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联姻 作者:守本琦子

字体:[ ]

 
 
文案:
这是一对因为联姻而走到一起的小夫夫一起闯荡娱乐圈的故事。
 
韩悦是妓.女偷偷生下的孩子,五岁那年生母去世才被送到父亲家中,被正妻养在膝下。
二十八年来,他小心翼翼的讨着父母的欢心,放弃自己喜欢的文学写作,学习金融管理,只为了显得有用一点。而最后,他却被当做争夺家产的敌人,死于谋杀。
这时他才明白,自己始终只是借住在韩家的一个外人。
重生到十年前,韩悦终于放下终不可及的淡薄亲情,决定过自己的生活。他要继续自己的写作梦想,甚至,如果可能的话,他想当一个编剧。
而力量单薄,即使不愿意,也会被扯进不愿参与的斗争中。
恰在此时,周家的相亲宴让他想到可以通过联姻,搭上周家这艘船,离开韩家。
不过让人想不到的是,周家这个替哥哥顶罪坐了三年牢,刚刚假释出来,不苟言笑沉默寡言的二少爷周博毅,竟然是自己的忠实读者。
说明:本文背景现代架空,同性婚姻已通过。文中地点人物请勿对号入组。
 
内容标签:重生 情有独钟 俊杰
搜索关键字:主角:韩悦,周博毅 ┃ 配角: ┃ 其它:娱乐圈,重生,联姻,写文
 
 
编辑推荐:
韩悦是风尘女子的孩子,生母去世后才来到韩家。二十八年来,他小心翼翼的讨父母欢心,最后却因大哥的死被养母迁怒谋杀。重回到十年前,韩悦决定过自己的生活,继续写作的梦想。想要逃离韩家这滩泥沼,唯有通过联姻搭上周家。可出乎意料的是,周家这位替哥哥顶罪坐牢刚刚假释出来的二少爷周博毅竟然是自己的忠实读者。本文讲述了两个同样遭到家庭的伤害,因为联姻而走到一起的小夫夫的故事。因为伤害,所以更懂得珍惜。这是一篇温馨甜文,夫夫间甜蜜的互动是一大看点,两位主角事业的发展同样不失精彩,配角同样塑造的饱满真实。作者文笔细腻,感情描写动人真挚,读后令人心生愉悦,值得一阅。
==================
 
