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冷君暖心 作者:轩辕鬼狐(下)

字体:[ ]

 
 
 
 
 
 
 
    无期认真的样子很好看,比起易回见过的任何人都好看。不过他见过的人确实不多。
 
    易回笑了笑,他突然记起以前无期每次走 ,他都会问无期什么时候回来,但是得到的永远都是“不知道”这三个字。
 
    无期是是谪仙一般的人物,不会爱上任何人,易回一直是这么以为的。
 
    没过几日,无期又要出门,易回心中燃起一点点的火苗。这么说,晚夜也是和他一样,并不是无期重视的人么?
 
    有的时候,爱一个不爱自己的人并不算痛苦,可是爱一个爱别人的人,却是真的很痛苦。
 
    易回知道自己卑微,这个时候已经不指望无期爱自己,只要他不爱别人就好。
 
    无期离开了,留下易回和晚夜,晚夜白日弹琴刺绣,倒是也自得其乐。易回给她送去午饭,晚夜却停下了手中的针线。淡淡问道“易公子是否爱着期?”
 
    易回没有说话,晚夜笑道“你很伟大,可是爱一个人确实自私的。我喜欢他,所以不希望和人分享他的世界。他是爱我的,所以你可以离开了。”
 
    易回看着晚夜,道“你不是他。”
 
    “我确实不是他,但是我知道他的想法。”
 
    “我的意思是,你不是他,他可以这么和我说话,因为他的功夫保证了他的安全,你这么和我说话不怕我下一秒就可以送你见阎王?”易回淡淡道。。
 
    晚夜脸色一阵发白,易回笑笑离去。
 
    “他明日就会回来,这次出门不过是去给我买我要的胭脂。”晚夜在易回身后道“我只是想维护我的爱情,何况我说的并不是假的。”
 
    不用晚夜说,易回就知道无期是爱她的,无期会给她描眉,会给她弹琴,也会给她夹菜。
 
    这些在四十年中,无期都没有给易回做过任何一件。
 
    因为没必要,也不需要。不论什么样子,易回总是会安静的等他,安静的在他身后什么都不说,不闻不问。
 
    第二日,无期果然回来了,带着一大盒的胭脂和一些女子的首饰细软。
 
    易回不知道,原来陪伴真的换不来爱情。无期日日都是住在晚夜的房中,都没有找过他一次。想来也是,软香温玉的美丽女子和已经年老的男子,每个人都会选择前者,就算是无期也不例外。
 
    开始的时候,易回总是睡不着,整夜的失眠,整夜的喝酒。后来也渐渐的可以入睡。人的习惯真是可拍的东西,习惯了无期的无情,自然就不会再心痛。
 
    过了半月,无期又要出门,易回想了片刻问道“你什么时候回来?”无期看了他一眼,淡淡道“我去买一些东西,归期未定。”
 
    “能不能帮我带一些书回来?”易回问的很小心翼翼。
 
    “写信叫亦溪叫人给你送来就好。”无期说道,他一向懒得费心去记那些。这是易回第一次让他带东西,惊讶之余也有些不耐烦。
 
    “信件一来一回要慢很多,我的书都看完了---”易回还想说什么,无期有些不耐,伸手递给他一个短笛。
 
    “这是门内的联络用的笛子,山上有门内的人,你叫他们去买就好。”说罢转身离开。
 
    易回握着笛子,却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要说什么。无期身上的衣服是他亲手做的,无期所用所食都是他一手包办的,他却一直得不到自己想要的回应。
 
    而晚夜什么都不用做,只要在那里弹琴,只要秀美微皱,就可以得到他想要的一切。
 
    原来爱什么的,真的是要看缘分,而不是年份。也不是看付出,而是心头的感觉。
 
    易回觉得自己的心微微疼了起来,手中的笛子碎成了粉末,从手指缝中溜走。
 
    他的心,一直以来都是为无期跳动,可是这个时候,他突然厌恶起这样的自己。这样没有尊严,祈求爱情的自己。
 
    风擎如期到来,又带了一些他需要的东西。易回没有动手做晚饭,和风擎聊天,晚夜倒是识相,也没有过来问晚饭的问题。
 
    只是这次风擎的面色有些不对,易回有些神不思属,也没有注意。风擎走的时候给了易回一封信,要他几日后在看。
 
    风擎走后,易回也无心做任何事,也不再理会晚夜,饿了就随意吃些风擎带来的东西。他本来就武功卓绝,吃的少些也无所谓。只是晚夜不会做饭,几日便饿得无力。
 
    三日后,易回想到风擎的信,刚要打开阅读,无期归来。
 
    这次他带回了一些琴谱和一些稀罕玩意,当然都是给晚夜的。站在山上,发现易回并没有如同往日一般迎接自己。无期皱眉,回到晚夜房中,发现晚夜面色苍白躺在床上,细问下才知道易回已经远庖厨几日。
 
    等无期找到易回的时候,他正在看手中的信。无期看到落款上风擎的名称,有些不悦。
 
    风擎为了振兴藏剑山庄,修炼了先人留下的功法,如今已经走火入魔,命不久矣。而风擎希望易回日后可以偶尔去山庄拜祭自己。
 
    易回有些伤感,他突然想到,不知道自己若是答应了风擎,他会不会去修炼那些功法?刚要将信件收回,信件就被迎面而来的起劲撕成了粉末。
 
    无期面无表情的看着易回,冷冷道“为什么不给晚夜弄吃的?”
 
