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肉文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姑娘嫁不得+番外 作者:七月岸

字体:[ ]

 
文案:
阮烟有一个秘密
让她有苦难言负竹马
直到她发现自己变了
顾余:姑娘我们认识吗?
顾余:姑娘你记得我吗?
顾余:姑娘你不能嫁他!
阮烟内心:戏真多,娶我要趁早!
(接上篇:‘相公请慢走’也可独立观看)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甜文 女扮男装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余,阮烟 ┃ 配角:一大波龙套 ┃ 其它:腹黑,宠文
 
 
 
第1章 姑娘,约吗?
第一章 
  京城,迟迟不归的冬天,终于在春风的催促下远去,街道上的行人也像刚结束了冬眠一样,一早都各自打着哈欠醒来,三三两两的渐渐形成了车水马龙。
  天桥底下说书的先生,人声鼎沸的老茶馆,今天都在讨论同一个话题,那就是这皇家书院的院长之女阮烟。
  阮烟今年一十有八,琴画双绝,最重要的是样貌随了她那貌美的娘亲,而才情在她那曾经得过状元的爹爹面前也毫不逊色,可惜的是这时代啊,尚无女子为官之例。
  她便是有旷世奇才也只能嫁人为妇,蹉跎一生。好在阮烟生性好静,不喜尔虞我诈,如此也算是得偿所愿,只可惜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
  这时下热议的正是她的婚事,阮烟因其才貌在京城多为富家子弟垂涎,可她向来对此不假辞色,除了志同道合的几个书生小姐,这要提上一提的就是她爹爹阮为钦的义弟之子。
  阮为钦的义弟周元英年早逝,只得一小儿名唤周护,自幼便在阮家长大,与阮烟也称得上一句青梅竹马,两人眼看着都到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的年龄,前日里周护与一众书生举办了一个什么求姻盛会,求姻求姻,所求为姻缘罢了。
  此会邀请了许多适龄公子和小姐,方式也极为简单,折枝相送,接受他的柳枝也就应了这个人,一个两个鼓起勇气的少年或求得所愿,或郁郁而归。
  而阮烟呢,她本无意此等会事,不过是应好姐妹相求来凑个数而已。于是在拒绝了多个男子的好意后,正索然无味的准备离去时,却不想被人拦住了去路。
  这拦截之人自然就是那周护了,阮烟在讶异与羞愧中回过神来,周围已经悄悄的聚集了一些人,她看着面前志得意满的华衣少年,心里微微一叹,便低头转身离去。
  襄王有梦,神女无心,不仅周护意外,围观的书生小姐,听到消息的小儿和老妇们也倍感意外,而这意外之后呢,大家更好奇的是那阮大才女到底会心仪何人。
  入夜,月朗星稀,软府的后院的阁楼里,也就是阮大小姐的闺房里面。
  文画看着倚窗而望的自家小姐,又猝不及防得红了眼角,她默默的掩门离去,小姐自去年秋天经过那件事之后就变了,从前那个巧笑倩兮的小姐没了,换来的是白日里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夜深无人时却失魂落魄的少女。
  门被轻轻的关上,阮烟收回自己望向窗外的视线,看向自己手中的画卷,画上大约看的出是一个白衣少年,依稀可见其不俗风姿,可惜的是,这作画的人竟然少画了一双眼睛。
  记忆中想要忘却,却夜夜入梦来的荒唐一夜,阮烟痛苦的闭上眼睛,半年多已去,那人果然杳无音讯。
  “这些银两你且收下,包袱里有新的衣服,马车已经在山下候着了,要去哪,尽管吩咐车夫就好,昨夜实属无奈,还请转告你家小姐……在下告辞了”
  “公子,我们小姐是京城阮为钦之女,明年此时前,小姐她说,她愿候公子”
  脑海里响起当时自己交代文画的话来,当时没有听到那人的声音,她便强忍衣不蔽体的羞耻感走出山洞来,瞧见的就是那逐渐隐去的白色衣角。
  模糊的身影,陌生的触觉,以及看不清的面容,却抹不去破碎的外衫上那暗红的血渍,还有耳边那一声声“别怕,别怕,一会就好了,别怕……”
  手中的画卷被主人小心的收起,如果顾余本人在这的话,哪怕没有画上她的眼睛,也能瞧得出,画上的少年赫然就是平日里着了男装的她。
  而顾余呢,当然不会在这。
  九曲县柳家村,顾余向往常一样早早起来晨练,一套剑法刚练完,后面就传来“啪·啪”的鼓掌声,她脸上的表情不自禁的裂了几分,不用说身后的人肯定是她那矫情的爹爹顾晚了。
