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天降大任之有何用 作者:秋至水

字体:[ ]

 
 
  序
  
  当穿越成为一种流行的时候,没什麽不能够穿越的,没准你一不小心脚踩西瓜皮,一个滑步就这麽穿越了。
  游何庸,经常被人戏叫为有何用,但是他并不在意,因为他觉得自己很有用:第一,在人才济济的中文系里他依旧是众人瞩目的高材生;第二,在歪瓜裂枣的中文系男生衬托之下,他这张长得尚可的脸一下子就越级成为了帅哥级别。
  夏日炎炎,西瓜自然是解暑的圣品,游何庸拿著西瓜站在食堂的门口,看了看对面的操场,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再看看天上的烈日,整张脸不禁就垮了下来。老实说,他很仇视将长跑这一运动作为当代大学生必考项目之一的那个家夥,自己喜欢跑步也不要拿出来坑人嘛!在这麽热的天去考长跑,跑得像一只狗一样地在那里狼狈至极地吐著舌头大喘著,实在是对他这个中文系第一帅哥的污辱。像他这样仙风道骨的文人怎麽能做出这麽不符合形象的举动来呢?他应该吹著冷气,听著古典音乐,吟诗作对才是!
  游何庸忿忿地啃了两口手中的西瓜,随手便将西瓜皮扔到了一边的垃圾桶,就朝前迈出了雄赳赳气昂昂的第一步,打算朝著自己的战场──操场走去。
  “同学小心──”
  只是游何庸还来不及小心,他的脚就踩上了从垃圾桶的边缘掉落下来的西瓜皮,顺势往前面一滑──那一瞬间的速度居然超越了光速,他也在那一刻实践了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在那一刹那,他身边的景物在瞬间的缩小变年轻,他甚至看到了自己已经去世的爷爷从坟墓里爬出来,并且由老人变成了婴孩!而在下一个瞬间,他感觉到了一道强烈并刺眼的光芒,眼睛一闭,浑身只觉得一阵割痛,等到他能够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只感到一阵寒风当面袭来,猛打了一个喷嚏,陡然睁开眼睛,他惊地朝後退了两步,这是什麽地方!
  他瞪大了眼睛,震惊地打量著四方,一群穿著奇特的人将他团团围住,这些人的身材相当高大,长相也有些古怪,眼睛和头发的颜色不是一般人所有的,衣服的风格则介於古希腊和中国唐代之间,看他的眼神也十分奇怪……
  突然,他眼前一亮,一个修长而英挺的男人站在他的正对面──当然关键不是这个男人,而是这个男人的身边站了一个身材高挑、胸大腰细、五官妖豔的美女!哇!这女人正得就连A*女优都比不上!他当下就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口水不禁往下一流──
  而看到美女慢慢地朝自己走来的时候,他更是无比地兴奋,游何庸立刻高挺起胸来,骄傲地看著美女,虽然还没有搞清状况,但是没有看过猪走路也吃过猪肉,没有穿越过也看过穿越文,他立刻明白到自己是穿越了!穿越到了一个远落後於他所在的文明世界的奇特世界,而在这个落後而愚昧的世界里,他将成为救世主,然後抱得美人归!
  一想到这一点,游何庸笑得眼睛都快睁不开了,看吧!现在美人就朝他走来了,是不是要对他示爱呢?吐露对他的爱慕之心,并将他视为神一样地侍奉著?
  只是他没有注意到,和美人一起走近他的还有那位原本就站在美人身边的帅哥和一个矮小的老头。
  圣子焯皱眉看著眼前这个不断傻笑甚至嘴角还挂著一丝口水的游何庸,回头问了身边的长老一声:“长老,你确定是这人?”
  “族长,没错了,从天而降,就是他了!”长老笑嘻嘻地道。
  “族长……你确定?”一边的紫冥有些厌恶地看了一眼游何庸,这男人看她的眼神和那些色欲熏心的白痴没有什麽区别,族长真的要和这个男人……这个男人真的是天神选出来的人吗?
  圣子焯再看了一眼游何庸,皱著的眉头是怎麽样也无法展开了,过了半天回了紫冥四个字:“先看看吧……”
  他走上前,算是礼节性地简单地行了一个礼,开口道:“欢迎你来到圣族。”
  “呵呵……”游何庸傻傻笑了一下,突然他惊地瞪向眼前的圣子焯,他……他们刚刚在说什麽?!为什麽他是一个字也听不懂!
  
