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荡气回程(凤于九天之八) 作者:风弄

字体:[ ]

 
      文案: 
 
      离开东凡之后,容恬凤鸣一行的回国之路,在各国并起明争暗斗之中展开。 
 
      博间与离国一向不合,妙光却竟要下嫁博间?失踪许久的繁佳三公主,与她的情人博陵竟出现在媚姬的住处,甚至绑架了凤鸣? 
 
      最离奇的,是凤鸣身体的原主人──安荷的亲生父母竟然出现了! 
 
      一个是纵横十一国的剑术大家,另一个则是性情乖僻的用毒高手……两个都不是常人惹得起的可怕人物。 
 
      不幸卷入夫妻恩怨而身中「情人血」的容恬,面对心爱的凤鸣,有办法守得住「中毒者不能和自己心爱的人肌肤相亲」的可怕毒性吗? 
 
 
 
 
 
      第一章 
 
 
 
      博间边境城市,含归。 
 
 
 
      春回大地。 
 
      休息了一季的商人们再度出发,被严冬阻碍的商业贸易逐渐恢复兴旺,每天都有商队络绎不绝地进出城门。 
 
      这天,含归城门的草地上却响起一阵阵不满声。 
 
      已是日上三竿。 
 
      「咦?」 
 
      「怎么回事?」 
 
      「今天是怎么了?城门怎么还不开啊?」 
 
      打算进程的平民和商队,都不解地看着紧闭的城门。 
 
      「都什么时候了?」 
 
      「官兵大爷睡过了头吧?」 
 
      「别瞎猜。」 
 
      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一个商人打扮的年轻人扯住一位老翁,恭敬地问:「这位大叔,我第一次走南货,请问一下,城门什么时候能开啊?」 
 
      「要是往常,早就开了。」老翁一脸焦虑,伸长脖子看着城门,喃喃道:「我还答应了宏大老爷今天晌午之前把蚕丝送到呢。这下糟了。」 
 
      一日之计在于晨,现在可好,经商的,借道过境永殷的,进城购买丝绸的,都被关在这厚厚的城门外。也怨不得众人怒气沸腾。 
 
      正嚷嚷,忽然听见有人喊:「门开了!」 
 
      果然,厚重的城门略略晃动了一下,众多期待的目光下,城门发出吱吱的声音,被推开一道小缝。缝隙越开越大,从中间涌出两队每天都可以在城门上看见的守城兵。 
 
      「进城啰!」急着办自己事的人一起向大门的关卡处挤过去。 
 
      那老翁也抹了额上的汗,看看天上的太阳,放心道:「还好,应该能及时送到。」 
 
      「别挤!别挤!」兵队长的大嗓门从人群中传出来:「都给我退回去!现在不许进城!」 
 
      众人愕然。 
 
      「为什么?」 
 
      「长官,我赶着去买药呢,我老婆病了。」 
 
      「还不许进啊?」 
 
      兵队长被人们围得几乎闷不过气来,招来几个手下,抽出兵刃向周围划个半圆。人群中 传出几声惊叫,众人呼啦啦退开一片空地。 
 
      「现在不许进城。」兵队长不耐烦地摆手:「要进城的都到一边等着,别挡路。你,还有宋德,带着一队人,把城门洗刷一下。快!快!别磨蹭!」 
 
      「长官,」商人小心翼翼地凑前:「我们什么时候能进城?」 
 
      「给你进的时候就能进。走开!别阻着官爷干事!来人!都干什么去了?把这些人赶到一边去,别挡着。」兵队长一声吆喝,又有两队守城兵从城门边缘小跑过来,挥着兵刃,将众人驱赶到一边的绿地上去。 
 
 
 
 
 
 
      众人面面相觑。 
 
      「怎么回事?」 
 
      「真倒霉。」 
 
      「谁知道?等吧。」 
 
      官字两个口,平民怎么敢作声。小百姓们只好无精打采地继续等待。 
 
      四五队商队也同样被阻挡在城门外。这些走南闯北的人见惯了风浪,并没有为这些小事而不安。拖延了生意,皱一下眉头也就算了。横竖是要等,便纷纷从马上或者马车上下来,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做生意的机会。 
 
