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宠溺而亡 作者:何处饮川

字体:[ ]

 
文案:
宇文将军家唯一的女儿从小便受尽宠爱,所有人都溺爱着她。
宇文荆便在这样的环境下被养的脾气怪异,任性妄为。
她每过一段时间都会有一个亲近的侍从,每一个都取名秋棘。她对每一任秋棘都很好,也是溺爱,于是在每个秋棘因为宠溺而不能离开她以后,她就把人做成标本养在府中密室里。
但河边走久了,难免不湿鞋,她十七岁时候遇见的秋棘,和以前的每一个都不同,这种脱离感让她觉得不能控制了。
 
除此以外副线是大皇女的夺嫡之位。
果然我还是喜欢古风啊。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爱情战争 宫廷侯爵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宇文荆;秋棘 ┃ 配角:李淼;韩葵 ┃ 其它:情有独钟;宠溺;养成
 
    
    第1章 第一章
    
    “你别动。”
    夏日细细微风吹过,女子的声音却比风更加醉人。
    宇文荆伸出手,轻轻地摘下对面人头上的青色落叶。
    她对面的人真的一动也不敢动,生怕移开以后惹得宇文荆发脾气。
    “好了。”宇文荆把手移开,移开时手上的香味传到对面人的鼻端,让她身形僵硬。
    那香味非常甜腻,并且比平时浓厚,说明宇文荆此时的心情比平时都来的愉悦,否则她生气时体香会随之转化成一种奇怪的丁香味道。
    对面的人终于松了一口气,她想着宇文荆心情好,应该不会发脾气了,于是她开口说道:“大小姐,这里风大,您身子虚容易着凉,我们还是先回去吧?”
    宇文荆继承了将军夫人的美貌,又因为性格任性而显得五官如蛇一般艳丽危险,她看了秋棘一眼,然后表情夸张地笑了一下:“我才不回去呢,我今天要住在外面。”
    那人吓了一大跳,立刻就跪下来了:“大小姐。”
    宇文荆只好也蹲下来,她把人拉起来:“秋棘,我开玩笑的啦,我不会让你不好做的,我们现在就回去吧。”
    旁边的两个侍卫眼观鼻鼻观心的,一句话也不说。
    这是宇文荆的第十一个秋棘,一个落马官员的女儿。前面死了十个秋棘,这个美人刚来一个月。
    其实宇文荆并不太喜欢这个秋棘的性格的,觉得她实在是太软弱了。但是这人实在是长得好看,一看就让人觉得赏心悦目,所以她破格要了这个人。
    可是时间久了她却越来越无法忍受这个人了,这人……怎么说呢,实在是太胆小了,性子这么软,很容易让人失去征服的兴趣的。
    宇文荆今年将将好十七,从她六岁起,她就开始寻找聪慧的同龄人当做贴身侍从了,男女都有。为了图方便,每一个人她都直接叫做秋棘。她对每个秋棘都很好,只要她有的,秋棘都会有;秋棘喜欢的,她为他拿来;秋棘讨厌的,她为他毁去。
    这是一个好主人应该做的,她想。
    可是秋棘不这么想。每一个秋棘到了后来都会难以克制地变得贪心,他们想要宇文荆全部的好,全部的宠溺。
    在他们心思变化的那一刻,就会被宇文荆敏感地发现。她会刻意勾引他们,然后让他们死在表情最为美好的时候,然后用一种透明的半凝固物体包裹住他们,把他们放入将军府的地下室,永久成为标本供她欣赏。
    毕竟宇文荆就喜欢看那种正在迷恋着她的凝固着的表情。
    这是她奇特的癖好,曾经让她非常痛苦的癖好。
    “所以我希望我的秋棘永远乖乖的,只要你不爱上我,你就可以永远和我一起生活下去,或者说,活下去。”
    ……
    宇文荆在蹲下去的那一刻,就知道她要失去第十一个秋棘了。
    “秋棘,我开玩笑的啦,我不会让你不好做的,我们现在就回去吧。”
    她想要把秋棘拉起来,秋棘却跪在地上哭了:“小姐,您不要对我这么好。”
    宇文荆非常痛苦地皱着眉:“什么?”
    秋棘的眼泪掉落得更加厉害,她那张本来就漂亮的脸哭起来真的让人心碎:“小姐,我受不了您对我这么好,前几天我病了,你熬夜为我熬药,我起床看见了你坐在炉边的背影,那时候我就已经……就已经……”
    她的话没有说完,宇文荆却懂了。她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然后有些无奈说道:“如果你不说出来,还可以再多活两天的。”
    秋棘摇摇头:“不,我害怕我现在不说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宇文荆有些诧异,她很难得见秋棘有这样的勇气,平时这人老是唯唯诺诺的,今天倒是让人刮目相看。
    她看着秋棘一副英勇就义的悲壮样子,不由得有些想笑:“秋棘,你应该知道我不喜欢活人对我有感情的。”
    秋棘点点头。
    宇文荆愣了愣,她以为秋棘会说些什么,等了好一会儿却什么都没有听到。
    最后她叹了一口气,凑近秋棘一点,捧住她的脸,说道:“那你笑一个给我看看吧?”
    秋棘定定看着宇文荆,看着看着,连死亡的恐惧都忘记了。
    宇文荆貌美,这是她自负的资本。她五官都如水墨画里描摹的绝代美人,而最美的就是她的眼睛,目光潋滟,瞳色墨黑,她根根分明的纤长睫毛一眨一眨的,让人一看就想沉沦。
    秋棘看了一会儿,突然微笑起来。
    美人笑起来果然诱人,嘴角的弧度都那样精致。宇文荆心里想着,然后手上的蝉翼刀刃轻轻划过那人咽喉。
    ……
    过了小半柱香时间,她抱着秋棘冷却的身体,她似乎哭过,因为脸上皮肤有干涩紧绷的感觉,但她是不会承认的。
    然后她把秋棘放平,吻了吻她的冰凉的嘴唇,那微笑还一直没有褪去,显出死前的美人风骨。
    宇文荆伸出手抚摸了秋棘的脸,然后用刀尖在她锁骨上刻下了两个字:拾壹。
    然后她慢慢站起来,对身后的两个侍卫说:“把她冻起来,送去地下室。”
    后面的人把秋棘抱起来,宇文荆下意识抓住了那人的冰冷手指,然后她才像是反应过来一样松开手,自嘲地笑了笑:“你看,我早说了,不要对我有感情。”
    ……
    宇文荆是宇文将军老来得来的掌上明珠,他与夫人贤伉俪一生,自然没有妾室。可夫人年轻时随将军征战落下病根,因此无所出,被人诟病。好在将军一心向着妻子,曾放话无后便无后了,他不在乎。
    幸而宇文将军有两个亲侄儿,所以朝中大臣也就不太反对了。
    原本两人想着不要小孩以后年老可以钟情山水了,可到了二人不惑之年的时候夫人却意外害喜了。
    两人都很高兴,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到了他们的掌上明珠。
    南朝从来无男女差异,所以将军总希望能生一个像夫人一般温柔的女儿。等后来终于有了女儿,却因他们的溺爱而养出了宇文荆乖戾的骄纵性子,除了那张脸以外没有半点将军夫人的影子,也不知道老将军将来会不会觉得后悔。
    总之女儿是溺爱着长大的,他们老来得女,身体自然大不如前了,宇文荆的身体因此不大好,三岁之前都不曾出了纱帐见过风,真真是被保护的很好。
    二老对宇文荆付出全部心思,可这心思付出多了,自然就会适得其反。宇文荆仗着将军府威名,六岁就开始仗势欺人作威作福了,一旦有什么她看不顺眼了,她必定会下毒手,打一顿都是轻的了。
    因此整个旖络街的人都知道这个大小姐的恶名,很少有人敢去招惹她。
    大概她生来就是比旁人幸运的,不止是将军夫妇溺爱无边,整个府里的人也都对她宠爱的不行,小时候连吃饭都舍不得她拿勺子,吃的东西全都剁碎了才给她吃。因为没有吃到硬的东西,也害的宇文荆的牙齿没有长好,换牙前一直是乱七八糟的,还有小虎牙,后来才慢慢有了改善。
    她孤身一人长大,又是家族里最小的。将军府里没有兄弟姐妹作参考,几个堂兄又都宠着她,堂姐也什么都照顾她,白白给宇文荆造成了一种全南朝都应该以我优先的错觉。
    如果没有她的第十二个秋棘,她大概会永远这样过下去,自私自利,乖戾任性,永远不会设身处地想到别人。
    但其实那样也许也不错,她性情骄纵却未必真的是天下之患,如果没有那一个秋棘,凭着将军的保护和她自己的无双容色,未必不能这一生就这样过下去。
    不过世上哪里有那么多如果,她必定会遇见她的第十二个秋棘,那是她人生里无法避开的要塞。
    作者有话要说:
    主角秋棘还没出来啦。
    宇文荆的这个癖好会在以后解释。
    背景依旧是南朝,是系列文章【虚以委蛇】里面同一个背景。
    