  顾晚兴致勃勃的鼓了几下掌,她的女儿可真是满足了她对古代女侠的所有向往,不错,颇有她当年的风范“余儿啊,你这套剑法叫什么名字啊,爹爹可以学吗”
  顾余的表情终于绷不住了,她转身瞥了自己爹爹一眼,就把目光看向了顾晚身后的妇人身上“娘,我们去吃早饭吧”
  “音儿,你看看,你看看她让你给惯的,都敢无视我了,早就跟你说这孩子啊,不能宠”顾晚望天长叹,好好一个听话的女儿,长大了怎么就这么不可爱了呢。
  柳音儿回头瞪了顾晚一眼,她这个相公,一把年纪了还整天跟个孩子一样,真是……“还在那做什么,赶紧过来吃饭”
  “来了来了”顾晚见自己的娘子一眼瞪过来,心里怕了一下,忙不迭的应声跟上去。
  而一旁挽着柳音儿胳膊的顾余,嘴角微微扯出一个好看的角度,她的爹爹虽然让人讨厌,可对她娘亲却是一个“不”字都不敢说,这才是宠吧,真好。
  脑海里突然跳出一个全身赤·裸,面若桃花的女子来,顾余甩了甩了头发,这让人心烦意乱的感觉,真是没完没了了。
  饭后,柳音儿把顾余带回自己房间,以母女俩要说些体己话为由,把顾晚给拒之门外了,可怜的顾晚只能一个人默默的吐槽,人家也是女子啊,人家也想和女儿说体己话……
  房间里,柳音儿坐在桌前,顾余站在身后体贴的给她捏着肩膀“娘,什么事啊”
  “余儿最近,可是有…什么烦心事”柳音儿本来想说,可是心里有人了?结果话到了嘴边,还是转了个弯。
  顾余愣了一下,心里第一时间想起的又是那个姑娘,还真是挺烦心的“娘,孩儿能告诉你吗?你听了可不要生气”
  柳音儿挑起眉,这孩子还真的遇上什么事了“当然可以告诉我了,你放心,只要你没做什么坏事,娘啊都不生气”
  顾余咬了咬自己的嘴唇,这种事是好还是坏呢,不好吧“娘,我前些天在山上救了一个姑娘”
  “嗯,这是好事啊,那姑娘现在怎么样啊”柳音儿顺嘴问道。
  “嗯…就是她那会儿,差点被歹人所污,孩儿情急之下就救了她,现在她应该挺好的吧”顾余小心翼翼的观察着柳音儿的神情,话说的更委婉了。
  “惩恶扬善,我儿长大了啊,可…这有什么令你烦心的”柳音儿欣慰的感叹,忽然又反应过什么似的,这有什么好烦心的啊。
  “娘,我救了她,嗯…我把她救了”顾余支支吾吾的说到。
  “我知道你救了她啊,怎么?她不知好歹恩将仇报吗”柳音儿转头看向自己女儿,这孩子怎么就不能把话说清楚呢。
  “不是,当时那些歹人…那些歹人也想…也想救…她”顾余的声音越说越小,眼睛不自然的躲过自己娘亲看过来的视线。
  “什么歹人也要救她,那你还救什么啊,你这孩子,到底怎么回事,说清楚”柳音儿越听越糊涂,声音忍不住有些提高,身子也转过来看着自家女儿。
  顾余逃避似的把头转向一边,视线移到门边,正说着,陡然发现了在那猫着腰偷听的顾晚“就是她当时被下药了,孩儿救人心切,就…就…爹爹,您做什么呢”
  顾晚尴尬的推门进来“那个,我忘了东西,哈哈,我忘了东西,哈哈”
  说完见她们母女两个都盯着自己看,顾晚更尴尬了,为了给自己找个台阶下,她生硬的转移着话题“那个刚刚我听余儿说救了个姑娘,那个姑娘被下药了,所以你救了她,还有呢?”
  顾余在自己爹爹面前脸皮显得薄了许多,她面红耳赤的低下头,嘴里吱唔着“就是救了她嘛”
  “呵呵…爹爹知道你救了她,然后呢,哎!等一下,她被下药了,哪种药?”顾晚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高声问出声来。
  “你瞎嚷嚷什么,别吓着孩子,余儿,快告诉你爹爹是下了哪种药,哎!等一下,是那种药…吗”柳音儿话说到一半反应过来,再联想到这孩子刚才的表现,不会…吧。
  “嗯”顾余抬头看了一眼目瞪口呆的爹娘,闷闷的应了一声,自己默默的又把头低了下去。
  顾晚和柳音儿震惊的对视一眼,然后看向低着头的女儿,然后两个人又对视了一眼,然后又看向还低着头的女儿,然后异口同声的说“真的假的?”
  问完,两个人不等女儿回答却已经在心里知道答案了,还真是造化弄人啊。
  顾余看着默不作声似是受了惊讶的父母,神情坚定中带着一丝她自己都不知道的苦楚“爹,娘,你们放心,孩儿就当此事没有发生过,我会忘了的”
  顾晚和柳音儿又一次对视,话没说出口,两个人心里却都明白对方没说的话是什么了,要告诉女儿她的爹爹也是女子吗,可是,女儿或许只是事发突然,说不定她还是想嫁个好相公呢。
  作者有话要说:
  现在是晚上九点,好梦~
  习惯发了文,在看的过程中发现错字,勿怪~
 
