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天赐鬼夫+番外 作者:叶落江湖(下)

字体:[ ]

 
☆、闹腾
 
  白天的时候气温还很适宜,山里到了晚上就有点冷了,林长思开着窗子趴在书桌上冻的直哆嗦都不想动,男人看他样子皱紧了眉头:“上床去睡!”
  林长思趴着动也不动,闷出一声:“不!”
  男人走过去强硬的把他抱起来放到床上去,手在他屁股上拍一下:“不要任性,赶紧睡觉!”
  林长思瞪他一眼,在他脖子上咬一口:“二叔,你把我当三岁小孩啊!”
  林千里任他咬,反正他不痛:“我哪敢把你当小孩啊,我当你是少爷呢!”
  林长思嘁一声,揽住他脖子往窗外瞧:“二叔,今天外面好黑啊,月亮都没有耶。”
  林千里往窗外瞧一眼,皱了下眉头:“可能要下雨了吧!好了,赶紧睡觉!”
  林长思哦一声,乖乖躺下来,林千里给他盖了被子,林长思在床上蹭啊蹭,蹭到床里面去,拍拍床边:“二叔,过来睡!”
  林千里轻笑一声,用棉被把他裹好,才爬上床来。
  他们这边是睡的舒舒服服了,小树林的某个小鬼就是冻的喷嚏连连了。
  小树林里黑不溜秋的,就见一个小小的身影叉着腰跟个茶壶一样冲着面前几个飘忽的身影指手画脚的,时不时把手上的兔子提起来甩一甩,冲着兔子怒骂:“飘飘你怎么回事嘛,找来的这几个飘飘这么好看,都吓不到我,怎么吓到他嘛!”
  被她拽着两只长耳朵甩来甩去的白兔子泪奔!
  可怜的兔子先生泪眼汪汪的咬着小手绢,只恨他生不逢时,怎么走了这个狗屎运,今天不过想出去勾搭隔壁家的小花,竟然被这个土霸王逮到了手里,硬逼着它去找几只丑的天怒人怨,吓死人不偿命的鬼来。
  好吧,碍于这个土霸王后面的某个只知道护短的土道爷,他只有放弃了勾搭小花的机会,吭哧吭哧的蹦达着去找,结果找了大半天,找来了这个小祖宗还不满意!
  兔子红着眼睛看着面前那几只被这个小魔头吓得脸色青白,死态毕现的两只飘飘,那披头散发,满脸青紫,浑身滴血的样子哪里不恐怖了,寻常人看到早吓死了好咩,就你个小祖宗从小见惯了才觉得不恐怖。
  兔子先生被他甩来甩去晃的头晕眼花,赶忙求饶:“大小姐,你饶了我吧,我们这村这么太平,这两个淹死的水鬼算是最恐怖的啦,我保管那个什么白飞飞吓得尿裤子!”
  小身影不高兴的把它拎起来,面对面:“他叫白练飞,不是白飞飞!”转而又狐疑的问道:“真的会吓到?”
  兔子被那高度吓得两前腿扒住她的手,死命的点头:“真的啊,我哪敢骗你啊,大小姐,我还怕你爹收拾我呢!你就放了我吧,我恐高,我头晕!”
  小身影对它轻蔑的哼两声,把它放地上:“哼,量你也不敢骗我,就信你一次!”
  兔子对她谄媚的嬉笑两声,奉承两句,赶忙蹦达着走了,天呐,它要闭关几个月,再也不要看到这个土霸王了!
  小身影对面前两只不停滴血水的飘飘勾勾手指:“跟本姑娘过来,哼,今天要是吓不倒那个白练飞,我就让老爹把你俩煮了吨酒!”
  那两鬼一听,吓得胆战心惊,腿不停哆嗦,赶忙点头,跟上她的脚步。
  在路上兰兰就对两鬼告诫了一番,告诉了他们对象,还要求一定要吓得他屁滚尿流为止云云,两鬼不停的点头,跟着她后面飘啊飘,不敢越前。
  许家屯方圆百里的鬼谁不知道林九爷啊,是鬼就忌惮三分,这林九爷的掌上明珠谁敢得罪,这姑奶奶从小就听得到鬼语,听到感兴趣的就命令他们现身,从小就是这一带出了名的土霸王,不过小姑娘长到十几岁,早对捉弄鬼玩厌了,谁知道这次又来了兴致。
  一人两鬼没过多久就到了许家门前,兰兰从小跟着林九爷,身手利落的很,翻墙爬墙手到擒来,两下就蹭到了楼上,挥挥手让两鬼跟上来:“你俩去看看,那个白练飞在哪间房里!”
