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双性

霸道总裁爱上我+番外 作者:若三

字体:[ ]

 
文案:
我最爱的人是你。
那么,你可不可以为我留下来?
 
——??
 
-这是一篇报社文。
-如果你觉得这篇文不合逻辑、文笔不好、人物单薄、剧情脱线……那就对了.
 
内容标签:幻想空间 天作之合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我和你 ┃ 配角:他们不重要 ┃ 其它:黑化
 
 
 
  ☆、第一章
 
  第一章
  一切是在那辆公交上开始的。
  下班以后按着酸痛的肩膀,慢慢地往车站走去。我几乎感觉不到累了,因为渐渐习惯这样的生活,所以也就没有改变现状的意思。那天是冬季,天空灰蒙蒙的,仿佛披了一层由雾气凝结的纱,让周围的建筑物失去了颜色。早上上班时,画面比现在要鲜明很多,天空是蓝色的,偶尔还会因为挤而找不到好座位,然后在车上打瞌睡的时候,就会因为阳光而惊醒。
  我记得自己在上班时想着,“啊,再看到这种画面的时候,我就又熬过一天了”。
  我走到公交站旁。绝大部分同事都不搭这边的车,所以只剩我一个人。一般来说,第一个等候的会是来买菜的老太太,因为已经放弃染发了发根是银灰,其中夹杂着白色,可以看到分明的发丝,代表发质已经很干燥了。但优点是,绑得很扎实,用一个茶色的老式发夹绑紧,脸上的表情也硬邦邦的。
  准确的说,是一定要让她走在前面而且必须离得远一点,不然就要让座的第一名。
  排在第二的通常是那边工厂大厦里的洗衣店员工,因为还穿着制服,手里还拿着买菜的袋子,所以可以看出,应该是要搭车回家做晚餐的太太。曾经有几次站在她旁边,因为这样我知道她会在第三个站下车。
  至于第三,不确定。前两名以后经常会变动人选。有时候是打着呵欠的空服员,有时候是穿着附近知名中学制服的书呆子妹妹,有时候是在玩手机很瘦的年轻小伙子,有时候是搬家公司的人员,有时候是一大群刚从店里出来的夜猫子。
  一成不变的生活中,只能找到这些微小的变化。
  比如说三个月之前,路边的整修工程还没结束,结果不知不觉间就开始上油漆了,现在已经贴上了‘请勿触摸’的告示。比如说路边的那家店,已经从一家奶茶店变成了快递收集点。比如说那边的大型商场总算是开放了,是最近新设计的,洗手间里抬头就能看到还剩多少洗手间可用,商场里的小店也更少了。
  但是……
  不一样。
  不一样了。
  我看着路旁的景物和长长的人龙,心里觉得很不安。
  正如我刚才所说,一般这个公交站点,排队的人数不会超过五。而且因为接近终点站,很容易就能找到位子。不过现在,我刚刚说的那些可能出现的人……一个不落的到齐了。
  老太太之后是洗衣店员,洗衣店员之后是空服员,空服员之后是初中妹妹,初中妹妹以后是手机男,手机男之后是搬家公司的人,搬家公司的人之后是夜猫子,夜猫子之后还有。一言以蔽之,像是这个公交站五公里以内的所有人,全部都聚集到这个站点里来了。
  景物倒是没变,但商场里出来的人明显增加了……我才刚站过来,一回头后方就排了长长的人龙。这个站点偏僻,只有一个号码会到,所以不可能是要上其他车的人。
