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未来娱乐大亨 作者:十日十月

字体:[ ]

 
书名:未来娱乐大亨
作者:十日十月
文案:
眼睛一闭一睁,沈固来到了高大上的未来,一夜无梦床、全自动做饭机、心想事成网络媒体,要不要这么先进啊?
科技发达,人类步伐匆匆,情绪模拟器的出现逐渐取代了娱乐,直到千年后的今天,再无一丝痕迹。
沈固为这群娱乐匮乏的人流下了伤心的泪水。
既然没人来,他就迎头上,一步一个脚印,走上娱乐顶端。
还有那个谁,婚配系统我不承认!面瘫是病,得治!
 
阅读指南 
1.爽文YY,简称爽歪歪
2.拿什么拯救你,我的酱油攻?
3.主角涉及较广,YY程度比之某点也不遑多让,请大家务必HOLD住
==================
 
 
☆、新的世界
 
  “既然你是婚配系统选出跟我最合适的人选,我们俩个未来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会生活在一起,试婚阶段,你也要必须尊重我的隐私,这间屋子是你的。”眼前的男人穿着一身修身西装站在那,眉目漆黑,不动不笑,无形中就有气势压过来。再加上他长得实在太好,轮廓冷傲,面孔英俊,轻轻一抬眼皮,目光里像是镶着一层刺,让人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沈固狠狠闭了下眼睛,觉得自己好像错过了些重要东西。婚配系统是什么?试婚又是什么?
  男人将沈固的反应当成无礼,心中有些不满,眉头蹙起来,他做这个动作也相当好看,仿佛是鄙夷什么似的,然而他一个字也没说,抬起手看了眼时间,头也不回往外走,男人人高腿长,眨眼间就走到了门口,“已经耽误半天时间了,我去公司了。”
  还不待沈固反应过来,冰冷的金属门从左右打开,然后再缓缓闭合,男人消失在门口。
  男人的离开让屋中温度像是一下子有所回升,沈固如泄气皮球一样跌回了沙发上,脑海里突如其来涌入的零星内容让他知道这一切并不是有人在整蛊。
  现在,并不是2014的地球,而是3086的新水星,时代先进,科技先发达,万幸的是这里的人类还是一个鼻子两只眼睛,还是呼吸氧气。
  而刚刚离开的男人名叫蒋韩,正是通过这个星球上的“婚配系统”选出的和他DNA最相配的人,通过系统选出的人,并非强迫一定要结婚,就像男人说的,俩人正处在试婚阶段。
  沈固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心中一万匹草泥马呼啸而过,除了呵呵,只能继续呵呵。他呆坐在沙发上一个小时,才逐渐冷静下来,在地球上最后的记忆,是充满消毒水味的病房,和刺眼的白灯。
  既然这条命是白得的,沈固没理由不去珍惜,想通的他豁然起身,接着像是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在屋子里四处逛了起来。
  一会摸摸客厅的拟真水族箱,一会来到厨房看了看自动做饭机,最后晃到洗手间,在全自动洗浴间里洗了个澡,任伸出来的刷子在他身上搓了个遍,最后暖风烘干。
  被固定住的那一刻,沈固不可避免有些害怕,总觉得像人质一样被绑了起来,但是下来以后,简直高端大气上档次,连带自己都牛逼起来。
  沈固站在镜子前照了照,里面的样子和上辈子几乎没变化,还是清清寡寡的一张脸,眉目疏淡,之所以说几乎,是因为上辈子重病不治,看起来就像是活不久的痨病鬼,一脸蜡黄,让人看了忍不住担心下一刻就会嘎嘣咽气,如今这张脸虽并没有多出彩,但闪着健康光泽。
  沈固放了心,觉得没有什么能阻止他好好活着,即使这个操蛋的婚配系统,让他一上来就和一个面瘫男绑在一起。
  沈固刚来到这个世界,什么都觉得新鲜,他回了自己房间,看着如同太空舱般的“床”,上面全息面板甚至可以选择“无梦睡眠”,睡眠时间也可以精确到秒,要不要这么高科技啊?
  如果不是沈固不忍睡觉耽误时间,他当真立刻就要躺上去体验一下。