☆、第 1 章
 
  深夜,暴雨滂沱,一辆Virage正在两城之间的高速公路上疾驰着。
  韩悦习惯开快车,平时开车的时候,就经常将车速压在即将超速的边界线上。他喜欢高速带来刺激,十六岁的时候就在二哥韩思辉的鼓动下开始玩地下赛车了。不过自从大学毕业进入韩氏企业工作以后,为了不给父亲留下不稳重的印象,他已经六年没有参加过赛车了。只有在这种夜深人静,一眼望不到一辆车的高速公路上,他才能稍稍的满足自己对于高速的渴望。
  放在一旁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韩悦迅速的瞥了一眼屏幕,发现是母亲的电话,立刻按了按挂在耳朵上的蓝牙耳机的接听键,接通的电话。
  “喂,妈妈……”
  “我说过了别叫我妈妈!”
  一个尖锐的咬牙切齿的女声从耳机里传来,略带一点憔悴的沙哑的感觉。
  韩悦呼吸一窒,心脏都觉得有些隐隐作痛。不过他也知道母亲为什么用这种语气对他说话。自从两个月以前大哥韩思哲死在二哥手里以后,母亲就一直用一种对待仇人的态度对待他
  或许是不愿意怨恨自己的亲生儿子,所以才把所有的怨恨都转移到他的身上了吧。韩悦苦涩的想着。虽然害死大哥的是二哥韩思辉,而他本人那件事并无直接关系,但是谁让他是大哥对立阵营的人呢?既然是大哥曾经的敌人,那么理所应当的,就应当承担起母亲的怒火和仇恨。
  既然不让叫妈妈,韩悦停顿了一下,用更加恭敬的语气说道:“夫人,请问有什么事吗?”
  韩母没有说话,只有粗重的呼吸声通过耳机传过来。韩悦不知道说什么,他向来在母亲面前都很是畏手畏脚,他也不敢挂电话,只能这样僵持着。
  过了好几分钟,韩母才开口道:“我还记得二十多年前,你刚到韩家的样子。那是你才五岁,又瘦又矮,可那张小脸蛋,长得又白净又漂亮,就像个小姑娘。”
  韩悦心中一酸,连忙说:“母亲这些年对我的养育之恩,我……”
  “我当时就想,一个男孩子,五岁就长得这么妖里妖气,长大了肯定是个祸害!”
  韩母的话里充满了尖刻的鄙夷和不屑,和平日里那种端庄温柔的韩家夫人的形象大相径庭,听得韩悦几乎立刻颤抖的惊呼出来:“妈!您……”
  “如果不是怕别人说我们韩家的闲话,你以为我为什么要给你这种婊子生出来的小杂种好脸色看!”韩母的声音越发的尖锐,几乎快要破音,“如果不是为了个好名声,看到你的第一眼起,不,我根本都不想看到你!我会直接把你送到泰国去,让你跟你妈一样去卖!你这种下作人,生来就该做那种下流事!”
  韩悦张着嘴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浑身都在颤抖,几乎握不住方向盘。
  “我让你平平安安的在韩家长大,不缺吃穿,娇生惯养的长大,和我自己亲生的孩子一样的待遇,让你接受良好的教育,念了大学拿了文凭,最后还让思辉带着你在韩氏工作,你到底还有什么不满?如果不是我容忍你,你现在就是个站街卖.屁.股的!你怎么敢恩将仇报!把自己的大哥害死!你还是人吗?你还是人吗?畜生都知道感恩!早知道你是这种养不熟的白眼狼,我一定把你解决在外面,连韩家的门都不让你进!”
  韩悦呆呆的听着,直到感觉到胸腔里的心脏跳动的力度大到几乎都要发痛了,才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屏住了呼吸,而当他连忙吸气的时候,一声哽咽措不及防的泄露了出来。他下意识的用手捂住嘴巴,却发现脸上已经是一片冰凉的潮湿。
  二十多年来,他一直把韩母当成自己的亲生母亲一样的敬爱,谨小慎微,从不敢不听话。韩母平日里对他不冷不热,感觉就像朋友家的孩子来韩家做客时的那种态度,他知道自己比不上韩母的亲生子女,但他总觉得自己多多少少在她的心中还是有一点分量。
  可到底还是没想到,自己努力了这么多年,到现在,在韩母的心中,他依旧是个外人,不,连外人都不如,她看不起他,厌恶他,反感他,甚至恨不得他死。韩悦觉得自己的心瞬间冻成了冰,寒冷的彻彻底底,一股一股的寒气从心脏里渗出来,一直冻到手指尖,浑身都麻木得僵硬了。
  韩悦的母亲是高级妓.女,当初生下他是为了养儿防老,并没有想着借机要挟韩父什么,不过等真当了母亲后,却因为母子天性,非常的疼爱小韩悦。
  她还活着的时候,一直带着韩悦住在位于市中心的寸土寸金的高档小区。然而,即使住在这里的成年人更加矜持,更懂得如何维持表面上的和睦,敏感的小韩悦还是从别人异样的眼神和小区里小孩子的排斥中,明白了自己母亲的工作并不体面。
  小区里就没有人愿意让自己的孩子和他交流,连话都不愿意和他的说,而小孩子并不会去思考为什么父母不许自己和韩悦玩,只是顺理成章的开始孤立他,一个被所有人排斥的异类,总能起到团结群体的作用。孩子们自发的聚在一起编儿歌骂他,远远的跟在小韩悦的身后唱着,这些儿歌中的有些词那时他还听不太明白,却直觉的知道那不是什么好词。
