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一生未尽 作者:老蹭

字体:[ ]

 
备注:
     非传统重生文一篇。
 
 
☆、楔子
 
  梅雨天气持续了将近一个礼拜。
  姜宸独自一人挺立窗前,脸色比这雨天更阴郁几分。我窝在沙发上,揽住抱枕蜷缩成一团,偶尔偷瞄他不苟言笑的脸。
  雨点被风吹打在玻璃上,“啪啪”直响,他本就耐性无多,这时终於回过头看我。
  “你真的记不起来了?一点也记不起来?”
  他绷住脸,眉心紧蹙,一副吃人的表情。起初我还有些惊惧,经过一个礼拜的相处,我了解到那是他情绪不佳时惯有的表情,对我不构成任何威胁。
  “对不起……”我瘪嘴,微微抖动起下巴,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见状,他即刻冲过来拥我入怀,拍著我的脑袋宽慰道:“没事,想不起来算了,只要你平安。”
  我又小小声试探他:“我可以离开了吗?”
  “不行!”他斩钉截铁。
  我故意惊得一抖。他烦乱起身,绕著沙发来来回回走几圈,不时停下来,张嘴,没想到要说什麽,又继续转圈。
  “咚、咚。”
  敲门声适时响起,他看我一眼,理了理头发,朝门的方向走去。
  门口候著三人,两人守卫,一人刚刚前来。
  我往沙发另一侧挪两下,探头张望。由於姜宸高大身躯的阻挡,我只听见有人恭谨道:“二少爷……”
  话才开头,姜宸立刻抬手示意他收声,接著扭头望向我,牵动嘴角:“等我。”
  我看著他,乖乖点头,而後移开视线盯住地上的棉布拖鞋。他合上门,随那人走远了。
作家的话:
开场
 
 
 
 
☆、Chapter 1
 
  我本是S市人,自幼遭父母遗弃。祖父将我养到14岁,就此撒手人寰。初中毕业後,承蒙某位恩师的资助,我顺利考入本市一所颇负盛名的戏曲学院。
  七年学艺生涯异常艰辛,好不容易盼到了假期,我约一帮朋友到山上蹦极,怎料有去无回。
  某天,当我自昏迷中苏醒,我便已不再是我。
  
  根据短时间收集的有限信息,我得知我现在这副身体的原主人名叫徐晓,是姜宸的同性恋人,因一场“意外”事故丧失性命。
  对於重生,我有过震惊,但更多的是庆幸。上天待我不薄,不仅赐予我第二次生命,还附赠一个英姿飒爽、帅到掉渣的男友。要知道,做GAY不易,做名戏曲学院的GAY实属不易。除了寥寥无几的假期,我鲜少与外界接触。满园水灵灵的青少年,又只看得见吃不著,学院的制度和师长的彪悍程度绝不容小觑。
  然而我的欣喜没能维持多久便消磨殆尽,姜宸以保护之名施行的监禁,使我转喜为悲。和他为数不多的几次对话中,我认识到一个不太乐观的事实:与其说徐晓和姜宸是恋人关系,不如说是从属,两者的地位明显不对等。而且,姜宸的身份明摆著不简单,假如我继续老老实实地陪在他身边,那麽我下半辈子的自由绝对堪忧。我向来不喜束缚,进戏曲学院是为讨生活,没办法的事,但,既然我重获新生,我没有任何理由亏待自己。
  
