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一触即发(凤于九天之十七) 作者:风弄

字体:[ ]

 
文案 
 
烈儿失踪了!
可敌人留下的线索如此细微,永殷皇子首次出手,是否能成功回爱人?
而落入余浪手中的烈儿,意外窥破了余浪的计划!
 
在同国越加如鱼得水的凤鸣,不仅投资了铸剑坊,更意外地想出新的战争兵器,
不仅如此,和洛云陷入暧昧状态的秋月,竟有了意料之外的遭遇!?
 
而因为「某种原因」苦苦无法对子岩出手的贺狄王子,
不仅要禁荤禁酒,对一个常年放纵于性爱的人,要忽然禁色,真是天下最残酷的刑罚。
子岩真的能顺利逃过他的魔爪之下吗?
 
 
 
第一章
 
永殷,芬城。
永逸站在芬城码头,面对着奔流不息的阿曼江。
这是一个阴天。
天空低垂,乌云似乎就笼罩在头顶不远处。
沉甸甸,压得透不过气,让人恨不得这股黑色的云中现在就爆发出一声雷吼,劈头的大雨倾盆而下,把这世上灰蒙蒙的一切都打个落花流水。
而不是像现在,只是阴沉沉的闷着,抑着。
烈儿,你到底在哪里?
他从越重城出发,第一个目标就是芬城。
烈儿和他约定好的暗记,就是在这里开始消失。
初一抵达,他就已派出所有人手彻查芬城最近发生的奇怪事情,闹得最沸沸扬扬的莫过于鸣王人偶的事。
几乎在听到这个的瞬间,永逸就确定,此事必定和烈儿的失踪有关。
只要涉及西雷鸣王的事情,烈儿绝不会不过问,就如同只要涉及烈儿的事情,他永逸绝不会不过问一样。
一切都那么诡异,透着危险的味道。
没有人知道鸣王泥偶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大家知道的,只是雄哥忽然捞到了一门好生意,每天到码头卖泥偶。
卖泥偶大赚了一笔的地痞头子雄哥离奇地被杀身亡,不知何人所为。而永逸调查到这事发生的日期,竟就在烈儿失踪前后不久。
更令人疑心的还在后头,凡是和雄哥密切关系,有一同参与买卖泥偶的男人,几乎全部莫名其妙死去,俨然是利落的灭口。
不可能再抓到活口拷问详情的情况下,永逸一查到底,责令手下继续追查,仔细考究雄哥买卖泥偶时的异常动向,终于查到一点端倪──这群人每次卖完当日的泥偶后,都会到固定的酒楼喝酒取乐。
并且,每次要的,都是同一厢房。
永逸当即下令,将酒楼的掌柜暗中抓来,让他辨认烈儿的画像。战战兢兢的掌柜好半天才认出这个画像中的俊美少年确实在酒楼中露过脸,而且包下的厢房就在雄哥的厢房隔壁,至于他何时离开,怎样离开的,就不知道了。
对掌柜的再次严厉审问后,他们才得到了另一个也许算不上线索的线索。
表面上看,似乎和烈儿的失踪没有多少关系。
「雄哥他们死之前不久,酒楼有一个做了三个月左右的伙计忽然辞职不干了。他走得很匆忙,连剩下几天的工钱都没要。」
关系到烈儿,即使看似没有关系的轻微异常,也不可以放过。
永逸连夜急命召集经验丰富的画师,要掌柜和酒楼中其它年长的伙计描述那个辞职伙计的长相,张贴悬赏,务求立即抓捕此人。
高额的悬赏和他永殷大王子的威势总算还有些作用,几天后,就有百姓密报发现样貌相似的男人行踪,这个伙计在出逃的路上被人抓到并且送到永逸面前。
但在严刑拷问之下,这个艰难抓到的活口,竟趁着守卫们一时疏忽用衣袖中暗藏的毒药自尽了。
一切轰轰烈烈的搜捕追寻,在男人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首后,顿时陷入了最沉闷的僵局。
烈儿,依然毫无音信。
阿曼江前,永逸不得不默然伫立,藉一江奔腾的清冷,安抚无法压抑的心疼和抑郁。