  
  1
  
  圣子焯见游何庸傻愣在那里,他的眉头又微蹙了一下,耐著性子又简单地行了一个礼,道:“欢迎来到圣族。”
  “你好……Hello……こんにちは……”游何庸擦了额头一滴汗,把自己会的语言都说了一遍,他还抱著某种希望……也许对方能用其中的一种语言和自己交谈。
  圣子焯的眉头更加深皱起来,过了半天,他确定地开口道:“你不会说这里的话,也听不懂。”
  游何庸怔怔地看著圣子焯又动了动的嘴,一分锺以後,他十分肯定对方讲的话没有任何一个字是在他听得懂的范围内的!换言之,他这个救世主根本就没有办法和他们交流!更没有办法和他的美女交流!不──不是吧!那漫画和书里不都是顺口一来就是交流无障碍吗!怎麽到了他这首先不是如何指点江山,而是语言障碍!
  他顿生了无力感,不过他很快就打起了精神,不要紧!“天将降大任於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这是他通往救世主的必经之路,语言不通算什麽!他就不信他堂堂中文系的高材生不能克服如此简单的问题!相信以他天才的智慧三天就能搞定!嘿嘿!美人不要著急!他们马上就能沟通了!
  圣子焯看著他突然又兴奋起来,眉头皱得一双剑眉全然靠在了一起,这个人真的是天神选出来的人吗?还是说只要是异界的人就可以……“大长老,可以换人吗?”
  大长老轻咳了一声,道:“咳,族长,此人虽然相貌一般,身板不够强健,看上去也不够聪明,但是他毕竟是天定之人,不是说换就能够换的……族长,他既是天定之人,必有其长处,只是我们现在看不出来罢了,相处久了应该就能发现他的过人之处……咳……”
  “族长……长老……你确定吗?”紫冥再次感受到游何庸投来的色狼目光,有些凉飕飕的。
  圣子焯只是无奈地笑了笑,道:“再说吧,先让他学会我们这里的话再说。”
  三天游何庸真的能学会这里的话吗?
  答案显然是……不可能的!
  “拜托!不要再讲了!你们这是什麽破发音啊!完全不符合人类的发音器官嘛!”游何庸在被折磨了三天之後,终於受不了地发出怒吼,这是人类的语言吗!这个发音简直是要把舌头打个结才能发出来!
  而他对面负责教导他语言的林长老只是面无表情地看著他,他是族中的三大长老之一,也是学识长老,所以负责了游何庸的语言课程,不过这个学生……不是他看不起他,实在他认为他不是块好料,虽然不能算得上是极品白痴,但是也绝对称不上聪明!再看看他此刻这傻样,他真的有些开始担心起来,如果他是天定之人,那麽……他不禁擦了一把冷汗,应该不至於如此,毕竟他们家族长的血统是十分优良的!
  “林长老,他的进展如何?”林长老正擦著冷汗,突然听到大长老的声音,猛一抬头,就看到大长老站在那里,他站起身一把拉过大长老道:“我说大长老,为什麽非要教他说话?反正那种事情也不需要什麽言语交流!”
  大长老摸了一把小山羊胡,道:“不是我让他学,是族长让他学,你就当是给点时间让族长做做心理准备吧……毕竟对方……咳……”
  林长老担忧地看了一眼有气无力趴在书桌之上的游何庸,小声地道:“我怕时间拖得越长,族长越不肯……我要是族长我也不肯……”
  “咳……林长老你可不能说这样的话来动摇族长的决心,这不仅仅是族长的个人问题,更关系著我一族的昌盛问题。”大长老拽了拽林长老,接著道,“你就随便教教吧,族长那边我去劝。”
  “也只好如此了。”林长老叹道,看著大长老离去的背影再看向如一滩烂泥的游何庸不禁无奈地摇了摇头。
  “林长老,如何?”大长老前脚才走,却没有想到紫冥後脚便跟著来了。原本正趴在那里的游何庸听到这个娇豔的女声之後,猛地便振作了起来,他朝後一看,果然就看到了紫冥那对傲人的双峰,当下他便站起身,朝著紫冥眉开眼笑道:“你是来看我的吗?那天见面都没有自我介绍,我来说一下,我叫游何庸,你叫我何庸就可以了。”
  紫冥睨了一眼游何庸,叹道:“看来是不需要问了。”
  游何庸立刻意识到自己和紫冥之间的无法沟通问题,他忘记了他听不懂美人语,美女也听不懂他在说什麽,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悲哀莫过於有个爱慕你的美女站在你的面前,你却无法和她谈情说爱!(喂喂,游同学,你哪只眼睛看到对方爱慕你了?)
  好!他下定决心了!游何庸上前一把握住紫冥的双手,道:“你等著我!我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学会你们的语言的!”
  “呵呵,看来你很喜欢我。”被握著双手的紫冥微微一愣,随即笑了开来,她突然拉过比自己高了一点的游何庸,出乎意料地便在游何庸的唇上轻轻一吻。
  
