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肉文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无法长大 作者:三月图腾

字体:[ ]

 
文案:
苍寒一个三十岁的黄花大闺女,有一天突然成了孩子妈,对此,苍寒暗恋多年的学姐表示绝不负责。
苍寒:学姐你给我过来,你来解释解释,这个孩子为什么这么像你?
 
成凌攻,苍寒受,短篇短篇小短篇。
排雷:非典型性生子文,雷者勿入。
 
内容标签: 生子 灵异神怪 都市情缘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成凌,苍寒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第 1 章
  今年的雪下得格外早。
  清晨,苍寒叼着一片刚从冰箱冷藏室里拿出来的凉面包出门,门刚一打开,扑面而来一阵寒气,苍寒下意识哈了口气,在眼前形成一团白雾,倏而散开,直到下楼,苍寒才发现,下雪了。
  小区白茫茫一片,冷得晃眼,苍寒裹紧自己的黑色羽绒服,狠狠地抖了一下,使劲咽下嘴里最后一口冷面包,跺了几下脚,身体适应了冷,这才迈步跑进雪里,她上班就要迟到,不得不跑。
  苍寒的脑袋缝里隐隐的疼,她五年前出了车祸,脑袋缝了十几针,落下了后遗症,变天的时候总会疼。
  苍寒刚迈出第一步,觉得裤腿上遇到一点阻力,她低头,原来不知从哪冒出来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扯着她的裤子不让她走。
  这孩子漂亮极了,一双眼睛又大又黑亮,睫毛长长的卷在眼前,精致得像洋娃娃。她穿的也像洋娃娃,粉色的公主裙,白色的连裤袜,还有一双黑色小皮鞋,冰天雪地一片白,独有她这么一点粉嫩嫩的红色,苍寒看得母性泛滥,只想亲她一口。
  现在的室外气温已经零下好几度,苍寒怕小娃娃冻着了,赶紧拉开羽绒服把她裹进怀里,小娃娃身上凉得一点温度都没有,冻得苍寒一个激灵。
  苍寒还有十分钟就得上班迟到,她想了想,还是抱着娃娃到背风的楼道里,轻声细语地问她:“小朋友,你妈妈呢?”
  那个小娃娃大眼睛看着她,眼睛湿漉漉的快要溢出水来,一点不认生,冲着她咧嘴傻乐,脆生生地叫道:“妈妈!”
  苍寒吓得手一抖,把小娃娃放在了地上,“你!你可别乱说!我还未婚未育呢!谁是你妈妈!”
  那小孩憋着嘴,大眼睛里很快蓄满泪水,可怜兮兮地小声又叫:“妈妈……”
  这小孩看着好看,原来是个傻妞,自个妈妈都不认得,苍寒怕自己再待下去说不清楚,而且她还要赶着上班,思来想去,狠狠心把小娃娃留在楼道里,给物业打了个电话,说了楼栋单元,让物业赶紧帮着孩子找父母,自己一溜烟跑了。
  她的身后,那个孩子站在雪地里,脆生生又喊了声妈妈,苍寒回头,天空又下起雪来,雪地里只站了这么个孩子,穿个公主裙也不觉得冷,咧着小嘴冲她笑,笑得甜甜的,说不出的诡异。
  苍寒浑身一哆嗦,跑得更快了。
 
