话的回答说:“我叫易苟待,易是白居易的易,苟是一丝不苟的苟,待是等待的待,不是狗带的意思!”易苟待越说越激动,甚至忘记了自己肚子里面还空空如也,突然攒积的力气一下子就消失殆尽,声音小的跟蚊子似的嗡嗡回答下一个问题:“我是南京人,在北京工作。”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