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双性

娶了个跛脚娘子gl 作者:零始如一

字体:[ ]

 
文案:
你抬头看看,每天伴你入睡的月光,见证了所有的罪恶。这样的世界还值得你留恋吗?祁一诺:“君苒,我有你了。”林君苒:“阿诺,我也有你了。”大概是讲两个孤独寂寞的人,紧紧依靠,以心换心的故事。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异世大陆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祁一诺,林君苒 ┃ 配角:林学之等 ┃ 其它:穿越
 
 
 
  ☆、林家小姐
 
  庆阳七年十二月,白驹小镇。
  寒风凛冽阵阵席卷着一排排的房屋,发出阵阵刺激的呜咽之声。铺上碎石的街道烟尘滚滚,随着流风回旋翻转,遮住了视线。天幕阴沉低垂,整个小镇显得格外冷清萧条。
  一间简陋的竹屋,同样是竹制的竹门被人打开,发出“吱呀”的一声,一个单薄的身影走了出来,手里提着一个木桶,嘴巴一张一合,走近便可听到不过是在自言自语罢了。
  “卧槽,冷死了…”
  “这破天气,能冻死人…”
  少年缩了缩脖子,用力将水打起倒入木桶中,匆匆拎起便直往屋子里走。
  “阿诺,今晚过来我家吃饭。”一道浑厚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祁一诺停下脚步往旁边的那户人家看过去,便看到门口一强壮结实的男子站在门口朝这边看过来,嘴里哈着气,一团白雾让人一下子看不太清他的样貌。
  “好咧。”祁一诺咧嘴一笑,“我先打水进去。”说完便不管林学之,迅速走近屋里。
  烧的格外温暖的碳,温暖了小小的屋子,祁一诺急忙将木桶的水倒出,便快速脱鞋脱掉外衫钻进被窝,被窝的凉意让单薄的身躯抖了抖,不久便热乎了起来,祁一诺舒服的叹了口气。
  穿越来到此处也有三年了,还是无法适应这种寒冷,祁一诺想着微微出神。
  祁一诺的前世,应该算前世吧!没活过成年,病死的,从母胎便带着的病,死的前一刻,祁一诺眼睛还是迷蒙的看着窗外,外面的世界该是很美吧!然后便不甘心的闭上的双眼,永远的。
  再度睁开双眼时,她已经来到了一个叫玄宁大陆的时空,她还是叫祁一诺,不,应该说原身也叫祁一诺,那时她十三岁,穿着一身青色长衫,母亲理了理她的衣襟,温柔的说,“一诺,记得,永远不要告诉别人你的身份。”
  身份?指的是女性身份,还是别的?
  祁一诺想问,却不敢,因为她不是原身,只能点了点头,那个长得格外美艳的女子便更加温柔的摸了摸她的头,“一诺,娘快要离开了。”
  祁一诺那时候不懂,当那个女子躺在床上身体逐渐冰冷的时候,她懂了,她要离开了,再也不会回来。祁一诺将其安葬在小镇后的白驹山上,一个可以俯视小镇的绝佳位置,轻轻的抚摸着石碑,“娘,安息吧!”那是她穿越过来第一次叫那个女人,也是最后一次。
  祁一诺前世身体不好,也许是身体没有受到上天的眷顾便在其他方面得到补偿,譬如一目十行,过目不忘,譬如一手妙笔丹青活灵活现,譬如轻抚古琴,琴韵感人至深,终归,她是个天才,也正因为如此,常常引起别人的叹息,天妒英才…
  祁一诺待身体暖和了,便伸手将外衫和冬袄拿进被窝,穿好后才拉开被褥,穿好垫了棉布的长靴,才打开房门向旁边的院落走去。
  轻轻敲了敲门,便推门走了进去,“学之,我来了。”进门便开口喊道。
  连着后院的帷幕被拉起,探出个脑袋,男子长着一张刚毅的面容,有些黝黑得皮肤,那双圆眼却炯炯有神,徒增好感,“来的慢了些。”林学之调侃道。
  “你又不是不知我畏寒,躲被窝里偷懒了一会儿,怎么?有意见?”祁一诺顺着林学之拉开的帷幕低头走了进去,一边打趣道。
  “说的什么话,我哪敢啊!”林学之的名字确实文雅,奈何本人不喜文便爱武,说话直接,颇为豪气,与他的名字格外不合。
  “是不敢,不是没有是吧!”祁一诺瞥了一眼,似笑非笑。
  林学之抖了抖手臂的鸡皮疙瘩,翻了个白眼道,“不不不,是没有,没意见。”
  “不知嫂子…”
  “我错了,错了还不成吗?”林学之急忙打断祁一诺未出口的话,就怕这家伙给自家娘子提一些不好的文章,害自己得背上几天几夜,饱受折磨。
