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爱恨烽烟(凤于九天之十五) 作者:风弄

字体:[ ]

 
文案:
在西雷卫士与萧家高手团的层层保护下,对凤鸣的保护似乎已经是固若金汤,
谁知不但遭遇了袭击,还几乎危及了凤鸣性命!?
而偷袭萧家船队的祸首,正是单林二王子贺狄!
容恬不在身边,敌人却已经攻破了船杀将过来,正在危急存亡之秋之时,
应该是敌人的一方却率先释出了“善意”!?
暗夜袭击,大船都快撞沉了,衣服上的血都还没干透,居然说是“好意”?
血流成河,几乎毁了整个萧家豪华船队的一战,居然说是“演习”?
骗鬼啊!
可递上来的两国友好合约,却偏偏看不出一点点破绽……
在邪佞王子的邪恶计划下,可怜的子岩,正一步步踏上被送入狼口的命运……
 
第一章
   
  夜。
  
   离国,天隐。
  
   颓败的城墙上长满了青苔。
  
   春天到了,可以嗅得到。
  
   此刻,天隐春季的夜晚,空气中除了有篝火燃烧时木料发出的霹雳霹雳声,还隐隐约约飘荡着野草抽芽的味道。
   
  王,看完了那封书信没有呢?
  
   思蔷坐在横亘在地的半边石块上,两条好看的腿挂在半空,偏过头,若有所思地看着不远处的王帐。
   
  事隔将近五十年,战火的洗礼依然在这个小城留有痕迹。这样杂草遍地,废墟横延的荒凉黑暗中,凭空多出象征着离国最高至尊的华丽王帐。熊熊的,红透半天的篝火,持着剑,表情冷酷的里里外外把守的离国精锐,和这个早成废墟的城市格格不入。
   
  这不合理的一切,都是为了那个声名赫赫的西雷鸣王。
  
  被神宠爱的人大概就是那样的吧,拥有的东西真多,据说西雷王爱他若狂,西雷的百姓也爱戴他,他的父亲是天下著名的大剑客,大富翁,即使是他的敌人,也对他有异样的敬重和向往;据说,离王曾经不惜一切代价要得到他,他却毫不留恋的逃了。
  
  鸣王,你的双掌,握满了多少东西啊……
  
  想要的,不想要的,在意的,不在意的,神都因为溺爱而全赐给了你。
  
  即使人在遥远的同国,却可以左右强悍的离王,让至高无上,不把世间任何事看在眼里的大王,为你舍弃都城金碧辉煌的王宫,心甘情愿守候在这么一个荒凉的小城。
  
  夜风偶尔吹来,钻出地面的小草发出摇曳时窣窣的轻微声音。
  
  思蔷举起手,按着额上被风拂得痒痒的几丝黑发,彷佛知道此刻心中的想法绝不可有所透露般,谨慎地垂下厚密双睫,不让他人看清楚自己的表情。
   
  其实,大可不必。
  
  轮到休息的人们正围这篝火享受难得的轻松。还在当值的侍卫们个个目不斜视,来往的侍从和从王宫中被调过来伺候离王的宫女忙于各自的差事,唯恐在大王前稍出差错。
  
  谁也没有空理会他这个娈童。
  
  虽然这段日子,他是唯一一个侍奉过大王过夜的人,不过,似乎每个人都清楚离王的处事方法,交媾只是抒解欲望的一种方式,至于用来发泄的身体,和一件顺眼的器具没什么不同,不值得花心思讨好逢迎。
  
  从前的主人说,只要可以讨好权贵,得到独宠,就可以为所欲为,拥有想要的一切。这个定律,对离王来说根本不管用吧。
  
  思蔷轻轻叹了叹,忍不住再次偏过头,看着王帐顶上的锐刺发呆。
  
  纯金制作的锐刺插在帐篷上,代表着离国最高王权,篝火的明亮被金属表面折射回来,在夜空中不时闪耀出红和金交错的光芒。
  
  “思蔷公子,大王召你进帐。”身后传来礼貌又疏远的声音。
  
  思蔷应了一声,跳下石块,快速朝王帐走去。
  
  帐外的侍从为他掀开帘门,花样清爽的缎织地毯铺满了整个王帐,衬出一派仅为王者可以享有的奢华。
  
  “大王,思蔷来了。”进了帐,立即恭敬地跪下,温顺地伏下腰,静待大王的吩咐。
  
  “过来。”
  
  隔着远远的上方,冷淡的两个字钻进耳里。思蔷乖巧地应了一声,移到离这个精明冷酷的男人脚边不足一尺的地方。
  
  帐内各个角落都点着烛。
  
  出门在外始终不比王宫,即使尊贵如最高统治者,所住的王帐也同时包含了处理政务和休息的功能,没有分割出单独的空间。面对帐门的正方,地毯上摆放着价值不菲的案几和各种书卷,另有小桌放置精致的杯皿食盆,后面挂着离王心爱的几件兵器,隔着两扇雕有蟠龙凹凸图的屏风,后面布置有软床,垂帘流苏,熏香炉旁,就是离王安寝的地方。
  
  若言将思蔷召了过来,却似乎没什么打算吩咐的事,让思蔷来到身边后,依然在看着手上的书信。深邃的眼睛默默扫视上面传递的消息,不动如山的坐姿充满霸气,无形中给予人不可妄自打搅的压迫感。
  
