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双性

情敌进化史+番外 作者:蝉在花下

字体:[ ]

 
文案:
两个曾经是情敌的女人,同居之后互相掰弯的故事。
.情敌的进化历程:情敌(情敌)——饲主(宠物)——…… 
 
.ps:文案你们随便看看,不必在意。
. #本文没什么深刻内涵 #作者没文化,也没什么深刻内涵 #主角们也都没什么深刻内涵( ̄? ̄)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边缘恋歌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墨 ┃ 配角:陈言,许越 ┃ 其它:……
 
    
    第1章 狭路相逢
    
    看着手中手机慢慢关机,白墨眼眶有些微红的放下手机,胡乱的套着一件幼稚的熊耳朵套头衫跑出了家。
    抱着坏中藏着重要财产的背包,在街头漫无目的的晃荡了许久,肚子饿了的白沫灰溜溜的走进了街边的一家星巴克。
    “您好请问需要些什么。”
    窗明几净的店内,温暖微醺的香气引诱的白墨暗自吞了吞口水,就连面前微笑的店员身上都好像带着暖暖的烤鸡腿汉堡的味道。
    好饿……
    白墨吸了吸鼻子眼神坚毅,决定要大开杀戒。
    “两份鸡腿汉堡,一杯红豆奶茶一杯柠檬冰水。”
    “好的您稍等。”
    东西很快便上来了。
    她仿佛饿死鬼投胎一样,光速解决了自己面前有她脸那么大的两份汉堡,咕咚咕咚连喝两杯水,补充完水份的她看着透明的玻璃窗外面,习惯性的发起了呆。
    一片阴影挡住了她暖烘烘的阳光。
    白墨无意识的朝外看去。
    一对小情侣从玻璃窗前走过去,女孩儿娇俏欢快的挽着男孩的胳膊,男孩一脸宠溺,两人亲亲蜜蜜的从白墨眼前走过,好死不死,临走临走,还黏在一起虐了一回狗,在白墨眼前黏黏糊糊的互相啃了一口……
    !
    刚刚感情遭遇不测的白墨受到了会心一击。
    所谓虐人者人恒虐之,出来混的总有一天是要还的——哪怕她这会儿正躲在店里人烟最为稀少,靠近厕所的位置,却还是被这凑到面前的一幕给虐到了……
    她想,她终于明白了当年被她秀了一脸的人的心情,简直就是辣眼睛!
    没了阴影阻挡,阳光肆无忌惮的刺红了白墨眼睛。
    白墨睁着眼睛,看着又一对情侣走过,鼻子不禁发酸,眼圈越来越红……
    刻意忽视的伤心与失落借着这股东风一股脑的涌了上来,眼看就要风起云涌之际,白墨突然想起了什么,深深的吸了一下鼻子,拉开放在座位上的背包。
    “咪~”
    背包中鼓鼓的,一见天光,迫不及待的从里面冒出来两只肥肥的爪子,然后就是灰不溜秋圆滚滚的头,接着便是脖子(咦,好像没有脖子)腿……
    一只营养过剩,溜光水滑的猫。
    “喵~”
    绵柔的一嗓子,刚从周公那里回来,还在茫然的大猫下一秒,便被白墨伸手从书包里抱了出来。
    灰蓝色的大英短原本还在困倦着,谁知一探头出来,闻见香味,发现这个铲屎官竟然在吃独食儿,不由的怒了,毫不客气的就赏了一爪子。
    “喵。”气势汹汹的一声。
    抱住自己偷渡进来的猫,白墨终于万事具备东风也全了,眼泪哗一下便跟水龙头一样冒了出来的。
    “喵……”
    英短震惊了,悄悄收回自己罪恶的爪子,心虚的不敢反抗,任由着胆大包天的铲屎的抱着自己。
    “人渣,混蛋,王八蛋,不要脸,死不要脸……”白墨心中一阵儿一阵儿的难受,具体要说是那里伤心,她也说不上来,心中就是憋的不行,难受,生气,眼泪不停。
    “喵喵……”感受自己华丽的皮毛被沾上水,猫大爷浑身都不得劲儿,嫌弃的伸腿蹬她,想要往下跳。
    “我好难受……”白墨喉间发出细碎的哽咽,眼泪将睫毛沾的濡湿。
    不知过了多久,白墨哭的脸都已经麻木呆滞了,眼睛喝饱了水一样肿了起来,在这个本应该无人打扰的角落,白墨却突然听见有人喊了她名字。
    —— “白墨……”一个好听的女声迟疑的响起。
    白墨浑身一震。
    接着好似确定了什么,一阵儿脚步声朝着白墨越走越近,白墨没来由的紧张起来,没想到在这个地方还能碰见认识她的人,急忙吸了一下鼻子,抹了一把眼泪,紧绷着脸的抬头看去。
    “!!”
    一身简单的T恤牛仔裤被来人穿出了闲适优雅的范儿,衬的她腿长腰细,兼之一头乌黑的长发在脑后高高束起,说不出的漂亮好看。白墨眼神茫然的辨认了一会儿,视线触及到那双眼睛……
    白墨一脸茫然的哆嗦了一下。
    “喵!”被铲屎官以下犯上掐了一把,猫大爷恼怒的叫了一声,毫不客气赏了她一爪子。
    白墨连忙收了手,再次不确定的又抬头看了一眼。
    感觉好眼熟,但是就是想不起来是谁,那种差一点点就要想起来但是偏偏想不起来的感觉使的白墨眉头直皱。
    原本惊喜的陈言眯起了眼睛,见这个该死的白墨一脸茫然,显然是没认出来她的样子,心情瞬间跌至冰点,咬牙切齿的开口:“不认识了?”
