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绅士的仆人 作者:脂肪颗粒

字体:[ ]

 
 
    文案:
 
    本文讲述了18世纪初,一位绅士和他的贴身男仆之间的故事……
 
    注意:本文剧情可能有点三观不正,脂肪决定多撒一点狗血,慎入= =
 
    内容标签:前世今生 重生 西方罗曼
 
    编辑评价:
 
    欧文原本是莫蒙庄园一名普通的下级男仆,多数时间他穿着考究的仆人制服,为各种地位显赫的男女主人尽责的服务着。然而,错误选择导致的孽缘最终将他推向潦倒死亡。庆幸的是,上天竟然给他一次重生的机会。当欧文带着前世的记忆再次回到这个珠光宝气的奢靡世界,一切似乎照旧,威廉的死,庄园中的勾心斗角,直到那个叫奥斯卡的男爵如期而至,这一世他发誓不会重蹈覆辙,让悲剧重演。 作者将故事的背景设定在中世纪时代的欧洲。人物方面:
    男爵和仆人的设定给人一种主导和从属的暧昧感觉,作者将面瘫男爵身上冷酷和高贵两种特质并存的性格刻画的精准到位,给重生后续情节增色颇多,故事字里行间透漏出一种浓浓的异域风情,让读者仿佛置身其中。
 
 
 
 
    
