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异界青龙 作者:夜错(二)

字体:[ ]

 
    ☆、第一一二章 灵魂抚慰
 
 
  乳白色的液体中,两道赤裸果的身体纠缠在一起,溅起朵朵白色的浪花,精纯的灵魂能量随之逸散开来。
  突然,两道身体均是猛的一震,纠缠的动作微微一顿,随即运动的更加迅猛,白色液体不停翻滚,可惜其太过粘稠,看不清两人下半身到底在如何运动。
  “恩嗯啊啊……落儿,我的好落儿,别停,啊……”
  贼贱贼贱的叫声从半张半合的红唇中传出,那张足以让女人嫉妒的脸上,更是流露出舒爽- yín -荡之极的表情,显然许久未曾如此爽过的他,此时春心大动,情随着某根棒棒直到深处……
  相比与这个池子中的水花四溅,另外几个池子则显得十分安静,除了那一身土黄色法师袍的小子眉头紧皱,露出痛苦的表情,仿佛在强行做着某事。
  不过和森林中各位少年相比,这个小子要幸福许多,因为有些时候,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等待死亡的过程,而现在森林中的少年们,正在被无法阻挡的死亡黑线一步步的收割者生命。
  森林中,一个个少年,不约而同的聚集在一起,小心翼翼的观察者四周,满脸恐惧之色,现在的他们才明白,什么叫真正的试炼,试炼之森的试炼只是小儿科,因为每个人都知道自己不会有生命危险,而现在不同。
  啊——
  一道黑光一闪而逝,一声凄厉的惨叫声突然响起,众人随之望去,看到的是一副恐惧中带着些许解脱的脸,所有的人心中不由的一紧,相互之间的距离再次靠紧了几分。
  和这群少年相比,森林中另一只少年组成的队伍则显的放松一些,虽然他们也面临着死亡的威胁,但是经过一次次的验证,他们中人员死亡时间的间隔越来越短,而他们之间的配合愈来愈紧密。
  一道五彩缤纷的光罩将少年们笼罩在内,被少年战士们保护在内的少年魔法师们不停的向光罩内输送着魔法能量,维持光罩的强度。
  可是,少年们毕竟年轻,魔法力不够雄厚,此时一个个脸色苍白,但是脸上去露出一丝劫后余生的微笑,因为刚刚他们阻挡住了一次黑光的攻击。
  “下一波魔法师上,继续输入魔法力,战士在外保护魔法师,猎杀所有靠近的魔兽,大家轮换着来,不要气馁,我们一定能撑到最后!”
  一名青色法师袍的少年,一边替换下身前的另一名少年,一边对着众人喊着,鼓舞士气,小脸很是凝重,因为他知道他们根本就撑不了多久,可是没有办法。
  “普里尔说的对,大家齐心合力一定会通过难关的!”
  闻言,队伍外围,手持利剑的阿比盖顿时随声附和,同时还不忘对身边那一道身材火爆的火红身影露出憨厚的傻笑,惹来一对无语的白眼。
  “这里齐鲁空间,这是齐鲁前辈留下的考验,我们一定会通过这次考验,最后获得齐鲁的传承!”
  身着耀眼红衣的希莉莉接替普里尔的位置,站在了队伍中间,一边指挥着队伍前进,一边鼓励着士气,这些东西其实大家都学过,但是能够发挥出来却没有几个。
