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肉文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第一情敌 作者:古言九卿(上)

字体:[ ]

 
文案
 
自盘古开天辟地以来的第一美人白珏,是我的情敌,她抢了我9999个心上人。
 
我以为我会孤独终老。
 
可在我成为十四万岁老姑娘的时候,有只初生的小白狐来到我的面前,摇晃着九条小尾巴,认认真真的告诉我,她要娶我。
 
银簪终折,龙骨化作天际赤虹,你与我,前生今世,恩怨情仇,曲终再续。
 
内容标签: 打脸 欢喜冤家 前世今生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赤炎,重华 ┃ 配角:阿九,九薇薇,白珏,樊天,樊篱,天帝,扶音,鸿雁,徼幸,错掠影,缙云,惊鸿,龙神,盘古,荆月,二哥,阿爹,朱雀 ┃ 其它:第一美人,第一情敌,盘古开天,龙神,三千世界,九霄,魔族,仙侠,走火入魔,朱雀,凤凰,李代桃僵,诡计,东乌帝君,轮回珠,紫月锁
 
 
第1章 妖艳贱货(一)
  我的邻居是个妖艳贱货。
  妖艳贱货曾经高谈阔论斩钉截铁的说过,这世上没有她勾引不到的男人。
  妖艳贱货是个言出必行的人,她一直都在用生命证明在这世上她是多么倾国倾城世无其双。
  在十万年前,我还只是一只萌萌哒小神兽的时候,本神兽遇见一个俊美出尘的散仙。
  那时本神兽形容窘迫,本神兽羽毛上染了鲜血,那散仙都毫不在意,他只将那兽夹从本神兽的腿上褪下,为本神兽悉心包扎,还放了本神兽的生。
  本神兽果断看上了这个温文尔雅的白衣散仙。本神兽三步一回头五步一不舍,那散仙笑容款款目送本神兽远去,那面容披云戴雾飘渺华美,真真是好看极了。
  等到好不容易打听到了散仙的名讳和住处,本神兽一溜烟下了山。可惜在那桃花林外边,本神兽只看到本神兽初恋那个心尖尖上,日思夜想的谪仙人儿,只痴痴的望着妖艳贱货的小脸蛋,为她温柔的拂开腮边一朵灼灼其华的粉红桃花。
  那个谪仙人儿的目光,本神兽见过。那眼神,就跟本神兽想着散仙思春伤情照镜子的时候,一模一样。
  本神兽痛不欲生,本神兽伤心欲绝,本神兽在北陵山里嚎啕大哭了三天三夜,用以祭奠本神兽尚未绽放便已经被妖艳贱货活活剜掉的第一朵初恋小桃花——花骨朵。
  修仙三万年,本神兽好不容易渡劫,即将要成为小仙女。
  看管我们北陵朱雀族和隔壁山头青尢山的九尾狐族,奉命引渡我们成仙的是同一个司命。小神兽我在苦修了三万年之后总算是要成仙,成为一代风华绝世小仙女。
  升仙五百年,雷劫渡了一场又一场。我的老子也是天庭一方赫赫有名的朱雀神将,他还特意托了司命特意来给我放水。
  最后一场雷,那可真是天雷地动万顷而下。本小仙女和隔壁山头一起渡劫的妖艳贱货一起迎接天雷的洗礼,两人身上血迹斑斑都是惨不忍睹。可那把我迷得晕晕乎乎的俊俏司命竟然看都没有看我一眼,反倒一脸紧张的抱起了旁边西子捧心的妖艳贱货慌张离去,留下本仙捂着胸口气的吐血。
  那个时候,捂着胸口吐血的本小仙女就非常不情不愿的望着妖艳贱货那梨花带雨的笑容,心不甘情不愿的发现了一个真理,这年头颜值即正义。但本仙不泄气,本仙很努力!如果没有靠脸打败妖艳贱货的可能,那就用武力值暴力碾压!
  五万年后,本小仙女就成了一代战神。十方天庭,至少有九重云霄响彻过本战□□字。本战神所向披靡,本战神战无不胜,所有听过本战神成名之战的仙人们提起本战□□讳都情不自禁的竖起大拇指。
  那时本战神红衣怒马,一杆冲天戟使的出神入化,上天遁地无所不能,本战神真真是威风极了。
  可再威风能有什么用。
  在此之前,妖艳贱货已经抢走了本战神从小到大看上的第九千九百九十九个男人。
  本战神伤春悲秋,本战神怒火滔天,整个天庭都在传本战神是个笑话,是个蛮力大过美貌的母老虎。天帝和本战神老子都看不下去了。他们为本战神在全天庭面前定下了婚事,要将我嫁给四海八荒第一美男的东乌帝君。
