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将军gl 作者:王不良

字体:[ ]

 
文案:
光储四年国泰民安,因帝王尚且年幼,皇太后持政料理天下事,因皇太后谨慎处事有度,虽一手遮天般富有却不狂妄。在太平无战事间,身旁永远跟随将军一名,将军威风禀禀眼中煞气极重,比武一举拿下状元后上任四年先后收周围六国,千战成神,据传闻将军原本长相斯文白净,为人通情达理,在得胜归来时难免遇到百姓蒙冤受屈拼死上前拦马,全部被将军一一处理,还百姓安稳。
后可因将军久居杀场,有放肆不要命之徒本想借将军长相嘲笑一番。不想只被将军看上一眼便张口无言浑身战栗,问其原因,此人结巴称,将军红瞳。
此事被拥护将军的百姓得知,一心认为只有是因为将军杀场弑人太多,染红了眸子,这一切都是因天下百姓,在私下传将军应叫赤神,最后传到皇上耳中,君不逆百姓,且皇上也认为此名甚是符合将军,因此赐号给予将军。
然而在此后不久,将军带领亲卫队回国奔赴皇太后寿宴,却不想遇到邻国伏击,亲信多半死于当场,将军虽活命却伤了面部无法医治,最终只能日日着面具待人。
皇太后因记挂将军伤情破例推迟寿宴,也因此莫名得了不少百姓拥护。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女扮男装
搜索关键字:主角:赤神 ┃ 配角:赤贰,赤玖 ┃ 其它:
 
