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双性

恋旧 作者:顾染

字体:[ ]

 
文案:
那个绵长的吻伴着简莱散乱的长发落下来,同落叶飘零流水潺潺般自然。
那个吻温情而又干净,不夹杂丝毫欲望的宣泄。
让人感觉是在被捧在手掌上怜惜着,让人感觉已经被深深了解着。
安全感遍布身体每一寸,以至于唐韵在多年以后回想起来仍旧觉得怀念。
 
内容标签:悬疑推理 年下 相爱相杀 报仇雪恨
搜索关键字:主角:唐韵,简莱,江南 ┃ 配角:唐文,简怀林,祁明,林岭,云游,简维 ┃ 其它:
 
    
    第1章 第 1 章
    
    穿着薄外套下楼,才知道清晨又下了雨,路面被雨水浸泡,颜色变深了许多,有人站在台阶上躲雨,阴沉的天让人忘记了自己所处的时间。
    突然很想重温从前每天清早执着于奔跑的感觉,于是沿着眼前的路跑啊跑啊,一路经过许多行人与风景。
    回去的时候,雨点还是滴滴答答,在街边屋檐下站了一分钟后把背包遮在头顶,买食物,回家。
    彻夜不眠地听了很多首曲子之后,理清了一些事情,心也跟着一起被清空。
    唐韵是喜欢这样的状态的,只是一开始有些不适应,这块地方被一个人占据得太久,一旦空白,便会突然有些不知所措。
    进门的功夫雨已经停了,天还阴着,陆城的天气向来以多变著称,这里山青水美,只是雨季很长,进了六月之后雨就断断续续地下着,天气时阴时晴。
    房间里的光线很暗,唐韵把背包放到地上,走过去开了窗子又开了灯,一边听音乐一边整理凌乱不堪的书桌。
    “咚咚咚。”有人敲门,急匆匆的节奏。
    “唐小姐,您的快递。”快递员的声音隔着门板传进来。
    唐韵走到门前推开防盗门,拾起快递员留在地上的包裹。
    美工刀划开胶带,唐韵打开纸箱把里面的CD稀里哗啦地倒在床上。
    “到底是谁送在一直送这些?”唐韵看着床上那些漂洋过海寄来的CD叨念。
    喝了一大杯牛奶后,唐韵舒舒服服地泡了个澡吹干头发,对着镜子描画的时候不经意瞄到墙壁上日历的这天被黑笔画了个圈,心情蓦地沉重起来。
    下午一点唐韵换上黑色西装开车去浅唐医院接父亲唐文。
    “听说简莱回来了。”唐文看着车窗外仿若自言自语。
    墓地前,唐韵远远看到那个细瘦身影,走得越近眉目越清晰。
    “唐伯伯。”那人经过时候礼貌地弯下腰对着唐文鞠躬,眼神匆匆从唐韵脸上掠过。
    “难道就不会感到愧疚吗?”唐韵停下脚步,回身看着那个人踩着石阶一步一步走远,背影渐渐消融在秋日的雨景里。
    那晚唐韵照旧陪唐文去小酌一杯,下楼时唐韵看到对面静寂多年的简家宅院楼上楼下的灯都亮着,那个人独自过夜的时候就会那样,卧室、客厅、走廊、厨房的灯全部都开着,像是在恐惧些什么。
    “唐医生来啦?”餐厅老板熟络地和唐文打招呼。
    唐文推了推金边镜框和餐厅老板寒暄了几句,随后服务生端来几个小菜,一瓶白酒,唐韵起身为父亲倒了一杯,唐文满眼宠爱地看着女儿的举动,举起酒杯抿着嘴唇喝了一小口,眯着眼睛细细回味。
    “韵韵,为什么还不谈恋爱?不打算趁着年轻的时候疯狂一下吗?”唐文每每提及这个话题总要字斟句酌小心翼翼。
    “恋爱吗?似乎做不到,男人在我面前仿佛是透明的,物欲情*欲、虚荣浮躁都一眼看得到,久而久之连说话的兴趣都没有了,何况是在一起。”唐韵低头看着杯中的酒笑道。