 
第2章 第 2 章
  苍寒拼了老命跑到公司,还是迟到了。
  她是学设计的,大学毕业后就在一家工作室就职,老板是个妖娆的美人,三十多岁的人了还没结婚,胸大腰细屁股翘,是苍寒最喜欢的类型,这要是别人苍寒肯定二话不说就去勾搭了,一来二去,先渡了春风再说,可惜苍寒最怕这个老板,躲还来不及,更别说渡春风了。
  苍寒承认自己怂,有什么办法呢,怂了三十年了,看起来只怕得怂一辈子了。
  到办公室的时候老板不在,八成是向来自律的老板也有睡懒觉起不来床的时候,苍寒刚松了口气,只听有个声音在她身后响起,“苍寒,你又迟到了。”
  声音很好听,字正腔圆,潺潺地流过苍寒的耳朵,不骄不躁,带着成熟女人特有的优雅从容。
  苍寒却听得头皮发麻,转身,鼻尖先闻到一阵暗香。
  她没想到老板离得那么近,又比老板矮一点,转身时鼻尖正好擦过老板的下巴,老板身上好闻的香味钻进鼻子里,苍寒面上一红,赶紧低头认错,“学姐对不起!我再也不敢了!”
  没错,这个美女老板正是苍寒的学姐,大苍寒一届,在学校就是个呼风唤雨的人物,毕业后工作几年直接开了自己的工作室,苍寒当年还暗恋过这个学姐,可惜后来无疾而终,而且此学姐对待工作有种变态的严苛,把苍寒心里那点小悸动彻底磨成了全然的恐惧。
  “你这个月迟到三次了。”成凌抱胸盯着苍寒看,“而今天才四号。”
  苍寒压根没听到成凌说什么,她的注意力全被成凌涂着浅色指甲油的手吸引了过去。
  这双手真好看,比屋外的雪还白三分,十指尖尖,嫩葱似的能掐出水来,苍寒看着看着,有点出神。
  她实在很容易出神,大约是五年前那场车祸留下的后遗症。
  苍寒把自己身上所有的缺点都不要脸地归因于五年前的车祸,她时常想,如果不是车祸撞坏了脑子,使得自己时常有点混乱,也许自己本该是个极优秀的人。优秀到什么程度呢?大概能和学姐老板并肩而立吧。
  苍寒是老资历的设计师,拥有自己单独的办公室,和她同资历的很多设计师是不需要工作日准时上下班的,偏成凌对她特别严厉,迟到早退请假通通不许,连她的小助理都常偷偷取笑她,这让苍寒很是郁闷了一阵子。
  不过后来她就释然了,她车祸之后很多事都忘了,业务能力大不如别人,成凌学姐没开除她都算大慈大悲,还拿高薪养着她,就这待遇,对她有点要求也是应该,再说不迟到属实算不上什么苛刻的要求。
  “你这次又有什么理由?”成凌略过苍寒,坐在她的办公椅上,双腿优雅地交叠,然后摆向一边,她穿着正装筒裙,一双长腿剥了皮的嫩笋似的,苍寒看得有点心猿意马。
  就算她对学姐早已没了那份心思,学姐到底是好看的,身上的一丝一寸都是极致完美,每每让苍寒看得心痒痒。
  “我路上遇着了个女儿。”苍寒傻不愣登道。
  “什么?”成凌小腿肌肉一紧,瞳孔收缩。
 
 
第3章 第 3 章
  苍寒说话有点不经大脑,有时候脱口而出一句话,旁人听了觉得莫名其妙,她这才反应过来,又是一通解释。
  苍寒给成凌解释了半天,故事过于离奇,也不知成凌信不信,大约是不信的,否则成凌也不会提出下班送苍寒回家的要求。
  “不是吧学姐?”苍寒张大嘴巴哀嚎。
  成凌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眨巴眼睛对苍寒放电,红唇轻启,“的确是。”
  苍寒满脑子只剩下学姐的笑,再思考不了其他。
  学姐的眼睛真大,睫毛真长。苍寒想,她脑子里莫名地浮现出今天早上遇到的那个乱叫妈的小女孩的脸。
  别说,这小女孩和学姐还长得挺像的。
 