    
    第1章 一章。
    
    光储四年国泰民安,因帝王尚且年幼,皇太后持政料理天下事,因皇太后谨慎处事有度,虽一手遮天般富有却不狂妄。在太平无战事间,身旁永远跟随将军一名,将军威风禀禀眼中煞气极重,比武一举拿下状元后上任四年先后收周围六国,千战成神,据传闻将军原本长相斯文白净,为人通情达理,在得胜归来时难免遇到百姓蒙冤受屈拼死上前拦马,全部被将军一一处理,还百姓安稳。
    后可因将军久居杀场,有放肆不要命之徒本想借将军长相嘲笑一番。不想只被将军看上一眼便张口无言浑身战栗,问其原因,此人结巴称,将军红瞳。
    此事被拥护将军的百姓得知,一心认为只有是因为将军杀场弑人太多,染红了眸子,这一切都是因天下百姓,在私下传将军应叫赤神,最后传到皇上耳中,君不逆百姓,且皇上也认为此名甚是符合将军,因此赐号给予将军。
    然而在此后不久,将军带领亲卫队回国奔赴皇太后寿宴,却不想遇到邻国伏击,亲信多半死于当场,将军虽活命却伤了面部无法医治,最终只能日日着面具待人。
    皇太后因记挂将军伤情破例推迟寿宴,也因此莫名得了不少百姓拥护。
    但百姓惟有一事不解,当今将军有二。另一位姓右名将。当今宰相之子,也是皇太后的亲属。赤神当下城池之后所有兵将城池便会交由右将手中,最后赤神落得手中无重拳的下场。当今良臣曾提过此事,当晚家丁便暴毙三人。但赤神从未对此事动怒,后也无人在对此有异议。
    “朕…”皇太后寿宴当晚,主位桌前端坐一位只五六岁长相稚嫩的孩童,孩童一开口便已道清身份,但在平时最喜侃侃而谈的他今日忽生的扭捏,眼神不自觉的瞟向身旁坐着的将军。
    将军正低头做冥思状并不见抬头,心里清楚一定是为自己医治的御医回来禀报时把自己面部伤口说的太过于骇人,因此吓坏了平时连杀鸡都看不见的小皇帝储安。
    “近来…”储安扭捏着坐立难安的又只说了两个字,大臣因皇太后与一直拥护皇帝的将军在所以并未开口提醒或者私语,一副正经表情瞧的皇帝更为尴尬与不安。
    “皇上。末将忽感不适,先行告退望请皇上应允。”将军实在不忍心见皇帝眼角噬泪的可怜表情起身告退想为小皇帝解围。
    “允允允!”小皇帝完全没了平时将军教他的什么叫君临天下的气势,听闻将军的话差点就要命人把将军抬走。
    “赤神将军大病初愈理当休息,今儿虽想赏封将军,但如此也好,省了那些多余礼数,但为将军打造的赤府已好了数日,相比之下会较原将军府近了些许,将军不如今日去瞧瞧如何?”皇太后十四岁便嫁进宫中,不过两年时间后宫大变,废后封了已经怀孕了的她,虽封后时皇帝便得了病,不过也撑到小太子两岁时才天子归西,皇后因父亲为当今左宰相轻而易举的助小太子登机,自己择后宫听政,过了两年因在是否封赤神为将军给予他兵权一事与父亲想法不和,干脆一纸让父亲回家养老,自己真正独揽大全,不过一切刚刚好,赤神将军并没有令她失望。父亲也就此一事感慨自己当年差点毁了当今王朝。话说回来皇太后如今也不过只二十一二岁,却城府极深做事选择从未错过,容貌如她身份一般,真真的天下只比一人。
    “谢皇太后,臣这便过去。”赤神道了理数和小皇帝告了辞便由着宫内人指引来到离皇宫最近的府上,他虽然不喜这种用银子堆起的宅子,但也不会狂妄的拂了皇太后的美意,毕竟他住的时间不长,一年200天在战场,100天在路上。赤神想着推开了一间离大门最近的房间门,面具未摘衣也未退倒床便睡。
    赤神睡眠极轻,因为这件事情自己原本府邸只买了几个丫鬟。当然也是因自己打下城池时心存的善念放走了很多人,那些人有的感恩戴德,有的却时不时过来刺杀,赤神的亲信有几个在自己府中说着是保护将军,实则是保护丫鬟,所以丫鬟少到什么样子呢?有时这些亲信饿了自己去厨房炒饭,还会被赤神叫住说“带我一份。”
    因这事经常被其他大臣笑赤神打得了天下却享受不了荣华,赤神反驳说我出生无父无母只为征战并未曾想过娶妻戴冠。
    所以在听见门响起了敲门声,赤神下意识拔出了配剑,一脚踢开房门差点吓坏了奉命前来送餐的丫鬟。“赤…神…将军!”丫鬟脸色煞白嘴唇哆哆嗦嗦的称呼赤神,脖颈那里赤神的长剑还未触碰到肌肤就感到一阵刺骨的冰冷。“皇太后命命我们…端了饭菜在前厅…您您您要不要…”
    “谢皇太后。”赤神收了剑,跟随心有余悸的丫鬟来到前厅用餐,赤神进门前吩咐丫鬟回去席间不用服侍,待丫鬟走远挥手叫下自己树上屋顶暗处已经自己备好碗筷留着口水的亲信。
    晃晃荡荡的从四方一共赶来八人,赤神从小无父母被养父收养,养父生性乐善好施,救济穷人无数,在出去做生意期间捡回来的婴孩儿也是不少,养父虽然抱了弃婴回家却并未其起名,只是用顺序称呼孩子为老大老二,而赤神便是抱回家的第一个,名为老壹,实则年纪并不大,而赤神身边现在的亲信便是自己府中的兄弟,自从赤神被封为赤神将军后,这些兄弟便自动改名姓赤,从赤贰开始排起已经到了赤十叁。
