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魂兵之戈 作者:水千丞(中)

字体:[ ]

 
    第50章 
 
  天上一只人面马身的带翼异兽惹得街上一片恐慌,巡街的守卫骑着一只白头鹰飞了上去,想把征尘逼下来,却又不敢太靠近,通常魂兵使是不会在城里召唤魂兽的,容易引起骚乱,一只玄级异兽大摇大摆地出现在城里,更是非常少见的,不得不让人警戒起来。
  醉幽刚想把征尘叫下来,却见远处的大街上尘土飞扬,一队骑兵追着征尘而来,很快就会到达他们下榻的客栈。
  江朝戈看向虞人殊:“我们恐怕暴露了,难道是千宿的身份别人发现了?”
  虞人殊沉声道:“也有可能是陈祥玉叛变了。”
  江朝戈愣了愣,虽然这个可能性也很大,但是他不愿意接受,他想要回到自己的世界的那种强烈的渴望,虞人殊是无法理解的,无论他在这个世界获得怎样的力量,他都感觉是虚的,因为他不属于这个世界,也可能永远无法融入这个世界,他始终像一个局外人,所以他不太相信一个异界人会叛变,那不只是背叛初云,还背叛了自己在原本世界的亲人朋友。
  龙芗抓起武器:“走吧,他们就是冲着我们来的。”
  一只利箭腾空飞来,毫不留情地射中了征尘地右翼,征尘在天空中哀叫一声,雌雄莫辩地秀丽人面上浮现出痛苦地神色,阮千宿不在,没人能给他修复伤口,他的身体从高空坠了下来,砰地一声重重落在地上,口鼻顿时涌出了鲜血。
  几人跑出客栈,拨开围过来的人群,来到了征尘身边。
  征尘张了张嘴,困难地发音:“千宿……千宿。”他虽是人面异兽,发音系统却不很完整,勉强说出了魂兵使的名字。
  虞人殊半蹲下来,轻轻抚摸着他的脸:“没事了,我们会救她的。”他扭头看着那朝他们的方向飞奔的一队骑兵,一股杂乱地魂力扑面而来,这是一整队的魂兵使,一看就来者不善。
  几人挡在征尘面前,若是这队骑兵敢不停,他们就敢当街大杀四方。
  领头的是一个黑甲骑士,骑一头熊身象鼻的高大猛豹,在跑到离他们不足百米时,才挥手叫停,三十多个魂兵使骑士最终停在了离他们很近的地方,黑甲骑士从猛豹上跳了下来,不卑不亢地向虞人殊拱手道:“在下奉樊氏族长之命,邀诸位大人入府一叙。”
  虞人殊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他已经知道他们是谁了,只是大街上人多口杂,很多话不便明说罢了,阮千宿显然在他们手里,他们别无选择。
  虞人殊和江朝戈对视一眼,虞人殊淡道:“我可以跟你们去,他们没空。”
  “也好,大人请。”
  果然,樊氏对除他以外的人并不感兴趣,若是硬要把所有人都抓起来,这整条街都要被毁了。
  虞人殊和天戎走了过去,黑甲骑士的目光飘向了天戎,无声地拒绝。
  虞人殊拍了拍天戎的肩膀:“我自己去。”
  天戎冷道:“不行。”
  虞人殊在他耳边低声道:“听江朝戈的,来救我们。”说着,他把长锏解下来扔给天戎,同时把大半魂力注入天戎体内。
  天戎眸中闪过一丝讶异。由于害怕魂兽反噬,魂兵使是极少会这样把大量魂力给魂兽使用的,因为每一次往魂兽体内注入魂力,都是在供养魂兽,时间长了,滴水成海,魂兽就能靠着这魂力重生,所以魂兵使各个都在防着。
  天戎默默地看着虞人殊坐在了猛豹身上被带走,不禁狠狠握住了天戎锏的手柄。
  黑甲骑士留下了一半的骑兵,其中一个骑兵驾着马走了过来,居高临下地说:“进客栈。”