  我战战兢兢地站在公交站点最后,开手机开始看时间。时间没错,站点也没错。我没去错地方,那为什么会这样?
  也许应该将‘一成不变’四个字划掉,然后加上几个字:‘波涛起伏’。
  不过,如果是这样的话,就出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人这么多,我还能抢到位子的机会几乎是,零。
  往坏的说,不被挤下车或者等下一辆就不错了。
  但是,没办法等下一辆。因为我家离这里很远,错过这班车再等,回到家里就太晚了。而且看这个架势,就算等下一辆也未必有座位可以坐。要么站一站吧,但这样可能要站将近一个小时。
  怀抱着这样的念头,我上车了。
  公交里很挤,香水味和汗臭混杂在一处,低头看会发现正在专注玩手机的小男生,才刚刚站稳,车就开了出去。我站在人群中央,几乎看不见外间的风景,要很努力抬起头,才能勉强看到。
  天越来越灰了。
  在拐过三个站以后,刮在窗户上的雨水突然多了起来,我才发现原来外面在下雨。我想看一看自己有没带伞,但事实是我连手都挪动不得。车里越来越闷,感觉身后有个人在扯我的围巾,然后有个人骂了他一句“够了你!扯什么扯!”
  是凶巴巴的主妇,我猜多半是母亲之类的吧。
  我本以为待会儿要淋雨下车了,然而过了一段路,窗外突然有刺眼的阳光漏进来,随着进来的人越来越多,我被挤到了车厢的最后,而且依旧看不清外间的风景。下车的人是有的,但不多,而且我要下的是人最多的一个大站。
  我心道不好,现在恐怕是要站完全程了。
  天色渐渐由日暮西山,变成了低沉的夜色。本来天气就不好,冬天放晴的日子很少,傍晚也完全看不出来和早上有什么不同——反正都很灰。但当夜色真的深浓起来的时候,你还是能看出来的。
  车里亮起了灯,往里挤的人好像变少了,但也没人下车。
  我扯一扯围巾,终于没那么闷了。终于到达倒数第二个站,人们汹涌着下车,我也不例外。但因为站太久腿麻了,我成了车里的最后一个人。一条队伍拉空了整辆车,我边往前走边想着,终于能呼吸到新鲜的空气了。
  漆黑夜空里一颗星星在天边闪闪发光,人群纷扰着下车,各自往不同的方向走去。
  我打了个呵欠,干了一天的活,早就累得不想睁眼睛了,于是我决定慢慢地走回家里——
  一切是在那辆公交上开始的。
  就是在这个时候,我被人拦腰打横抱了起来。那个抱着我的人穿着西装打着领带,我没能来得及看清他的容貌,只知道是个绝对比我高大的男人,双手有力到挣脱不开的地步。他的面容在我的记忆里是很模糊的,可是声音完全不一样。
  他的声音很温柔,却能说进人心里。
  那人说的第一句话是:
  “抱歉了,公主殿下。”
  》》》你》》》
  《霸道总裁爱上我》
  好像挺有趣的。
  你是一名读者——看到这个标题和这个内容,对这篇小说稍微产生了兴趣,于是就点了进来。你并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没有很明确的想法,只是希望能借此打发时间。看到作者的文笔和情节,觉得有些意思,但这个意思也只是仅限于一本小说而已。
  于是你决定往下看。
  手指轻轻一动,页面开始加载。
  