  “莉莉姐说的对,齐鲁哥哥不会害我们的,不然他不会给我三道保命符的,我们要相信齐鲁哥哥,那些死去的同学,说不定只是假死,齐鲁哥哥只是让我们感受一下死亡的感觉!”
  不用去看,众人就知道是谁在说话,也只有那朵奇葩在这个时候还齐鲁哥哥的叫着,傻不拉几的相信着齐鲁,还三道保命符,一道都用不了……
  ————————————
  试炼之森空地上,随着以利亚魔法的解除,众人看到一位少年平躺在地上,眉头紧皱,一脸恐惧的神色。
  “怎么回事?”
  “谁知道,看样子应该是传送进入齐鲁空间的新生,不知道在里面遇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
  “嗯,看他昏迷时仍然一脸恐惧,不知道到底遇到多么恐惧的事情!”
  ……
  看着被传送出来的少年,以利亚脸色不变,心底则有些尴尬,刚刚那一瞬间的空间波动,让他以为那件事情发生了,还好没有发生,尴尬的同时,以利亚心底还有些如释重负。
  虽然没有人对以利亚大题小做的动作说些什么,但是从每个人的表情中,显然可以看出,所有人都是满眼疑惑,只不过没有在此刻问出来,以免尴尬。
  “精神安慰!”
  一道灰色的光束随着以利亚心中的一声轻喝,诡异的出现在半空,直射在少年的身上,少年脸上的恐惧的表情顿时缓和了一些,但也仅仅是缓和一些。
  “生命光环!”
  看到这一幕,以利亚眉头微皱,他没想到自己随意而发的精神安慰居然没有平复下少年的恐惧,要知道尽管只是随意而发,但和一个七级魔法师全力施展精神安慰的威力相当,现在居然没有将一个四级少年心中的恐惧消除。
  “齐鲁空间到底有什么?居然把他吓成这样!不经历生死危机,肯定达不到这样的效果,直接救醒吧,生命光环!”
  转念之间,以利亚便决定先救醒少年再说,心底再次发出一声轻喝,精灵族特有的生命魔法闪现而出,一道碧绿色的光环将少年笼罩在内,点点绿色散发着生机的光点钻进少年体内。
  随着绿色光点钻进少年体内,少年苍白的脸色开始带上血色,变得红润起来,少年紧闭的双眼,也开始微微的颤抖,仿佛随时要睁开。
  “啊——,我死了!我是不是死了?我不要死!不要杀我!啊!我不要死……”
  突然,毫无预料的少年闭着眼大声喊叫起来,恐惧的声音让周围的学生脸色未变,对于齐鲁空间有了些许害怕,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让这个少年恐惧之此。
  “灵魂抚慰!”
  低声的呢喃自以利亚口中传出,一股强大的精神力威压弥漫开来,一道复杂的符文在空中一闪而逝,随之一道幽光一闪而逝,直射进少年眉心。
  让以利亚低声喃喃几句方可施展的灵魂抚慰,瞬间起到了效果,少年的喊声顿时弱了下来,脸上恐惧的表情随之消失,渐渐的露出温和的笑意,仿佛梦到什么美妙的事情。
    