  床头柜和书架上各有几副他俩的合照,照片里的徐晓意外地与原来的我很有几分相似,仅止於容貌。站在高大英俊的姜宸身旁,他笑容恬静,是那种里里外外干净、通透的人。两人相貌并不十分相称,爱却能填补所有缺憾,但如今这份爱已然随他去了。
  “唉……”
  我趴在宽大的床铺上翻阅旧相簿,那些我未曾经历过的往事仿佛历历在目。虽然我并不是个多愁善感的人,翻看著一张张被相机定格的回忆瞬间,也禁不住叹惜。这远比某些抢劫人眼泪的悲剧真实多了!
  姜宸貌似公务繁忙,外出的次数盖过回家。大多数时候,我一个人宅在家里。悠闲的日子过惯了,从前练唱的功底基本荒废。所幸他没把网络切了,每天上上网,看看动漫、小说,我不至於闷得发慌。
  门口守卫每隔6小时换一次班,安全问题很有保障,想逃出去也实属不易。我早已打消一走了之的念头,未来的事说不准,急不得。
  正想著,隐隐听闻脚步声,由远及近。我熄掉台灯,将相册往枕头底下一塞,更换了个舒适的侧卧姿势,闭眼假寐。
  与此同时,门外守卫恭敬道:“二少爷。”
  尔後姜宸开门入室,见屋里熄了灯,他刻意放轻脚步,似乎不愿吵醒我。一阵窸窸窣窣过後,他动作轻缓地爬上床,挨著我睡下。
  午夜静寂,窗外几声蝉鸣,他的呼吸尤为轻浅。若不是他投注在我身上的视线过於热切,还真以为他睡著了。我不敢乱动,保持同一个姿势,久而久之,身体渐渐地变得有些僵硬,睡意尽退。这时,一只大手倏忽搭上了我的肩膀,我反射性伸手一拍,铆足了劲儿。
  他低沈地笑了笑,说:“原来你没睡。”
  我翻过身面朝他,张嘴打了个呵欠:“我梦见咸猪手了,才醒。”
  他瞅著我,没再搭话,好在夜够黑,应该看不清楚我脸上尴尬的表情,我小声对他说:“过去的一切我全忘了,或许永远记不起来也说不定……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们从头开始?”
  ──而现在只是陌生人,我对他没甚感觉,即使拿枪指著也逼不出分毫。
  他依旧沈默,盯著我看了老半天,直到我实在扛不住了,才听他开口道:“那好。”
  我松了口气,阖上眼睛准备入眠。他又说:“你不是一直想出门走走麽?明天我带你去见个人。”
  “什麽人?”出於好奇,我睁大眼睛问他。
  “救你一命的人……那小子虽说不大中用,但关键时刻要不是他为你挡掉几枪,恐怕我真要失去你了。”
  有这回事?!我心想,结果徐晓还是难逃一死,这人何其悲催,值得探望。
  “他现在状况怎样?”
  “前几天刚醒,已经脱离危险期。”
  “噢。”
  我翻了个身,打算继续睡觉。谁知道他又贴过来,双手紧箍住我,令人动弹不得。
  “放开,我难受。”
  “让我抱一下。”
  “……”
  
  翌日清早,由保镖驾车护送我们前往位於K市中心区的私家病院。
  车内空间极为宽敞,我和姜宸并排坐在车後座,中间空出一人的位置。我头靠窗,一面观赏窗外景色,一面用眼角余光偷瞄身侧闭目养神的姜宸。平日他都是一身笔挺西装,今天改换休闲装扮,瞧著年轻了好几岁,倘若忽略掉他那紧皱得足以夹死蚊子的眉心,整个人简直完美到天理难容。仿佛是响应我心中的慨叹,一时间天雷滚滚,大雨倾盆。
  “这鬼天气,看得人心烦。”他用手指掐揉眉心,眼下泛著淡淡的青黑。
  谁叫他昨晚不依不饶地抱著我睡,结果一夜无眠,我倒是好梦连连。
  “这地方偏僻,貌似还有段路程,要不你先睡会儿?”我掏出随身携带的护颈枕,往右边一扔。
  他接住,握在手里捏了捏,笑道:“我用不惯这个,借你的肩膀给我。”
  “行呐~”
  我答得挺爽快,可等他靠上我的肩膀,将全副重量交由它担当的时候,我後悔了……
  
