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咫尺危影(凤于九天之九) 作者:风弄

字体:[ ]

 
      那侍卫被容恬抓得差点被过气去,忍着疼颤声道,“鸣王……鸣王他只是受了惊……”话音未落,身子一轻,已经被容恬放开。 
 
      等他呼吸平复下来时,容恬和烈儿匆忙的背影已经到了远处。 
 
      容恬赶回自己院中,门槛上依稀淌着鲜血。虽然只有几滴,但已足够让人心悸。三步当成两步闯进厅里,凤鸣的背影出现在眼帘内。 
 
      “凤鸣!”容恬低唤一声,大步迎上去,伸开双臂就搂。 
 
      烈儿大呼一声:“大王不要!”猛然纵身向前一扑,拖住容恬的后腰就往外拉。 
 
      容恬一怔,才想起情人血,顿时出了一身冷汗,知道两人差点就没了性命。此时放知情人血可恶之处,心里更加焦灼,站定了脚,急忙问,“凤鸣,你怎样了?快答我!” 
 
 
      凤鸣呆呆站着,凝视地上散落的鲜血,许久才抬起头,怅然若失道,“他叫我进去,本来好好的练剑,我在一边看。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剑尖忽然抖动不停,响起一种很可怕的声音。我还想奇怪剑尖为什么会响,容虎就发疯似的冲了进来。他一进来,萧纵他就……就……” 
 
 
      当时情况一定非常险恶,凤鸣说到这里,心有余悸,手垂在两腿侧,紧握成拳。 
 
      秋月等一直留在小院,比容恬更早得到消息,早就围在凤鸣身边。 
 
      烈儿最着急,一把扯住刚从后院小跑过来的军中大夫,连声问,“我哥怎样?伤得重吗?” 
 
      秋蓝眼睛一瞥,瞧见军中大夫扎起的双袖上满是鲜血,已有几分支持不住,脸色白得象纸一样。 
 
      秋月明白她的心事,低声道,“你进去看看,鸣王这里有我们呢。”轻轻推了秋蓝一下。 
 
      军中大夫也是刚刚被抓过来的,一到后院就看见床上躺着满身是血的容虎,一时也不敢下定论,刚要回答烈儿的话,猛然看见容恬在眼前,又赶紧去行礼。 
 
      容恬摆手道,“没时间罗嗦了,究竟伤得如何?” 
 
      “禀大王,目前正在止血,其他的……”军中大夫沉吟一会,“还不敢说。” 
 
      烈儿秋蓝等听了这个话,都心里大惊。 
 
      凤鸣推开前面挡住的人,赶前两步,“你这话什么意思?救不了吗?你一定要救活他!” 
 
      “凤鸣,你不要急。”容恬想抱又不能抱,想呵又不能呵,再掺杂上容虎不明朗的伤势,难受得无法言语,勉强对军中大夫用平和的声音道,“好好给本王医治。不管什么名贵药材,只要用得上,一律都用。你从今天开始,就住这里,日夜看护病人。” 
 
 
 
 
 
 
      烈儿忙道,“我留在这里看护,一定不出岔子。” 
 
      “不。”秋蓝到底比较稳重,虽然忧心忡忡,还是一边思量一边道,“容虎受伤,大王和鸣王身边更少不了你。女孩儿比较细心,我来看护容虎。只是这几天就要秋月秋星辛苦点,时时刻刻跟紧了鸣王。” 
 
 
      秋月秋星一口答应了。 
 
      秋月道,“你放心,这边我们姐妹照看,不会让鸣王出一丁点的事。”转身过来,看着凤鸣,凝重道,“鸣王,你下次再也不要到那个萧圣师那里去了。他脾气古怪,说杀人就杀人的。” 
 
 
      秋星拍拍胸口,动容道,“这个人真是个疯子,居然一声不吭,对着自己亲生儿子举剑就刺。” 
 
      提起萧纵,凤鸣脸色又是一黯。 
 
      “凤鸣?”容恬轻轻唤他一声。 
 
      凤鸣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看向容恬,挤出一个苦笑,“这是我咎由自取,故意去惹他的,没想到竟连累容虎……” 
 
      几人说话的时候,里外进出端水送药的侍从侍卫们流水般不断。秋蓝早随着军中大夫到后院去了。 
 
      众人都担心容虎伤势,不肯离去,干脆坐在客厅里等待音信。烈儿更是连连朝后院那边观望。 
 
      容恬瞧在眼里,对他说,“你过去看看。” 
 
      烈儿脸色微动,走了一步,又退了回来,摇头道,“秋蓝可以把他照顾好,我进去有什么用?”站在容恬和凤鸣中间,不再挪步。 
 
      大家都明白他的意思。 
 
      鸣王现在心情糟糕,极需安慰。 
 
      大王对这个模样的鸣王是最最没有抵抗力的。万一大王象刚才一样忘了情人血,去碰鸣王,那可怎么办? 
 
