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越之再世为王 作者:沈如(上)

字体:[ ]

《穿越之再世为王》作者:沈如
 
文案
 
罗铭穿越了,穿越进一朝太子的身体里
 
身为太子,本该春风得意,美人在怀,逍遥快活才是,
 
可罗铭这个太子当的,只能用悲催来形容。
 
别人穿越都是高床软枕,为啥我就得先挨一顿板子,
 
还被俺那皇帝爹赶出了皇城……
 
啥?我被废了??
 
看黑道大哥穿成废柴太子,如何重回朝堂,登基为帝。
 
 
扫雷:
 
1、主攻文
2、霸气忠犬攻X温柔人.妻受 攻宠受
3、会有少量宫斗、宅斗戏码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罗铭 ┃ 配角:流烟、燕君虞、蒋念白等 ┃ 其它:1V1、HE
 
 第1章 穿越
 
    宣正殿上鸦雀无声,只有廷杖击打*的声音。
 
    内廷总管站在殿角观刑,一旁有人高声宣读:
 
    “诏天下谕,太子罗铭骄纵顽劣,品行不端,蓄养倡优,冒犯圣恭,着,杖刑五十,废为庶人。布告天下,咸使闻知。”
 
    罗铭模糊中听到这些话,几乎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后背疼痛难忍,廷杖有节奏地敲打在他背上,每一下,每一声都带着血肉翻滚的声音。
 
    罗铭勉强睁开眼,眼前烛影摇动,古香古色的大殿和身着宽袖长袍的人们,都显得虚幻不真实。
 
    罗铭挣扎了一下,他动不了,有两个男人压着他的胳膊,将他紧紧摁在刑台上,见罗铭挣扎,两个男人更加用力,其中一个发狠地扯了罗铭的头发一把,痛得他咬紧了牙关,才把那声呻/吟咽回肚子。
 
    行刑的男人们面无表情,罗铭甚至怀疑他们就是人们常说的无常。
 
    他已经死了,被人一枪打中心脏,是绝没有生还的可能的,那么现在他经历的一切是……
 
    穿越了?这是别人的身体,他在替别人受刑。
 
    罗铭的意识只到这里,很快他就陷入了一片黑暗,没了知觉。
 
    再次醒来,罗铭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狠狠掐了自己一把,说是狠狠,其实他也用不上多大力气,刚刚才挨了五十廷杖,后背上的肉都被打烂了,整个人虚弱无力,他这一掐,也不过像抚了一把似的。
 
    然而这也足够让罗铭清醒了,他再次看了看自己所处的屋子,完全相信了他是真的穿越了。
 
    他,聊城赫赫有名,威镇一方的黑道大哥罗铭,竟然穿越了。
 
    这是间内室,陈设奢华,只说罗铭此刻躺的这张卧榻,就可以看出他穿进来的这个身体的原主人,一定非富即贵。
 
    罗铭恍惚中想起他听到的废太子诏,既然是他受了廷杖,那么也就是说,他是穿进了这位废太子的身体里,好像太子的名字也叫罗铭。
 
    还真是,罗铭都不知要怎么形容他此刻的心情,该说是中了大奖么?
 
    废太子,虽然罗铭不知道他是处在什么朝代,但是以他前世那点粗浅的历史常识,也知道太子一旦被废,等着他的只有两个结果。
 
    一是装疯卖傻,从此再不要惦记九龙顶上的那把龙椅,整日谨小慎微,不可乱说乱动,尚能保往一条贱命。
 
    二是我行我素,依然如故,即使不做什么逾越的事,也要被有心人以心怀不轨治罪。好了弄个终生圈禁,若是当朝皇帝小气,赐下三尺白绫也是有的。
 
    总之,废太子,是个既碍眼又让人讨厌的尴尬角色。就罗铭前一世知道的几个历史上的废太子,是没有一个能得善终的。
 
    罗铭苦笑,真不知老天是不是故意耍他,他才被最信任的兄弟背叛,死于非命,现在能重活一回,却要收拾一个废太子的烂摊子。
 
    喉咙里像着了火一样,后背也火烧火燎得痛,罗铭费力地撑起身体,撩开销金撒花的红绡帐子,想下床去找一口水喝。
 
    这个身体的素质真柴,罗铭记得他前世单挑过十几个人,被人打断了三根肋骨,头上被砍刀砍了三寸长的口子,还依旧撑到把对手全打趴下。
 
    现在这个身体,只是受了五十廷杖,就像要散架似的,轻轻一动就头重脚轻。
 
    罗铭一动,床榻边的脚榻上立刻站起一个人来,柔声问道:“太子爷,您醒了?”
 