    ☆、第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  (脂肪颗粒:大家好,看过《绅士的庄园》的都知道,《绅士的庄园》就是根据《绅士的仆人》改编的长篇,原本《绅士的仆人》只是个短篇,但是现在我想重写这篇坑了一年多的文章。全部都是为了感谢一位可爱的姑娘,这个姑娘居然给《绅士的庄园》画了一部漫画,老实说脂肪真是惊呆了,完全没有想到。我已经重新打了大纲,但是脂肪工作期间很忙,更新速度不会很快,也许偶尔还会断更,不过脂肪会尽量更新这篇文章的,希望大家能够喜欢。另外,这篇小说跟《绅士的庄园》木有任何关联,虽然有些段落一模一样,但是脂肪真心懒得改了= =,根据大纲来看,这文可能会有点三观不正,不过都是happy ending,也不会虐,所以大家也不用太担心。)  
  正值初冬,房间里阴冷极了,我躺在雪白温暖的被褥里,浑身疲惫,一点也不想起床。可我知道自己必须起来,起床的铃声刚刚响过了,现在是凌晨5点钟,我要在二十分钟之内穿好衣服,到楼下集合用早餐。
  我是莫蒙庄园里的一名下级男仆。
  迅速穿好衬衫背心,用冷水洗了脸,带上银白色的假发。
  衣架上是一件黑底白条纹的男仆外套,昨晚睡觉前我把它熨烫的笔直。小心翼翼的将它穿好,带上洁白的手套,穿好羊皮高跟鞋,镜子里我看上去精神抖擞。
  离开房间的时候,我遇到了住在隔壁的西蒙,我们甚至来不及打声招呼,就匆匆赶往仆人的餐厅。
  楼下的大厅里人来人往,一个白围裙上沾满了炉灰的下级女仆正在点燃壁炉,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呛人的味道,这是受潮的干柴点燃时发出的烟,一看女仆就是新手,没有点燃高级壁炉的经验。
  女管家赛琳娜匆匆走过来,不敢置信的惊呼道:“上帝啊!你这个丫头怎么这么蠢,我快被你弄疯了,这些烟是怎么弄出来的!你要让主人们一大早就被这些烟呛的没办法用早餐吗?快点打开窗户通风,你们几个过来替她点燃壁炉。”她指挥着几个女仆团团转。
  赛琳娜是整个莫蒙庄园的女管家,她已经40多岁了,棕色的头发整齐的梳成一个发髻,总是穿着朴素的黑色裙子,裙子上甚至一点花纹都找不到。她性格严肃,不苟言笑,有的时候很严厉,在她的瞪视下许多人甚至害怕的连话都不敢说,就如同刚才做错了事的下级女仆,她在赛琳娜面前吓得浑身发抖。
  踏入仆人餐厅的时候,里面已经坐满了人,长长的餐桌两旁是三四个跟我相同打扮的男仆,以及十多个穿着浅粉色棉布蓬蓬裙的女仆。我在自己的位子坐下,静静等候莫蒙庄园的大管家到来。
  我只是下级男仆,座位排在最后,西蒙也是下级男仆,他坐在我身边,此时他正悄悄跟我说对面一个新来的女仆很漂亮。餐桌上的嗡嗡声在大管家亚伦走进来时瞬间消失,所有的人都起立,等待亚伦管家坐在长桌的主位上。
  管家亚伦在莫蒙庄园已经服务了将近四十年,从年轻的小伙子变的白发苍苍,据说从他爷爷那辈起就一直是莫蒙庄园的大管家,现在他的儿子正在中学读书,等毕业后也会成为莫蒙庄园的管家。岁月匆匆,时光只在他的脸上留下了痕迹,他的生活轨迹却几十年如一日。他入座后向两边的人摆摆手,所有人都坐下开始用餐。没有人说话,没有人有多余的动作,只是迅速的用餐。
  这时忽然响起铃声,雪白的墙壁上挂着两排铃铛,铃铛上连着细细的铁丝,其中一个铃铛正在摇晃。
  女管家赛琳娜起身说:“夫人已经醒了,现在把咖啡端上去。”
  夫人的两个贴身女仆立即放下餐具,急匆匆跑向厨房。
  餐桌前的仆人一个接一个离开,我和西蒙来到主餐厅,把长桌上的白色印花桌布折叠整齐,放到篮子里,然后取出昨天刚晾晒好的新桌布,小心的覆盖在桌面上。
  洁白的餐布上有些褶皱,我拿装有开水的水壶迅速熨烫,直到桌布完全平整。
  “动作太慢了,还没做好吗!”两个高级男仆抬着摆放银餐具的小桌走进来。
  “已经好了。”我拿走热水壶,恭敬的说。
  高级男仆一前一后,有条不紊的摆放银餐具。
  “你们还在这里干什么!去干你们该干的事情!”一个高级男仆看了我和西蒙一眼,冷冷的说。
  西蒙站在一边,想学学他们是如何摆放餐具的,毕竟我们是下级男仆,没有服侍用餐的资格。可是很遗憾,高级男仆们并不想我们学到不该知道的东西,他们冷漠的驱赶了我们。
  西蒙和我只好前往厨房,厨房很热闹。主厨是个腆着大肚子的高大男人,他像个君王一样发号施令,让厨娘们给他打下手。刚出锅的食物已经摆上了银餐盘,热腾腾冒着香气,再盖上闪亮的银色盖子。我接过托盘走出厨房,挺直身体站在主餐厅门口,等主人们上桌后,再把食物递进去。
  西蒙也端着银托盘站在我身边,小声抱怨刚才的两个高级男仆。
  “他们有什么了不起,太嚣张了。”
  “嘘,小声点,会被听见。”我说。
  “总有一天我会成为子爵大人的贴身男仆。”西蒙说。
  “当贴身男仆要识字。”我小声说。
  “我正在学拼写,前阵子托约翰大叔帮我买了书。”西蒙看了灰蒙蒙的窗外一眼说:“天气看上去不妙,你要在今天回家吗?”
  “三个月前我就请示亚伦管家了,只有半天休假,不管下不下雨我都得回去。”
  “回去干什么?把你所有的工钱都给你那个酒鬼母亲?”
  我说:“她还要养活3个孩子,她需要钱。”
  “但愿她没有立即把你的钱全换成酒。”西蒙讽刺的说:“你还不如去买一双新鞋子。”
  我低头看了看我的羊皮高跟鞋,它有些旧了,尽管我细心的擦拭让它看上去十分光洁,可是只要仔细打量就会发现边角的开缝。这是很不体面的事情,如果被大管家亚伦发现,说不定会因为我丢了莫蒙庄园的颜面而赶走我。
  “找匠人修一下就行了。”我看着鞋面说,其实我的袜子也很破了,需要新的。
  陈旧的鞋袜,内里补了补丁的衬衣,我整个人看上去比前世要落魄不少。
  我记得前世这个时候,我刚刚成为莫蒙庄园的下级男仆,手里攥着自己赚来的工钱。野心勃勃、斗志昂扬、争强好胜,我把所有的工钱用来买体面的衣物,买书籍学习拼写和算术,贿赂高级男仆让他们教导我礼仪……
  匆忙的一天终于过去了,我提着一篮厨娘帮我烤的面包走在乡间小路上。
  初冬的约克郡一片荒凉,荒草很高,一两个牧羊人赶着几只羊路过小道,毛皮发黑的绵羊悠闲的咬着草皮,一只杂种狗赶着它们跑来跑去。
  我深吸了一口气,呼出许多白雾,鼻尖大概冻红了,有些喘不动气。这种感觉让我不舒服,使我回想起记忆中十分类似的痛苦……
  ……
  得了重伤寒的男人躺在破旧的床铺上,艰难的呼吸着。
  神甫站在床边问道:“你是欧文?”
  男人喘着粗气,脸色惨白,满脸恐惧的望着神甫,艰难的说:“神甫……您为什么在这里?您……是来给我……领圣体的吗……”
  神甫说:“不,我不会让你领圣体,你会好起来的。我来只是,只是……如果你利用我来访的机会,比如说,做作忏悔什么的,那我是求之不得的。我是牧师,总是抓住各种机会领回我的羔羊。”
  长时间的沉默,男人气喘吁吁,略微点了点头。
  神甫说:“上帝的慈悲无边无际,我的孩子,请跟着我说:‘我向万能的主忏悔……向永远贞洁的玛利亚忏悔……’”
  神甫不时顿一下,让弥留者能跟上。最后,他说:“好了,你忏悔吧……”
  男人喃喃的诉说着什么,似乎用尽了他全身的力气。
  “我欺骗他,背叛他……”
  神甫重复道:“你因为欺骗他人而有罪……”
  男人的喘息更加急促,身体也开始痉挛,大颗大颗的泪珠落下,他不断的重复:“欺骗他,背叛他……”
  一阵抽搐后,男人的呼吸渐渐停止了。
  神甫把十字架放在了男人身上,问他的邻居:“他有什么亲人吗?”
  邻居说:“不知道,他一直一个人生活……”
  ……
  一阵冷风刮过,我有些瑟缩的抖了抖,甩去脑海中的回忆。
  冰冷的死亡如同还在昨日。
  我很不清醒,不知自己是否尚在梦中。
  我是一头迷途的羔羊,我犯下了罪孽。
  我不知道主是否宽恕了我。
  倘若宽恕了我,为何昨日的一切尚在重演。
  倘若没有宽恕,为何让我带着记忆重来……
    
