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论皇帝的正确培养方法+番外 作者:山村漠漠

字体:[ ]

 
 
文案
 
又名《重生纨绔侯爷》
 
纨绔侯爷韩睿重生,有仇报仇有冤报冤。
至于恩嘛,自然也是要报的!
侯爷居高临下的看着倒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冷宫皇子,眉毛一挑,道:“从今你归我罩了!”
至于怎么罩,不让他被欺负,带他拜名师、学兵法。
一不小心培养出来个一国之君。
侯爷拍拍手,大功告成!只是……
 
喂喂,恩我都报完了,你这是干什么?
什么?不够,要肉偿?侯爷一脚踢过去,滚,小爷是好欺负的?
 
入V公告:亲们本文将于12日即周日入V,希望亲们支持。这两天焖饭,周日三更哦!
 
 
Ps:这就是纨绔侯爷培养冷宫皇子成一国之君,顺便把自己也搭进去的故事。主受不解释,绝对优质忠犬攻,亲们不收了么? 
本文架空,乱世,社会风气开放,跟历史上任何一个朝代都不完全相同,所以勿考据哦!
 
 
内容标签:强强 情有独钟 宫廷侯爵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韩睿,姜瑾瑜 ┃ 配角:韩逸云,韩擒虎,梁馨雅,荣王太妃,姜涵等 ┃ 其它:强强,1vs1,女王受,忠犬攻,重生
 
 第1章 绝境与重生
 
    天乾元年,冬,大寒。
 
    北风呼呼的刮着,带着刺骨的寒意,大雾蔽路。一疲惫的瘦马载着两个男子艰难的驰骋着,厚厚的积雪没过马膝。瘦马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哈出一片片的白雾。马背上的二人极是狼狈,尤其是前面的那人,不止衣衫残破,散发出一股刺鼻的异味儿。头发也显然有些日子未曾修理过,都凌乱的贴着头皮,乱七八糟的用破布绑着。
 
    至于后面的那位,脸色惨白,嘴角挂着一丝鲜红的血迹。
 
    “喂,你没事吧?”感受到身后之人越发微弱的气息,韩睿担忧的问。
 
    韩睿的父亲乃当朝权臣,姜国硕果仅存的异姓王,母亲是朝中唯一封侯的女将军,兄长掌天下兵马。出生于如此显赫的贵宦之家,他在襁褓之中便被封候。他算是父母的老来子,唯一的哥哥长他十二岁。
 
    韩睿从小锦衣玉食,受尽宠爱。最终,理所当然的长成了京中第一纨绔!
 
    他结交公子王孙无数,自认也是推心置腹,不想韩家一旦失势,各个翻脸比翻书都快,争相到新皇面前邀宠献媚。一群背信弃义的小人,韩睿暗骂一声。别让他有翻身的机会,否则他一个都不会放过!只是……
 
    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最终肯去大牢里救他,为他挡刀挡剑的,竟是这个他从未正眼瞧过一次的冷宫皇子!他虽纨绔,却也非不懂道理,自古皆是锦上添花的多雪中送炭的少,他本就没奢望那些酒肉之交最后关头能帮他出什么力。但至少……也别落井下石!可惜——他失望了……
 
    想他一心辅助四皇子姜涵夺得皇位,换来的是什么?
 
    父兄被陷害战死沙场,母亲生死不明。一向对他疼爱有加的祖母为了能让他毫无挂碍,也于天牢中自尽。而他自己只落得孤身独夫的下场,不,还有身后这傻子——即使是个不受宠的皇子,至少生活无忧,何苦跟他这个所谓的“罪人”送命,可不是傻子一枚么?
 
    说到罪人便不得不说新皇给他们韩家定的罪:私通敌国,策划谋反。
 
    想他韩家几世忠贞,却要背着这么一个罪名没落。不知道韩家老祖宗们泉下有知,会不会气的活过来?韩睿生于乱世,四国纷争。哦,原来是八国,六十多年前他曾祖父灭了当时最强大的虞国,使姜国一跃成为北方实力最为强悍的国家,而得封建业侯。韩家从此步入京中豪贵之列。后来他祖父又相继灭了两个小国,进封荣王。
 
    至此时方建立了自己的军事力量——韩家军。
 
    可惜祖父英年早逝,父亲韩擒虎袭爵之后也是战功赫赫。
 
    消逝的四个国家,有三个是亡于韩家手中,韩家军自此声名日盛。还有一个已亡的国家在南方,被南方大国荀国兼并。
 
    韩睿一出生,父亲便带着母亲兄长四处征战,他从小是跟着祖母长大的。可能是为了弥补没有亲自照料的愧疚,父母对他极纵容溺爱,兄长也是关爱有加。十八岁那年,他父亲韩擒虎和兄长韩逸云分别把北方的晏国和姚国消灭,合兵一处,率得胜之师直指南方实力强悍的荀国。经过一年多的艰苦征战,终于取得了战略性的主导地位。
 
    可巧此时皇帝驾崩,新皇即位。新皇先是对韩家军嘉奖了一番,送了不少粮草军饷。面儿上可谓关爱有加,暗中却与荀国秘密媾和,反诬韩氏父子通敌卖国,设计害其性命。
 
    呵,兔死狗烹、鸟尽弓藏……
 
    如今国家还未平定,新皇刚刚嗣位便要斩杀功臣,也不怕天怒人怨!
 
    以前他虽知道,却未亲身体会,不知道这种切肤之痛。呵呵,这次倒是见识到了,果然母亲说的“防人之人不可无”实乃明智之举。只是谁也没有料到,姜涵会如此沉不住气,连大战胜利都等不及,便要将韩氏父子一网打尽!
 