  兰兰冲着楼上的三间房皱眉头,昨天晚上他就想吓白练飞,结果他竟然跑回许家了,她只有今天跑来许家吓他了。
  那鬼冲到一间房前,瑟缩了一下就转回来:“大小姐,这间房阴气好重,我害怕!”
  兰兰蹲在栏杆上,一脸嫌弃的踢这个鬼一脚:“真是没用啊,做鬼了还这么胆小!我去看看!”
  她轻飘飘的从栏杆上跃下来,走到门口,突然又想起了什么走回来,冲那鬼说道:“阴气这么重,那就是二叔啦!别进去别进去,二叔凶的很,被他抓到了要狠揍的!”
  那鬼没见过她说的二叔,但是一想阴气这么重,自然不是好善了的,而且这个土霸王说道他都是一脸惧色,赶忙对着那个门后退三步,怕怕的拍拍胸口,幸好他没进去,得救了!
  兰兰一巴掌拍在他后脑勺上,粘了一手的血水,嫌弃的呲鼻,赶忙在他破破烂烂的衣服上擦干净:“我看你不是水鬼,你是胆小鬼,既然不是那间,就是这两间中的一间啦,你俩一人一间,赶快给我去看看!”
  两鬼赶紧唯唯诺诺的穿门进去了。
  大黑正睡的迷迷糊糊做着美梦,梦里一个大波妹子,正躺在床上对自己搔首弄姿,那波涛汹涌的咪咪看得他热血沸腾,手忙脚乱的扒了裤子就一个饿狼扑食的压上去,妹子真软啊,大黑正摸着妹子摸的不亦乐乎,就感觉有什么东西滴答滴答的掉在自己脸上,春梦太香艳,根本不想睁眼,他厌弃的转个身继续睡。
  哎,果然还是软妹子萌萌哒,他兴奋的越摸越下,突然就发现妹子身下不大对,他往下一瞅,卧擦,谁来告诉我妹子身下为什么有一根这,他脑海里彷如有一万匹草泥马呼啸而过,他正抑郁,就听到头顶传来一个声音,如此熟悉,他一抬头,就看到周行抖着大胸靠过来,阴笑:“怎么样,黑哥哥,人家下面好摸吗?”
  卧槽!!!
  这是什么乱入,他差点吓得魂不附体,惊恐的大吼一声:“我艹!”,刷的睁开眼,然后就听他啊的一声长叫,头一歪,就吓晕在床上了。
  妈蛋,谁来告诉他,他床顶上为毛会有一个青面鬼吊着舌头一脸好奇的看着自己,舌头上滴答的血水还一直往自己脸上掉!
  他一声长叫过后是另一声慌乱的大叫,兰兰捂着眼睛冲床上光裸着身体的白练飞大吼:“流氓,你不穿衣服!”
  白练飞被一个小姑娘看见光身子也万分尴尬,扯着被子拼命掩盖住□,那小丫头还倔得很,拉着被子和白练飞抢,嘴里还大骂着质问:“你说,你这个色狼,明知道我要来,你还光着身子不穿衣服,你说!你对本小姐有何居心,你这个大色狼!”
  白练飞简直觉得大晴天被一道雷劈中了,双目瞪大,忍不住反驳:“你这个小丫头,真是恶人先告状啊!我就爱裸睡怎么啦?!你那么小一个小姑娘,就这么色,大晚上跑到一男人房里来,你说,你要干嘛!”
  兰兰被他抢先一通训斥,嘴里支支吾吾的,又嘴笨的不会反击,委屈的瞪着床上的白练飞就泪眼汪汪起来:“呜呜,你个臭人,又欺负我,我们不是说好了嘛,要带飘飘来吓你的,你昨天回去了,我今天就带飘飘来找你了吖!”说着,就是扯着头发一把把想要缩到床底的水鬼拉出来,可怜兮兮的争辩着。
  她可怜,水鬼表情比她更可怜,他发现了白练飞便让她进来,小魔头扯着他一起蹲床头吓白练飞,结果这白练飞睡的太死,小魔头骚扰半天不醒,她脾气一上来,就掀了他被子,就见一具男人的裸体,然后就是惊天动地的一声尖叫。
  水鬼扫扫小魔头,又看看捂着□显得狼狈不堪的白练飞,可怜的只想抽泣,老天啊,赶快让小魔头放开他吧,他好躲到床底下去,不然她脾气一发作,这里两人一鬼,能当出气筒的就只有他了。
  白练飞看她一脸无所谓的抓着个形销骨立得几乎快要散架的骨架子,那骨架上就包裹着一层薄薄的皮肉,上面不停的渗出血水来,那骨架空洞洞的眼眶里都是腐臭的黑水,地上都流了一滩。
  他艰难的咽咽口水,声音都沙哑了:“他就是你说的飘飘?”
