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说好做彼此的人渣呢 作者:西子绪

字体:[ ]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谢知味上辈子是个人渣,这辈子还立志继续渣下去。
 
然而渣着渣着却发现,居然有人比他还要渣。
 
谢知味:“谢蛟你放过我行不行?”
 
谢蛟:“呵呵”——每一个呵呵的后面,都有一万个狂奔的渣攻。
 
总结:这是个把爱自己的人给作死,被自己爱的人给弄死的渣,重生之后发现哪里都不对劲的故事。
 
 
内容标签:重生 虐恋情深 边缘恋歌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知味,谢蛟 ┃ 配角:无 ┃ 其它:小黑屋
==================
 
编辑评价:  
        被爱人亲手杀死的谢知味,重生之后本以为自己会报仇雪恨,闯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然而当他和前世的杀死他的爱人想见识,却发现事情脱离了他的掌控,他的爱人居然也再次重生,并且掌控了全局。是正面对抗,还是软弱逃脱,艰难的选择再次摆在了谢知味的面前,以后的生活将如何进行…… 
        本文语言精练,描写生动,作者用简介的话语描写出了灵动的人物形象和丰满的故事内容,一字一句皆是玄机,在不知不觉之间揭露出一个又一个让人惊愕却又无比合理的真相。全文剧情高潮迭起,悬念百出,让读者在不知不觉就沉迷在文字的魅力之中,不由自主的跟着主角偿遍重生后的酸甜苦辣。
 
☆、初始的重生
 
  谢知味这辈子对不起的人数都数不清,对得起的人却只有一个。
  而现在,这个他唯一对得起的人用枪指着他,声嘶力竭的哭喊:“谢知味,你怎么不去死?你去死啊,要是没有你该多好?要是没有你该多好??”
  没有我?谢知味沉默的看着面前拿着枪颤抖着,脸色惨白的男人,居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没有你,谢家就是我一个人的。”谢知味的大哥,谢蛟的食指微微扣动扳机:“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你?为什么?为什么!!!”
  谢知味还是没说话,他有些疑惑的凝视着面前这个崩溃的男人,突然开始好奇到底是什么迷了自己的心窍,让他居然一心一意的对这个男人好。
  “许之山已经死了,现在可没有别的人来帮你挡抢了。”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谢蛟发出尖利的让人觉的刺耳的声音:“你可以安心的去死了。”
  谢知味依旧沉默着,气氛也越发的凝滞,直到谢蛟似乎快要坚持不住扣下扳机时,谢知味才缓声道:“哥,你保险栓没打开。”
  “……”谢蛟。
  “你看你。”谢知味站起来,看着面前这个比自己一些的男人,可是无论是从气势亦或者眼神上,都是谢蛟被完全的压倒了:“被我保护的太好,连枪都不知道怎么用……要是我死了,你怎么办?”
  “……”谢蛟的瞳孔猛的收缩,嘴唇和拿枪的手都哆嗦的十分厉害。
  “你真的让我觉的很失望。”谢家人,都是狠心的角色,唯独谢蛟这个异类——说好听点叫温和,说难听点叫懦弱,谢知味摇着头,表情冷漠的像个冰铸成的雕像,偏偏眼神里是满满嘲讽:“你难道觉的我死了,你就能继承谢家?”
  “……你去死!!!”谢蛟似乎已经被逼到绝望的边缘了,他竟是以一种极快的速度,从怀里掏出了一把匕首,直接捅进了谢知味的胸膛。
  谢知味没料到这一切的发生,他甚至都不能想象谢蛟居然真的可以伤害他,兔子急了的确是可以咬人,但是任谁也不会想到,居然是这么狠的一口。
  “哥……”谢知味的身体慢慢软到了下去,他趴在地上,感受着自己的身体逐渐变凉,口中轻轻的喃喃:“我喜欢你啊……”
  不过这种喜欢,没有也罢。
  谢蛟绝望的哭声犹如藤蔓一般将谢知味的灵魂死死的包裹起来,在死去的那一刹那,谢知味才明白过来,他喜欢的或许不是谢蛟而是“喜欢上谢蛟的自己”。
  他们家族果然都是薄情人。
  然而这就是故事的结尾了么?不,这其实……只是个开始。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谢知味醒过来的时候以为自己是在医院。
  被谢蛟一刀捅进了心脏,谢知味本以为自己是必死无疑了,可是他却醒过来了,而且醒来之后发现身体没有丝毫的不适感。
  蓝色的天花板是那样的熟悉,谢知味环顾四周之后,便愣住了。
  这房间的摆设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这里曾经是他的卧室,陌生的却是他已经很多年没有住在这里过了。
  水蓝色的天花板和咖啡色的窗帘,还有棕色的地板,一切的一切都在告诉谢知味,似乎有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而门后的那面穿衣镜,直接告诉了谢知味答案。
  镜子里的人是个只有十七八岁的少年,黑色的头发略长,穿着一件白色带着小圆点的睡衣,没有戴过眼镜的眼睛是一双标准的猫眼,圆圆亮亮,看起来十分的无害。
  “……”谢知味一时间语塞,只是伸出自己颤抖的手抚上了镜中的自己,然后,缓缓的将额头抵上了冰冷的镜面。
  二十年前,当谢知味十八岁,当他还没有进入谢家,当他还没有遇到那几个让他改变命运的人,这次重生,是上帝给他的礼物么?
  谢知味是个私生子。谢家家大业大,原本由不到他个私生子登堂入室,可惜的是,他的父亲谢安子嗣单薄,大儿子谢蛟又是个扶不起的阿斗。
  谢蛟,谢蛟,听这名字就知道谢家对他寄予厚望,龙这个字太大,需要避些忌讳,所以选了与之可相媲美的蛟字。
  然而谢蛟并没有干出什么对得起他这个名字的事来。
  平庸,甚至于愚蠢,都是他这个大哥身上的特质。谁也无法想象,从小生活在谢家的他,居然连枪也没用过。
  无数次的失败让谢安彻底对谢蛟失望,最终将注意力放到了谢知味身上。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生在此山中。上一辈子的谢知味像是被山魅迷了心窍,居然为了谢蛟付出了那么多,甚至于到最后被谢蛟一刀刺进了心脏。现在看来,怎么都不符合谢知味的价值观。
  “欠别人的,别人欠我的。”谢知味轻声的自言自语:“我都要还回去——拿回来。”
  十八岁,还没有进入谢家的谢知味还在上高中。
  虽然是个私生子,但是在生活用度上谢安十分的大方,光是在A城市区就给他们母子买了两套房子,而谢知味的母亲林茹云更是过在一种想买什么,就能买什么的生活状态里。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是幸福的。
  吃的饱,穿得暖,不用为生计苦恼,已经比世界上大多数人过的好了。
  可是人心就是这么不满足的东西,你得到了金子,却还想要金矿。
  林茹云不是个有野心的女人,她也很有自知之明,这也是为什么她能在谢安身边待那么多年的原因。
  谢安的原配是个法国女人,是商业联姻的结果,自从生下谢蛟之后就常年不在国内,对谢安的感情十分淡薄,而这,也是为什么最后谢安选择了谢知味。
  “知味,你怎么还没去上学。”林茹云起床的时候已经上午十点了,她打着哈欠,脸上敷着面膜,走进客厅里居被坐在沙发上的谢知味吓了一大跳:“都十点了。”
  “我今天不舒服。”谢知味同母亲的感情说不上太深,上辈子去谢家之后,他就很少同林茹云有联系了,只是偶尔会在过节的时候打个电话问候一下而已。
  “哪里不舒服?”林茹云伸出手摸了摸谢知味的额头:“没发烧啊……”
  “……没事,只是有点头晕。”谢知味依旧低着头。
  “不舒服就别去上课了,在家里休息一天吧。”林茹云见谢蛟没什么大问题,就转身回卧室了。
  谢知味看着林茹云的背影,还是没叫出那一声“妈”。
  回到了二十年前,原本应该熟悉的人,却陌生的可怕。                        
 