  东乌帝君居于扶桑树,与烈焰金乌同为天地孕育,是一方天庭的主神,与天帝平起平坐。只是近来几年不怎么出来活动,听说是在府里捡了只白毛小兽,贴心养着。
  天帝一边说东乌帝君好兴趣,一面又赐了我无数海上仙山仙草灵药。那时我刚从战场上征战回来,浑身浴血,连铠甲都来不及卸下,便跪在大殿里听天帝给我主持婚事。
  本战神见过东乌帝君,那真真是世上最美丽最飘逸的帝君。他与天地同寿,与烈焰金乌齐平,是让我唤声祖宗都不为过的远古神邸。
  本战神心里美滋滋,美滋滋的看彩凤扯天边云霞为我裁做嫁衣,美滋滋的看东海锦鲤吐海底珍珠为我缀上凤冠,美滋滋的披上凤冠霞帔,美滋滋的听东乌帝君回信说,他贴身养着一只毛色白腻的小狐狸,也不知道何时走丢了,他挺喜欢那只小狐狸,希望天帝替他找一找。
  还有,小狐狸怕生,若是我去了,怕是会惊着她。
  本战神当然知道那是哪只狐狸。
  本战神怔怔的捏碎凤冠,撕下霞帔,身着战衣,手持一方战无不胜所向披靡的冲天戟,冲进了青尢山。
  那银光过去之处,灭的一方腥风血雨,剿的一方鸡犬不宁。不过片刻,天沉沉的压下来,仿佛有万千天兵天将守在高空,准备将本战神捉拿回去。
  本战神杀进已经数万年没有来过的青尢山。
  妖艳贱货端正的坐在铜镜前,从镜子里回头看我。她遇事素来从容,在我手持冲天戟冲进来的时候也一点也不慌张,她从镜子里回头看我,风情万种勾魂摄魄的眉,层层叠叠美若幻境的眼,她真不愧是个会让天下所有男人都为之疯狂的美人。
  她对本战神轻启檀口,从镜子里,风情万种的看着本战神,温柔而带着少女般的羞怯,轻轻的温柔的说:“你来啦。”
  她穿着大红的嫁衣,从镜子里看着我,那铜镜不如水镜清晰,可即便铜镜里她五官略带模糊,那也是一张美的惊为天人的一张脸,带着细腻的娇羞,仿佛是少女在等待自己心爱已久的情郎。
  ——那个情郎,是谁?
  是我还是神兽时救下我的散仙,是我在万顷雷霆下渡劫时不苟言笑的司命,是我满心期待着会踩着麒麟踏着天雷来娶我的东乌帝君?
  血溅上铜镜。
  血染芳菲,那真的很美。妖艳贱货依旧稳稳的端坐在镜子前,偌大一面铜镜,映出我发红着魔的眼。
  我堕魔了,为了所谓的情爱,终究还是万劫不复。
  妖艳贱货的眉眼染上了斑斑血迹,可她依旧从容不迫。她从镜子里看着我成魔的眼睛,轻轻的温柔的说道:“我就知道你会来的,你终于来找我了。”
  顿了顿,她的嘴角淌出一丝血,却还是略带甜蜜的轻声道:“你以前说要来找我,小的时候,你说的那些话,我都记着呢。”
  小的时候我说了什么?
  本战神血红的眼睛往她的身上挪去,面前染血的美人,凤冠,比东海珍珠还要璀璨,霞帔,比天边彩霞还要美艳。
  她对着镜子冲我微笑,和着鲜血,甜蜜的说道:“你忘啦?你说过,有一天,你会来青尢山,娶我。”
  那只是童言无忌。
  那只是少不经事。
  那只是............
  事到如今,有何意义呢?
  她终于流失了力气,脸上却还是挂着笑,只有点遗憾的说道:“我就知道你从来都不会记得,毕竟这只是玩笑话。我也知道这只是玩笑话,你已经很久没有同我好好说过话了。你从来不肯见我,如果这次不是激怒了你,你也是不会见我的。”
  满室寂静里,她轻轻的咳出血来,只带了一份嗔怪,像是自嘲似得,轻轻的说道:“我有五万年七千四百多年没有见过你了。”
  外头天雷滚滚,狂风大作,黑云乌压压的涌了过来。本战神知道,天庭肯定已经看到属于本战神的星辰陨落,魔星缓缓升起。他们派来抓我回去的人,该又是谁领兵呢?
  是七十二位太白星开道,十八头白虎神兽拖动战车,还是六翼凤凰挥动天焰烈翅,千军万马紧跟其后?
  我已经不想再知道了。
  面前的美人终于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她展开双臂,将那一身染血的衣裳展示给我看。
  她看着我,在渐渐消逝的气力里,温柔而甜蜜,带着近乎疼痛的柔情,朝着我,一脸期待的说道:“好看吗?”
  那淌血的美人,那媚态风姿的眉眼,满心满意的情意,她轻轻的,张开手朝我的冲天戟温柔的扑过来。
  冲天戟没身而入,她在我的耳边轻呵道:“只给你看的。”
 
