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飞流激湍(凤于九天之十) 作者:风弄

字体:[ ]

 
      第二十一章 
 
        正在此刻,烈儿的声音在帐外响起,”大王,叛将瞳剑悯带过来了。” 
 
        帐内三人都同时停止了争论。容恬对着帐门沉声喝道:”带他进来。” 
 
        帘门应声而揭,双手被束缚在身后的瞳剑悯被烈儿押了进来。凤鸣自从被鹿丹诱离西雷后,就没有再见过瞳剑悯,不由仔细打量。 
 
        这位昔日的西雷大将满面风霜,发丝凌乱,干涸的鲜血和泥土混合着,在战袍上留下一片一片黑黄的污渍。凤鸣在西雷的时候和瞳剑悯也算熟人,他第一次心惊胆颤地出使繁佳,还是瞳剑悯领兵护卫的,谁想到今日重逢,居然是这样一副凄惨落魄的画面? 
 
 
        ”跪下!”烈儿恼瞳剑悯背叛大王,往他膝后窝伸腿一踢,让他跪下。 
 
        ”烈儿。”容恬开口道。漆黑如星的眸子静静盯着自己往日的心腹大将,脸上平静无波,命烈儿道:”你把那边的椅子端过来,让他坐下。” 
 
        烈儿愣了愣,看容恬的脸色,又不像说笑,只好领命,真的搬了椅子过来,不甘不愿地放在瞳剑悯身后,粗声粗气道:”喂,坐吧。” 
 
        瞳剑悯表情出奇地平静,抬头看了容恬一眼,”败军之将,有什么资格安坐?我已经是阶下囚,你们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吧,不必犹豫。” 
 
        这人叛国背主,居然到现在还有一点风骨,凤鸣看了暗暗称奇,不由有几分佩服。 
 
        大将就是大将。 
 
        换了被俘的是瞳儿那个没骨气的小子,说不定早就跪下嚎啕大哭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看瞳剑悯这副打算慷慨献身的模样,要从他口里问出西雷都城的情况,恐怕就没那么容易了。 
 
        果然,瞳剑悯挺着胸膛道:”西雷王宫内,诸事我都清楚,都城兵力分布,防御措施变化,也都由我亲自着手安排。但要我泄露机密,毁我西雷都城,那绝不可能。” 
 
 
        烈儿冷笑道:”大言不惭。那天晚上你被大王擒住,剑锋抵着喉咙,还不是立即就把若言的去向乖乖供了出来,现在又充什么英雄?” 
 
        瞳剑悯回头瞅了烈儿一眼,露出鄙夷之色,”无知小儿。离国若言是我西雷宿敌,我恨不得所有憎恨他的人都知道他的去向,告知他的行踪,正好让你们这两群贼子打得你死我活。但要我告诉你们都城和大王的消息,那是做梦!” 
 
 
        ”逆贼!你领兵伏击大王,还敢口口声声提大王?大王就在你面前,我看你怎么狡辩?” 
 
        ”我西雷大王年轻有为,如今正在西雷王宫之中处理国事,怎么可能就在我面前?” 
 
        没想到瞳剑悯人老精神旺,受伤被俘后还中气十足,烈儿被他一句接一句,顶得怒火熊熊,两道秀眉差点倒竖起来,刚要破口大骂,一直没有作声的容恬忽然道:”烈儿,你先出去。” 
 
 
        ”大王,他……” 
 
        半句话还没有说完,容恬一记警告的眼神扫了过来。烈儿呼哧呼哧喘着粗气,狠狠瞪瞳剑悯一眼,只好从命出了帐篷。 
 
        帐内众人一时沉默。 
 
        瞳剑悯表态宁死不屈,容恬是背叛的大王,太后身份尊贵,这时候看来凤鸣最有立场当和事佬。他把背在身后的靠枕上挪了挪,坐起来一点,尽量让语气轻松温和一点,”瞳将军,今天请你过来,是想和将军做一番详谈。你身上有伤,不应久站,先坐下吧。” 
 
 
        瞳剑悯恍若未闻,根本理都不理。凤鸣大为尴尬,转头看看容恬。容恬咳嗽一声,”瞳剑悯,本王要你坐下。” 
 
        瞳剑悯双手后缚,犹自挺身站在帐中,不卑不亢应道:”本将瞳剑悯,是西雷大将,只听命于西雷王。别人命令不了我。”神色坚毅。 
 
        此人从前对容恬忠心耿耿,现在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居然来个三百六十度大转变,不但对篡位的瞳小子效忠,还把容恬完全视为陌路,真让人哭笑不得。 
 
        凤鸣和容恬对视一眼,都觉得有点头疼。 
 
        ”瞳剑悯,”静坐一旁的太后忽然开口,”你见到哀家,为何不行礼?” 
 
        她语气凛冽,连瞳剑悯听了也为之一愕。 
 
        太后沉下脸的时候,那分威严非寻常妇人可比,见瞳剑悯还没有动作,冷哼道:”哀家乃先王之妻,西雷之国母。就算瞳儿登基为王,见了哀家也要下跪行礼,你藐视哀家,是不把自己当作西雷的臣子了?” 
 
