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下一穿乾隆 作者:风舞轻影

字体:[ ]

 
下一穿乾隆   作者:风舞轻影 
 
 
皇帝陛下金安
 
  本文完全属于作者抽风之作,不用太介意史实=-=CP是乾隆陛下和和珅大爷
  为了纪念本人那个可怜的还在送修的笔记本,已经心情不好好几天的我再次开坑……埋死自己。
  
  看着金碧辉煌的天花板,躺在床上的那个人再一次感叹自己现在那几乎可以算是腐败至骨头里的人生,在前几天那莫名其妙的摔倒之后,他再一次醒来就发现周围一群人围着自己跪在地上,那场面之惊悚差点把他弄得再一次昏过去,等到听清楚了他们在喊“皇上金安”的时候,他的表情顿时囧囧有神起来。
  应该庆幸没有人敢直视皇帝的表情吗?不然一定会看到龙床上坐着的这位张口结舌嘴角抽搐的蠢样子。
  穿越了,这点毋庸置疑,首先穿越有好事儿,众所周知穿越在起 点小说里,只要稍微有些本事都能落个左拥右抱,更何况现在自己已经是个皇帝了,那要啥美女没有啊?多好,这是身为穿越男必备的福利;其次,既然穿越了,那么首先就要有成为一代高手的觉悟,什么拿着刀一劈就能山崩地裂,再一砍就能直接杀佛灭神,那是何等的畅快啊!
  而就在他还在继续YY眼看着想要拍案而起让人马上送几个姑娘上来的时候,一双手拉住了他,“陛下,你总算醒过来了。”声音里还带着哭腔。
  这一位忙抬头一看,顿时心里一个激灵……这张白脸包子是怎么回事儿?
  等那只白面包子哭哭啼啼的说完她的担忧,这一位坐在龙床上的已经半风中凌乱了,虽然他非常勉强的强自镇定,甚至还狠狠扭了一下自己的大腿,这才让他可以用比较平缓的语气说出,“皇后你辛苦了,”也无法改变他现在如同在十八层地狱最下面那一层的心情。
  合着这不是喜剧,是杯具对吧,而且是一碗橱的杯具!
  自己竟然称了个灯泡,而且还是灯泡了某个著名的人物。
  爱新觉罗弘历,俗称的乾隆皇帝,而对面的那只白面包子就是他现在的继皇后乌喇那拉氏。
  也就是说,没有神佛、没有魔法,只有个疑似书剑恩仇录故事?
  何等的……杯具啊……
  
  【事实上该庆幸的,连书剑恩仇录都没有啊……】
  
  哪怕当年他历史再不佳至少也是知道,乾隆先生是康乾盛世的最后一任君主,在他的统治里至少是好事儿多过坏事儿的,不过,和乾隆一样有名的在同一时代的还有另外一个人,那就是最著名的贪官和珅及最有名的才子纪晓岚。
  白面包子再说什么他暂时没有听进去,只暗暗想道,若有和珅这么一个人物第一件事情就是下令砍死他!
  不过他暂时不知道日后他发现自己要砍死的人可能数不胜数。
  
  “皇上,皇上你在想什么?是不是还有什么不舒服?”
  “咳,没,我挺好的,都散了吧,人闹轰轰的我头疼。”这一位闭上眼睛重新倒在了龙床上,虽然说下面铺着的和上面盖着的极其舒适,但是他现在可是一点都没有欣赏的功夫,看着周围所有人都退了出去,重新还了这一片地方的宁静,他闭上眼睛摸上了脑袋,那个灯泡头让他极其的不舒坦。
  
  穿越并不是人人都能适应的,哪怕穿越成皇帝也不例外
 
作者有话要说:……我开坑了
仅以此坑纪念我可怜的笔记本电脑!
 
