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书穿)惯性死亡+番外 作者:维爱娜奈月儿

字体:[ ]

 
 
 
死来死去都死习惯了的吴缘,在玩了穿越游戏千次后,又开始突然被迫玩起了重生游戏。
 
对于回到过去虐渣受,疼好受,报大仇,他一开始还是很乐意的。
 
可次数太多,他真心累觉不爱了!面对渣受啊仇敌啊什么的,他都懒得虐了有木有!
 
而只有一点似乎是永远不变的,那就是,不管怎么样他都是不得好死的。
 
玩穿越时,他是自杀他杀意外死,反正就没有寿终正寝的一天。
 
搞重生后,他是彪悍了,但却有了必得癌症属性,每次都得病死。
 
你在演韩剧是吧!你绝壁是在演韩剧吧!
 
敢让他自然老死一次吗?啊!!!
 
主角攻,暧昧NP向,地图炮型报社文,攻击范围比较广,不喜勿入!
内容标签:灵魂转换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吴缘 ┃ 配角:各种受 ┃ 其它:主角攻、重生、位面
 
==================
 
  ☆、重回过去(一)
 
  意识渐渐清晰,首先印入眼中的是浴缸里大片的鲜血。
  吴缘眨了眨眼睛,浴缸的水被血染红了,一条绿色的小蛇从水中游到吴缘的手腕处,缠在手腕那狰狞的伤口上,很快,那道本来还血流不止的伤口止血了。
  吴缘伸出没受伤的手将绿色的小蛇温柔的托了过来,轻轻吻了吻对方呈三角形的小小脑袋,说话语气里带着毫不掩饰的依赖“绿豆,还是你最好了!”
  绿豆没理会吴缘,钻进了吴缘的脖颈处,懒懒的趴着睡觉了。
  吴缘站起身,浴缸里的水被血染红,他放了这一缸水,打开花洒,洗干净身体后,穿好睡袍,一边擦头发一边往外走“割腕自杀,又见割腕自杀,我以前是有多爱割腕自杀啊!”
  绿豆吐了吐蛇杏子,轻轻拍了拍尾巴,对吴缘的例行抱怨表示不耐。
  吴缘孩子气的撇撇嘴,对于绿豆的不耐烦表示委屈。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
  绿豆自觉钻进吴缘的衣服里躲了起来。
  吴缘擦着头发,走过去拉开了门。
  穿着休闲装,有着双勾人的桃花眼的男人站在门口,嘻嘻笑着看着吴缘。
  吴缘看着那张眼熟的脸,拼命在脑海中搜索记忆,但一时真的想不起来这是谁了,只好不动声色的说了句废话“你来了。”
  男人痞子似的笑着,上前一步拥住吴缘,将吴缘压倒墙上,头凑在吴缘脖颈处,像大型犬似的嗅了嗅“刚洗了澡?真香!”然后他抬起头来看向吴缘“但脸色怎么这么苍白?”说着他去抓吴缘的手。
  吴缘的脸色顿时又白了两分。
  男人皱了皱眉头,拉过吴缘的手想看,吴缘猛地抽回了手,但还是让男人模糊的瞧见了一眼,语气顿时差了“你手怎么了!”
  “切菜切到了!”吴缘找着借口,淡淡的看着男人。
  “切菜能把手腕切那么大一口子?”男人粗暴的将吴缘的手扯了过去。
  吴缘痛得脸色更加苍白了,这幅身体本来就瘦弱,加上现在失血过多,比力气实在不是对手,挣扎也是徒劳,他只好仍由男人把手抓过去打量。
  男人看着他的伤口,似笑非笑“行啊!吴缘,自杀啊!长得像个娘们性格也跟娘们靠拢了怎么着?一哭二闹三上吊都上场了啊!”
  吴缘看着男人那张熟悉的面孔,还是没能回忆起对方是谁,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回话,干脆什么也不说了。
  吴缘是个穿越者,粗略回忆一下,他穿了差不多一千次了,就没哪次结果是好的,自杀他杀意外死,反正就没有寿终正寝的一天,一开始完全是个现代娇生惯养的普通孩子的吴缘都死成习惯了。
  而从穿的第一千次起,他就开始往以前穿过的世界重生了,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的重生了。
  回忆起过往,吴缘也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过去的他每次死后就会重新穿越,一开始还都是被现实逼得觉得受不了了才会自杀,可后来,渐渐习惯了死了就穿后,他在所穿的世界,觉得呆不下去了就会自杀。
  反正死了就穿了,下一个世界说不定会好一点呢!
  穿了这么多次,不说别的,在自杀领域,他绝对是权威啊权威!
  不过,穿得太多,也导致他往回重生的时候,真是记不清那些过往的经历了,说完全没有记忆绝对不可能,但要说完全回想起来,也实在是有难度。
  男人冷冷的看了吴缘一眼“行了,坐着吧!我去打个电话,让医生来给你检查一下。
  说着,男人就拿着手机转身出门了。
  吴缘无奈的叹口气,伸手摸了摸钻进兜里的绿色小蛇。
  在这么多世界中,唯一能跟他一起穿越又一直陪在他身边的,也只有绿豆这条有剧毒的漂亮绿色小蛇了。
  吴缘不知道绿豆到底是妖魔又或仙神,反正他非常依赖信任绿豆。
  说起绿豆这个名字,只因他喜欢一切甜点,绿豆糕更是最爱,于是乎.......
  绿豆一开始对这名字是严重不满,曾经就以吴缘叫这名字它就不理会吴缘来表示过抗议,但一直对他千依百顺的吴缘难得的表示了坚持,而吴缘这孩子,一固执起来真是谁也拿他没辙,绿豆最后也只能表示放弃了。
  吴缘站到镜子面前,对着那张漂亮至极的脸,努力回忆“绿豆,你知道这次我穿回哪一世了吗?”
  绿豆懒懒的闭着眼睛,不理他。
  吴缘很习惯绿豆对他平日爱理不理,一真出事,就第一个冲出来护着他的态度了,托着下巴盯着镜子,回忆半响也没记起来这是穿回哪一世了。
  于是他开始去到处翻各种照片记录啥的,最后总算大致回忆起这是哪一世了。
  外面,刚刚从屋外回到客厅的男人不耐烦的声音传来“吴缘,你人呢!”
  吴缘推开门走了出去,他也回忆起这个男人是谁了。
  这个男人名叫陆闻轩,富二代加权二代,头脑聪明本事过硬有野心,家中父母又有权有势,他一生过得那叫个顺风顺水。
  陆闻轩不赌不抽,唯一也是最大的毛病就是风流肆意,男女通吃,喜欢美人,却又喜新厌旧。
  在这一世的吴缘,刚刚穿了没几个世界,性子还很单纯,这个身体也长得极美,是模糊性别的那种美,陆闻轩这个好美色的,自然就瞧上他了。
  只是吴缘对陆闻轩的花花名声也有所耳闻,始终没敢答应。
  陆闻轩这混蛋就开始出些下作点子,愣是让吴缘莫名欠债被逼得不得不卖身娱乐会所了,之后他就开始表演成改过自新真心爱吴缘一心护着吴缘的好男人。
  吴缘那时候还很单纯,孤身穿越到这个世界,穿的角色本身又是个没人管的孤儿,很快被打温情牌的陆闻轩骗上了手。
  但是吴缘与他好上没多久,这货就又开始四处狩猎美人了。                    
 
