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同颜不同缘 作者:易痕

字体:[ ]

 
文案:
本文伪姐妹,无血缘!
 
在所谓的孪生姐姐回归单家后,随着时间的增长,感情也走向不可控的方向。于此同时,单语被尘封的记忆日渐苏醒,单悦善意的谎言破绽百出以及各路“妖魔鬼怪”横空出世。
她和她同颜,亦是她的“同原”,两人却没有半点血缘,那么,她到底是她的谁?
错综复杂的身世之谜?隐以幕后的CAO纵之人?回到过去改变未来?真真假假,虚虚实实,最后的真相竟是……
得知真相后,她又该如何决择?
 
本文集时空穿梭、系统、机器人、人伦以及各种胡扯杂合一体的混沌之作。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阴差阳错 穿越时空 系统
搜索关键字:主角:单悦,单语 ┃ 配角:单楚弈,晏君白,宋佳佳 ┃ 其它:圆点,未来,无限轮回
 
 
 
  ☆、梦境
 
  打着淡黄暖意灯光的房间里,她纤细顾长的身影斜斜的印在了木地板上。整个房间明显是为婴儿设计的。所有有边角的家具都被细致的包上了柔软的海绵。
  窗外雷雨阵阵,她走到窗边关了窗,隔着雨幕凝视着那一片灰蒙蒙的天空。不过几十年,这变化还真大。
  “嘤嘤…哇……哇咔……”
  突兀的哭泣声响起,并不比雷声小,于是她转回了视线,只见一张木制的小小的摇篮床上,一个一岁左右的女婴儿正在放声哭泣。见状她走回摇篮床旁,俯身察看情况,面上浮起轻微的不解。
  感觉到阴影,女婴咬着手指泪眼汪汪的看着她正上方的人。由于光线的因故,女婴并没能看见她的脸。女婴肉嘟嘟的脸平时萌化了不少人,现在则,更萌了,让人忍不住想捏捏她的双颊。感受那软软的有弹性的触感。
  小孩就是有这么一种魅力。
  然而,她对这场景始终面无表情,只伸出手轻轻摇晃着摇篮。漆黑的眸子看着女婴,似乎很不能理解她为什么哭。
  “哇…哇…哇……”见她不理自己,女婴哭得更厉害了。似乎在控诉她不给自己吃东西。
  一大一小就在这并不明亮的空间里大眼瞪小眼。
  “嘘…不哭。”终于她妥协下来,用生硬的语气哄着女婴,眼神也很不自在。
  似乎是第一次听见她说话,女婴的注意力很快便被转移了,睁着黑葡萄般的眼眸看她。女婴看着她,突然伸出手想碰她,不知为何,她给自己的感觉好亲切,好像妈妈。
  妈妈……
  可惜女婴手太短,床对于她来说有些高了。
  她看了会摇头晃脑的女婴,似乎明白了什么。也缓缓伸出一根手指与女婴相碰。
  女婴软软的、胖胖的小手立刻握住她的。一股异样的感觉从指尖直传递到全身每一个组织里。她漆黑的双眸闪过一丝红光,但也只是一瞬间。
  【叮~身份确定。】
  ***
  “呼~”单语突然惊醒,条件反射的从床上坐起,她揉着自己的长发,漆黑如墨的眸子微微收缩,还有些犯迷糊。但这也不防碍她的美,反而增加了几分可爱。
  她的长发有些凌乱,披散在身后如瀑布般倾泻而下,在窗外的微光下被染成褐色,美如画。
  她漆黑如墨的瞳孔仿若一个黑洞,轻而易举的便能吸引人的目光,让人沉溺其中,不可自拔。
  房间内半明半暗的光笼罩着她,她如艺术家精雕细刻的绝美脸庞在那光影中朦朦胧胧,更添那一份危险的诱惑。
  “怎么又做那个梦了?”她低声呢喃着,望了眼放在床头的闹钟,不过六点。现在又是暑假,没有起床的必要。