    人总是这样的,一个人对自己什么样,时间久了就回成为习惯,久而久之就觉得这是应该的,一旦违背了以前的习惯,就是罪过。
 
    易回淡淡道“她是我什么人?”
 
    无期一愣,有些不知道要如何回答,只得说道“她是我的爱人,过几日我会娶她进门,你自然是要对她好些。”
 
    易回摇头,隐藏起心中被刺出的鲜血“那么,你才是她的爱人,我不是。”
 
    他们的师傅以前就说过,易回其实是个很冷血的人。他对人好,便可以对人很好,用尽所有的力气对人好。但是若是这个人伤了他,他也会走的毫不留情。
 
    易回离开了,如同他们师傅说的一般,毫不留情。他去了藏剑山庄。
 
    风擎没过多久就死了,易回一直陪着他。而后留在了藏剑山庄里面没有离开,开始教授山庄内部的人剑法,布阵保护山庄。
 
    而无期,也娶了晚夜。只是两个人都不会一些家务琐事,便搬离了山谷,来到了离山谷最近的镇中居住。
 
    易回走的第一年,无期只回了一次山谷,他回去的时候发现药田中的相思不见了。
 
    这还是两个人第一次分离这么久,无期有些不适应,看到相思没有了第一件事便是去了易回的房间。房间也变空了,里面的一些东西都没有了。
 
    易回的画,还有他平时配置的各种药物,都不见了。无期在竹屋走了一圈,除了易回的东西,其他的任何东西都还在。易回把属于他的都拿走了,没有留下一丝一毫,似乎是一下子就从无期的生命把自己的痕迹全部都消除了。
 
    易回走的第二年,无期的胃口变得很差,换了一批厨子之后,他还是吃不下什么东西。好在武功卓越,也不是很在意。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看着那些精致的饭菜就没了胃口。一桌子菜,几口下去就不想在动筷子。最常入口的倒变成了酒水,每日都要喝上一些。
 
    第三年,无期又回了一次山谷,以前中的一些药材应该已经成熟了,这两年不在江湖上行走,他也养成了和易回一样喜欢摆弄药材的习惯。
 
    想到易回,无期面色僵了一下。当初易回走的时候,他以为没多久易回就会回来,虽然让易回和晚夜在一个屋檐下很奇怪,但是无期并不认为易回会这么简单的就离开。
 
    没想到易回还真的一走就这么决绝。他只得到过一次易回在西域的消息,他也没有让人去打听。
 
    既然走了,就不要想着回来。
 
    想着易回的事情,无期很快就到了山谷。没有人打理,山谷中已经铺满了灰尘,看样子还有一些野兽的足迹。不过药田那里易回有用过阵法,所以并没有被野兽破坏。
 
    采了一些药材,无期打算离开。转眼,却看到了一支竖笛。
 
    竖笛孤零零的躺在藤椅上,身上被落叶覆盖。无期走过去拿了起来,发现这是易回以前经常吹奏所用的笛子。没想到会在这里,想来是走的时候忘记了。
 
    拿起笛子,无期突然想到易回的摸样。
 
    长衣曳地,眼角是看透世间的清澈和对他的深情。眉目雅治、气质绝尘就仿佛古画中的那些男子。
 
    这个男子会为他做一切其他男子都不削去做的事情,原本惊世的才学可以名扬天下,却安心的在这个竹屋中渡过了四十多年。
 
    突然想起,他和易回其实已经生活在一起四十余年。
 
    怪不得这两年总是觉得有些奇怪,原来只是不习惯罢了,若是习惯了就没问题了。
 
    四十余年都没有爱上易回而是爱上了晚夜,那不是就是说明自己永远都不会爱上易回么。这样易回走也是正常的,与其在自己身边永远都不可能在一起,离开不是最好的么?
 
    无期笑了,伸手将笛子扔下山涧。
 
    易回去找自己的生活不是也很好么,自己想起他来做什么?似乎是想通了,无期回程的速度快了许多。他觉得才一日不见晚夜,就有些思念她。
 
    回去之后,无期不想吃东西的毛病也好了,胃口突然好了许多。每日和晚夜耳鬓厮磨,倒也是别有一番情调。
 
 
 
番外 君问归期(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