    那人说完才觉得不对,扑通一声跪下,膝盖重重磕在青砖地面上,“太……,主子,流烟该死,说错了话,请太,请主子责罚。”
 
    流烟的眼里都是惊惧,声音里的颤抖藏都藏不住,身体也抖的筛糠一样,显然是怕极了。
 
    罗铭的目光扫过流烟。
 
    清秀的一张脸,谈不上眉目精致,只算顺眼而已,二十上下的年纪,身穿淡青色宫衣。他脸上都是疲色,一双眼睛熬得通红,看来是一直守在这位太子身边,很久没休息过了。
 
    罗铭收回目光,平平的声音说了一句,“起来吧。”
 
    流烟心里一惊,太子平素最以折磨人为乐,他越是说话平和,折腾人的花样就越是残忍歹毒。
 
    流烟周身冰凉,一个劲儿磕头求饶,“流烟该死!主子饶命!”
 
    都怪自己,一时叫得习惯,难以改口,那声太子脱口而出,竟忘了,太子已经被废,现在他再听到这个称呼,准以为自己在嘲讽他。
 
    罗铭看着不住磕头的男人,直头疼。
 
    这位太子的人缘也忒次了,只是说错一句话,就把人吓成这样?平时是有多凶恶,才能有这样的积威。
 
    “你起来!”说话的声音稍微大了点,牵动后背上的伤口,罗铭闷哼一声。
 
    流烟急忙站起身,扶住罗铭,搭着手腕扶他重新趴好,揭开罗铭背上的纱布,仔细检看伤口。
 
    许久流烟才长出一口气,“还好没有渗血。”
 
    流烟取过一个红漆托盘,从一只玛瑙罐里倒出些淡红色粉末,轻轻撒在罗铭背上,均均撒了一层,又拿起干净的软布盖上裹好。
 
    罗铭后背上的伤口狰狞可怕,皮肉外翻,流烟看在眼里,口中不由得说道:“早听人一句劝,哪里能弄到现在这副样子。”
 
    只说了这一句,流烟就住了口,太子最不喜欢别人说这些,他也是仗着从小与太子一起长大,情分不同,太子就算再残暴,对他总还留了些情面。
 
    流烟帮罗铭掩好被子,问道:“主子可要用膳?”
 
    罗铭不想吃饭,就是渴得厉害,也不知是不是发烧了,头也痛得要命。
 
    “给我拿杯水来。”
 
    流烟听见罗铭吩咐,急忙下了床榻,绕过花梨屏风,去外室倒了水,用彩釉磁碗托着,又急匆匆地走了回来。
 
    罗铭刚要伸手去接碗,却见流烟已经用银制的小匙勺了一口水,稳稳当当地送到罗铭嘴边。
 
    罗铭盯了那支比耳挖子大不了多少的汤匙一眼,皱眉张嘴含了,凉凉的一点滋味扩散在舌尖,味道不错,只是实在是不解渴。
 
    流烟又喂了罗铭几口水,罗铭实在受不得这种待遇,他从小就是孤儿,后来又入了黑道,过的是刀口上舔血的日子,一个人胡打海摔的惯了,哪里被人这么服侍过,他见喝了几回,碗里的水都不见少,终于按捺不住,一把夺过水碗,仰头将剩下的水一口倒进嘴里。
 
    流烟吃了一惊,愣愣地瞧着罗铭,半晌也不敢说什么,收回水碗,讷讷地又问罗铭要不要用午膳。
 
    罗铭现在哪有心思吃饭,他只想知道他究竟是在哪个朝代,当朝皇帝又是谁。弄清楚这些,才好在这个异世界里活下去,不说混得风生水起,至少也不要替人垫背,还没搞清楚原由就被人宰了。
 
    正盘算着怎么向流烟套话,忽然从窗户外面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
 
    罗铭侧耳听了听,乱哄哄的,听不太清,只听到人声嘈杂,还不时有人跑动,其中还夹杂着不少人哭喊的声音。
 
    罗铭纳闷,问流烟道:“外面怎么了?”
 
    流烟脸上露出哀戚之色,“皇上让主子五日内搬出端华宫,滚……,滚出皇城,别再让他看见。”
 
    罗铭对原来的太子真是越来越好奇了,他到底对他的皇帝老子做了什么,才让亲爹这么烦他,废了他的太子不说,连个保面子的王爷都没封,直接一捋到底,贬为庶人,还要轰出皇城,永不相见。
 
    “那外面的是,抄家的?”罗铭不知为何还有点兴奋,问这话时语调都飘了起来。
 
    流烟心思正重,并没发现异样,他摇摇头,“不是。皇上没有下旨查抄端华宫,也没有限制宫中人等的行动。皇上与静懿皇后伉俪情深,在四个皇子中,最疼爱的就是主子,要不是,要不是主子这次太过糊涂,犯了大错,皇上怎么会发这么大的火?”
 
    “那外面乱嘈嘈的,是做什么?”
 
    像是难于启口,流烟顿了顿,才支吾道:“是府里的人。”
 
    流烟没有细说,罗铭却也猜到了。
 
    太子倒台,受到牵连的人一定不少,就算原来的太子再混帐不济事,跟随他的人也不会少,太子失势,大厦将倾,谁还会待在一艘快沉的船上等死,自然是趁早想办法,自谋生路才是正理。
 
    外面这么闹腾,恐怕是太子府里的人全都正急着跑路,连卧病在床的主子也不顾了。
 
    罗铭想了想,轻轻笑了一声,吩咐流烟道,“扶我起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