  祁一诺挑眉,点了点头便走进后院的一间屋子,一小人儿一把抱住她的小腿,圆圆的眼睛水润润的看着自己。
  祁一诺嘴角一勾,低身抱起小人儿,“俊儿,想我么?”
  “想。”糯糯的声调,咬字还不是很清晰,却很响亮,小人儿短短肉肉的小手扒拉住祁一诺的衣襟,清澈黝黑得眼眸倒映出祁一诺俊美的脸庞。
  “真乖。”祁一诺抱着他坐在椅子上,林学之顺着坐在旁边,吃味的道,“这兔崽子怎么就喜欢亲近你。”
  “亲近阿诺有什么不好,斯斯文文的,哪像你,整天打来打去。”林大娘端着一碟菜走进来,听到林学之的话便回了一句。
  “习武不仅能强身健体,亦能入朝为官,有何不好?”林学之脱口而出便后悔了。
  “你那花拳绣腿还当官,呵。”林大娘冷哼一声。
  林学之不敢反驳,朝祁一诺使了一个颜色,祁一诺微微一笑,却是不做声。
  当桌上摆上了膳食,一桌子人也不过五个,林学夫妇,林大娘还有祁一诺以及手里抱着的小人儿。
  林大娘道,“大家吃吧!”说着伸手抱过祁一诺怀里的小人儿,“阿诺,吃多点,看你瘦的。”
  “好。”祁一诺应了一声,便不再说话,心中无奈,这阵势怕是又来了。
  果然不久,林大娘的声音再度传来,“阿诺,今天这王媒婆跟我说,这镇北有位姑娘,身家清白……”
  “大娘,您看我,身无长物,哪个姑娘肯嫁与我,再者我也不愿误了人家,我连自己都照顾不好。”祁一诺不慌不忙的接过话题,苦笑说道。
  “这是什么话,阿诺,其他的不说,先见上一面罢。”林大嫂道。
  “见,见面?”祁一诺一惊,什么时候开始相亲要见面了,一直以来能拒的都拒了,还从来没有说见面的。
  “我们镇大多是林姓,这姑娘叫林君苒,父母早逝,由大伯林海峰一家抚养长大,这林海峰家在镇上可是大户人家。”
  听到这里,祁一诺便懂了,这林府是大户,就算小姐要出嫁怎么也轮不到祁一诺这般小人物,只怕问题出在这小姐,莫不是长得奇丑无比?
  祁一诺眨了眨眼,看了一眼执拗的林大娘,叹了口气,“好吧!就见一面。”既然林大娘想到了这点,如若对方真的太丑,林大娘估计也不会同意,就算大娘同意,我也是不会同意的,见便见吧!
  次日,醉仙楼。
  祁一诺端端正正的坐在一旁,林大娘坐在她的旁边,等着相亲对象的到来。
  发愣间,有一股淡淡的冷香传来,不同于酒楼里刺鼻的酒香,祁一诺抬头看去,第一眼看到的便是一少女,长得虽不是倾国倾城,也是小家碧玉,五官清秀,一双褐色的眼眸眼波流转,格外灵动,只是,走路的姿势有些别扭。
  祁一诺了然,怕是这小姐脚部受过伤以至于走路不方便,这个大陆虽然对女子没那么多束缚,但若是身体残损,也是被人视为低人一等的,甚至沦为贱藉。
  林大娘也是注意到了,愣了一下很快恢复正常,笑着跟另一个妇人道,“王媒婆,这就是林家小姐吧!”
  “可不是,你看这林小姐长得清秀吧!我王媒婆可不是乱说。”王媒婆顺手拉住林大娘的手,一脸热情。
  “先坐下再说。”林大娘抽回手,对着林家小姐说道。
  林家小姐微低眼眸,“嗯。”
  轻轻柔柔的声音,想羽毛轻轻的拂过耳尖,祁一诺耳尖泛红,也重新坐下,林家小姐坐在邻边。
  祁一诺抬眸悄悄看了她一眼,柳眉杏眼,小巧的鼻子,粉嫩水润的双唇,白里透红的皮肤,回神发现自己既然一直在观察对方,祁一诺急忙收回视线,俊美的脸庞浮起两朵红晕。
  林大娘见此低笑了一声,虽然这林家小姐脚不太方便,但这样貌长得讨喜啊!而且温温柔柔的,跟阿诺还真的很适合。
  “阿诺,你怎想的?”林大娘问了一句。
  祁一诺还沉浸在唾弃自己的情绪中,猛的听到问话,愣了一下,准备拒绝的话到了嘴边却变了样。
  “我自是欢喜的,不知林姑娘……。”我天,我在说什么,说好的拒绝呢!
  “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林君苒低声说道,这意思便是不拒绝了。
  王媒婆笑的眉眼弯弯,好像这说媒的银子已经摆在面前一样,看着林大娘道,“那就好那就好,我这就回去和林老爷说,到时候再上门和你细说。”
  林大娘道,“好,麻烦你了。”
  祁一诺朝着林君苒微微一笑,便和林大娘一起离开。
  祁一诺走后,一直微低着头的女子抬眸看了一眼她消失的背影,又再次低下了头。
 