    “呵……”身后之人轻笑一声。这声轻笑似乎用尽了他全身的力气,韩睿明显的感受到后面的声音越发的无力。“这马不行了——”那人道,“他们快追上了,你把我放下,减轻些负重,兴许还有一线生机!”
 
    “闭嘴——”韩睿焦躁的打断他,愤怒的道:“要死一起死!”
 
    他是被宠出来的脾气,除了他爹娘和他哥没几人受得了!
 
    那人苦笑,有气无力的道:“能得你此言,我姜瑾瑜便是即刻粉身碎骨也不枉此生了。”
 
    可是……他手臂用劲环住了身前之人,心中甜蜜中不免又有些苦涩。他一个无用的皇子,到处受人欺凌,死了也就死了。可是这人才十八岁,正是风华正茂的时候,也要命丧于此么?不,他该畅意的生活,好好享受这世界才是!想着他便悄悄的挪动身子,挪一下便趴在韩叡身上喘一会儿气,挪到一个满意的姿势便停下积蓄力量。
 
    好容易攒足了劲儿,正要跃下马,却被韩睿察觉,粗暴的将他拉了回来。
 
    韩睿朝他怒吼:“做什么,后面到处是追兵,不想我们都死的话你就给小爷我安分点!”
 
    姜瑾瑜唇角扯出一抹笑意,呵,不愧是不可一世的京城第一纨绔侯爷,都这个时候了,威胁人的架势一点不减!
 
    这才是他呢?他爱的骄傲而不可一世的韩睿。
 
    姜瑾瑜笑笑,道:“这又何必,我身受重伤,已然活不成了。但你还有未来,你父兄虽遭陷害,可你们韩家军还有不下十万。人人都道韩家军军纪严明,训练有素,将领骁勇,士卒凶悍,可谓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关键是对你们韩家忠心耿耿,我听说他们得知荣王和世子遇害的消息,都磨拳霍霍的向朝廷讨说法呢?如今韩家军就驻扎在彭城,只要你赶到彭城,姜涵便再也奈何不了你!”
 
    韩睿苦笑,这些——他何尝不知道呢?正因为如此,姜涵才一定要结果了他的性命,从而绝了韩家军的念想!
 
    可是身后这蠢材,之前逃避追兵的时候已替他挨了一剑。此刻放下他,无疑是放他受死。他骨子里便是快意恩仇之人,这人刚刚救过他,他就是死了也不会抛下恩人。再说,重重追兵,便是放下此人,他也未必逃的出去,索性放手一搏。他再不学无术,也是将门之家出身,一身功夫可不是盖的,只要追兵不多,他有信心冲杀出去。
 
    只要进了前面的村子,便能得到接应。他父亲的一位义兄就住在前面的村子,那人如今虽解甲归田,早年也曾是位叱咤风云的大将军。如今虽年逾花甲,乐得在乡中含饴弄孙,但手段还是有的,定能安全将他们二人送到彭城。
 
    “你别胡思乱想了,我不会撇下你自己逃生的!”韩睿道。
 
    回答他的是虚弱几不可闻的声音:“你带着我逃不出去的……”
 
    “闭嘴,你当小爷忘恩负义呢?”韩睿一甩马鞭,怒道:“我说能逃出去便能逃出去!”
 
    突然一道幸灾乐祸的声音传来:“呵,真是感动啊!”一身淡黄突然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将去路拦住。那人对身边的人挤眉弄眼的一番,嚣张的大笑了几声,嘲笑道:“一个叛臣之子,一个冷宫皇子,哦,忘记了,你早不是冷宫皇子了,是质子皇子才是,还真是绝配啊!在还上演知恩图报呢?哈哈哈……”他说着捧腹大笑几声,跟随的人也都挤眉弄眼的大笑。
 
    突然那人把笑容一收,脸色一怒,极是邪恶:“哼,今*你们俩一个都别想跑!”这人是十皇子姜沫,新皇姜涵的走狗。韩睿还着实跟他交好过一段时日,竟没有看穿其真实面目。他第一次承认他娘说他笨是有道理的,不然这么一白眼狼如何就被他看成了一条忠狗呢?
 
    “我说是谁呢,原来是你这条走狗!”韩睿扯扯嘴角,冷笑道。
 
    “你——”那人明显怒了,马鞭一指,道:“都给本王上,抓住他们重重有赏!”
 
    “是!”众人叫嚷着“抓那姓韩的拿十万赏金”之类的话一哄而上。韩睿一时慌了神儿,倒是姜瑾瑜情急之下用尽全力一拽马缰冲入道旁的林子里。韩睿这才反应过来,见姜瑾瑜已经无力,忙扯过缰绳纵马往一条被茂林遮蔽小道儿驰去。后面追兵仍叫嚣着,韩睿慌不择路到了一悬崖旁,前无出路,后有追兵,他只得勒马停下。
 
    此时姜瑾瑜已是出气多进气少了,刚刚的那回光返照的一用力,耗尽了他仅有的生机。
 
    姜沫挑眉女干笑着看着他们,似乎在说,跑啊,看你们往哪跑?
 
    韩家人顶天立地,死便死了,绝不受他们侮辱。
 
    韩睿咬着牙握紧马鞭,回头怒骂道:“姜沫走狗,你助纣为虐、残害忠良,必不得好死!”说着便重重在马屁股上抽了一鞭。瘦马嘶鸣着奔向悬崖,毫无意外的掉了下去。掉下去的瞬间韩睿在想,姜瑾瑜的恩这辈子是报不了,等下辈子吧!呃——如果有下辈子的话……
 
    突然一道白光闪过,他便再也没有了意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