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圈养前生 作者:通隐

字体:[ ]

 
文案:
楚宝冬在50岁那年得病而死重生到二十六年前,
重生在中际国际海运集团公司董事长严少涵身上,
重生之后的他为了阻止前世的自己走上重蹈覆辙的道路上而想将其圈养,
却没想到养着养着,对自己的前生养出了禁忌的感情问题···
楚家最尴尬的存在楚宝冬在楚家酒会上第一眼看到那个叫做严少涵的男人便打心底地感到害怕。
这个男人的眼神仿佛能够洞悉一切似的,可越想甩的人就粘得越紧,这个男人强势入侵自己的生活,还发生了性关系,想逃的楚宝冬已经是无路可逃···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豪门世家 重生 阴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宝冬,严少涵 ┃ 配角:严谨,古文里,钱钱,楚天凡 ┃ 其它:禁忌之恋,圈养前生,通隐作品
 
 
 
 
 
第1章 第一章:严少涵&楚宝冬
“严董,这是金恩的楚总请帖。”
“嗯,放着吧。”
助手退出严少涵的办公室,楚宝冬哦,不,现在的他是严少涵。他拿起邀请函露出一抹笑容,仿佛对这个酒会充满了期待。重生到这个身体里面之后他整整忍耐了一整年没有出现在自己的前世面前。这一年来,他熟悉这个身体、身份、交际圈等。花了一年的时间从最初对自己重生的惊讶到现在的淡定。
他,原名楚宝冬。50岁因病死亡,重生到二十六年前中际国际海运集团公司董事长严少涵身上。他前世是金恩医疗器械有限公司总经理楚城的二儿子楚宝冬。他的存在在楚家中是非常尴尬的存在,在母亲还在世的时候父亲早就出轨外面还有一个比自己大一岁的哥哥楚天晨。在母亲去世之后,父亲楚城迎娶楚天晨的母亲叶诗璇,并为自己生下一个弟弟楚天凡。至此,家中被继母叶诗璇操持,自己被压制,不让自己出现在人前,导致很多人不知道楚家有个原配所出的儿子。在长大后,楚城将公司全权交给大儿子楚天晨,将他安排在售后部门,是一个架空无实权的部门。而心中一直有抱负的楚宝冬不甘心,于是找了机会脱离楚家自立门户,在创业期间一直被叶诗璇暗中打压难以出头,常常过得窘迫潦倒。之后与妻子何樱认识并结婚,在何樱的鼓励下他一直坚持,终于创业成功。为了抗衡楚家冷落了妻子何樱,从开始极富有激情的何樱在时间的消磨下终于忍受不了每天冷对空门,于是外遇被楚宝冬撞见和平离婚。
离婚后,楚宝冬将一半财产给了何樱。
“宝冬,我最后再想问一句:你要工作,还是要我。”在离婚那天,何樱问了最后一个问题。楚宝冬没有给她答案,因为他两方都无法放弃。
“我知道了。”于是,何樱签下了离婚书。
楚宝冬在与何樱离婚后,孤家寡人冷冷清清。从当年年少冷漠中带着偏激的性格随着年龄的增长和商场上的交际越发地沉稳和温和。仿佛变成了一块陈年老玉,越来越温润。在他五十岁身体被消磨到了尽头。还以为死了一了百了,没想到竟然重生到了二十六年前,重生在中际国际海运集团公司董事长严少涵身上。起初,他是不可思议的,也亏得他有几十年的人生,这若是换成别人还不得手忙脚乱露馅啊。如果自己重生在严少涵身上,那真正的严少涵去哪里了?
重生后的楚宝冬想弄清这个问题,也想找到真正的严少涵。果然,让他找到了,真正的严少涵重生到了他儿子六岁的严谨的身上,这严少涵藏得很深,如果不是他发现了违和的地方,重生在严谨身上的严少涵就真的能够瞒天过海,隐瞒他一辈子,不会让他发现他这便宜儿子也是个重生的。
只能说,楚宝冬和严少涵这两人都不是省油的灯。
严谨发烧生了一场大病,严少涵便重生到严谨的身上。起初严谨的意识还在,但严谨哪里能斗得过他这正牌爹严少涵的灵魂?严谨,即使不被严少涵侵占也活不长了。严谨从小就身体不好,严少涵稍微一强势,严谨就灰飞烟灭了。别和严少涵谈什么父子之情,他这走在商道上的人眼前只有对手没有家人。他连那个离了婚的妻子长什么样都不记得了,儿子对他而言也只是继承人罢了。
重生在严谨身上的严少涵身体渐渐好了起来。他知道自己真正的身体被别人占领了,他一直小心翼翼地观察那个占领了自己身体的男人,却不知那个男人也在调查和观察他。直到他们互相捅破那一层薄薄的纸互相坦白才知道了彼此真正的身份。
严谨板着那一张面无表情可爱的脸和浑身散着一股不输他气势的严少涵谈判。最终两人达成了某种协议。
严少涵温和地摸摸严谨的小脑袋:“你是我儿子,当然是你继承我所有的一切。”
“啪”地一声,严谨拍掉这个顶着自己脸摸自己头的家伙。
“大叔,我不是你儿子!”严谨面无表情地指控。
“DNA会毫不留情地告诉你我们之间的父子关系。”严少涵带着笑意逗弄道。他很喜欢孩子,上辈子何樱没有给自己生出一个孩子他一直觉得是一件非常遗憾的事情。没想到重活一世,他会多了一个便宜儿子,而且这便宜儿子身体里住着自己身体灵魂的原主。虽然这孩子的性格太成熟,太另类,但这不妨碍严少涵得知自己有一个便宜儿子的好心情。
“我是不会承认你是我父亲的。”严谨甩了严少涵一眼便拖着可爱的拖鞋“哒哒哒”地回房去了。留下严少涵一个人在坐在沙发上失笑。
 