 
第4章 第4章
  成凌向来说一不二,说了要送苍寒回去就一定不会食言,苍寒对这个雷厉风行的老板有点莫名的惧意,下班之后特意在办公室里磨蹭了一个多小时,谁知还是没躲过去,做贼似的出办公室的时候,成凌正靠在门边等她,见她出来,笑眯眯地假意抱怨:“怎么这么久?我肚子都要饿瘪了。”
  苍寒看着成凌笑的一脸狐狸样,脊背爬起来一阵凉意,也僵硬地笑了两下,“学……学姐,你还没走啊……”
  成凌轻笑一声,站定,“说好了送你回去的,你都没走,我这个当老板的怎么能走?”说着叹了口气,半玩笑半哀怨:“可怜我开会开到下午,午饭都没吃,都快饿死了。”
  成凌是典型的江南姑娘,做事虽然凌厉,说话音调却极温柔婉转,在苍寒耳边小声地抱怨,撒娇似的,苍寒瞬间觉得自己的小心脏有点受不了,想到自己故意磨蹭让学姐等了如此久,愧疚立马涌上心头。
  “前几天的那个案子,客户不满意,我想着怎么改设计,一下子忘了时间……”苍寒带着内疚解释,又道:“那学姐你去我那儿吃吧,待会儿回去的时候顺便买点菜。”
  “太打搅了吧?”成凌一脸为难的样子,仿佛真的因为打搅了苍寒感到抱歉。
  苍寒连忙道:“不打搅不打搅!反正我一个人也得做饭,学姐你过来我还有个伴儿了,求之不得!”
  “是么?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成凌又笑了起来,“苍寒,我想吃水煮鱼、蛋饺还有蒸排骨。”
  “……”苍寒看成凌一脸阴谋得逞的笑,一双眼睛都快眯成缝儿了,苍寒觉得自己大概被套路了。苍寒经常被成凌套路,就算过了五年也丝毫没有长进。
  雪下了整整一天,终于在她们出公司的时候停了,苍寒怕冷,看见地上被路灯照得昏昏黄黄的一片雪就忍不住打颤,成凌原想把自己身上的呢大衣脱给她,可转头看看苍寒身上裹得跟个球似的羽绒服,有点无奈,“怎么那么怕冷?”
  苍寒打了个喷嚏,吸了吸冻红了的鼻子,“不知道,天生的吧。”
  “那现在咱们买菜去?”
  “买吧,早买早回家,省的在外面受罪。”
  话已出口,就算套路也只能认命了,好在她租的房子离公司近,附近又有超市,买了菜回去,路过小区门口保安亭的时候苍寒又想起早上碰见的那个小女孩,特意探头问了保安一句:“张叔,早上我跟你说的那小孩儿你找着她爸妈了没?”
  “早上是小李值班,他说在你那片儿找了三四遍也没看见有什么孩子,你是不是看错了?”
  “什么?”苍寒大惊,“我不可能看错的,那孩子我还抱了呢!”
  “可能是最近刚搬来的新业主,你放心,那孩子真要在小区里丢了,孩子的父母肯定着急找人了,这都一天了都没动静,准是孩子跟着她爸妈回家去了。”
  苍寒还是不放心,成凌也跟着安慰道:“这小区治安条件很好,出入都要登记,如果有人无缘无故把小孩抱走,张叔不会不知道,你就放心吧。”
  苍寒将信将疑,“是么?”可这时候就算不信也没什么好办法了,苍寒又打了个喷嚏,冷得抖了一下,跟保安道了谢,加快步子往房子赶。
  作者有话要说:
  因为工作了不像以前在学校那么闲,每天大概只能挤出一个小时写文吧,也写不了多少字,但还是尽量写了,尽量每天更,希望大家不要嫌我短小QAQ
 
 
第5章 第5章
  苍寒怕那孩子说不定还猫在哪个角落里,回去的时候一路东张西望,连上楼都得看看楼梯后面有没有藏着人,看上去有点神经质,成凌很习以为常的样子,拎着塑料袋走在她后头,一路不声不响地跟她回去。
  进了苍寒的屋子,成凌熟门熟路地换鞋进门,把手上的塑料袋放到厨房去,又洗了水壶烧上开水,看上去就跟在自己家似的,苍寒慢吞吞关上门腹诽,“你倒一点不见外。”
  “什么?”正撸起袖子准备洗菜的成凌从厨房探出半个身子来。
  “没、没什么!”苍寒脸上闪过慌乱,赶紧立正站好,尴尬地笑笑,成凌古怪地看她一眼,重新缩回厨房里,苍寒长舒一口气,暗暗吐了吐舌头,这个学姐的耳朵怎么长的,比兔子还灵敏。
  屋子里暖气开的足,苍寒换了鞋进来,立马脱了厚得跟球似的羽绒服,连同背包一并扔在了沙发上,然后径直走向冰箱,打开了冷冻室的门,里头满满的全是各种牌子各种口味的冰淇淋。
  苍寒有个鲜为人知的古怪爱好:大冬天的爱吃冰淇淋。
  这个爱好连苍寒她妈都不知道,苍寒自己也记不清什么时候养成的,总之好像冬天吃冰淇淋已经成了一件再自然不过的事。连她自己都为自己的这个爱好感到好笑,世上哪有这样的人?怕冷怕得要死,偏偏爱在大冬天的吃冷饮。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