  夏天的早晨,天亮的很早,此刻阳光已经能透过淡黄的窗帘,在一角投射出暖意的气息,漾着阳光的味道。之前的婴儿床被搬了出去,除了小床变大床外,这个房间所有的装饰都没变。一如梦中。
  淡黄的灯光,淡黄的窗帘,暖色调的墙体,旧却保养良好的木地板。
  单语重新躺回床上,双手枕在脑后,望着泛黄的天花板发呆。
  那个梦,她反反复复的梦到了很多回了。而且每一次都只有这一个场景,不曾变过。一开始,她以为是她小时候残留的记忆,毕竟那时候太小,记忆模糊不清也是正常的。
  每当她想看清那个轻轻摇晃自己摇篮床的人的模样时,那人总会消失,然后她自己就醒了。
  那人,是谁呢?
  会不会是妈妈?
  可爸爸说过,妈妈在生她的时候就……难产去世了。
  单语低语嘲弄一声,自己真的太较真了。或许,那真的只是梦境,又或许,是爸爸请的某个保姆呢。
  可是,那场面太过真实了,她又不肯相信那只是梦境。
  何况,她似乎记得,自己三岁那年……每当自己贪玩快要摔倒或是什么的时候,总会有一双手抱起自己。那双手很纤细却很有力,同时也很冰凉。偶尔,那双手的主人还会伸出食指轻触自己的脸。同样的,自己也看不清那双手的主人的脸。
  可那触感那么真实。
  这,也是梦境吗?
  单语想不出答案来,也无法解释某些细节。迷迷糊糊间她又睡了过去,再次醒来是在一声声叫唤中。
  “小语,起床啦……”
  “唔…”单语含糊一声,双眼睁开一条缝,拿手去挡已经移照到她脸上的阳光。慵懒至极。
  “呵呵…是不是昨晚玩疯了?今天怎么那么晚醒。”声音的主人轻笑道,倒也没有责怪她什么。
  “是青姨啊,没有啊。”单语总算在迷糊中清醒过来,坐起来看着她床边的人。薛青——她家的保姆。据说,青姨是从她十岁就已经来她家做事了。要说除了她爸爸谁更了解她家,非青姨莫属了。
  “没有就没有吧。”薛青依然笑呵呵着,带着久经风霜的成熟女性的韵味。现在的她完全看不出她已经四十几岁了,脸上鲜少有岁月的刻痕。她穿着保守的衣服,说实话,有些土气。她夹杂着几根白发的头发被束在脑后,编成□□花辫。
  “我做了烧麦,快去刷牙洗脸好吃早餐。”
  “哦。”单语漫声应道。“对了,爸爸今天回来吗?”
  “不回来。”薛青摸着她柔顺的黑发,怜爱道:“你就别管博士了,他饿不着的。”
  明知道会是这个答案,但单语还是会每早都问一下,以至于她都分不清现在的心情是不是失落了。也许是失望太久,内心的反应已经迟钝了。
  单语去洗漱的时候,薛青开始收拾她的房间。等到两人都弄好了,便一起去吃饭。
  薛青虽然不住在她们家,但大多数时候都是和单语一起吃饭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薛青更像是单语的母亲。尽管,这份感情还横隔着一个字——钱。
  从以前某些与薛青聊天的片段中,单语差不多可以拼凑出薛青的过去,她是个命苦却坚毅的人。十五年前与丈夫离婚,独自带着一个男孩讨生活,后来她就带到了单家。概括虽然简单,但这其中的苦楚却不是一两句话能说得清楚的。
  “青姨,我想问你件事。”单语用筷子夹起烧麦,一下子便放到嘴里,腮帮子立刻鼓了起来,看上去有几分卖萌。
  “什么事你说吧。”
  “你没来之前,我爸请过其它的保姆吗?”想了片刻,单语还是问出来,这样不明不白的过下去,实在是煎熬。
  薛青停下动作,有些不解的看着她。“没有,说来也奇怪,博士这么忙,而且那时你还这么小。博士竟然没有请人。”
  “真的没有吗?”单语一惊,追问道,似乎有什么即将呼之欲出。却还是遇到了什么阻碍,朦朦胧胧的又被掩盖回去。