      虽然大家对容恬的自控力都颇有信心,但不怕一万,只怕万一…… 
 
      确实需要烈儿这样机敏的人在旁边才行。 
 
      所有人中,容恬最受煎熬。 
 
      亲信被师傅刺了一剑,在后院急救,生死未卜。 
 
      凤鸣遭了这么一劫,脸色灰白,看来不但受了惊,还另有一分伤感压抑在心底。平日那种活泼可爱的劲完全不见了,整个人失魂落魄的。 
 
      而他,原本最该好好安慰凤鸣的人,堂堂西雷王,居然连给心上人一个拥抱的能力都没有。 
 
      明明伸手就可以够得着…… 
 
      有生以来最大的挫败感,沉沉压在容恬心上。 
 
      众人心情沉重,一时都无语,送清水和纱布的侍女们似乎也知道他们的心境,从廊下经过时都踮起脚尖,连一声咳嗽也不闻。 
 
      忽然,一阵脚步声打破沉默。 
 
      “大王,”守在门外的是容恬亲卫队的人,进来禀道,“摇曳夫人求见。” 
 
      容恬浓眉一挑,“来得好快。” 
 
      这女人拿捏时间,倒真的十分厉害。 
 
      烈儿正为大哥担心,听见摇曳夫人来了,想起容虎被刺伤的事正是由摇曳夫人而起,大感厌恶,弯腰在容恬耳边道,“大王,这女人不怀好意。她上次来挑唆鸣王去惹萧纵,差点害鸣王没了性命。我去赶她走。” 
 
 
      容恬也为容虎之事气恼,不过他心上还悬着凤鸣和情人血的事,知道此时不宜意气用事,摇头道,“赶她走又有什么用?叫她进来。” 
 
      烈儿只好传令下去,“叫她进来。” 
 
      摇曳夫人体态轻柔,走路竟似毫无声响,不一会,窈窕身影出现在门外。她显然是极懂得打扮的人,身上不再是一色素白,反而换了一条长及脚踝的红裙,裙脚上坠着一圈黑色流苏,更添一分婀娜华丽的尊贵。 
 
 
      她进到厅中,美目轻转,已把容恬黑沉的脸色瞧个清楚,烈儿恶狠狠的瞪视更没有忽略,却一点惧意也没有,露出浅浅两个酒窝,柔声道,“今日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大王觉得如何?” 
 
 
      “觉得如何?”容恬坐在椅上,神目迥然,忽然抬手,指向坐在另一旁的凤鸣,厉声问,“凤鸣今日差点死在萧圣师剑下,请问夫人,你觉得如何?” 
 
      王者之怒,猛若雷霆。 
 
      容恬气势本来就强,一旦动怒,更是吓人。 
 
      烈儿等开始见他下令请摇曳夫人进来,态度谨慎平和,全没料得他见了人一开场就直接质问,顿时都是一惊。 
 
      摇曳夫人骤然见他杀气大盛,心里也微微吃惊,不过瞬间,又冷静下来,思索片刻,忽然掩嘴轻笑起来,后来越发笑不可抑,连头上金钗坠子也随着一起剧烈抖动。 
 
      容恬冷冷问,“夫人笑什么?”声音阴骘,显然真的动了真火。 
 
      摇曳夫人听他发问,猛地停下,笑容尽敛,也是一脸冷冰冰的表情,不屑道,“我笑你西雷王太过无知。你跟随萧郎学艺多年,竟不知道自己师傅的本事。他真要杀我的儿子,用得着下手前震剑长吟?会给机会让你的侍卫扑进屋里挡剑?你那名侍卫呢?听说还活着。哼,凭他一个小小侍卫,要不是萧郎手下留情,那一剑下能保住性命?可笑!” 
 
 
      她词锋凌厉更胜容恬,一通话劈头砸下来,也不理会容恬听后的反应,却移到凤鸣身边,犹豫了一会,纤纤玉指抚上凤鸣冰冷的额头,怜爱道,“我是笃定萧郎不会害你,才叫你去他面前的。今日如果你真的死了,我也不独活,立即自尽到地下向你赔罪。孩子,你娘是个没心没肝的坏女人,但我可从来没想过骗你去送死。就算用情人血害你,那毒也是有药可救的。” 
 
 
      容恬见她去碰凤鸣,早大惊失色,从椅上弹起来差点就冲了过来,及至听了她对凤鸣温声细语,才勉强克制住自己不要莽撞。 
 
      凤鸣心里对这个可算是自己目前的女人有无数种不同的滋味,又酸又涩,又苦又咸,听了她的话,抬眼瞅了她一下,暗想,我从小是孤儿,没有父母就是没有父母,这也罢了。安荷虽然有父母,却从小遭到遗弃,就算是养父养母,老容王送他入宫当太子替身,太后真正关心的只有容恬。这样比起来,似乎他比我更可怜。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