 
☆、失踪的人
 
  谢知味这个人,说好听点叫性情凉薄,说难听点,就是个人渣。
  当年许之山为他死去时,谢知味的确有悲痛过,可是当他查清楚导致许之山死去的罪魁祸首是谢蛟的时候,他十分坦然的选择了沉默和包庇。
  对于在乎的人,谢知味可以给他整个世界,对于不那么在乎的人,谢知味的表现就完全可以让人心凉了。
  许之山死后,他的好友便指着谢知味的鼻子骂过,说他狠毒,薄情,没有人性。谢知味听着,只当是一阵风从耳边刮过,他笑眯眯的看着许之山的好友,直到把那人看的毛骨悚然的停下了咒骂。
  “我的确是个人渣,这件事不用你说,我早就知道了。”谢知味用这句话作为了他们对话的结束语。
  谢家人都是人渣,只不过渣的程度不一样而已。
  若说谢蛟是个伪君子,那么谢知味就是个真小人。
  重生的时间春意正浓的四月,谢知味正好读高二,暂时还处于人生中最纯真的那段日子。一年后的这个月,他的父亲就会将即将高三毕业的他接回谢家,然后开始那段谢知味这辈子都无法忘记的日子。
  春日的阳光正好,雪白的柳絮随着微风漂浮在空气中,谢知味穿着校服,背着书包,走在马路边上。
  学校离家并不远,十几分钟的路程便到了,只不过等谢知味慢悠悠的走到了学校,上午的课程早就上完了。
  学生们有的回家,有的回宿舍,教室里只剩下稀稀落落几个趴在桌子上午休的人。
  谢知味眼睛在教室里扫寻片刻,凭着记忆力模糊的找出了属于自己的座位。他走过去,把书包艰难的塞进了已经很满的抽屉里。
  “谢知味,你怎么上午没来?”少年的声音从前方传来,谢知味抬起头,越过厚厚的书堆看到了发声的人。
  很陌生的长相,谢知味思考了片刻也没能想出眼前这人的名字,于是他是含糊的应了一句:“……身体不太舒服。”
  “哦,你可得小心点啊。”少年的手里拿着个洗干净的饭盒,一边说一边走到了谢知味身后,坐了下去:“最近流行流感,得上了得去医院住好几天,多浪费时间啊……”
  记得高二的时候……他已经和许之山认识了吧?少年的话让谢知味想起了某些已经快要遗忘的琐事,他无意识的翻着面前的教科书,脑子里开始回想关于许之山的记忆。
  许之山同谢知味一样没有父亲,只不过他的父亲是因为小三抛弃妻子,而他的母亲,则痛快的选择了离婚。
  比谢知味幸运的是,许之山有个爱他的母亲,只不过上天总是爱在你绝望的时候再踩你一脚,就在高三上半学期,许之山的母亲在下班途中遭遇车祸,因为肇事司机逃逸耽误了救治时间,送到医院不久便去世了。
  谢知味当时还没有去谢家,可是却依旧帮不上什么帮,他看着许之山痛哭,看着他为他的母亲举办葬礼,看着那个人从脆弱的男孩一点点的变成坚强的男人。
  那么现在呢?现在重生的他是不是可以改变些什么?谢知味这么想着,便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许之山的班级就在他们班楼下,走几步就到了,而且他记得许之山午休从来都是在教室里趴着睡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