    “我就说回宫一定要跟着肯定有好吃的,赤捌还不信我?!”赤肆得意洋洋的夹了口肘子放进嘴里,“等给他们带回去估计也就剩下些盘盘罐罐了?”
    “你知道什么??老捌那是看上了厨房那小丫鬟,你就不知道最近老大吃的都是他做的饭?”赤玖鄙视的瞧了自己哥一眼,又抿嘴感觉自己失言…
    赤神在面具下的表情不太好,怪不得最近自己的饭里能扒出米虫蔬菜带梗还有连着泥,原想着丫鬟不容易所以并未道出,合计是老捌那小子做饭糊弄自己,这么一想这些天自己吃的东西,喉咙像被梗住了一般,瞧见什么都没了胃口。
    “快快多吃两口!外面来人了快点!!”赤陆在门口望风见到大门被推开赶紧过来压着声音喊了两嗓子,拎了半个烧鸡往窗口翻。
    几人接连从窗口和后门翻出,赤神一人正经禀坐在饭桌前,进来给皇太后开门的丫鬟瞧见一桌子狼藉也是傻了眼,就这么丁点功夫不在,满满一长桌饭菜现在只剩些许小炒,丫鬟不自觉吞咽着口水,想着在外面的将军食量真是惊人,看这实力身体也一定不错,想着偷瞄了一眼赤神,一眼瞧见对方的面具,想起刚刚赤神踹开门提剑刺向自己时身体带着的杀气打了个寒战。
    “将军好胃口。”皇太后褪去了金后袍后冠,只着青衫便衣身旁只跟了几个随从,青丝随意披于身后,对于皇太后来说这已经是最为简便的出行方式。
    “太后。”赤神并未想对于这个狼狈的场面有什么多余的解释,因皇太后聪慧异常。“您寿宴当天怎独自外出?”
    皇太后挥手驱退了随身丫鬟。“赤神将军在意的如此多?”
    “只是闲问罢了。”赤神回头瞧了眼一片狼藉的桌子,并未打算坐下或者让皇太后看出他有什么想继续交谈的样子。
    “可以摘下面具吗?”皇太后神色转为担忧向赤神走了一步,伸手打算摘下面具。
    赤神回退了两步“臣在外落满血腥风尘,皇太后您生来高贵指挥一国应为百姓着想避免与末将接触免得染了晦气。”
    “赤神还在为右将军的事情恼哀家?”皇太后倒也不恼,薄唇带出一抹笑意。
    “右将军生为国戚理应如此。”赤神听见右将军三字不可避免的想起自己带着手下兵将卖命,用命换来的一切姓储实属应当,但不该把将领的鲜血换来的平和城池全部给什么都不做的右将军。并且让右将军独领兵权,自己手下的弟兄为百姓国家卖命却得不到一份属自己的安稳。
    “大臣们曾上奏于我…”
    “皇太后您自有想法不必与末将解释太多,臣在外领命,在内闲云一身也乐得清闲。”赤神谈话间只管将空了的杯盏收整好,并未注视皇太后。
    “你这不就是在向着哀家展示不满?”皇太后倒也不觉受冷落,毕竟这种待遇对她来说实属难得。
    “臣只望皇太后将赏赐于臣的金银分成几十万交于我手下弟兄,就算一人分得一文,也算得他们拼死卖命为的国记得他们一文的好。”赤神将桌椅摆好,干得最后一杯酒“末将在殿上未拂皇太后赏赐因众多大臣在,但现只有君臣两人,恕臣狂妄,这座府邸臣消受不起,兄弟在外守战场,臣在这寝食不安,请求返战。”
    “哦?赤神将军莫不是在向哀家发怒?”皇太后手撑着自己下颚,眸子都熏染到笑意盈盈。
    “臣不敢。”
    “赤神将军还有不敢为的事情?”
    赤神难得余光瞧了皇太后一眼,眼中的太多东西他自己也说不清。“臣当年承诺皇太后拿下附近七座城池,以示对皇太后知遇之恩,现只余下一座,臣自然想早日兑现承诺,不负皇太后当年恩情。”
    “之后赤神将军打算如何安排?”皇太后在之后两字上用了力气,问的别有深意。
    “臣愿卸甲归田,再不问天下事。”赤神垂着眼帘遮挡住自己的赤瞳,语气似回到当年初见太后时漆黑的眸子平淡着语调,绷着尚且稚嫩的小脸说得那句“我帮你打天下,以谢封将恩情。”
    “再然后要不要哀家赐予赤神将军粮田万顷珠宝千担美人百名?”
    “谢皇太后,臣青衣布衫粗茶淡饭便可度余生。”赤神平日就如同自己现如今说得这般,无欲望不挑剔活的随自己心意,所以才能说的如此坦荡。
    作者有话要说:
    文已经完结,系统不出问题就每晚七点半更新。留言收藏多的话,每日双更。两个未完结长篇最晚在明年一月份完结,还有一个短篇也快出来了~嗯~多谢关注~
    
    第2章 二章。
    
    皇太后当初就是看中了赤神的无欲无求只终杀戮才背着所有大臣的反对封将,但如今已过四年,身边人事都在变,除去赤神对于杀戮的忠诚,赤神也在改变。皇太后收了笑面容开始正经,微迷起眼原本要发怒的模样,话出口语气却软了下来“赤神,你要和哀家闹到什么时候?”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