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天赐鬼夫+番外 作者:叶落江湖(上)

字体:[ ]

 
 
十八年前,许母意外早产,胎儿不足数月便夭折了,许家为了救活孩子,答应了林九爷的要求逆天改命。
 
十八年后,普通的平凡大学生林长思,被林庄上门提亲,不得不履行当年的承诺,与一个已经死了百年的尸魂缔结冥婚...
 
 
CP君(*^__^*):
 
主:林长思X林千里 副:周行X大黑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恩怨情仇 生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长思,林千里 ┃ 配角:林九爷,周行,兰纳 ┃ 其它:鬼怪灵异
==================
 
☆、长思
 
  周围都是朦胧的雾气,带着阴冷潮湿的感觉,林长思深一脚浅一脚的不知道走着,浑身上下都冒出了一个个的小疙瘩,不禁打了个寒颤。
  他搓了搓手臂,又抱着臂膀继续往前走着。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这里,只是迷迷糊糊的觉得前方好似有什么东西正在等着他。他一直走一直走着,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前方除了雾还是雾,长思也不知道灰心,也不觉得累,还是执着而固执的走着。
  终于,前方朦朦胧胧的出现了个白影子,长思好似知道这个就是他在这个雾中寻寻觅觅所寻找的似得,疾走几步过去,才慢慢看清眼前的这个轮廓。
  眼前的人身材瘦削而修长,披散着一头如墨的长发,穿着一袭月白长衫,领口袖口都是繁复而精细的刺绣素色花纹,在迷蒙的雾中束手而立,带着一股清冷的气息,恍如谪仙。
  白衣人五官模糊不清,林长思却还是能明显感觉到他在盯着自己,长思一步一步走过去,瞪大了眼想看清面前这个人的面容,却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感觉就四五步的距离,却怎么走都还是那么远。
  林长思站定下来,紧盯着眼前的白色身影,明明看着这个人如此陌生,却又带着一种熟悉的感觉,似乎潜意识里就知道有这么个人,只是藏在记忆深处,一直没有想起来一样。林长思皱皱眉,为自己这个想法感到莫名其妙,又偷偷抬眼看了下面前的身影,他一动不动的,就像一尊雕塑。
  林长思偷偷咽了口口水,才慢慢张开嘴,问道:“你.....”后面的话还没问出来,周围的环境就发生了剧烈的变化。凭空冒出数股黑色的雾气,一下气吞并了四周的白色雾气,周围一下子就变成了黑漆漆,只剩那面前的白衣人的身形变的无比清晰。
  黑色的雾气翻滚,沸腾着,发出一种“嗤嗤”的难听声音,林长思毛骨悚然,还未做出反应,就见对面的人一下子七窍流出血来,如玉的肤色黯淡下来,布满了褐色的斑点,皮肤跟融化了似得,只剩下森森的白骨上,上面还附着着零碎的皮肉,显得阴深可怖,流着血泪的眼睛紧盯着林长思,猛然之间和林长思来了个面对面,看清这个男人面容的瞬间林长思呼吸一滞,“啊”的一声尖叫着从床上坐起来。
  “呼呼”林长思被吓得心惊胆战,在床上拼命喘着粗气,哆嗦着扑到床边把床头灯打开,整个房间霎时间充满了昏黄的光亮,暖暖的令人心安。林长思抚了抚心口,擦了擦满头大汗,想起梦中那张脸,心还是砰砰直跳。他端起床边桌上的水杯喝了口,冰凉的水流进喉咙,滑进肚里,心才终于慢慢平静下来。
  其实梦里的这个人,他是非常熟悉的。从他出生有意识记忆梦境开始,梦里就一直出现这个人,或长衫或军装,无一不是器宇轩昂,阴冷清俊。以往在梦中都是朦朦胧胧看不清长相,想不到今天在梦里看清了长相,结果却是七窍流血如此恐怖。
  他很小的时候也曾和爷爷奶奶爸爸妈妈说过这个梦境,他们却一个个都是讳莫如深的样子,告诫他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梦,没啥特别的。到后来却又告诉他这个梦中的人,按辈分算来,算个远房亲戚。让林长思喊他为二叔。逢年过节,林长思还得到邻着的林庄去祭拜这个二叔。
  林长思觉得这个二叔对自己这一家来说不简单,这么说吧,林长思这一个村,叫许家屯,听名字就知道,这一村大多都是姓许的,除了几个嫁进来的外乡人,而许爸爸是土生土长的许家人,林长思这一个独子,既不叫许,也不随母姓,偏偏跟了邻村的林姓。
  开始的时候村子里也是议论纷纷,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村里人纷纷闭了口,却对林长思这一家也有些讳莫如深起来,再后来村里人大多都知道点,这个林长思,算半个林庄人,是随了林庄村长的二哥的姓,姓林,名长思,取义“千里迢迢,长思可见”,他这个二叔大名“林千里”。