    ☆、第一一三章 放开
 
 
  “灵魂抚慰!”
  “精神安慰!”
  “大滋润术!”
  “温暖术!”
  “春风术!”
  ……
  第一个从齐鲁空间传出的少年,仿佛是一根导火索,瞬间点燃了试炼之森的广场,一个接着一个少年开始从齐鲁空间传送出来,毫无意外,个个均是满脸恐惧的神色。
  虽然欺负新人在那里都适用,但是显然此时不是欺负新人的时候,想要欺负他们,首先要唤醒他们,所以看到以利亚老师接连施展几个灵魂安慰后,内院学生们在四道白色身影的带领下开始施展各自的魔法,安抚受惊的少年。
  随着些许少年的醒来,众人也渐渐知道了齐鲁空间中所发生的事情,同时也明白这一切原来只是齐鲁给大家开个玩笑,只是这个玩笑开的有点大,有些人接受不了。
  虽然少年们早已见识过了鲜血和死亡,手上也有几条魔兽的小命,但基本上还都没有经历过真正的生死,如此真实的幻境,如此真实的死亡,他们害怕是不可避免的。
  不过,有些内院学生对于这些少年可以经历如此逼真的死亡,还是有些羡慕的,如果能从这次死亡的恐惧中脱离出来,这些少年将一个个都会发生蜕变,突破七级要比他们容易许多。
  当然,也不是每一个人都一定能从死亡的阴影中脱离出来,一旦他们活在恐惧之中,害怕死亡,不敢去挑战,继续前进,而是选择了躲避,或许他们的成就将止步于七级。
  七级,一道坎,越过之后才算真正的修炼者,七级之后才能驾驭灵器,飞天遁地,千里之外取人首级……
  七级,越过便成龙……
  ——————————————————
  七道乳白色的液体池中,其中已经有一个空出来,其余六个均有人在,其中五个池子中,各有一人,此时他们脸上均流露痛苦的神色,显然在经历着不为人知的痛苦。
  最后一个池子中,两道赤裸的身影坐于其中,其中一人满脸回味,另一人则满脸复杂,紧要牙关,低头愣愣的看着池中乳白色的液体,回想着刚刚的所作所为,越加恨自己。
  “落儿,你没事吧?用不着摆出这幅受欺负的样子,刚刚可是你欺负的人家!不过,人家愿意被你欺负,呵呵呵……”
  回味片刻,妖艳的齐鲁回过神来,看着低头的王落,娇笑着说道,还不忘顺手摸几下王落那坚实性感的皮肤,可是王落却没有丝毫的反应。
  “落儿,你这样逃避下去是不行的,你要学会面对,勇敢的面对,面对每一个和你做过的男人,面对你自己的心,了解你自己的心,看看你到底想要什么!”
  “刚刚我并没有对你做什么,只是帮你唤醒了真心,你自己也有感觉对吧,不然你也不会安静的坐在我对面!”
  “落儿,要想真正的跳出这个圈子,你首先就要正视这个圈子,然后深入的了解这个圈子,只有彻彻底底的了解了一切,你才能看破一切,放下这些东西,到时真是万棒丛中过,片毛不沾身!嘿嘿……”
  听着自己说的话语,齐鲁得意的笑了起来,看到对面王落抬起了头,眼中的茫然之色消失了不少,齐鲁知道自己的话起了作用,微微一笑,继续说了起来。
  “落儿,我剩余的时间不多了,就让我用剩下的时间,用齐鲁空间里的灵魂能量帮你一次,在你体内凝聚出一颗魂珠,供你炼化吸收,不断的提高你的灵识!怎么样?”
  “怎么样?呵呵,不怎么样,和一个活了万年的老妖怪做,感觉实在不怎么样!”
  调侃的话语响起,齐鲁不由得一愣,看着对面那嘴角挂上一丝邪笑,挑衅的看着自己,眼中茫然之色被隐藏在眼底的少年,齐鲁嘴角的微笑越来越大,刚刚疲软的某处瞬间强硬起来。
  “哈,敢说哥是老妖怪,还质疑哥的技巧,哥这次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技巧,嘿嘿……”
  贼笑着,齐鲁扑了上去,可是下一瞬间便被霸道的按在池子边上,一道瘦小精壮的身影随之压了上去,开始不停的啃食。
  “小家伙,这次可不能再让你来!”
  某处将要被某物塞进的瞬间,齐鲁一个翻身压了回来,食指挑着王落的下巴,乐呵呵的说道,随即下身猛的一挺,进入了王落体内。
  嗯啊啊……
  放开的王落,开始肆无忌惮的跟着心跳一起叫,让自己完全的沉侵在那活塞运动中,尽情的享受着这一切。
  这个时候的王落,没有发现,随着那活塞运动,一缕缕乳白色的液体从池子中流出,向他汇聚,不停的涌进他的体内……
  ——————————————————
  齐鲁空间中,肥猪在地上哼唧着跑着,嘴里吃着不仅味道可口,而且蕴含着精纯的力量的果子,黑猴则在树上跳跃着,时不时的扔下几颗果子,玩的不亦乐乎。
  相比于着两个家伙的逍遥自在,森林中的少年则凄惨百倍,道道惨叫声在森林中此起彼伏,一具具喷洒着鲜血的尸体倒影在残余少年的瞳孔中,让他们更加的而恐惧。
  这个时候,对于没有经历过真正生死危机的少年们来说,死亡并不是一件可怕的事,或许是一种解脱。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