  接下来,他开了电脑,这个世界,不叫电脑,而是叫网络媒介,套在手腕上,就像是一块手表,白色外观,闪着金属质感。网络媒介笼统的说是电脑和电视的结合物,往细了说,两者简直没可比性。电脑能仅仅一个想法甩过去,就能打开想查询的资料?电视能让空空如也的墙上刷地一声出现张无比清晰的屏幕吗?随心所欲的操作方法,让操作网络媒介就像是呼吸空气一样简单。
  沈固忍不住叹息,不知多少次赞叹这个世界的高科技,半天的时间,就在沈固的好奇中,飞快流逝,他几乎将屋子里的电器摸了一遍,总结起来就是几个字——高端大气上档次。
  天色不知不觉暗了下来,沈固才发现自己一天没吃东西,奇怪的是他也不觉得饿,正跃跃欲试想用自动做饭机做个晚餐时,门口传来急促脚步声。
  沈固紧张起来,匆匆来到客厅,见蒋韩不知何时回来了,房间的大门简直无声无息。
  蒋韩的西装如同走时那样整齐,像是一天都不曾忙碌,只是他面色阴沉,瞳孔中闪着愤怒火光。蒋韩无视沈固,大步走到置物架旁,从上面取出一个白色的如同耳机的东西,二话不说戴着头上,这和他身上的西装完全不搭,看起来有点不伦不类。
  蒋韩快速地按了几个按键,见他慢慢闭上眼睛,紧蹙的眉头也一点点抚平,重新恢复成了平静无波的表情。
  低调的外观,是沈固探索一天,唯一忽略的一样高科技,想起来是什么东西的沈固简直将它奉为上世纪最伟大发明,没有之一——情绪调节器。
  人类难免会有悲伤、失望、后悔种种负面情绪,而情绪调节器可以通过连接大脑,发出刺激电波,消除那些负面情绪,只要九九八,情绪调节器带回家!
  沈固快被情绪调节器闪瞎了眼,牛逼都不足以形容这机器的强大,他猜这个世界一定没有自杀的。
  蒋韩像个瘾君子,情绪得到缓解,整个表情都柔和些,他睁开眼,才想起沈固的存在,继而继续无视他,摘了情绪调节器,将它放回原位。
  沈固摸摸鼻子,倒是不恼,搁谁一个富二代被配给一个穷屌丝孤儿也会觉得不爽,沈固刚要回屋,暂时避开他,就听蒋韩无起伏地说:“晚餐吃什么?”
  沈固以为蒋韩在询问他晚餐做了什么,虽然沈固不认为自己是妻子角色,可毕竟自己在家游手好闲一天,有点心虚,“额,我还没做。”
  蒋韩顿也不顿说:“我做,你吃什么?”
  沈固有些受宠若惊,心想这蒋韩真人不露相,出得厅堂入得厨房,连晚餐都包了,忙谦虚地说:“什么都行。”想了想,又补充道:“你吃什么我吃什么。”
  蒋韩没回话,走到冰箱前从里面拿出两个番茄,洗也不洗扔进果汁机里,不一会,红彤彤的果汁缓缓流出,装满了两杯,接着,他又往做饭机里分别扔进了肉和蔬菜,十分钟不到,蒸肉和蒸蔬菜做好了,烤箱里的主食同时做好,圆滚滚的面食,他也不知该叫馒头,还是叫面包。
  俩人分坐餐桌两头,中间摆放几瓶调料,蒋韩有条不紊地将肉和蔬菜夹进……姑且叫做面包的东西里,然后淋上黑乎乎的酱汁,沈固有样学样,如同嚼蜡般吃了晚餐,他想这自动做饭机方便是真方便,可TM不是一般难吃啊。
  吃完饭,蒋韩就进屋了,沈固也回了自己房间,白天光顾着探索了,打开了网络媒介,却没使用,这会他想看会电视,多了解下这个世界的时事,好将零星的记忆补全。
  但沈固播了好几个信号台,全是一些无足轻重的新闻报道,一瞬间,好似一道闪电划过他的心头,沈固猛地站起来,剧烈的动作差点掀翻椅子,他想起来,自从出现了情绪模拟器,娱乐一点点从这个世界消失,最开始,人们像吸食鸦片那样,享受情绪模拟器带来的最直接的欢愉,时代在进步,人类步伐匆匆,直到千年后的今天,再无一点痕迹。
  他捂着嘴巴,不敢置信地瞪着眼睛,如果此时有人看见他表情,一定以为他活见鬼了。他心脏扑通扑通跳得飞快,简直快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一个念头在他脑海中高速旋转,逐渐聚拢。
  沈固感觉自己面前像是放着一张大号披萨,新鲜出炉,酱料十足,关键是所有人都好像看不见这块披萨,从它跟前绕过,沈固如果想,他完全可以独吞这张披萨,甚至想吃哪里吃哪里。
  这块披萨的名字叫做——娱乐!
                    