  大约四十多分锺的车程,在我的肩膀抵达极限之前,姜宸幽幽转醒。车子停在医院门口,两个保镖迅速下车打开车门,我跟随姜宸挪了出去。右边肩膀酸痛、发麻,导致我走路有点偏驼,这副身体不比从前,缺炼。
  “需要我搀著?”他看我行动迟缓,停下脚步等我跟上。
  “别,我是来探病的,不是看病。”
  我紧走几步跟上前,与他并肩同行。
  
  搭乘电梯至六楼,直走、左拐第一间房便是此行的目的地。这一层的病房均是单人病房,我们进门的时候,一个少年模样的人倚靠在雪白的病床上,聚精会神地翻看著手中的小说,完全没注意到有人来访。
  “咳。”姜宸干咳一声,走过去拿掉他手上的书本,一瞥封面,“百鬼夜行……这麽快就有精神看书了?你明天干脆收拾出院好了。”
  “大、大哥……”他愣了愣,而後手足无措,眼巴巴望著被姜宸随手摆弄的小说,欲抢而不能的样子。
  我走到近前,待看清那人的长相,心里“咯蹬”一下,话说「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我下意识抬手摸向自己的脸庞,想起早不是原先的样子,稍稍放宽心。
  “宸,把书还给人家吧。”
  小说应声坠地,姜宸诧异地看向我,眼中满布惊喜:“你刚才叫我什麽?!你是不是……”
  “没有。”我打断他的话,顺便弯腰捡起地上的小说递还给病人,“貌似这个称呼也不怎麽特别吧?亲爱的你想太多了。”
  “谢谢。”少年咧嘴一笑,露出两颗尖尖的虎牙,灵动的大眼睛眯成两轮弯弯的新月,脸颊肉肉的,隐约有个酒涡,相当欠掐。
  我忍住揉捏他的冲动,心想:你丫明明比我老,却仍是如此这般少年无知、单蠢可爱,这也就算了,为毛“少年”你老人家偏偏要混无间道啊……不欠虐欠的是什麽?
  可以肯定的是,此刻坐於病床之上再度陷进故事情节的人,正是我的中学同学──苏晓。他们苏家世代为警,听说他自小父母离异,母亲改嫁他人後,不知是否出於情伤,父亲不久便因公殉职了。他原本比我高一届,後来因为搬家的缘故留级一年,成了我的同班同学。最初我们确实只是单纯的同学关系,彼此之间算不得熟络,然而我对他的印象却十分深刻。那时他个头矮小,怎麽看也不像留级生,搁人堆里反而特别显眼。
  历届校运会上,他唯一报名参加的项目就是1500M耐力跑,记得每次决赛他都被其他选手甩在脑後,渐渐的距离越拉越大,直到别人结束比赛,观众散场回家了,他还在坚持不懈地跑啊跑、喘啊喘……
  有一回,他还没跑完全程就直接晕菜了,是我和一位体育老师送他去的医务室。他像现在这样躺在纯白色的病床上,面容苍白,眼中有我看不懂的执著……
  
  “可以重新认识你吗?过去的事我刚好忘了。”我将手伸到他眼下,阻隔了他专注於字里行间的视线。
  “啊?”他反应迟钝地抬起头,怔怔盯了我一会儿方才醒悟,忙握住我的手左摇右晃,“哦、哦!许晓,我的名字。”
  “咦,具体是哪两个字?”
  “许仙的许,晓风残月的晓。”
  “这麽巧!虽然姓氏不同,但念起来同音,你和我可算是同名同姓了。”起这名字的用意很是微妙,也不晓得谁给他出的主意,反正铁定不是他自己。
  “啊?真的假的?!”他震惊的表情异常真实,不认识他的人看不出他是否伪装,认识他的人不认为他有所伪装。
  这麽说,他连自己抵命相救的人是毛都没搞清楚,就挺身而出──於是这只是场意外麽……为求证实,我狐疑地望向姜宸。他双手插袋,倚墙而立,回我一个耐人寻味的微笑。
作家的话:
作家话很少,敬请看文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