  林长思也曾暗暗想,这个二叔莫不是对自己家有什么救命之恩不成,自己这老许家唯一的儿子的名字都随了他,后来也隐隐觉得不对,因为每次提起这个二叔,家里都笼罩着一股低压,奶奶妈妈莫不是红了眼,默默垂泪,到后来这个二叔也渐渐成了家里一种禁忌,轻易不提起。林长思每次出门给这个二叔祭拜,都是大早上自己去了自己回。
  林长思叹口气,掀开被子从床上起来,拉开窗帘,外面还是夕阳,红彤彤一片,小区下面还有一些爷爷奶奶,年幼的小孩在那里吃完饭消食散步玩耍,一片宁和。
  林长思伸了个懒腰,把恐怖是梦境甩到脑后,看了下时间,还是下午5点多,正是冬天,到了6点左右就差不多天黑完了,所以林长思收拾了下东西,飞奔出门。
  林长思今年17,等明年一月份,过完生日就满18成年。因为他读书的早,17已经读大二去了,现在快要放寒假,几门选修课都完了,最后就要求交几篇论文,林长思打算趁着学校图书馆还没关门去借几本书回来抄抄写写赶紧把这几篇论文解决了,好早点回家,他妈好几天前就开始催他回家去了,不知道为什么这次都催的特别急,几乎到每天到一个电话的地步。
  多想无益,林长思奔出小区,蹬上跳蚤市场淘的二手自行车,往学校骑去。他闲暇时间都兼了几份工,所以在外租了个房子,离学校近,骑自行车也就十来分钟的事,特别方便。
  等他找好了书从图书馆出来,天早已全黑,掏出手机一看,已经7点多了,想了想便晃到寝室去,一个寝室四个人,另外三个,大黑,二猴,老三都在,四个年轻人凑在一起胡侃了几句,一凑合,这个学期要完了,明天交了两篇论文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打定主意今天去吃个散伙饭。
  他们经常吃饭聚餐的地方是个湘菜馆子,开在学校附近,价位也适合,环境和味道都不错,他们来过几次之后,一般聚餐便都去那里了。老规矩的点了一堆酒菜,就胡吃海喝,扯淡起来。这大黑,是林长思寝室里最大的一个,高三复读了两年才考上,今年已经22,是个东北大汉,家里情况不错,也是个最花心的,交往过的女朋友海了去,三句话不离荤段子。
  二猴是个瘦小的四川男生,和大黑臭味相投,没课了就爱一起去扯淡泡妞,偏偏他太过瘦小,基本上是没有女人看得上的,不过他也不在意,被拒绝了第二天照样嘻嘻哈哈的凑上去,打不死的小强一枚。俩一个强壮高大,一个矮小瘦弱,站一起特有喜剧效果。
  老三周行长的帅,偏偏爱好看些五行八卦,奇经八脉的书,一度被二猴调侃要成为史上第一大神棍,他行踪比较神秘,除了林长思这寝室的几个,跟谁都不搭话,从来就没见和那个女生亲近过。
  林长思读书的早,是最小的一个,从小就是个乖宝宝,最大的爱好便是看书,不爱玩闹,宅的很。
  他们胡天胡地胡侃一番,当然主要是大黑和二猴能侃,等酒过三巡,已经十点多钟了,四个人酒量都不咋滴,最能喝的大黑都快喝趴去了。他一喝醉,嘴巴上就不牢靠起来,最爱数落别人,他们四人,二猴和他各方面都是一拍即合,所以每次数落的对象便只有林长思和周行二人。这次也是如此,又唧唧歪歪的数落起还算清醒的林长思和周行起来。
  “你说你们两,就是你们两”,说着还用手指着林长思和周行,“好不容易进了大学,不泡妞有意思吗?”
  然后有指向周行:“水灵灵的妹子不喜欢,天天抱着本破书看来看去,能看出朵花来啊,还是真想成为神棍大师,真是白瞎你那张帅脸,你不要生给我多好,那泡妞绝对是无往不利。还有你,你”又站立不稳的扑到林长思面前,“不是窝着看书,就是打工,都大学了,还这么乖宝宝。”
  大黑哼哼唧唧的说着,越说越有劲,平常林长思和周行,都是不和这个醉鬼计较的。这次也是一样。却不知道这大黑不知道又想到什么,猥琐的嘻嘻笑起来,然后一把搂住林长思的肩膀,猥琐兮兮的笑道,“我说你两不会还是个童子鸡把。”嬉笑着和二猴挤眉弄眼一番,邪恶的扫过林长思和周行的裤裆。
  乐的二猴哈哈大笑起来:“那必须是,看我们家长思那小嫩葱样,肯定是个处男,哈哈,至于行哥嘛,看行哥那扑克脸,裸女看了都没啥反应,指不定是个性冷淡,哈哈。”二猴醉的眼神都飘了,还贼兮兮的在林长思脸上摸了把,又和大黑一起勾肩搭背笑的猥琐无比。
  林长思和周行的脸黑了,隔壁桌三个妹子估计听到大黑说的话,凑在一起笑嘻嘻,指点着林长思这一桌一边嘿嘿笑,一边窃窃私语,乐不可支。
  林长思这时真是恨不得挖个洞把这大黑和二猴给埋了,丢脸丢到家了有木有,学校这周围的餐馆吃饭的可大多都是校友。看大黑和二猴还在盯着自己猥琐的嘿嘿笑,顿时恶从胆边生,抓起桌上吃剩的两个小馒头便往他俩嘴巴里塞,塞的他们两差点呛到才堵住了他们的嘴。赶紧拉着周行,一人拖着一个,付了帐就立马闪了。
  就林长思这小身板扛大黑那肯定是不可能,拖着个二猴还是绰绰有余了,不过周行倒是出乎了林长思的意料,周行的身材看起来比大黑那是小了好几个码,但是扛着个大黑,那看起来完全是轻轻松松,毫不费力,还能偶尔给林长思帮下手,林长思看的啧啧称奇。
  等林长思他们回到寝室,都已经接近十二点了,林长思喝了酒,虽然不多,但是下午睡觉做了噩梦,到现在喝了酒,头就有点晕,也不打算回去了,把二猴往床上一甩,随便拿毛巾洗了把脸,就往床上一躺,睡死过去。
  一夜无梦。                    
  作者有话要说:  
 