 
 
 
皇帝绝对不是好职业
 
  2
  话说到底是谁说当皇帝的日子是全世界最幸福的日子?合着说这话的朋友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啊!你看,平日里天不亮就要起来,洗漱过后要去给皇太后请安,请安之后吃饭然后上朝,整个上朝闹哄哄的这个说那个那个说这个,作为皇帝稍有不慎就有御史上折子,偏偏还要故作大度,不杀言官。等好容易退朝了,还要去看折子,批了折子倒腾到晚上快要睡觉了,最麻烦的事情来了——掀牌子。
  皇后是个白面包子,皇贵妃也是个白面包子……整个宫廷里几乎人人都是白面包子。当乾隆先生醒来把自己几个受宠的和经常看到的大小老婆都看了个遍之后,他不得不得出结论,有必要化妆成这个德行吗?这一群白面包子晚上就跟咒怨似地,让他想起来就浑身寒颤。
  所以说每到晚上就成了他最痛苦的时候,那群女人就不能化妆稍微收敛一点吗?好吧他是不能相信古代女人的化妆技术,但是要让他能心态如此平和的转换过来也是需要点时间的不是?
  好吧,他不是对这个最有意见,没有规定皇帝一定得晚上身边有人不是?所以至少他可以偶尔来个没心情没意思不愿意,只是当他发现自己还有1234567这么一群孩子的时候,他囧了。
  可怜他穿越之前还没结婚,等一穿越了自己已经是个40多岁的大叔,膝下有一群孩子一个个的都喊他皇阿玛,这父子之间到底应该如何相处成了他最需要研究的一门课程。笑眯眯的说话这有些艰难;把小儿子抱起来,这种事情他从未做过;考一下功课,看在老天的份上他繁体字都没认全能问出什么来啊。
  就拿昨天皇后的儿子,小十二跑来问,如人饮水冷暖自知的典故,愣是让他愣在当场几秒钟都没能反应过来,现在可不像自己上辈子的时候,若答不出来还有百度和谷歌,手指一动就能知道,昨天竟愣是让他答不上话来,好在当时自己身边还有个稍微懂点事儿的侍卫及时救了他,对了,那个人叫什么来着?钮祜禄善保,倒是相当敏捷机智马上就帮自己的尴尬给圆了过去,好人!好才华!不过为什么总觉得这个名字好像挺耳熟的,不过别去管他了,只要能够让自己心里舒坦点就好,至于今天……这位先生看着外面的天色心里愈发的伤感,又是一天,这到底何年何月是个头啊。
  一想到乾隆活到了88岁,那么哪怕自己现在是44岁,意思就是说自己至少得当个老头子有44年之久,这让一个身心健康的青年人情何以堪!
  “皇上,该上朝了。”死太监那尖利的声音再一次在门口响起,床上的这位大爷忍不住浑身一个哆嗦,最终还是深吸了两口气探出了头,“知道了,进来吧。”
  唯一感谢上帝的就是,自己至少还是有人伺候的,连穿衣服都不需要自己动手真是太好了。
  只是等他起来了又有一个天大的“好消息”等着他,他身边那个贴身太监竟然笑眯眯的凑到了自己身边,“皇上,昨儿个和敬固伦公主打发人来求您恩典,想今儿个进来给您请安,您说宣不宣?”
  这位先生停住了步子,总算这个身体里还残存着些整个皇宫的人情世故,不然他连和敬到底是谁都不知道,若真对方来了可真是出丑出大了,要知道和敬固伦公主是自己前一个皇后的女儿,按照这个身体的记忆,对于上一任皇后是相当有感情的,也就是说上一个老婆的独苗担心自己老爹然后想来看看,就人情而言倒是没什么,女儿来看老爸这是天经地义的,但是现在自己这个冒牌货要如何在长大了的亲生女儿面前瞒过去,那可真是一门学问。
  只是自己女儿都说要来见自己,总不能说不见吧?称病这种事情真是太蠢了,这个家伙只能眯着眼睛想了一下,“让她等到退朝后来,让她先去坤宁宫请个安,朕去一起吃个午饭。”那个朕字让他相当的不愉快,但是这有什么办法呢?自己现在已经是一群孩子的爹了。
  对了还有一件让自己最最最看不惯的,就是眼前那黑压压的一群跪在地上的人,而且还是一群跪着的灯泡头。别说自己矫情,若可以你们自己来试试这滋味,坐在一个大凳子上,看着下头一排人跪在地上磕头对于一个有着健康端正思想观的青年人来说绝对是一种莫大的刺激。
  好在这几天已经让他刺激的有些麻木了,回忆起第一次看到这个可怕的架势,他的心脏跳到了180还朝着200飙升,足足愣了一分钟这才挥挥手用装出来的有气无力的声音对着下面的人说,“平身吧。”
  不过总算老天还是对自己网开一面的,至少在每天下午批折子的时候他非常高兴的可以看着自己手底下写着那一行非常好看的字,说来也奇怪,自己明明不知道有些字的繁体到底怎么写,偏生这个身体就能本能的写出来,这应该说是穿越者必要的一些小福利吗?不过总算生活还有一丝可喜可贺的地方。
  “致斋(这是善保的字)”我指了指站在门口的当侍卫的善保,“等会和敬公主来了,你速来回报。”这个善保做事儿极为可靠,倒是日后一个可造之材,依着这个身子的记忆这个善保也就是前不久继承了他曾祖父的爵位才来了挡御前侍卫,年岁尚欠,不过行事能够现在这般稳重已经颇为难得了。
  他思量了一下最后迎着朝阳不得不去面对身为一个皇帝每天必做的功课——上朝。
  如果可以,是不是应该提一下做五休二的建议呢?他思量道这里却马上在脑袋里把这个提议给否决了,大臣们都是这样,明明累得要死却要个好名声,若这个是皇帝提出来的,那赶明儿一早上就有成千上万的折子来批判皇帝的懒惰了,你说这做皇帝这么没意思,怎么人人还喜欢那破凳子。
  好吧,也就现在拥有现代人眼光的自己可以这么说了。
  