  思蔷跪在若言身边,悄悄抬起眼,打量着透出刚毅独断的轮廓。
  
  在被送人之前,他曾经受过察言观色的训练,但是离王的心意,实在太难揣测。充满威严的脸,似乎永远都带着一丝让人心悸的邪恶和高深莫测,一个简单的表情,总藏有无限深意,让人隐隐约约惧怕,又不得不折服仰慕。
  
  他快速地瞄了若言手中的书信一眼,把眼睛继续垂下,做出恭顺的样子。
  
  那封书信,里面有关于鸣王的消息。
  
  思蔷记得送信使者的模样,上次关于鸣王的消息,也是他送来的。
  
  不知道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柔顺地伏下身子,保持跪下的姿态,头顶沉默的王者带来的巨大压力,思蔷忍不住越想越多。
  
  好消息吗?如果是好消息,大王会很高兴,这对思蔷多少也有好处。大王会变得温柔,插入紧窒的甬道时稍用技巧,有缓有疾,虽然做起来还是毫不留情,但毕竟像在享受,而不是无趣的发泄。
  
  有时候,甚至会懒洋洋笑着,用指尖逗弄思蔷敏感的身子。
  
  偶尔,还有罕见的亲吻。亲吻到让思蔷神魂颠倒,忍不住激动的啜泣。
  
  但是,那样就意味着,一直渴望得到鸣王的大王,就快心愿达成了吧……
  
  一阵喘不过气来的难受涌上心脏,思蔷猛地用指尖狠狠挠了昂贵的地毯一下。
  
  假如是坏消息……那就好了……
  
  “呵。”
  
  头顶上传来的不经意的笑声惊得胡思乱想中的思蔷微微一颤,强硬的指尖伸过来,挑起他的下巴,迫他对上离王透着玩味的黑眸,“随侍在本王身边,居然也学会走神了?” 
  
  思蔷怔了一会,才懂得惊惶,“思蔷……思蔷不敢……”
  
  想继续求饶,身子却被有力的臂膀拉了起来,身不由己坐到离王怀里。属于君王的体温把他对比下显得娇小的身子完全笼罩,灼热得彷佛可以把人给烧着,脊背隔着衣裳,贴在离王结实如墙的胸膛上。
  
  他,不敢,也不想动弹。
  
  “想看吗?”他猜想了很久的书信,被两根手指随意夹着,递到他眼皮底下。
  
  虽然极想知道里面的内容,但思蔷却凭借本能的直觉,立即转移视线,拚命摇头。
  
  低沉的笑声钻进耳膜,“你倒也聪明,知道分寸。”这句话后,君王的声音却变得冷冽起来,还是悦耳低沉的说着话,却每个字都带了一丝寒意,“不像有的人,胆大妄为,让人生气。”
  
  思蔷又是一愕,还没搞明白过来,离王已经冷冷传令,“召信使。”
  
  信使自从今天傍晚送信到达,就一直在王帐附近饮水、吃饭,兼等待大王传唤,不敢寸步稍离。
  
  若言一下令,立即就进来了。
  
  “拜见大王。”跪下,低头。
  
  离国之中,掌握最高生杀大权的男人大马金刀地坐在案几前,怀里搂着思蔷,鹰一样锐利的眼神盯着跪在下面的信使,“在芬城弄的什么鸣王人偶,是怎么回事?”
  
  虽然没敢抬头察看大王脸色,但不善的语气明显说明君王心情不好,使者暗叫不妙,加倍小心翼翼,“在芬城叫卖鸣王人偶,是余浪公子为了捕捉前去和鸣王会合的敌党,而设下的圈套。余浪公子冒充北旗贵族杜风,上萧家船队和鸣王见面时,并没有察觉西雷王容恬在附近。公子猜想,容恬如果离开,多半是去了东凡,因为最近东凡传来消息……”
  
  “本王知道东凡的消息。他推测容恬会经芬城这个重要的码头去和鸣王会合,本王也觉得有道理。”若言截断信使努力说明情况的解释,冰冷地笑了一声,“本王只是奇怪,余浪自认聪明绝顶,诡计百出,这次居然会想不到别的办法,只能用这么丢脸的点子?本王要他尽快把鸣王弄到手。他却把心思用在制作密室闺房亵玩的人偶上,还公然叫卖,流传四方。”
  
  话到后面,字里行间愈发满逸阴寒之气,“据说那人偶做得和凤鸣本人还极为相似,简直混帐!西雷鸣王是何等人物,怎轮到那些贱民私下狎玩意- yín -?那种下贱的东西,也配知道凤鸣的长相身段?”
  
  思蔷坐在若言怀里,原本被若言用双臂搂着,此刻双臂越收越紧,如铁箍一样,勒得他骨头几乎寸断。秀美的小脸蹙眉扭曲,却咬紧牙关一声不吭。
  
  他知道大王已经震怒,这时候引来大王注意,无异于惹火烧身。
  
  “大王息怒。这是余浪公子为了抓捕西雷王而设下的圈套,或许一时想不周到,未曾顾及……”
  
  “抓到了吗?”
  
  “呃……”信使知道自家大王下手狠辣,取人性命只是一举手的事,不禁打个寒颤,把头伏得更低,“这……这个……”
  
  “说。”
  
  “公子虽然没有抓到西雷王,不过……他抓到了一个叫烈儿的……”
  
  “本王对他委以重任,他花费这么多时间,却只抓了一个小小侍从。”
  
  信使听见头顶上冷笑阵阵,胆战心惊,隔了半天,才敢低声答话,“回禀大王,余浪公子说,这个烈儿,嗯,这个人虽然只是一个不起眼的侍从,但是……也挺重要……”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