    第2章 第二章
    
    宇文荆因为失去了第十一个秋棘,这一段时间心情都比较低落,几个下人经过时都能闻到非常浓郁的丁香香味。
    不过这个秋棘和她相处的时间毕竟太短,而宇文荆自己又不是喜欢伤春悲秋为别人伤心的人。
    所以其实她也就纠结了那一天,而她心情不好并不是因为她的秋棘没了,而是她最近总在做噩梦。
    那个噩梦让她非常苦恼,她常常大半夜被噩梦惊醒,醒来却完全不记得半点梦中情景,只有快速跳动的心跳让她知道那场噩梦不是一个错觉。
    她甩了甩头,让自己忘记那些想不起内容的梦境,然后下去把头发稍稍梳了一下就赤脚去了正厅。
    她非常不喜欢穿鞋,所以在将军府从来都赤着脚走路。宇文将军怕她伤着了,便下令用砂把整个将军府的地打磨了,上面直接铺上了皇上赏赐的楠木,又上了一种蜡一样的东西包裹住原木,并每天早晚让人打扫府上的地面,就怕细碎东西扎到了宇文荆。
    正厅里宇文将军正在和一个武将谈论军事,没想到宇文荆招呼也没打一声就悄无声息地进来了。
    “荆儿,你来干什么,爹爹这儿有事,一会儿陪你好吗?”
    宇文将军的语气非常温和,并没有被打断了的不快,和平时的骁骑大将军的模样完全不同。
    旁边的青年顺着宇文将军的方向一看,就看见了正快速走过来的宇文荆。
    “宇文小姐。”他欠了欠身。
    其实他是客人,又是甲胄在身的,原本不必这样,可那一瞬间他下意识这么做了,大概是因为被宇文荆的容色迷惑,或者曾被传言所拖累。
    宇文荆却没有正眼瞧那位青年将军,只是对着宇文忠撒娇说:“爹爹,我的秋棘没了。”
    那青年是听说过一些关于秋棘的事情的,但毕竟这种事情上不得台面,从没有人会明说出来,连皇帝陛下知道了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勒令知晓的人保密。所以当他亲耳听到的时候他觉得非常尴尬。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