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和亲之路 作者:公子书(下)

字体:[ ]

 
 
 
 
    “他要监视的人是你,我亲爱的人类,不是我。”巫夔满眼都是兴趣,好像一点都不觉得他们这个样子讨论别的话题有什么不正常。
 
    发现自己点头只能是送死之后,谢尔只能眨眨眼表示自己同意,“他怀疑我的身份,也怕我对扬瑟……杨深不利。”
 
    巫夔低下头,凑近谢尔脸庞,亲昵地蹭一蹭他,声音轻飘飘的,“那你喜欢那具身体原来的主人吗?”
 
    “这答案对你重要么?”
 
    发现性命被掌握在自己手里的人类竟然完全不像平常那样傲娇容易被逗恼的样子,巫夔却毫不意外地勾起嘴角。
 
    他好像,捡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呦。
 
    “我从小跟扬瑟尔一起长大。”谢尔推开喉间的刀尖,果然巫夔并没有用力,可能一开始用了,但现在也已经收回。
 
    “那时候我们在乌托邦的贫民窟——当然,乌托邦也是有贫民窟的,那日子绝对比海底这些人类要来得惨。扬瑟尔的母亲很漂亮,一点都不像会混迹那种地方的女人,当然最后她还是只能在那讨生活,带着两个孩子。”
 
    “结果自然养不活,那种地方饿死人太常见了,但扬瑟尔很乖,再饿也不会吵闹,只会抱着人的大腿,眼巴巴地看着。可就算眼睛饿得发绿,弄到一点食物的时候,他都会分一半给我。”
 
    “我没有妈妈,为了活着,有时不择手段去偷去抢,被抓住乱打的时候,他总是扑到身上来。”
 
    “明明胆子最小了,明明又不是他干的。那时候我就想,要变得强大,然后保护他。”
 
    巫夔把玩着手中的匕首,一脸不知在听还是不在听的表情,漫不经心地点点头,“贫民窟么,你的身手不像是平民窟出来的。”
 
    谢尔理都不理他,继续说:“后来他被奥斯顿总统接到总统府,这小子,竟然是总统大人的私生子。我还以为他总算能过好日子……”
 
    “反正说过要保护他,到哪里都一样,我就去投军,凭着小时候偷偷抢枪练出来的反应,侥幸进了,残酷的训练和淘汰过后,成了战神扬瑟恩将军的麾下。”
 
    “哦?”巫夔目光一凝,微微正了正身体。
 
    “只是名义上的战神麾下,我连扬瑟恩将军都没怎么见过。”
 
    “暗影队的队长,不是去前线打仗的编制,直属于总统,却是用来——替奥斯顿总统除掉他想要除掉之人的暗杀队。这次他想除掉的人是鲛皇,所以我来了。”
 
    巫夔轻笑了一声,“你果然……那位总统大人,是太高估你,还是太低估蓝夙渊?”
 
    谢尔却忽然弯起唇角,像平时那样一笑,“都错,我是故意暴露的,从一开始,我就是为了救扬瑟尔,他的命令,我想都没想过。”
 
    只可惜扬瑟尔却早在总统府就已经不知魂归何处。
 
    “啪啪啪啪啪。”屋子里忽然响起了一阵掌声,巫夔拍着手掌,“很动听的故事,只不过——”
 
    “你说了这么久,就是要回答我你不是喜欢扬瑟尔吗,其实你只要说你喜欢我就行了。”他冲谢尔眨了眨眼。
 
    “我只是想说,蓝夙渊太多虑了,我不会伤害扬瑟尔,哪怕他只剩下了身体,如果有必要,我也会赌上性命去保护杨深……你干什么!”
 
    被巫夔拎了起来的谢尔挣扎着,却被那个男人凑近了耳边,轻佻地说:“我觉得你的口味有点重啊,不过真的不喜欢我?”
 
    谢尔白了他一眼,“我很喜欢吃鱼。”
 
    “哎呀哎呀,真是太伤心了,我的小谢尔真是无情又冷酷。嘘,别说话。”
 
    巫夔捂住了谢尔的嘴,低头看着他,目光中闪烁着晦暗难明的情绪,“我把我最珍贵的东西送给你。”
 
    谢尔瞪大了眼睛,却只感觉巫夔在他身后静了片刻,就放开了他,莫名其妙地笑道:“拿好哦。”
 
