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暴力镇压 作者:搞笑星人(下)

字体:[ ]

 
 
 
    
 
    宋镇直接付了三年的房租,房东见宋镇一下子付三年,就高兴地说抹去零头。
 
    可是在首都,房价自然很贵,就算抹去了零头,价钱也十分可观。
 
    宋镇什么都没说,又带宋玉泽去买家里要用的东西,被子,锅子之类的,还有好些新衣服。
 
    宋玉泽推拒,不想要。
 
    宋镇道:“你上大学了,不像高中整天穿校服,总要置办一些新衣服。”
 
    宋玉泽拗不过宋镇,被宋镇买了好多放在衣柜里。
 
    等租的房子都置办好,可以舒服住下的时候,两人已经忙了一个星期了。家具什么的,都是宋镇忙前忙后弄的。
 
    宋玉泽都看在眼里,突然想起了,他刚来这个世界的时候,宋镇对他,也是这样百般呵护照顾的。
 
    最后宋镇要走的时候,给了宋玉泽一张卡。
 
    宋玉泽不接,宋镇说:“拿着,以后每学期的生活费,学费我都会往里面打。”
 
    宋玉泽不想收,光租房买东西,他就用了宋镇很多钱了,他说:“我可以自己打工赚钱。”
 
    宋镇笑笑,把卡放在桌上:“这些钱,当我欠你的,我以前那样对你,你肯定很恨我。”
 
    宋玉泽沉默地低着头,宋镇突然走过去伸手摸了摸宋玉泽的头发,轻声说:“虽说叫你逢年过节都不回来,但是要是你在外面受欺负了,生病了,打电话给我,我会来找你的。”
 
    宋玉泽咬着牙,没有退开,过了会,小声说:“你再婚吧。”
 
    宋镇放在宋玉泽头上的手一顿,收回来,苦笑一声,没有回应,只是道:“我走了……”
 
    Chapter52
 
    砰砰砰,门敲的震天响,邻居不满,开门出来道:“有病啊,敲这么久都不开门就是没人咯,还一直敲,让不让人睡觉了。”
 
    说完那句话,那人揉了揉眼睛,看清门外的人,吓出一身冷汗,闭着嘴再也不敢出声,嘭的把门关上了。
 
    宋镇家的门外,站着的是好几个看起来凶神恶煞的男人,各个一身腱子肉,痞里痞气的,乍一看,像是黑she会来寻仇的,难怪吓得邻居再不敢出声。
 
    不过那几人也没心思去寻那小邻居的麻烦,一个个愁眉苦脸地站在门外。
 
    有的蹲在地上边吸烟边道:“别敲了,镇哥要是真在家,就是死了都被你敲活了。”
 
    敲门那个大汉收回手,皱着眉头道:“那镇哥去哪里了,都一个多星期不来公司了,连一句话都没有。”
 
    “我他妈要知道镇哥去哪了,还用在这蹲点吗?”
 
    “电话呢?打了吗?”
 
    另一个人道:“打了,都通的,就是不接,好几十个了。”
 
    “妈的,接着打,见鬼了,好好一个人,就这么人间蒸发了?”
 
    他们要找的宋镇,就在家里。
 
    黑漆漆的房间里,一盏灯都没开,勉强借着月光能看清落地窗旁的长椅子上躺着一个人。
 
    房子里到处都是酒味和烟味,地上衣服们像咸菜一般揪着可怜兮兮地随便丢在地上,屋里到处都滚着酒瓶子,脏东西,连点落脚的地方都难以找到。
 
    沙发上的手机,亮个不停,却一直没人去管。
 
    宋镇的周围散落了一地的烟屁股和酒瓶子。
 
    他左手捏着烟,放在嘴里吸了一口,右手拿着酒瓶又猛灌了一口。整个人形容潦倒,说不出的疲惫和颓废。
 
    他那双光是盯着别人看都叫人害怕的眼睛里落满了红血丝,半睁半合着,看着天花板,再也看不出一点凌厉的样子。
 
    宋玉泽……宋玉泽……宋玉泽……
 
    这几个字梗在他喉咙口,在嘴边打转,最后只能随着苦涩的酒一起咽下肚子。
 
    ……他好想他……
 
    想碰他,想抱他,想亲吻他……
 
    可是想也没用,他们之间再无可能了。
 
    是他亲手放他走了,叫他永远都不要回来。
 
    原本想着,慢慢熬,总会好的,可是真的见不到他了,他只觉得就要窒息了。
 
    像是被人强行溺在水里,心在被慢慢掏空一样,变得连呼吸都觉得艰难。
 
    才一个多星期而已,连一个月都没有,往后还有数不清的日子,好几十年,他都得不到他了。
 
    很得不把他再抓回来,锁在怀里,再也不放他走了。
 
    管他是恨他,还是想杀他,肯定比现在要好吧。
 
    总比现在要好,因为现在是生不如死……没有酒精和香烟的麻痹,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熬过去。
 