 
第2章 妖艳贱货(二)
  我在辛夷山沉睡了许多个年头。
  并非我想来辛夷山,并非我想沉睡,而是在我入魔那一天,魔神来了。魔神对我说,说辛夷山是他的地盘,看我一双眼分外泛红,想必是许久未睡过,我若是困了,可以在此小憩片刻。
  我确乎很累,手中龙骨化作的冲天戟沾了鲜血,滑腻沉重的让人险些抓不住。魔神风度翩翩,魔神风轻云淡,看上去是个美妙人儿。
  若是放在往常,面对如厮美色我必然是要心动一番。可如今我累极了,早已失去了风花雪月的心思。
  不过是合了个眼的功夫,这沧海就成了桑田,转眼已经过去了四万年。
  在妖艳贱货的三魂六魄皆化作青烟的那一刻,天空中七十二位太白星拂尘抽丝结成恢恢天网,白虎星宿化作猛兽拖动雷霆战车,六翼凤凰挥动天炎烈翅,千万兵甲紧跟其后。
  本战神,不,本魔尊记得,还是上一次魔神涅槃,十方天庭,六重云霄的天兵倾巢而出,才有这么大排场。
  天庭用了这么大的排场对付我,待遇形同当年的魔神,受此殊荣,本魔尊很受用。
  这世上原本一片混沌,而后远古神邸盘古,用劈天斧开天辟地,并将四肢化作九重云霄的天之柱。身为古神的女娲伏羲造万物,将天地分为仙,人,魔三界。
  仙有仙的活法,魔有魔的活法,这些年来仙魔两家打了不少次架,人间不堪其害。久而久之,自诩有怜爱苍生之心的仙界听多了下界的抱怨,送了不少神仙下去把持人间秩序。魔界也不甘落后,唆使妖物窜入人间,四处作乱。
  仙魔两家万年争斗,本魔尊作为当年显赫一方战无不胜的红衣将军,自然是手中沾了不少的魔族的鲜血。
  本魔尊终究是一方声名显赫的不败战神。纵使十万天兵天将围堵,纵使天煞星宿凤凰劫道,我还是单手持着那根龙骨做成的冲天戟,杀出了重围。
  可我已不能再回北陵山。
  成了魔,自然就该去魔的去处。
  在沉睡之前,本魔尊红着一双血红的眼睛,魔神就坐在我的床头前,摸了摸我身下垫着的那圈白腻细绒,沾了沾上面染着的斑斑鲜血,抹在自己唇边轻尝了一口,说不出的风姿卓绝,妖冶诡异:“倒不知道你这在战场上杀人不眨眼的魔头,血竟然还是红的。”
  他这模样,他这架势,说不出的妖冶邪魅,一举一动,才是魔神的风范。
  神仙堕魔的,历来还是听说过那么些个,但魔修炼之后升仙的,倒也不少。以往我总是禁不住猜想,是不是他们魔族伙食太差,才逼得这些魔另寻出路,投奔天庭。
  仙有仙根,魔有魔煞,仙入魔道,同时拥有仙根魔煞,道行更进一步,更是呼风唤雨非比寻常。以往听说许多因情而成魔的神仙,像我这样,因为情敌而堕魔的,还是头一遭。
  只是直到这一刻,亲身落入魔道的我才无奈的发现,仙魔两道,没有那么多条条框框,讲究其根本,只在一念之间。
  本魔尊撑着额头,沉沉的闭上眼去。魔神又伸手轻薄了一把本魔尊的小手:“九薇薇,这世上没有比你这天界第一战神堕成的魔更适合做魔后的人。等你醒来,我们便成亲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