    ☆、第二章
 
  我家世代都租种着莫蒙庄园的土地。
  布鲁斯子爵是非常吝啬的庄园主,这里的赋税很高,农民在贫瘠的土地上劳作,收成的一大半却要上缴。
  我们埃里克家族,到我父亲这一辈时正好赶上战乱,生活越发艰难。父亲在我十二岁那年离开家乡前往城镇,之后再也没有回来。母亲一共生养了4个孩子,我有两个妹妹和一个弟弟。最小的弟弟萨姆只有1岁,当然他的父亲是谁只有上帝知道。
  从小我就过着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的日子,那时我渴望上等人的生活,羡慕莫蒙庄园里体面干净的仆从。于是当我进入莫蒙庄园成为一名男仆的那天起,我就自以为变成了上等人,自以为脱离了那可怜肮脏的身份。
  而事实上呢……一切让我无言以对……
  当我踏进村子时,人们看到了我,纷纷跟我打招呼,他们说:
  “快看!欧文回来了!”
  “埃里克家那个有出息的小子回来了,他在子爵大人的庄园里当男仆呢,你看他的衣服,多漂亮啊!”
  “他看上去就像那些贵族老爷,他的假发可真好看,像白银一样。”
  “他凭什么能在庄园里当男仆的?我儿子只想进去当个锄草的马夫,他们却怎么都不答应。”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