  
  2
  
  游何庸傻傻地看著豔笑地抱著自己的紫冥,他微微一低头对上的就是那雪白的胸脯,之间一道性感的乳沟若隐若现在他的面前,他只觉得一股热血冲上了脑袋,鼻腔内一股炽热,两道热血就喷了出来!
  突然感觉到有液体滴落在自己身上,紫冥惊吓地朝後跳了一大步,难以置信地瞪视著胸前那两滴红血,这──这个家夥居然!
  游何庸傻乎乎地看了一眼紫冥,傻乐著往後一仰,就听到“乓──”的一声,居然就这麽砸到地面晕了过去!
  紫冥和林长老的脸当下就黑了大半,这……这家夥──他们对他没有任何语言!
  “族长!我知道您在看著,难道您……您真的要……这家夥──”紫冥略带哭腔地吼道,她实在难以接受这麽个好色无用之徒玷污她神圣的族长!
  “紫冥姑娘你不能这麽说……”林长老擦了一把汗,小心翼翼地瞄向门外,虽然看不到人影,但是却能感受到圣子焯的气息,族长是何许人?他既隐藏了气息隐身在那里不愿被他们看到,他们是绝对无法感受到的,只能说明此刻圣子焯是气得难以克制而将气息外漏了……他瞄了一眼地上的游何庸,虽然他也不喜欢这人,但是……然而……一切为了圣族,他要好好劝劝族长!“族长,其实这家夥蠢钝如此反而对我们有好处些……”
  “怎麽说?”明明空无一物的空气之中居然突然走出一个人影,那人影便是圣子焯,在这个世界里所谓的圣族并不是普通的凡人,他们是神的後裔,拥有凡人所没有的力量,他们的族长更是族中最强大者,而族长的妻子为了保证後代的强大也是由天神选出来的,但是现在拥有族长妻子印记的女人并不存在,所以他们不得不靠古老而古怪的方式来生育下一代族长,只是就算依靠那古怪的方式──目前的状况依然不容乐观,暂且不管他的意愿如何,就眼前这一位──
  圣子焯斜睨了面上挂著两条鼻血傻笑地晕在那里的游何庸,他很怀疑要是他的子孙体内流有这一位的血统会不会也是个傻子──一个拥有超强能力的傻子的存在,也许是件很可怕的事情!
  “咳……”林长老不知什麽时候也开始学大长老咳了一声,思考了半天,慢悠悠地道:“此人虽然一看便知脚底虚而无力,色不厉而内荏,脑袋空而色心重,总而言之,就是一个百无一用的废物,然而他对於我们最大的好处也恰恰就在於他是个废物。”
  圣子焯挑了挑眉毛,示意林长老接著说下去。林长老再看了一眼还没有醒过来的游何庸,又咳了一声才接著道:“我们的目的无非是要借他传宗接代,只要他四肢健全身体还算健康,作为男人的那一部分也很完整就完全没有问题了,他笨一些反而好利用一些,他既然不懂我们的语言,自然不知道我们拿他干什麽,用完了就处理掉他也不会有什麽不利於我们的举动,就算是把他给杀了,搞不好临死之前,他还在那傻笑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