  江朝戈冷冷看了他一眼,和其他人一同抬起征尘,走进了客栈。
  骑兵把客栈里所有闲杂人等清空,很快,这里就变成了专门囚禁他们的临时牢笼。
  龙芗一拳砸在桌子上,阴沉地说:“我们要在这里呆到什么时候。”
  江朝戈看着窗外将他们包围得水泄不通的魂兵使,摇了摇头:“不会很久的。”
  醉幽唉声叹气道:“好无聊,不如直接杀出去。”
  龙芗皱眉道:“他们会怎么对千宿姐和殿下?”
  “就算他们要把虞人殊交回皇都,也要保留皇室尊严,这点不用太担心。”江朝戈忧心忡忡道:“阮千宿究竟是怎么暴露行踪的,以她的脑子和身手,不可能轻易被人发现,还被抓住。”难道真的是陈祥云叛变?
  “也有可能是刹血将我们的行踪出卖给了樊氏,我感觉,刹血可能一直在暗中跟着我们。”
  “那么刹血肯定知道啸血和大凉城的事,甚至可能见过壬王。”
  “以壬王的速度,未必。”炙玄摇了摇头:“但大凉城不能走不能跑,刹血若是一直跟着我们,必然知道。”
  江朝戈点头道:“没错,咱们一路走来,大凉城的事没在其他地方掀起任何波澜,显然已经被祁凌峰完全封锁在了北方,但是刹血会不会把消息带给别人,就不好说了,我觉得这次千宿和殊被带走,绝不仅仅是因为殊被皇都通缉。”
  “那我们眼下该怎么办。”
  “不能久留,如果天亮之前殊没有回来,我们就要采取行动了。”
  “这么做太冒险了。”醉幽道:“这里可是英城,是樊氏的老巢,高手如云,天级魂兵器的数量比我们多,我们是不可能救走他们再逃出英城的。”
  “我说的采取行动,并不是强行突围,如果他们不放人,我必须想办法和樊氏的族长谈谈,我们在这里的一分一秒,都有可能被天女知道消息杀过来,如果真的把啸血招惹来了,死的可就不单只是我们了,千年英城都将覆灭于旦夕之间。”
  众人脸色凝重,感觉头顶都悬着一把刀,那把刀的名字,叫做上古异兽,亲眼目睹了大凉城的惨状,他们不希望那地狱般的场景再次出现在人间的土地,绝不能让英城重蹈覆辙,他们也不会留在这里等死。
  炙玄灿金地眼眸望向窗外:“一旦啸血得到消息,千里之外,也可当日抵挡。”
  江朝戈叹了口气,他希望虞人殊能把利害跟樊氏族长讲明白,让他们赶紧离开,如今他们身份暴露,若是真的招来啸血,就什么都晚了。
  几人在客栈内焦虑地等待着,江朝戈在房里修炼也静不下心来,总是幻想啸血那赤红色地狰狞地身体,正以疯狂的速度朝他们跑来,如泰山般碾过整个城,大凉城的惨象在他脑海中和英城重叠了,死伤无数、血流漂橹……
  “江朝戈,江朝戈。”
  江朝戈猛地睁开眼睛,正对上炙玄有些担忧地眼眸,他深吸一口气:“怎么了?”
  “修炼的时候心不清不静,你找死啊。”
  江朝戈摸了摸额上的汗,有些后怕,他现在可是在用奇经八脉的邪法修炼,小心谨慎都可能走火入魔,何况是像他这般三心二意,真是太危险了,他甩了甩脑袋,让自己清醒几分。
  炙玄捧着他的脸,认真地看着他:“又害怕了?早就跟你说过别害怕,你有我。”
  “没有,我只是为英城担心。”
  炙玄轻蔑地哼了一声:“他们都要把你抓起来了,你还为他们担心?”
  “要抓我们的是樊氏族长,跟城里的百姓没什么关系。”他不想多费口舌,炙玄是不会理解的,就像他们看到一窝蚂蚁死了,心中也不会有太多波澜。
  炙玄窝进他怀里,不满地说:“这段时间总是赶路,你晚上倒头就睡,都不给我讲故事。”他仰起小脸蛋,“也没有给我洗澡,也没有亲我。”
  江朝戈揉了揉他的脑袋:“祖宗,咱们这是在逃命呢,等到了安全的地方,我一定好好给你讲故事、洗澡。”