    说完就揣着那把匕首,头也不回地出去了。
 
    留在原地的谢尔皱着眉,四顾半晌,确定巫夔绝对没有留什么东西下来,眼中露出一丝迷惑。
 
    谁知道呢,这个男人,总是神神叨叨的。
 
    渐行渐远的巫夔挂着一贯懒洋洋的笑容,伸手摸摸心口,呐,这是最珍贵的东西。不过你最好永远都别知道吧。
 
 
☆、57·离开
 
    那天之后巫夔没再回来过,谢尔似乎也不打算出门,他只是安静地待在房间里,好像在等待什么。
 
    就在默默注视着他一举一动的人以为他打算就这样等到离开海底那天为止的时候,金发的少年却突然趴在窗台前,托着腮。
 
    “那边的那位,出来吧,我知道你在那里。”
 
    海水不见丝毫波动,谢尔也并不着急,无比耐心地趴在那里,望着固定的方向。
 
    “哗啦。”终于一条鱼尾打破平静,岚音慢慢整个儿出现在谢尔的视线里。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现我的?”
 
    除了蓝夙渊和巫夔之外,她还是第一次在执行任务的时候被第三者发现,岚音蹙着眉,思考自己哪里出了破绽。
 
    谢尔笑笑,“一开始。”
 
    “……破绽在哪里?”
 
    “没有。”
 
    “没有?怎么会——”
 
    用手掌撑住窗台,谢尔翻身一跃,跃出了屋子,走到美丽的鲛人面前,“你的行动很完美,不用担心。”
 
    “我只是知道你们的蓝皇一定会派人监视我的,尤其是在……扬瑟尔变成杨深之后。而如果我是你,也会选择那个地方藏身。”
 
    岚音沉默了片刻,“你叫我出来,是有什么话想说么?”
 
    “嗯。”少年点点头,“扬瑟尔,我是说杨深,他最近在做什么?”
 
    “陛下在训练皇妃殿下,至于怎么训练,我们也不知道。”
 
    谢尔低了低头,让人看摸不清他脸上的表情,“扬瑟尔最怕痛了。——也好,以后他都不会痛。”
 
    岚音肃容,“如果你对皇妃殿下不利的话,鲛族一定会对你格杀勿论的,哪怕是为了巫夔大人,我劝你最好不要这么做。”
 
    “啧。”耳边细碎的金发随着脑袋晃动的动作一阵轻颤,谢尔摇摇头,无奈道:“为什么你们都会觉得我会对扬、杨深不利?”
 
    “要知道不管怎么样,那都是扬瑟尔的身体,他是我唯一的亲人,岚音小姐,你有兄弟姊妹吗?”
 
    “有。”
 
    “那我想你应该能理解我才对。”
 
    “你现在跟之前很不一样。”岚音狐疑地看着谢尔,之前也不是没有观察过这个少年,那时他的性格跟现在反差很大。
 
    简直判若两人。
 
    “啊,那个啊。”少年眯了眯眼睛,“在扬瑟尔面前,想保持他认得出的模样啊。”
 
    但现在已经没必要了,杨深揭穿了他想忽略的假象,他失去了他唯一的弟弟。
 
    “对了还有,之前你为什么说哪怕为了巫夔,也不要伤害杨深?”
 
    岚音看着谢尔,“如果你成为鲛人族的敌人的话,想必巫夔大人会很伤心的。”
 
    怔了一怔,谢尔脸上闪过一瞬间的迷惘之色,随即仿佛满不在乎地笑起来,“伤心?处处留情的巫夔大人也会有心吗?”
 
    他转过身,再次利落地翻回屋中,背对着岚音向她挥挥手,高声道:“告诉杨深,在替扬瑟尔报完仇前,我一定会做他最坚实的后盾。”
 
    留在原地的岚音深深地看着对方的背影,心想,只要活着,又有谁会没有心呢。
 
    “伤……心?”确定岚音真的已经离开后,谢尔看着桌上的磨刀石,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想起第一次见到巫夔时的情景来。
 
    那时他与“扬瑟尔”在假山石后面,窥见鲛人的秘密,“扬瑟尔”被蓝夙渊带走,就在他以为自己能够脱身悄悄跟上去的时候,一转身就差点撞到了巫夔身上。
 
    那时那个男人笑得那么荡漾又危险,用轻佻的声音问他,“你在想什么,可爱的小家伙?”
 
    可恶……那个笑容他至今回想都觉得不寒而栗,这种家伙怎么可能会为了他与鲛人为敌这种事情伤心。
 
    更何况他现在的敌人不是鲛人,当然,他也无法留在这里。
 
    “伤心的话,就不要心好了,那玩意儿揣着,累赘。”
 
    ================
 
    另一边,海底城通往银蓝海域的捷径入口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