 
第2章 姑娘,约吗?
 
 
第二章 
  自那日后,顾余发现家里的空气都变了,自己爹爹和娘亲每每看过来欲言又止的模样,让她充满了自责和懊恼,早知当日就不该逞什么英雄,或者后来不该把事情说出来。
  午饭,在一次次等着自己爹娘开口无果后,顾余放下手中的碗筷“爹爹,您有话就说吧”
  两夫妻面面相觑,顾晚艰难的咽下口中的饭菜,斟酌着问“余儿今年有十八了,往日里你娘舍不得,我也就没有提,眼下村子上比你年龄小的都是几个孩子的娘了,你看是不是也该考虑一下自己的婚事了”
  顾余心里发苦,面上却不敢露出来,果然是那件事让爹娘介怀了吗“孩儿觉得时候未到”
  “余儿,你总要成亲的,你爹爹当初胡来送你上山把你留成了大姑娘,如今你看看,那些和你一般大的,哪个不是做了娘的,此事不许你再推脱了”柳音儿面色郑重的开口。
  顾余把求救的目光投向自己的爹爹,结果顾晚眼神飘忽的就是不看过来,她抿了抿嘴角“娘,孩儿听你的,我吃好了,去练剑了”
  看着神情落寞离开的女儿,顾晚一阵心疼“音儿,咱们是不是把孩子逼得太紧了”
  柳音儿闻言瞪过来“坏人都让我做了,你又打退堂鼓了?不是说好了让她正视自己的感情吗?如果余儿愿意嫁个好男儿便随她嫁,如果她想娶个女子回来我也不怪她,毕竟日子还是要自己过,可是她不能这样一味的逃避下去,孩子大了,要学会担起责任来”
  “也对,她不仅要对自己的感情负责,还要对那姑娘的态度负责,若人家姑娘不介意就罢了,如果…哎…万一我们女儿不想嫁也不想娶呢”顾晚心情郁结的想到另一种可能。
  “说什么话,女儿不娶则嫁,此事由不得她”柳音儿坚决的表明自己的立场,这世道,女儿若是不娶不嫁,流言蜚语她不怕,可是她怕等她们老去,余儿要一个人度过这漫长的一生。
  “哎…娘子你别这样,我们不能强迫女儿做她不喜欢的事,我们…”顾晚说教的话最终还是堵在了喉咙里,自家娘子那红了眼眶的双眼让她不忍再说下去,是啊,这些道理娘子又岂会不懂,不过是心疼女儿罢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