 
  ☆、第二章
 
  公主……殿下?
  听见这句话,我愣了半响。却见他不容反驳地就到了另一辆车前——我认得那辆车是名牌,但无论是否看起来都差不多。有人开了车门,然后我几乎可以说是被放在了车里。仿佛我不是人,而只是一个任由摆布的洋娃娃。到这时候了我才想起,原来我是应该反抗的。
  于是我立刻推开另一边的车门,准备趁着车还没开逃离这里,但却听见那人说:“抱歉,我吓着你了?”
  声音很温柔,而且可以听出来,这就是那个人惯常说话的口气。我回过头,看见他对司机摆了摆手,我猜那是不让他开车的意思。我并不是很清楚现在的情况,却终于看见了那人的模样。
  他生得一表人才,一看仪态就知是在商业圈中如鱼得水的角色。眉宇间或许有些刚毅之气,但我相信那并不是因为他久不展颜,而是由于地位不得不做出一副强硬的态度来。若不是那样,他会是一个很温柔的人。
  桃花眼弯起,几乎落满了窗外的星光,笑容里是带着歉意的,让人打心底想要相信他。我在车门上的手还没有放开,但我刚刚已经扭了一下了,司机没有将车锁上,不让我离开。我说:“不是吓着的问题。”
  我终于说了七个字,但就连这句话,都好像让人觉得有些不应该似的。但是理智告诉我,继续问下去就对了。他挑眉:“哦?”
  这么一个疑问语助词,听起来就有几分戏弄的味道了。——我皱眉,“不能出去,在车外谈?”我以为自己已经说得很客气,在车外绝对比车外安全,即使对方打算谋财害命,我也还跑得了。
  却看见他凑过来,在我耳边吹了一口气:“对不起,不行。”
  ……啊?
  他的下一句话就是:“开车吧。”
  随着这话落下,车子开了出去。就在这时,我终于听到了解释。他一边帮我将安全带系好,安全带勒过肚子时能看出来他在很努力不碰到我。他解释道:“事有凑巧,请容许我将你送出去一段距离,然后再找人载你回家。路程不会超过一个小时,你放心。”
  这几句话,倒是带着安抚的意思了。
  因为夜色的缘故,车里的灯亮了起来,照到他身上,深邃的五官笼罩着阴影,一双眼睛却有光。我看到他的脸色稍微有点红,凑近了才发觉,他嘴巴里泛着一股香味。不是正常的那种,像是人造的香精。稍微推想一下,很容易就能想出来,他是吃了什么东西来掩盖嘴里的味道。于是我说:“你喝酒了。”
  能进嘴又残留气味的只能是两种东西,烟酒。旁的东西不是没有,但它们比较常见,结合脸色,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多半如此。我立刻看到他的脸色变得有点奇怪,我分辨不出来那是什么表情,只得接着猜测:“你在喝完酒之后被人强吻了?”
  我很认真的,只能这样猜了,否则没有第三个可能性,解释他为什么会脸红。
  可是车里完全寂静了。
  唔,我说得不对?我拿疑惑的眼神去看他。
  然后他叹了口气,好像自己摊上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我很难说我相信了他,但就算不相信也没有办法——车已经开上了高速,现在我除了抓着电话准备报警,没什么用。我说:“那么,解释一下?”
  车里片刻的寂静。他将头发往后梳,这个动作如果由那种没有仪态的人做来,会显得像是创业失败马上就要跳楼自杀一样,但他没有。完美里又带着一丝性感,至少会让人觉得,这就算不是公司里的精英,至少也会是豪门里的大少爷。
  如果两者都不是的话,那我还真挺失败的。
  他道:“先说一下,我是顾筠。”简简单单两个字,我眨眨眼,顾不算是大姓,筠字算不上特别,但是两个字合起来,音调和‘古韵’特别像,所以听起来就格外的有古风味儿。
  见我没有反应,他似乎也不意外,想一想道:“你手机在吗?”
  我说:“在的。”然后他微笑:“你搜索一下,创约集团,顾筠。”没头没尾,只有公司和名字。不需要他说也能想到,他不用自己的手机搜索给我看,单纯只是因为,我的手机不可能做了手脚。
  我点开屏幕,将这两个词汇搬上搜索栏,很快从在车里发光的手机上找到了答案。我想了想这是什么意思:“你是这个集团的总裁?”现在信息全公开透明化,上头的照片不可能是伪造的。
  但信息的不对等,依然让我无法就此确认他的身份——但是我决定听他说。
  然后他真的开始解释,就像是一个抢劫银行和被劫持人质说事的人一样。他刚刚看到了我按着报警电话的页面,可是他没有任何反应,甚至面色平常。如果他不是总裁,那只能说明他是个坏透了的骗子。
  他说的话,很简单。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