 
      周游列国的商人们刚好三三两两聚在一起,交换最近的新闻。因为处于城门受到官兵守卫的安全地带,各队中负责保护货物的壮硕大汉们也放松下来,大伙聚拢了大肆商量进城后难得的夜间玩乐节目。更有精明干练的老板,趁机将货物拆卸下来,摊开一地:「朴戎的铜镜!宴亭的烟枪!一等一的好货色哦,过来看看。」 
 
 
      一轮此起彼伏的吆喝后,绿草葱葱的城门郊野,俨然成了热闹的小市场。 
 
 
 
 
 
      最远离热闹中心处,停着并不起眼的一辆商队马车,十几个保镖模样的汉子或远或近地守护在马车四周,马车后面本应该重点保护的一列货物,却只有两三个人在看守。 
 
 
      马车上的帘子,封得严严实实。 
 
      忽然间,帘子微动,从那下面探出了一颗灵活的脑袋来。长而浓密的睫毛下,是一双乌黑滚圆的大眼睛。 
 
      「哇,好热闹。商人们都聚在一起做买卖了。」 
 
      乌黑眼睛的主人还没有把一句话说完,蓦然惨叫一声,仿佛被什么狠狠扯了一把似的,尚未被人看清楚的脸已经消失在帘后。 
 
      谁能猜到,这辆只有区区十几个守卫的马车上坐的,正是有可能在将来主宰这整个世界的人──西雷容恬,和他最最心肝、刚刚从东凡救回来的鸣王。 
 
 
 
 
 
      「好疼……」马车内,凤鸣缩回脖子,不满地扭头往后一瞪,这个世界上敢随便拧西雷鸣王耳朵的人可不多。他揉着自己小巧的耳朵,嘟囔道:「我不过是看一眼。」 
 
      「关键时刻,看一眼也有可能招来凶险。」 
 
      凤鸣哼道:「容虎说了,过了含归,再走一天路程,我们就可以抵达博间和永殷交会的边境,只要进入永殷,我们就安全了。唉,容恬啊……」他忽然凑过去,压低声音,露出诡异的笑容。 
 
 
      「怎么?」 
 
      「外面有很多各国的商人。」 
 
      「嗯?」 
 
      「反正又是在城郊,我能不能……」 
 
      「不能。」话未说完,已经被容恬毫不犹豫地断然拒绝。 
 
      「可是……」 
 
      「可是什么?」容恬沉下脸:「离国和东凡的教训还不够?」他登基数年,王者气势有增无减,黑瞳一瞪,谁都会被吓出一身冷汗。 
 
      凤鸣没料到他如此严厉,整个人僵了僵,垂下眼睛半天不作声,郁郁坐在一旁,抓起银碗里的米粒,无聊地一粒一粒数着。 
 
      外面人声喧哗,分外衬得马车内沉闷得几乎使人窒息。 
 
      容恬静静看了一会手中书卷,暗中观察,只见凤鸣低着头,眼角不时小心翼翼偷瞥他一下,小脸上带着几分谨慎,越发显得可怜兮兮。忍不住叹息一声,扔了手里的书卷,往背垫靠下,勾勾指头,沉声道:「过来。」 
 
 
      凤鸣看他一眼,磨磨蹭蹭起身,到了他跟前,无精打采地不肯抬头。 
 
      「怎么不说话?」 
 
      「我错了,我不应该任性,我这样做很危险,会害死所有人……」最近被容恬教训的话都可以倒背如流了。 
 
      「凤鸣……」 
 
      「我总会犯这样的错误,是我不对,我应该克制自己,不要惹祸。」背书似的把自己的罪状背完,凤鸣才怯生生地抬眼瞄容恬一下。 
 
      容恬被他瞄得心里猛然发紧。 
 
      「为什么用这种眼光看我?」 
 
      「我……」凤鸣闷闷道:「容恬,你是不是对我很不满意?你是不是很讨厌我?」 
 
      「不满意?讨厌?」容恬的浓眉拧起来:「凤鸣,你怎么会这样想?」 
 
      凤鸣缩缩脖子,小声道:「你没有发现吗?你现在对我越来越凶,从前我们从繁佳回西雷,也是两个人藏在马车里,你从不会这样。」 
 
      太阳穴处神经紧抽两下,容恬举手揉揉眼角两端。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