  “没啊,当初博士在家政公司找到我时,是因为他要去国外参加一次研讨会,时间半年左右。所以他才会请人的。”薛青回忆了一下当年的事,看着单语说:“那时我第一次来你家里,家里虽然不乱,但看得出来已经很久没人打扫过了。那时的你不像现在这样,有些沉默。独自一个人坐在窗外看风景,那场面看得我都心疼。”
  那年夏日午后,少女精致的侧脸若隐若现,那上面蕴刻着不属于她那个年龄的深沉。
  “这样啊。”单语若有所思的想着什么,“那为什么我没什么印象?”
  现在的她快十七了,事情过去不过七年,更何况十岁的她已经可以清楚的记事了。如果说,她从小就只和爸爸住在一起,那么,家里突然来了个陌生人,她已经会更警惕才对。
  可,为什么,她真的一点印象也没有?就像,当年那段记忆,凭空消失了一般。
  凭空消失……
  这个词如电光火石般点醒了单语,她似乎从三岁记事起,自己的记忆就停留在这间房子里,仿佛自己不曾出过门。先不说是否真的不出门,她总归是要去读书的吧?
  单语在一旁越想越深,越想越疑惑,好看的眉头皱到了一起,
  “我也不知道,我记得那时我走到你面前,跟你说了下我的身份。还以为你会叫声阿姨呢……”薛青含笑道,似乎没有对她当时的态度有所介怀。
  “谁知道你连看都不看我一眼,第二天还跑来质问我,你是谁。真是个小迷糊……”
  单语被她看得不好意思,低下头喝着豆浆。“我真的那么迷糊么……青姨,我再问你个问题?”
  “问吧,只要是青姨知道的一定告诉你。”薛青看了她一眼,笑道。
  斟酌片刻,单语很委婉的问:“我以前什么时候才上学?”
  薛青听后,看起来有些吃惊。也不知道她是吃惊单语会这样问,还是吃惊这件事情本身的真相。
  “听博士说,你以前身体不好,很少出门。只是在学校挂了个名,一般都不会去学校的。”薛青微微叹息,也许是不常和别人接触的原因吧,那时的单语比一个自闭症的孩子好不到那里去。“不过呢,你的课程全都是博士亲自教的。我记得,好像也就是你十岁那年吧,你才真正算的上是去学校读书。”
  十岁,为什么都是在十岁?
  若说一年之中就发生那么多事,她应该会记忆深刻才对,可为什么自己脑海里却没有半点印象。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堆堆谜团如杂乱的线条一样,找不到头,解不开尾。不仅如此,单语就连这其中的线条都触摸不到,更别提解开了。
  单语一下子就失去了胃口,匆匆的喝了两口豆浆就说吃饱了。
  “这怎么行,你看你那么瘦,要多吃点。”少女清瘦的脸庞更映衬出双眸的明亮。不过薛青只关心她的身体,并不在意她的样貌。虽然单语长得很好看。
  “不然博士回来后还怪我没有照顾好你呢。”
  “青姨…”单语撒娇道,她的话音刚落,就听见门外有汽车发动机的声音,虽然声响并不大,但单语还是能准确认出,那是她爸爸的车子。
  毕竟,她从小就听到大。一个人的房子总会生出许多寂寥,每当无事可做时,她就会站在窗外,看着家门口的方向。凝视那一条望不到尽头的街道,两旁是人工种植的绿化树。
  但有时,她也会忘记,自己站在哪里等待的到底是谁。                        
作者有话要说:  再次重申,本文伪姐妹,无血缘!
本来我也想写正常点的,然后文案一改,连主角都改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