  “哪里是安全的地方。”
  江朝戈被问住了,是啊,哪里是安全的地方,他犹豫了一下:“如果找到饮川,我们就暂时安全了吧。”
  “找到饮川,也要有和他契合的魂兵使把他召唤出来,若是那个魂兵使像你这么废物,那有什么区别。”
  江朝戈苦笑道:“说得也是。”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你一直说你能保护我,可我根本无法召唤你的真身,你到底哪儿来的把握?”
  炙玄白了他一眼:“不告诉你。”
  “为什么不告诉我?”
  “就是不告诉你。”
  江朝戈愈发好奇:“应该不是结契吧,你说过,结契后你虽然会现出真身,但不能战斗,否则我会出事。”
  “不是结契。”炙玄不耐烦地说:“别问了,反正除非你快死了,我是不会用的。”
  江朝戈只好作罢,他抱着炙玄躺在床上,手掌轻轻揉着炙玄的后背:“你晚上别睡觉,警觉点。”
  “知道。”炙玄的小脑袋贴着江朝戈的心口,听着他一下一下和缓地心跳声,心情异常地平静。
  江朝戈昏昏欲睡,却只敢浅眠。
  炙玄在他半梦半醒之间,突然扔了颗炸弹:“雄性的人类真的不会生孩子?”
  江朝戈吓得差点从床上掉下去,一瞬间睡意全无,睁开了眼睛。
  炙玄趴到他身上:“为什么不能?”
  “难道你听过雄性能生孩子?”
  “不知道,但异兽大多是雌雄同体的,繁衍后代不分雌雄。”
  江朝戈囧道:“你也是雌雄同体?”
  炙玄点点头:“当然。”
  江朝戈恶意道:“那你自己和自己生去不就得了。”
  “那自然不行,饮川说了……”
  饮川这个神棍又说什么了!江朝戈在心里大吼。
  “饮川说了,要跟自己的雌兽留下后代才有意义,他推崇人类的繁衍方式。”
  “可你不是讨厌人类吗。”
  “可是人类的事情,有些还真的不错,比如……”炙玄想亲他却够不着,最后亲在了下巴上,“亲吻,还有,醉幽说,做-爱也很好。”他看着江朝戈,眼睛亮晶晶的。
  “人类的事让您老来做,那就是纡尊降贵,你还是别想了。”赶紧跟自己生崽子去吧,少打我注意,江朝戈愤怒地想。
  炙玄撇了撇嘴,又不知道怎么反驳,他用力往江朝戈怀里钻,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躺下了。
  江朝戈见他暂时消停了,暗自松了口气,闭眼休息了起来。
  天明前,虞人殊都没有回来,江朝戈洗了把脸,点亮客栈的烛火,推开了大门。
  骑兵呼啦啦地围了过来,指着他厉声道:“进去。”
  江朝戈平静地说:“我要见你们族长。”
  “族长大人岂是你相见就能见到的。”
  “我有事相谈,此事事关重大,关乎英城存亡,我一定要马上见到族长。”
  “放肆。”一个骑兵举着武器踱了过来,一步步逼近。
  龙芗一把抽出背后地醉幽戟,挡在江朝戈面前,青涩地脸蛋上有着超乎年龄地坚毅,他厉声喝道:“谁敢上前一步。”
  江朝戈心中有些得意,花高价养了个小保镖,太值了。
  那骑兵一怒,猛夹马腹,快步冲了过来。                    
 
    第51章 
 
  龙芗站在原地未动,待那骑兵逼近自己不足两米,那刀眼看就要刺向自己时,他长戟一挥,两把兵刃在空气中相碰,咣地一声巨响,擦出犀利地火花。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