 
☆、策划书
 
  沈固越想越觉得自己想法可行,他甚至已经预想到未来自己数钱数到手抽筋的情景,嘴角差点咧到了腮帮子,一个人咯咯咯乐了起来。但是万事开头难,脑海中宏大的计划,真要执行起来,第一步尤为艰难,最为现实的问题当属资金短缺。
  沈固焦躁无比,像是有一膀子力气没处使,他一会坐在椅子上不停抖着脚,一会又豁然站起来,围着屋子团团转,脑子里乱糟糟的,东一榔头西一锤子,浮浮躁躁,很难捋顺。
  直到后半夜,沈固才逐渐冷静下来,他急匆匆打开网络媒介,一方面是想确认下这个时代娱乐的匮乏,一方面又企图寻找什么突入口,该说皇天不负有心人,还是说这个媒介设备实在贴心,沈固在苦恼于启动资金,并对一些章程茫然不确定时,网络媒介已经给出了精确的指导。
  首先,在这个网络全民化的自由时代,任何人花钱就能申请到一个信号台,可以在信号台播放录制的东西,如今主流信号台,除了个固定的几个新闻台,剩下的大多是广告商申请的,专门用来播放广告。
  接着网络媒介还贴心地给他找到了全国最大型的投资平台,任何人都可以注册,这里又分为企业注册和个人注册,企业可以在平台上寻找商机、人才、好的点子,而个人可以递交自己创意,若是有幸被企业看上,双方就会开始联系,商讨后续。
  沈固再次激动起来,他从柔软的座椅上站起来,拉开手边的那片帘。乌黑的夜幕里由远及近,渐渐可以看清一两颗星。这种不知名的小星从来没有光芒万丈的时候,但是在此时,在这样静谧暗淡的夜空中,它们闪闪夺目,竟让人不忍直视。沈固看着那星,不可抑制的笑起来。
  笑了不知有五分钟还是十分钟,沈固嗖了一声又冲回了座椅,满心想着写出策划,却在看见白花花屏幕时卡了壳,憋了半天,只憋出“娱乐节目策划”几个字,要不要这么虐心啊?
  贴心的再次听到了他心之所向,展现在他面前无数份策划模板,沈固耐着性子看了下去,明明那些字他都认得,读的时候也觉得通俗易懂,但换他去想,却是一个字一个字艰难往外蹦。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悄然流逝,等他意识到时,清亮的阳光正透过窗帘缝隙蹑足而来,沈固伸了个懒腰,实在熬不住了,弯腰驼背走到睡眠仓边,直挺挺倒了下去,舒适的触感让他忍不住发出赞赏的叹息,朦朦胧胧记起昨天白天时还期待研究睡眠仓了,这会却再没一丁点精力,他几乎是瞬间睡死了过去。
  美好的睡眠无外乎就是眼一闭,一睁,醒了。沈固清醒的前几秒,脑海里朦朦胧胧想起策划书的事,下一刻骤然睁眼,自床上坐起来,他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网络媒体,有种和时间赛跑的劲头。
  沈固修改了几处昨晚因熬夜而变得迟钝的大脑造出的狗屁不通的句子,一个小时后又憋出了十来个字,他有点坐不住了,站起来活动下四肢,明明昨天就已经探索熟悉的物品,因他的焦躁,总是忍不住拿起来摸两下,再原样放回去,直到给屋里的摆设几乎摸了个遍,这些东西功能性太强,单纯装饰性的物品几乎没有,他不知道是蒋韩家这样,还是其他人家也这样,他隐隐有种感觉,这个时代的人为人处世直指目的,似乎不愿意为了一些无足轻重的小事而停留。
  他又像做贼似的贴在房门听了听,见外面静悄悄的,就猜蒋韩上班去了,这才意识到自醒了后颗粒未进。
  为有了暂时放下策划书借口的沈固兴匆匆出了屋,鼓弄了几下自动做饭机,上面列出的菜谱简直不忍直视,他忍不住为这些高科技人类流下伤心的泪水。沈固往里扔了几个鸡蛋,保守地选择了鸡蛋羹这道菜,又扔里一把面粉,用烘烤机做了面包,往里挤了挤酱,他有种吃面包喝调料的感觉,两种滋味怎么配怎么不搭调。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