 
☆、下聘
 
  第二天是个大晴天,林长思大早起来,打开淘的二手电脑坐在床上就开始搜论文,合着图书馆借的资料,凑合着弄出两篇论文,一打印,直接交托给周行,让给交了。
  又急急忙忙的随便吃了点饭,收拾了下行李,便赶往火车站,下午两点半的火车,去往B市。林长思上学的A市离B市并不远,搭火车也就1个多小时的事。只是到了B市距许家屯还很有段距离,所以还得转客车。
  等到了许家屯,已经6点多了,天已经全黑。林长思和司机六叔告了别,一下车就看到母亲正站在村口的柳树下等他,赶忙走了过去。
  “妈,天都黑啦,您在家里等不就行了吗。” 林长思一把揽住母亲的肩,讨好的说道。
  “臭小子,我那不是在家里等着着急,不如出来看看,走走,快回去,你奶奶烧了桌好菜都等好久了。”许母笑着拍了拍自家儿子的头,娘俩一路走一路絮叨着向家里走去。
  进了屋,又是被爷爷奶奶拉着东瞅西瞅了一阵,许奶奶嘴里直念叨着:“我滴乖孙捏,半年没见瘦了,得补得补。”许爷爷也是一阵符合,就连从来不苟言笑的许父都皱着眉看着林长思,然后认同的附和自己亲娘,弄的林长思更是哭笑不得。
  不过也怪不得这一家子对林长思的宝贝劲,他们老许家一直是一脉单传,虽然林长思随了林姓,但也是他们老许家唯一的一个乖孙,能不心疼吗?
  一家人大半年才团聚一次,一起聚在桌边边吃饭边说话,时不时互相夹个菜,热闹非常。吃完了饭,陪着爷爷奶奶说了些体己话,又被许母招去洗澡,到最后实在是累的不行,便去睡了,床上新铺着许母晒过的被子褥子,带着太阳的温暖,林长思不一会便沉沉睡去,又是一夜无梦。
  次日林长思还缩在被窝里梦周公,外面就是一阵噼里啪啦的鞭炮声,林长思皱着眉头把头从被窝里探出来,满头乱翘的头发显得那张小脸更加稚嫩。掀了被子爬出来,刷的一下拉开窗帘,打开窗户,鞭炮声更加清晰刺耳,明显就在自家外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