 
作者有话要说:…………本来我想塑造一个角色叫惠普
然后……拖出去砍了………………
很遗憾我笔记本电脑在今天突然修好了= =
我是该遗憾还是该庆幸呢?囧
 
话说钮祜禄善保…………………………………………是谁大家自己百度一下好了…………
 
 
你看实际上乾隆那时候某人还小,但是20岁和40岁大家还能接受一下,但是20岁和60岁我觉得我没办法接受啊
 
 
 
 
皇帝是个碗柜职业
 
  看着脑袋上那个缀着硕大东珠的帽子,这位先生可没有生出半点骄傲之心,现在是乾隆二十年,也就是说自己当皇帝已经当了二十三年了,虽然说下面的大臣不知道,但好歹坐在椅子上的这位心里清楚自己是多么的不学无术。
  没错,虽说自己以前也是个本科生,但是就现在新社会里多如过江之鲫的本科生能和下面那群过五关斩六将的状元榜眼探花媲美?自己最多不过背一个出师表,还有头未必能说出尾来,下面那群人之乎者也谁知道在说什么。
  不过总算这几天让他们说的简短一点还稍微有了些成效,那些歌功颂德少了大半,终于能听到一些正事儿了。
  而实际上下面那群人都认为这几天不过是上头的那位大病初愈心情不好罢了,你看皇帝也是人对吧,偶尔有些闹脾气你也得理解他,只是雷霆雨露都是君恩,他希望大家少废话那就少废话吧,反正等他好了,自然还是能说的。
  看着自己面前那一沓子褶子,这位仁兄现在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是因为自己病了刚痊愈所以底下的才递上来这么一些呢?还是本来就没多少折子?他粗略的翻了几本,虽然里面笔记不同但总算还能看得懂大半,不过等他翻到第三本之后终于忍不住冷哼一声顺手把折子甩在了地上,“除了请安,就没别的话可说了吗?”
  “臣等有罪,请陛下息怒……”又是黑压压的一片跪了下去,乾隆嘴角抽搐指着地上的那两本,“不是请安就是请立储,合着是盼着朕早点死不成?”他这话说出口其实也没多动脑子,只是没想到突然有两个人从那人群中抢出在自己面前重重叩首,倒把他给弄糊涂了,等看清楚其中一个人的脸的时候,他这才从自己残留的记忆力想起了那个人的名字,李善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