 
        ”这,我……” 
 
        ”不为人臣,不认国母,就是逆贼;身为逆贼,有什么面目在哀家面前猖狂?可叹你瞳家世代效忠西雷王族,竟会有你这样一个不孝子孙。哼,叛国渎祖,必遭横死,哀家看你将来还有什么脸面埋葬入瞳家墓园?” 
 
 
        太后不愧是太后,一番话咄咄逼人,立即把一顶”逆贼”的大帽子戴到瞳剑悯头上,听得瞳剑悯冷汗涔涔而下,挺直的胸膛好象充了气的橡胶圈被人刺了一针,当即瘪了小半。 
 
 
        他呆站半晌,竟被太后震得有点不知所措,脸上一阵白一阵红,终还是长叹一声,躬身行礼,”瞳剑悯拜见太后。” 
 
        太后在王宫里混了几十年,深懂摆架子要摆够本的道理,不冷不淡地”嗯”了一声,脸色稍稍缓和两分,吩咐道:”坐下说话。” 
 
        这一次,瞳剑悯乖乖坐下了。 
 
        容恬精明老道,当然知道全力配合,当即不再说话,把主导大权交给太后,自己则充当孝顺儿子的角色,亲自捧了一杯茶奉给太后。 
 
        太后安然接过,啜了一口,抬头盯着对面的帐帘良久,不知思索什么,徐徐道:”想当年祖宗浴血奋战,建立西雷王朝,瞳家一门三父子,追随先祖鞍前马后,被封为国之重臣,执掌国家兵权,并世代与我王族联姻,虽是君臣,也是亲人。提起瞳氏一门,十一国中谁不知道那是西雷的护国壁垒。”越说,语气越发温和,一边叹气,一边追忆,”昔日先王遭人暗算,弥留之际对哀家说,太子虽然年幼,但内有容王扶持太子,外有瞳剑悯保护王族,王后不必担忧。言犹在耳,你却对先王的儿子拔剑相向,怎让哀家不心生伤感?”言及先夫,太后眼圈渐红,一时触动情肠,两滴眼泪竟忍不住滑出眼眶,坠了下来。 
 
 
        瞳剑悯本来已经坐下,听了太后前面几句,已经动容,见堂堂国母居然落泪,好象无数毒蛇延血脉而上,同时在心窝狠狠噬咬,痛不可禁,猛然站起来,悲声道:”太后!我……我……” 
 
 
        扑通一声跪下,膝行到了太后脚下,仰头道:”先王对我瞳家大恩,不敢有片刻忘怀。瞳剑悯要是对西雷王族有一分叛逆之心,让苍天晴天劈雷,将我化成飞灰!” 
 
 
        凤鸣奇道:”你说瞳儿篡夺西雷王位,又领兵攻击容恬,这不是叛逆是什么?” 
 
        瞳剑悯转头瞪着凤鸣,目光居然异常凶狠,嘶声道:”瞳儿是西雷王族血脉,本来就有资格登基为王,这事连太后都早已心中有数,怎么是篡夺?” 
 
        凤鸣和他认识的时间不短,知道这个大将向来感情内敛,还从没见过他这种恶狠狠的目光,不由吓了一跳,缩缩脖子,又忍不住反驳:”瞳儿有资格登基为王,那也要等到容恬身后再说。哪有正牌大王还在那里,继承人就动手抢位子的?你是他亲叔叔,当然巴不得自己的侄儿早日登上王位。” 
 
 
        瞳剑悯青脸涨成紫红,竖发睁目,怒道:”要不是你怂恿容恬更改祖制,糟蹋为西雷世代效力的贵族官吏,事情怎么会到这个地步?容恬是先王之子,却无视先王成法,擅自变动西雷祖制,将先王留下的法则抛之脑后,这样的人,怎么能怨我们不背弃他?瞳剑悯所作所为,全是为了遵从先王意志,保护我西雷王朝。真正背叛西雷的人,不是我瞳剑悯,是他!”目光一移,停在容恬身上,好象钉子钉入了木板里一样。 
 
 
        凤鸣呆住。 
 
        这个表现,也太大义凛然了吧,不知道还以为容恬才是叛贼呢。 
 
        他被瞳剑悯这个”叛逆”的宣言唬得一愣一愣,不由自主又露出可爱的傻样,转头去看容恬,睁着无辜的眼睛问,”我怂恿你更改了西雷先王的法则……有这个事吗?” 
 
 
        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容恬耸耸肩,正要说话,太后叹了一声,低头对瞳剑悯道:”哀家知道你要说什么。算了,起来再说吧,这事也不能全怪你,大王确实有错。”自从太后去了西雷都城一次回来后,态度就颇为暧昧。对于眼前这个叛贼,似乎还非常体谅。 
 
 
        瞳剑悯本料必死,没想到太后温言细语,竟还说”大王确实有错”,就像屈打成招,就算变成冤死鬼的犯人骤然遇见了青天大人,那份激动心情没有任何语言可以形容,悲泣一声”太后”,一个没忍住,这素来威风凛凛不苟言笑的老将,居然像小孩子一样嚎啕大哭起来,双肩颤抖个不停。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