他的宝剑藏在鞘中,隐忍着沉甸甸的焦虑不安,流逝的江水从他心上无情地洗刷而过,却一遍又一遍后,还丝毫抹不出心上那一道抽动的刺痛。
烈儿,我是不是太没用了?
永逸抬起头,让江风从苦涩的脸上抚过。每一次闭上眼睛,他都像回到了越重城前,和烈儿分手的那一刻。
烈儿象往常一样神采奕奕,老神在在,宛如一只机灵的小狐狸,天不怕地不怕,充满了斗志地要奔赴同国,赶上西雷鸣王一行。
可是,这个活泼好动的身影,却消失在芬城。
如果当初阻止他出发……
「殿下。」身后传来心腹鹰巍的声音。
永逸转过头。
鹰巍道,「今天例行的探报已经到了,遵照殿下严令,芬城附近各地加强戒备,严查陌生面孔。不过,目前还是没有烈儿公子的消息。」
永逸沉声道,「那个抓到的伙计服毒自尽,查到袖子里藏的是哪种毒药吗?」
鹰巍沮丧地摇头,「属下已经找了永殷国内最好的药师来验毒,却一点头绪也没有。药师说,这绝不是一般的毒药,混水之后,让毒液浸入袖角的衣料,只要舌头一舔,入喉就能取人性命,毒性太可怕了。制药者不是一般人。」
「不是一般人……」永殷喃喃重复了这句,缓缓道,「能够经得住酷刑,而且果断自尽,这死去的男人必定经过严格的奸细训练,而且对他的主人极度忠诚。永殷之内,未必有这样厉害的人物,我担心烈儿已经落入他国的手中。」
鹰巍也正为这个担心,不过不敢说出口增加永逸的担忧。
看永逸已经说破,也叹了一声,「如果是落入他国手中,第一个要担心的就是离国。可是离王为何会为捕抓烈儿公子而设计这么大的陷阱呢?而且,就算是我们,事先也不知道烈儿公子会经过芬城往同国去,离国的人怎么会猜到?」
永逸深呼吸了几口带着江水腥味的口气,逼迫自己冷静下来,低声道,「现在没功夫管这个,我只要烈儿回来。派人往都城送信给父王和我的太子弟弟,告诉他们我身边一个极重要的人被歹徒绑走了,要求增派人马到芬城来协助。」
「是。」
「将人手沿着阿曼江一路布置下去,遏住通往离国的各处关隘。还是按我前面的吩咐去办,各处百姓凡是见到异地来的陌生面孔必须立即禀报当地官吏,否则严惩。」
「是。」
「监视各处的丝绸买卖,凡是有不明来历的又舍得花钱的大主顾,立即禀报。」
鹰巍疑惑地问,「为何要监视绸缎买卖?」
永逸双眸炯炯有神,冷冷道,「虽然问不到口供,但对方是如何利用凤鸣泥偶引猎物上当,我们已经大致知道。能想出这种计策的人心思细腻到了极点,但人的个性有正面就必有负面,这人胆大心细,同时也非常自负。你发现没有?他在鸣王泥偶上所用的衣裳虽然是普通蓝布,那条小腰带却是丝绸所制。」
鹰巍一震,黑目顿时亮了起来,「难道这家伙偏爱丝绸?可是就算他会采买丝绸,又怎见得会舍得花钱呢?」
「奸细过的都是不知明天的日子,就算可以平安度过此刻,谁又知道下一刻会落得怎样的下场?这种心态之下,人往往会不惜千金放纵于偏爱之物。何况,如果他真的是离国奸细,根本就不在乎钱,若言绝不是一个吝啬钱财的大王。」
永逸说完,仰起头来看着压顶的乌云,淡淡道,「对手做事利落,杀人灭口,一点可以追查的线索都没有留给我们,现在眼前条条都是死路。我们就用遍地撒网的方法,把凡是猜想到的地方通通严查,一点缝隙都不放过。明白吗?」
「是,属下明白了。」
永逸轻叹一声,闭上眼睛,默念道,「烈儿,我一定会找到你。」
轰隆声传来。
头顶上的乌黑中滚过一道闷雷。
蓄势已久的大雨,终于降临了。
****************************   
与此同时,天隐却连续有两封密报到达。
第一封来自余浪。
他从来不是虚言发空话之辈,这次面对若言也不例外。余浪在密信中对若言直言,目前计划进行到一半,却必须得到文兰的配合才可以继续进行,他将密切留意西雷鸣王的动向,但请大王给予耐性。