和严谨签下某种协议之后,这两年来,严少涵便常常带着严谨去办公交接和出现各种场合。严谨抱着严少涵的脖子悄悄地在严少涵的耳边咬耳朵告诉他这是谁谁谁。商业上的伙伴和朋友看到了都说严少涵变了,曾经一身冷漠凌厉的严少涵变成了一个一身气势而温和的人,那张英俊的脸一旦露出笑容可迷了不少人。每每严谨看到严少涵拿自己以前那张脸露出这样的笑容恨不得甩他一巴掌。
 
于是,这关系就这么定下了。这两年,严谨将商业全部交接到严少涵手中。
 
坐在严少涵办公室里看财经杂志的严谨跳下沙发拿走楚家的邀请函发出不屑的话:“这就是你说的楚家?”
严谨不记得自己公司于金恩医疗器械有合作关系。这种小单业务都是旗下相关航运部在负责。如果不是知道严少涵的前世,严谨都不会注意这家医疗器械公司。
“或许会发生有趣的事情哦。”严少涵道。
“有趣的事?你不觉得看到以前的自己是一件诡异的事情么。”严谨嘴角一抽。
“你是在告诉我你每次见到我都觉得是一件诡异的事情么。”严少涵手捏捏严谨的小脸。严谨拍掉严少涵的手:“我们不一样,我的灵魂在严谨的身上。而你,灵魂在我身上。现在你要去找你原来的自己,是个有血有肉活生生的自己,你不觉得这种事情很奇怪么。”
“不奇怪,小孩说出大人一样的话,露出大人才有的表情和做出大人才有的举动才奇怪和诡异。吃饭的时间到了,今天没带饭,出去吃。”说完,严少涵抱起严谨出办公室。
严谨在严少涵怀中挣扎拍打:“不要!我不要吃外面的饭!你说过今天会给我做秘制排骨的!”那张和严少涵长得十分相似的小脸上气鼓鼓的。
办公室外,两个助手在笑眯眯看这一对父子:“严董和严少感情真好。”
“哎呀~这样的严董好迷人。真是个好男人。”另外一个助理花痴地说道。
“是啊,这两年,严董变了好多”
 
听见他们对话的严谨脸彻底黑了,这个严少涵果然披着自己的皮到处招惹桃花散发荷尔蒙啊。还有,什么叫他们父子关系很好啊?这是什么意思啊?他只是讨厌外面的食物将严少涵当成家庭厨师而已!
该死的女人,长大了一定要把她们炒了!
最后,严谨还是跟随了严少涵打算跟着他出席楚家的年底酒会,他的人生现在无聊到爆了,严少涵打算将他送到学校上学被他拒绝了,他不想和一群小鬼混一起,这样有损他的智商,自己现在的身板也不能办公,又没朋友所以只能巴着严少涵,严少涵走到哪他就跟到哪。他倒想看看严少涵这个老狐狸会怎么做。他更想看看楚宝冬是个什么样的人?是不是和眼前这个一样到处会招惹桃花乱散发荷尔蒙的男人。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请多多指教。
 