    他想见宋玉泽,想念他身上的味道,冷漠的眼神,说话时像雪水化开的声音,被他占有时哭泣难耐的样子。
 
    都是他的,全部属于他的……
 
    停不下来,不管睁着眼,闭着眼,都是宋玉泽。
 
    一想到宋玉泽不再属于他,他就心脏疼,不是心理上的,是真的心脏疼。
 
    刺痛的,想停都停不下来的,煎熬的,狼狈的思念。
 
    像上了瘾,戒不掉,停不掉,得不到就痛。
 
    宋镇狼狈地笑了一声,拿起酒猛灌了一瓶,他觉得自己真他妈不爷们,他应该出去干点架,见点血,狠狠地发泄,而不是在这里没出息地醉生梦死。
 
    宋镇家里的门是被斧子劈开的。
 
    实在是那帮小子在外面蹲守了十几天还不见宋镇人影,真怕他死在了家里。
 
    推门进来的时候,所有人下意识地皱眉头,捏住了鼻子。
 
    屋子里酒气熏天,浓郁地叫人窒息,愣是一点新鲜空气都没有。
 
    “操,镇哥。”眼尖的一个小弟打眼就看到了躺在落地窗边要死不活的宋镇,忍不住叫了一声。
 
    “镇哥。”几个大男人一看到宋镇,都欣喜地喊了起来,朝宋镇走去。
 
    宋镇听到动静,慢慢睁开眼,被刺眼的阳光一照,用手遮挡了一下。他慢慢坐起身子,然后懒散地靠在墙上,看着众人,嗓子嘶哑地说:“叫魂啊。”
 
    “我操,你他妈没死啊,兄弟们都当你被哪个犊子下黑手弄死了。”
 
    宋镇笑了一声,说:“滚蛋。”
 
    “就是,你他妈会不会说话,我们镇哥那么英明神武,在他手里只有受虐的份,谁能弄死他。”
 
    见宋镇没事,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说话也就轻松起来。
 
    一个男人凑过去闻了一下,说:“镇哥,你这是喝了多少酒啊,这地上全是你喝的?酒神转世啊你,没喝出胃出血吧。”
 
    宋镇推了他脑袋一把,说:“滚远点,好几天没洗澡了。”
 
    “我说镇哥,镇爷,您可是真潇洒,兄弟们找您都找疯了,结果你却关在家里喝酒?”
 
    “滚蛋,没看见镇哥这颓废样,明显他妈是借酒消愁嘛。”那人扫了一眼满地的酒瓶子,啧啧道:“这他妈得多愁啊,能喝成这样。”
 
    宋镇的脸色落了下来,没了刚才的笑容,冷冷道:“行了,看见我没死放心了?都走吧。”
 
    石淼皱了皱眉,对另一个人说:“打电话叫阿颖过来,这都乱成什么样子了,叫她帮忙拾掇一下。”
 
    宋镇听见了没说什么,对石淼说:“行了,你们走吧,我明天就去公司。”
 
    听到他这句话,所有人才放心下来,又关心了宋镇几句就走了。
 
    宋镇踢了石淼一脚,说:“叫人来把门修好。”
 
    石淼笑嘻嘻地应了,说:“成,哥,那你要是还想喝酒,找兄弟一起喝。别弄得大家再以为你失踪了。”
 
    宋镇知道他们关心自己,点点头,见他们都走了,就走进浴室冲澡。
 
    他脱掉衣服,露出蜜色健壮的身躯,打开淋浴,凉水哗一下就出来了,因为是夏天,他也不怕冷,冲了个冷水澡。
 
    他仰着头,冰冷的水滑过他棱角分明的脸,顺着脖子,沿着完美的肌肉线条一直往下。
 
    连日来不清醒的脑袋在冷水的激灵下总算清醒了不少。
 
    他闭着眼睛任由刺骨冰冷的水冲洗着自己,许久之后才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双手撑着墙,低着头微微喘息。
 
    他记不清自己冲了多久冷水澡了,直到有一个女声在门外响起。
 
    “镇哥?”
 
    宋镇这才回过点神,听出是阿颖的声音,没有理会,囫囵打了肥皂,冲洗了一遍,然后披了条浴巾在下半身开了浴室的门。
 
    石颖正在客厅里收拾垃圾,见宋镇从浴室里出来,连忙低下头继续弄,白皙的脸瞬间红了起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