第二封来自正在离国都城里同处理政事的妙光。
妙光的言辞恳切,再三请求若言返回里同。
因为即使是贵重的公主,也无法和臣子们心目中的大王相比。
若言出征繁佳,中途把军队交给大将指挥,本来就出人意料。而王驾居然没有回到王宫所在的里同,而是莫名其妙停驻在没有任何原因停驻的破落小城天隐,更令臣子们内心不安。
天下局势越发动荡。
西雷的王位之争,均恩令进一步在百姓中得到传播,西雷鸣王大摇大摆进入同国范围,无法侦查到大敌容恬的消息……
还有东凡,目前那个姓烈的自称是容恬所任命的丞相的男人,不知道在搞什么鬼。
应接不暇的消息传入离国王宫,文武官员都需要他们英明的大王回到宫廷,回到他们身边。
若言仔细看过两封密信后,陷入良久的思索中。
凤鸣此刻的情况他略知一二。
这一阵子西雷鸣王的动态如明镜上的小蚁,被各方清晰地关注,不仅是离国,也许每一个国家都有派出奸细暗中观察这个越来越丰神俊朗的男人。
他处于容恬派系的高手,萧家,甚至同国庆彰的三重庞大保护下,就算是若言自己要在这种局势下对他制造足够的威胁都不容易。
所以,余浪所说的计划需要继续耐心等待时机的言辞,虽然让若言因为汹涌的期待落空而不甘,理智却使若言明白余浪所言在理。
在等待猎物的时候,好猎人永远都知道如何按捺自己的焦急。
若言,是一个好猎人。
接到书信的两天后,离王终于启动王驾,带领一干心腹以及侍卫军踏上返回都城里同的路途。
被挑选出来,一路在黑色的华丽銮帐中侍寝的,依然是思蔷。
「为什么你的眼睛,会这么像呢?」
若言喜欢命令思蔷闭上眼睛,指尖在柔软的眼睑上摩挲。
无法在想得到的猎物身上发泄的体力,通通发泄在他身边的小小娈童身上,偶尔不经意连同怒气一同泄露的渴望,还有那么一丁点的温柔,却依然如浸润在湖水中无声无息的针一样,刺痛又尖锐的挑动到思蔷最敏感的一点。
思蔷乐于做他的猎物,被他强悍的气势所覆盖。
竭尽所能的娇喘呻吟,不再像过去那样只为了单纯的奉承讨好。思蔷体察到被大王破体而入时的满足,即使伴着不怜惜的痛楚,可身体包裹这大王的勇猛时,他心底泛起的是将西雷鸣王某种东西夺走的骄傲。
这种骄傲不可以对任何人说,甚至只在脑里掠过也是一种罪恶。
大王如果知道,说不定会立即杀了他。
思蔷知道自己只是妄想,他压抑着心田里破土的微弱力量,小心翼翼隐藏看向批改公文时沉思的若言的眼神。
他为自己小小的秘密而快乐,更加用心地侍奉若言。
离王对他的态度并没有任何改变,若言看他的眼神和看待别人的时候一样冰冷无情,仿佛只是看着一样某些时候用得着的工具。
只有……当大王嘴里低声喃喃着凤鸣,温柔地亲吻他的时候,是梦一样的例外。
思蔷真的很奇怪,那个叫凤鸣的人凭什么让大王念念不忘,他甚至不爱大王,却能让大王时刻想着如何把他弄到手。
那个名字为什么会具有魔力?
他思忖这个问题,有时候会忽然用手狠狠捏紧了身旁的一条绸带或者垂帘的一角,常常惊觉过来,趁着没人看见的时候放开。
娈童需要知道的常识很多,不许嫉妒是最重要的一条。他们的存在是为了使主人高兴,而不是引起纷争。
很多人不能理解这一点,下场都异常凄惨。
思蔷叮嘱自己绝对不许再胡思乱想,只要一心侍奉强壮的大王就好。
但是,就在车队进入里同的前一天晚上,若言就着贯穿他身体的姿势,命令他闭上眼睛,柔声问了他一个问题,「如果我娶了王后,你还会愿意留在我身边吗?」
思蔷瞬间就愣住了。
片刻之后,他明白过来。
大王问的还是那个叫凤鸣的男人,并不是他。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