  多奇怪,小孩子的残忍似乎是一种天性,不管他们的父母是没有什么文化的农民工人,还是高学历高薪酬的白领金领,不管他们是住在棚户区朝不保夕,还是住在市中心的豪华公寓锦衣玉食。排挤,贬低,辱骂,这些东西对于小孩子来说似乎是生来就会的,不然那些层出不穷朗朗上口的,用来羞辱他的儿歌是从哪儿来的呢?
  每次韩悦出门的时候,后面都跟着一群一边唱一边笑的小孩子。如果他不理睬,那些孩子会一直跟在他后面唱,一旦他回头,就会像看到怪物要扑过来一样尖叫着后退,可如果他忍不住和他们打起来,即使到最后受伤最重的是他,他的母亲也要带着他挨家挨户的向孩子的家长卑微的道歉。
  撒泼骂街的事情自然不会出现,但是那些衣着讲究,说话轻声细语,用词文雅的家长们,就那样疏离冷漠的站在自家的门口,像是警惕着什么似的,紧握着门把手,只把门开一个小缝,或冷漠的说一句“没事”就当着母亲的面把门关上,或者带着轻烟一样朦朦胧胧的轻飘飘的不屑告诉母亲,要好好教育孩子,多看看书,学习学习礼义廉耻,住在这种地方,就要学会最起码的文明礼貌,然后不等母亲再说什么就把门关上,这种场景,小韩悦看在眼里,就觉得好像被人狠狠的扇了好几个耳光一样。
  而现在,听到韩母说的这些话,韩悦觉得自己仿佛又回到了过去,那些恶毒的字眼从耳机里冒出来,像是一个又一个的巴掌,狠狠的扇在他的脸上,扇得他头昏眼花。
  算了吧,算了吧,他早该想到的。韩悦心灰意冷的想着。自己早就不该如此自欺欺人的把自己看做是韩家的一份子。对于父亲来说,自己是一桩丑闻的延续,对于母亲来说,自己是她的丈夫出轨的证据,对于他的三个哥哥姐姐来说,自己则是不要脸的女人生下来破坏了他们完美的家庭、将来还要争夺财产的敌人。他们没有打骂过他,但是这么多年的冷暴力,那些冷漠,无视和只是稍加掩饰的不屑,难道还说明不了问题吗?
  可悲的是,他这么多年一直小心翼翼的讨好着韩家的每一个人,梦想着自己能够和他们成为真正的家人,放弃了自己的梦想去做他们希望自己做的事情,而到了最后反倒被人猜忌被人鄙夷。
  还是离开吧,他本就不该是一个豪门子弟,那些大家族的恩怨也不是他应该参与进去的。而且,现在二哥韩思辉已经成了韩思辉的掌门人,兔死狗烹,鸟尽弓藏,他如果再不知好歹的留下来,让人以为自己想瓜分点什么好处,肯定不会有好下场。
  “妈……不,韩夫人,请您放心吧。”韩悦苦涩的说,“我,我明天就辞职离开韩氏,从家里搬出去,不给您添堵。”
  “你做了那么多的恶,还想全身而退吗?”
  韩悦只觉得眼皮一跳,突然间有种汗毛倒立的感觉。
  “韩悦,说起来,享了那么多年的福,你也该去陪陪你的亲妈了。”韩母冷笑着扣了电话。
  耳机里传来滴的一声表示通话中断,韩悦忍不住哆嗦了一下,茫然的看着雨点打在挡风玻璃上,一部分被雨刷器刷走,剩下的则因为飞快的车速顺着玻璃甩出车窗。
  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他第一次感到把车开得这么快很危险。韩悦活动了一下僵硬的双臂,伸手想把定速巡航关上,然而在他按下关闭键之后,车速没有发生一点改变,依旧固定在120迈。韩悦以为自己没有按下去,又重重的按了几次,还是没有变化。
  冷汗刷的就淌了下来,韩悦只觉得自己的双腿都虚软了,他抖着手又按了几次关闭键,然而没有一次起到应有的效果,系统始终无法退出,他又尝试了变换车档,脚踩刹车,拉手刹,甚至按了车辆启动关闭按钮。但是似乎系统已经完全瘫痪,车速始终减不下来。而且他的车为了保证安全,设定了在高速行车中不能熄火,还有锁止功能,不能高速挂空挡。
  如果前方路面通畅,不需要躲避车辆,没有转弯,那他或许可以一路开下去,等车油耗尽之后停车。韩悦这样劝说着自己,试图让自己不要太绝望。他拼命的想着脱困的方法,好几分钟以后才想到可以报警,连忙抓起手机拨号,期间差点因为手太抖把手机掉到车座下面。
  好不容易拨通电话,韩悦不断的深呼吸让自己尽可能的平静的把车子发生的故障说清楚。
  “先生您别紧张啊,我们马上派人来处理!您先就这样开着,我们会通知前方的收费站给您放行,等我们的技术人员到了咱们再想办法把车停下来,好吧,您别紧张,别害怕,车肯定能停下来……”
  “好的,麻烦您了。”韩悦虚弱说,忍不住神经的微笑了起来,感觉自己吊在嗓子眼的心逐渐开始慢慢的下落。
  突然间,韩悦看到一个黑色的东西从路边冒了出来,只是一眨眼的时间就狠狠的撞上了自己的前挡风玻璃,直接撞碎整块玻璃,狠狠的打在自己的胸口!
  与此同时,受到攻击的不只是车窗,韩悦还听到砰的一声,车轮处好像撞上了什么东西,剧烈的颠簸让高速行驶的跑车瞬间失去了平衡,车尾迅速向前甩去,整辆车在高速路上旋转着撞向路中的隔离带,接着被大力的弹开,向另一边的路边防撞栏撞去。整辆车翻过防撞栏,在高速路旁的绿化带上翻滚了三圈才停下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