 
 
 
第2章 第二章:遇见·酒会(上)
年底,金恩医疗器械有限公司总经理楚城都会宴请商业上的伙伴到酒会现场,出席酒会都是为了交际圈而来。常常混在酒会圈子的人都知道在这里你有机会谈下一笔生意给自己的道路又打开了一条路,所以很少会有人拒绝来往。
即使是那些集团公司,集团董事和总经理即使不来也会派一个代表过来。这是每年的惯列。今年,金恩医疗器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恩)总经理楚城也给中际国际海运集团(以下简称中际)公司董事长严少涵发了邀请函,他对这位商业巨子闻名整个商道的传奇人物的到来不抱任何希望。每一年,中际都会派出一个人前来。楚城都已经习惯了。今天他要宣布一件重要的事情,他请来媒体界的朋友已经到场。这几天,新闻报道上一定是他们金恩独占鳌头。明年,他们金恩的海外市场要扩大。所以今天的酒会对金恩来说极其重要。
 
楚家二子楚宝冬在酒会现场不起眼的角落里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切,要不是头上挂着楚姓,他一点都不想来到这样的酒会。他知道父亲会对现场的人宣布什么事,这样的事情他接受不了,也很闹心。他明明是正式所生的儿子闹得好像他是外人小三生的儿子一样。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忍耐着。如果父亲真的不看在母亲的颜面上,不看在他们还有父子之情的话,他总有一天会找机会离开家族企业自立门户。
楚宝冬眼睛放在跟在楚城身边的楚天晨和楚天凡,他们才像是真正的一宝人,而自己像个多余的人似的。楚宝冬拿起酒喝了一口将心口的郁闷压下去。
“一个人么?”一个男人拿着酒走到楚宝冬的身边,这个男人楚宝冬认得。是古文里,本市房地产商老总。一个房地产商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楚宝冬是知道的,这是楚城的普遍撒网谁都不想漏过。这楚城也是真有本事的,副市长也出来露一面表示支持本地企业给他一块牌匾给他一个什么民营企业家称号。
但这些都和楚宝冬没有任何关系,因为继承这些东西的人不会是他。
楚宝冬不想和古文里纠缠,这个男人身材高大,挡住了自己的视线。楚宝冬才一米八,身材也比较消瘦,这古文里完全将他笼罩,他微微移动身体避开这种被人压制住的感觉。
“古总。”楚宝冬点头算是招呼了一声,不想与之纠缠。
古文里一笑:“别这么冷漠,宝冬。我们难得见上一面。你忘了,叫我文里。”
“我不懂古总的意思,失陪了。”楚宝冬心里冷笑,他不知道古文里是什么意思。虽然在商业场合上见过几次面,却完全没有任何交集。这个男人莫名其妙自来熟,有什么目的?自己身上可什么都没有。他要打主意,算是打错如意算盘了。楚天晨和楚天凡才是继承金恩的人,他不是。他要自立门户肯定会被楚城净身出户。他对楚城已经完全失望了,没想到他会这么偏心到这个程度。还好,自己早就知道了真相,自己还能扛得住,还能忍受。自己已经不是十多岁什么事情都想要问个“为什么”的毛头小子了。
“宝冬,别走。陪我喝一杯。”古文里想抓住楚宝冬,楚宝冬眼神一厉冷声道:“古总请自重!”
“严董来了!”身边忽然发出几声失礼的尖叫。
“哪个严董?”
“中际中际国际海运集团公司董事长严少涵严董!”
这一声将古文里吸引了过去,楚宝冬松了一口气,他实在是不想在这种场合作出失礼的事情。
“真的是严少涵!”
楚宝冬周身空了一大块,宴会现场所有的人全部往门口聚集去。
严少涵?那个传说中的人物?楚宝冬留在原地没动,他看着楚城、楚天晨、楚天凡迎上去。楚城和楚天凡还有继母叶诗璇脸上的表情尤其激动。而他那个所谓的大哥楚天晨脸上依旧让人看不懂。记者手中的闪光点更是没有停过。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