  ☆、下聘
 
  寒风刺骨,因此街道倒是没什么人,祁一诺和林大娘慢慢的走着,心思又回到那低着头的女子身上,她好像穿的很单薄,不冷吗?莫不是大伯家对她不好,连件冬袄都不给?如果大伯家对她好的话,今日也不会没有家人陪她过来,唉。
  祁一诺想着想着便叹了口气,林大娘笑道,“怎么,想小娘子了?”
  “大娘,这聘礼该如何,这林府可是大户。”祁一诺有些许被说破的尴尬,一脸正经的转移话题,不过这也是她关心的,总不能太寒酸,这可是婚姻大事,人生就一次啊!话说我的关注点是不是偏了……(其实你就是忘了要拒绝)
  “没事,这林府既然与你说亲,必然知道这边的情况,我们该准备的礼节准备好就行。”林大娘脸上的笑意就没消失过,看上去好像是她要娶妻一样,“阿诺,你终于要成家了,以后可要踏踏实实做人,你娘亲也可以放心了。”
  祁一诺嘴角抽了抽,我娘怕是要不放心了。
  两人各自回了家,祁一诺就动手翻箱倒柜,其实就是爬到床底下,在床板夹缝里有个夹层,取出一个锦盒塞进怀里,又再度爬了出去。
  “咳,咳,我是太久没打扫了?”祁一诺一脸嫌弃看着素白的长衫染上了灰层,变得脏兮兮的。
  祁一诺的洁癖犯了,硬是煮了几桶热水,泡了一个时辰,衣服嘛!祁一诺表示,白色的脏成那样不要也罢,然后扔了。
  窝在被窝里趴着,才慢慢打开锦盒,锦盒小巧,里面分为两层,第一层是放着一张银票还有些许碎银,加起来是一百一十八两,这在寻常人家已经是巨款了,普通人家一年的消费才二两多,折合一算祁一诺算是个小富豪,然而…
  祁一诺一脸纠结的看着这银票,心思飘得很远,第一件事要买房子,现在的房子虽好,但是我一个人住还行,两个人小了点,至少得有个后院,主卧得和书房分开吧!第二件事,买车,额,古代没有,车是买不了了,买头驴?至少可以代步,她的脚好像不方便,嗯,买头驴挺好的,第三件事,聘礼,这个很重要,不能让女方太没面子,得表示我的诚意,第四嘛!喜酒…这个还算好办,又没亲人,最亲的就是学之一家,再请周围的邻居就好了,第五,归宁也得带礼物,总得准备妥当,免得她为难,第六……
  啊啊啊啊!不结了,我可以毁婚的吧!可以的吧
  ……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