    “韵韵……”唐文欲言又止,唐韵仿佛闻到世俗的苗头微微皱了皱眉。
    “有什么想说的您就直说吧,除去让我谈恋爱或者像贩卖商品一样把我等价交换给谁家亲朋后辈。”唐韵停顿一下,带着防备谨慎地补上了冗长的后半句。
    “韵韵……答应爸爸尝试着去原谅简莱好吗?”唐文似乎下了很大决心踟蹰开口。
    “那种人怎么可以原谅呢?”唐韵突然感到寒冷,抱紧了双臂。
    “喝酒吧。”唐文听到料想中的答案轻叹了口气,端起酒杯看着窗外的街灯。
    两周前这家餐厅斑驳的墙壁上被划上了醒目的拆迁字样,那意味着这里不久以后将被夷为平地,随后竖起高高的脚手架,建筑噪音日夜不停。
    “舍不得这里?”唐韵读懂父亲镜框后平静眼神里掩藏的情绪。
    “倒也不是,万物聚散有时,随它去好了。”唐文嘴上逞强,故意说得洒脱。
    唐韵见此不再答话,默默挽起衣袖又为唐文斟满了一杯。
    那日唐文离开后,唐韵在秋日瑟瑟的晚风中沿着昏黄的街灯放慢脚步,微凉细小的雨滴随性敲打着面颊,耳畔断断续续传来路边琴行里幼童试琴时发出吱吱呀呀的干涩声音,唐韵伸手从大衣口袋里掏出火机点了根烟,裹着外套倚在站台的广告牌边听了许久,直至一对背着琴盒的父子兴高采烈地从琴行里并排走出来。
    唐韵也有一把小提琴,那是简莱年少时第一个成型的作品,如今它安静地躺在双人床下面,琴盒上蒙满了灰尘。
    想起那把琴唐韵眼前总会浮现出多年前初见时简莱埋着头在工作台前安静工作的样子,那个形象深深印刻在唐韵的脑海里,时不时伴随着与旧时相关的点点滴滴跳脱出记忆。
    /
    那年唐文因为医疗事故举家从青川迁往陆城,于陆城居住多年的老友简怀林听到消息草草结束刚刚谈了一半的生意匆匆赶回,下了火车直奔唐文住处拜访,敲开唐文宿舍的门,简怀林惊呆了,原来医院住房紧缺唐文父女只能暂时居住在一间十几平米宿舍里。
    “文兄!你也太能忍了!这算是什么?堂堂陆城医院就这么对待人才!”简怀林愤愤不平。
    “医院也有医院的难处,况且这只是一时的,早晚都得解决。”唐文耐心安抚眼前这个人到中年却依旧血气方刚的北方汉子。
    那天从唐家回来简怀林便差人连夜将简家小楼的二层全部清理干净,第二天一大早开车去医院接唐文父女,大有一副你不搬来我便要与你死磕的架势,唐文拗不过简怀林的生拖硬拽,也心疼上高中的女儿跟着自己受罪,思虑许久索性依了简怀林。
    简怀林的频繁催促之下,唐文带女儿和几大箱匆忙打包的行李包裹搬到简家宅院,跨入简家房门第一步时,唐韵便对简家的住所印象深刻,那不怎么像常人居住的房子,一楼客厅里见不到沙发、茶几、电视这类日常摆设,只有一根满布年轮的老树做成的长桌猖狂地横贯客厅南北,长桌后的墙面上挂着各种工具,地上满是木屑,空气有木料散发出的淡淡气味,桌面零散卷曲的木屑里静静躺着把做了一半的小提琴。
    房间一处不起眼的角落里,唐韵看到一个头发上挂着木屑带着黑边眼镜的十四岁初中生全神贯注的埋头削切琴板,那双手细长又白净,可是指尖却粗糙得如同街边摊贩。
    “好灵巧的一双手。”唐文盯着琴板边缘圆润流畅的曲线感叹。
    那人闻声如梦初醒般地抬起头,放下手中的半圆铲。
    “打声招呼。”简怀林敲了敲面前的桌面。
    “我叫简莱,是个琴匠。”至此唐韵就认识了这个令人永生难忘,永生难逃脱的怪人,那一刻仿佛另一段新奇人生与地狱之门同时开启。
    