    尾音飘飘散散,钻进白墨耳朵里,轰然一声,轰开了记忆中那层窗户纸,顺势勾起了那受到召唤,被压在脑海深处的陈年旧事……
    !!!
    “陈言!”
    白墨倒吸一口凉气,为自己的霉运感到眼前发黑,呼吸困难。
    果然这种美女如果认识的话自己一定不会忘记,如果忘记的话自己更不应该追根究底!
    天要亡我!
    为什么会碰见她!为什么碰见她之后自己不立马跑路而是傻乎乎的坐在这里绞尽脑汁的翻开那些黑历史!!
    谁能告诉她:失、恋第一天就碰见出国几年没见的老情敌该怎、么、办!
    尤其是这个老情敌当年最喜欢欺负她!嘴毒!还他娘的刻薄的要死!自己还正好让她撞见自己失声痛哭的丢人一幕……
    ……求狗带QAQ,这一定是个梦嘤……我不要醒过来……
    白墨:QAQ一想到接下来可能要被她的毒汁摧残……生无可恋,不如去死QAQ……
    认出来的一瞬间白墨就像是一口干了一杯混合着百分之五十的芥末汁和百分之二十的辣椒汁的白酒,那难以言喻的感觉就如一枚裹了硫酸的核弹呼啸碾压过脆弱的味觉与喉咙,最后在肺腑之中爆开了汁,直冲脑门,在悔恨的泪水之中,瞬间便送她上了天~
    她欲哭无泪,于事无补的抓起猫挡住自己脸,期望她没看到自己脸……
    哭的那么凄惨,白墨自己看到估计都认不出来自己,却偏偏就被一个几年没见的情敌给认了出来……悲伤的小河已经将她淹没。
    这究竟是何等逆天的运气啊!可惜属性为霉!
    “喵……”
    一向被当祖宗供着,娇生惯养的大猫震惊了,似是想象不到这个弱小的铲屎官居然会如此的胆大包天!如此的无礼!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僵在了白墨脸上,一双圆溜溜的猫眼一下子便对上了来人那双带着点隐晦惊喜的桃花眼。
    “……咪~”
    对峙几秒,它很怂的温顺绵软的叫了一嗓子示好。
    陈言已经走到了桌前,眼中被认出来的惊喜与得意几乎按捺不住,她的双手还微微有些湿润,显然是刚从洗手间出来正好直接看到了她——白墨选的位置距离洗手间最近,偏僻,人少,方便她带猫。
    她就说!白墨这个家伙,不过几年没见而已,怎么可能忘了她呢!——陈言漂亮的脸上满是隐约的骄傲。
    “好久不见。”鉴于白墨在最后时限记起了她,陈言心情好的不行,也就打算为彼此几年之后的首次见面开一个气氛友好的头,自然而然地在白墨旁边坐下。
    此时的猫爷已经反应了过来,手爪齐上的挠起了把它当挡箭牌的铲屎官,间或伴随着一声气势汹汹的猫叫与刻意压低的软绵绵的惊呼声。
    “你还好吧?”陈言平复了一下激动心情,优雅的用手支着下颚,饶有兴致的看了一会儿被猫挠的毫无还手之力的白墨,掩饰不住的一脸怜悯加高兴。
    这么多年,她竟然一点也没变,真好,还是这么蠢蠢哒~陈言有些高兴的想到。
    老天爷无情的驳回了白墨无礼的祈求,陈言态度自然,无疑是已经确定的认出了她。
    “……”白墨浑身紧绷想哭,悲伤的宿命感油然而生。想起自己刚刚脱口而出的名字,简直想缝上自己这张嘴,这下好了,连装不认识都不行了!
    但是,要让她装模作样顺其自然的与陈言这家伙面对面来一场客套友好的多年之后的重逢,那更是不可能的事!
    不、可、能!
    陈言与她之间,不管陈言现在伪装的多友好,以往无数悲惨的往事也会告诉心怀侥幸的白墨:醒醒吧!你是不是傻,还不快跑!
    白墨瞄了一眼陈言因为迟迟没有得到回应有些黑(?)的脸,心中一紧,决定从了心中的想法。手忙脚乱的压制着怀中那厮的攻势,她尽量低着头,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拎起旁边座位上的包,站起来就想跑。
    白墨: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
    见白墨跑,原本施施然坐下,觉得自己已经和白墨达成共识,准备与白墨来一场友好的“叙叙旧”的陈言遭此迎面一掌,脸瞬间就黑了,原本就勉为其难的大度更是在这一瞬间就不知被她抛到哪去。
    这么多年没见,自己一眼就认出了她,还不计前嫌,亲切的准备关怀一下她!谁知——她不仅没一、眼、认、出、她!现在还想装不认识逃跑!——陈言呼吸有些困难,面色更是有了一瞬间的恐怖,不过很快就被她遮掩了过去。
    好个混蛋!我记、下、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
    短短几秒,陈言脑中迅速划过这些,在心中狠狠的为白墨给记上了一笔,按捺住自己想掀桌的冲动,她忍气吞声冷笑一声,眼疾手快地抓住了眼前开溜的熊耳朵帽子。
    “啊!”
    被扯掉帽子,白墨就像是被一只矫捷凶猛的猎豹给按在爪下的兔子,控制不住小声的惊呼一声,气急败坏的转头,哆嗦着狠狠拍开身后那只讨嫌的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