  小丫头纯真的目光瞅着他,点点头:“是吖,本来想找长的丑点的,可是都不知道他们躲到哪里去了,就只有拉着他了,哼,我就知道,他长这么好看,肯定吓不到你的,不行,这次不算,下次我自己去找,我们重来玩!”
  白练飞眼珠子差点瞪出来,谁来告诉他,长的这么可爱的女娃娃为什么一点都不可爱,不可爱就算了,还这么可怖!
  白练飞气愤的摆手,他本来不想和这么小的小鬼一般见识,现在确实是忍不住了,冲着她就是怒吼一声:“抓着你的飘飘,赶快给我出去!”
  他这么横眉怒目的,小丫头被吓了一跳,根本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生气,她被他瞪的肩膀一缩,圆溜溜的眼睛泛出委屈伤心来,眼圈一红,豆大的泪滴就掉了下来,她抽抽噎噎的,哭的几乎要喘不过气来,过会就变成了嚎啕大哭,那哭声几乎要穿透房顶了。
  白练飞受不了的捂住耳朵,这小丫头这么小的身子爆发力倒是挺惊人,不过欺负个小孩也忒没趣了,白练飞正想去哄哄她,转眼就看到林长思穿着个睡衣站在门口,表情万分古怪,身后还跟着那个男人,那男人眼神跟刀子似的,嗖嗖嗖朝自己身上射。
  弄哭了人家侄女,白练飞有几分心虚的缩起身子,把被子往上扯扯包裹住自己的身体,小丫头蹲在地上哭的撕心裂肺的,半天没见白练飞来哄她,哭的更大声了,几乎可以和她的那一声惊叫媲美了。
  林长思看看蹲在地上的兰兰,再看看床上衣衫不整的白练飞,嘴角抽搐,谁能告诉他发生什么事了吗,为什么兰兰大晚上不在林庄,跑到自己家来了。
  白练飞看着林长思也有几分讪讪,心里有个小人在泪奔,呜呜,为什么他这么惨,这小丫头哭这么厉害,长思会不会以为他这么没品,竟然欺负一个小姑娘啊,坑爹啊!
  兰兰哭的这么大声,住在竹楼里的许家四口都被吵醒了,不过许奶奶许爷爷年纪大了,许爸爸让他们继续睡,自己和许妈妈一起过来看看发生什么事,一过来就看到屋里这乱七八糟的情况,而且房内兰兰手里还抓着个不停冒血的骨架哭的稀里哗啦的,床上还一个裸男。
  许家的人都被吵醒了,再哭下去,整个许家屯都要知道了,林千里拉着林长思走过去,林千里拍拍兰兰的肩:“好了,别哭了!”
  他除了对林长思语气温柔点外,对谁都是一副冷冰冰的口气,这小丫头心里已经委屈的不成样了,他还这么冷冰冰的,小丫头只觉得受了训斥,心里更难过了,她被欺负了,二叔都不帮她,她这么一想,哭的更伤心了。
  林长思眼看林千里就要发火,赶忙拦住他,蹲下来拉拉小丫头的手:“兰兰,怎么拉,哭这么伤心?”
  兰兰抬头看一眼林长思,终于等到一个人来哄她了,瞬间觉得有人给她撑腰了,心里的委屈放的更大了,扑到林长思怀里搂住他脖子,指着白练飞就开始控诉:“呜呜,婶婶,他好凶,还欺负我,骂兰兰,呜呜,他好凶!”
  林长思看着床上狼狈的几乎想挖个洞钻进去的白练飞,脸上掉下几条黑线来。
  白练飞被那小丫头控诉的目光看的几乎想死,妈蛋,他脸都丢光了,他一个三十岁的成熟男人被一个十四岁的小丫头指着人点名控诉,呜呜,长思,你别相信她,她不欺负我算好的了,她这么彪悍,我哪里敢欺负她啊!
  哎,对一个小姑娘,还是一个哭的稀里哗啦的小姑娘讲理是没有用的,林长思拍拍小丫头的后背:“嗯嗯,他不好,兰兰以后别理他了。”
  兰兰泪眼汪汪的抬头看林长思一眼,又看看白练飞,瘪着嘴不说话,哭声都小了,明明就是舍不得不理白练飞,但是又不好意思说,最后不知道怎么办,又哇哇大哭起来。
  林长思心里偷笑,看样子这小丫头还挺喜欢白练飞,她哭的这么惨,还是想找他玩。好吧,还是不要欺负一个小姑娘了,林长思扯了兰兰手里抓着的白练飞的被子给她擦干净鼻涕眼泪,拍拍她:“好啦,兰兰这么厉害,他欺负你,你再找机会欺负回来嘛,是不是?”
  白练飞:“........”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