    第2章 第 2 章
    
    “唐老师,到你上台了。”隔天下午在陆城剧院演出时候年轻工作人员过来轻声提醒。
    “嗯,知道了。”唐韵清了清嗓子,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衣衫。
    唐韵搬进简家第二年被简怀林之友祁明选中参演话剧,两个人的合作关系从唐韵十几岁起一直微妙地持续到唐韵二十几岁的末尾,这数十年间,唐韵在现实生活中从高中生变成了专业话剧演员,剧里的角色也从单一的少女慢慢过渡成熟女、少妇、上班族以及各种意想不到的离奇角色。
    “您当初为什么会选中我?”唐韵在新剧排演的空档问过祁明这样的问题。
    “记得那时候你初到简家,怀林担心简莱少言少语会冷落你,嘱咐我接简莱去剧团玩的时候务必要带上你,那天我在台上手舞足蹈卖力指导时无意间一回头捕捉到台下的你眼里流动的光彩,面前十六岁少女对话剧一眼沉迷的样子实在令人难忘。”祁明回忆起过去目光模糊起来。
    /
    那时唐韵初到简家,对周遭的一切都感到陌生,突如其来的寄居生活让唐韵莫名惶恐,搬来简家的前一晚,唐韵脑海中浮现出无数个因为寄人篱下而隐忍生活的情节,可现实生活中那些统统没有发生。
    简伯伯好似武侠剧中的侠客般古道热肠,凡事想在前头,处处顾忌唐文父女感受,简莱每日放学后像一颗生长在木桌上的菌类一样埋头隐匿,沉浸在木料与曲线的世界里。
    简伯伯见简莱把家中多了两个人共同生活看待得如同添置了两件摆设,心中暗暗着急,带来光明的人是祁明,那天祁明去简家找简怀林谈追加投资的事情,简怀林虽不懂艺术可一向爱才,没听祁明说了几句便满口答应下来,祁明听到投资有着落了心里高兴的紧,遂与简怀林胡天海地聊了起来,话语间祁明听简怀林用担忧的语气提到整日痴迷于制琴的女儿简莱。
    “改天我带简莱去剧团玩玩吧,那个地方会让安静的人变疯狂,疯狂的人变沉静。”祁明目光模糊了几秒提出建议。
    “这太好了,回头你过来接简莱的时候别忘了也带上韵韵。”简怀林示意祁明看正塞着耳机坐在门外台阶上听歌的温婉少女。“韵韵是我文兄的女儿,我和文兄是自小一起长大,因为这个我特希望我俩的孩子能成好朋友,说起来,我女儿长到这么大连一个真正的朋友都没有呢。”简怀林敲了敲桌子叹了口气。
    祁明听得出这两个孩子在简怀林心中的重量,把这件事放在了心上,那个休息日,祁明带着简莱和唐韵去剧场,舞台大幕拉开,追光灯一打,唐韵看着舞台上那束有着致命吸引力的光亮仿佛找到了人生方向。
    /
    “唐老师,来颗烟吗?”下台后唐韵接过工作人员递过来的香烟,闪进楼道点燃吸了几大口,缥缈柔美的烟圈一个接一个漂浮到半空而后消散。
    “快谢幕了,人哪去了?”手机屏幕上弹出前辈苏兰发过来的短信。
    唐韵弹弹烟蒂上的烟灰,起身扫了一下粘在裤子上的灰尘。
    谢幕时候唐韵和大家一起走上台向观众鞠躬答谢,弯腰时唐韵眼神从观众席扫过,迷蒙间仿佛看到那双黑亮的眼睛,抬起头时唐韵在人群里找寻,简莱留下一个步幅夸张的背影,唐韵皱着眉看了许久。
    散场后同事们在剧院附近的餐厅里庆祝新话剧首场公演成功,男男女女们不约而同卸下内心沉重的包袱一个个喝得醉醺醺,唐韵看着他们疯子一样地笑闹着,暗自感叹已经很久没有这么轻松的氛围。
    唐韵所在的话剧团近几年越来越不景气,几次到了濒临解散的状态,生活重压之下,即便有理想人心也散,祁明不甘心曾经欣欣向荣的剧团这样衰败下去,决定剑走偏锋排演一部百合取向的话剧作品,却没想到这最后一搏带来了意料之外的热烈凡响,纯纯郁郁之风令人观感着实惊艳。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