 
  ☆、重回过去(二)
 
  但是吴缘与他好上没多久,这货就又开始四处狩猎美人了。
  仔细回忆过去,陆闻轩对吴缘不得不说,确实是上了心的,不然他这个一直纯1的,也不会被吴缘硬是压倒了还没怨言,当然,也有部分原因是陆闻轩就是个享乐主义,让他舒服了,他管那是上是下呢!
  对吴缘,陆闻轩也不是像以前那样玩过就扔了,一直跟他保持着关系,至今已有两年了,这对陆闻轩来说绝对是个奇迹了。
  但说实话,这种程度的上心,对陆闻轩来说也许是个奇迹,但对那时性子单纯的吴缘来说绝对是个折磨。
  谁能受得了自家恋人在外面一天就能整出四五个相好的啊!
  至少吴缘不行,毕竟跟陆闻轩在一起,他图的不是对方的权或势,或者说,那时候,刚刚进会所就被陆闻轩圈养起来的吴缘单纯得跟白纸似的,压根就还体会不到钱权是怎样强大诱人的东西。
  当时的吴缘在乎的是与陆闻轩的爱情,见对方这么滥|情,他被折腾得很痛苦,但每次他想离开了,陆闻轩总是能适时的去哄他,那时的吴缘还太嫩了,又是真的爱着陆闻轩,就完全是被对方耍得团团转。
  陆闻轩后来基本就把跟吴缘的这些折腾当情|趣游戏看了,吴缘被折腾得实在惨了些,他就来哄哄,等吴缘好点了,他就又故态复萌。
  但陆闻轩自己在外面乱搞,却绝对不准吴缘跟其他男男女女走近了,吴缘跟谁拥抱一下,他都能在第二天把那人揍得半死不活的提到吴缘面前给他看。
  于是生性开朗的吴缘不得不孤立了自己,远离人群。
  后来吴缘试着坚决一些要分手,但陆闻轩不让他走,他哪能走得了,陆闻轩能把他从会所轻易买回来,也能轻易卖回去,吴缘哪有本事跟他斗?
  会所里不少人还笑他生在福中不知福,他这样身份的人,人家陆大少能常年带在身边还没扔就是他的福气了,竟然还敢妄想要陆大少为他收心吗?他又不是女人,一个男|妓而已。
  吴缘那时自嘲的想,这TM的是穿到奴隶制的古代了怎么着?
  最后,吴缘得知当初他会莫名欠债被卖进会所,就是因为陆闻轩想得到他而故意搞出来的事情时,算是彻底崩溃了,跟陆闻轩大吵了一架。
  陆闻轩烦了,就出去了,也暂时撤了对吴缘的保护,打算治治对方的性子,让吴缘知道下好歹。
  于是那些原本对吴缘各种讨好的人,都全部变了脸,各种落井下石。
  最后,吴缘终是选择了自杀。
  回忆起这些过往,吴缘心里是不舒服的,但比起陆闻轩,他更想抽过去的自己一顿。
  虽然他知道过去的自己很多时候有窝囊废倾向,但这已经不是窝囊废,完全是神经病了吧!什么智商啊!
  陆闻轩确实身手不错又经常有保镖在周围,但他对吴缘向来没什么戒心的,或者说他对吴缘虽然喜欢却也是轻视的,他在床上,被吴缘操|得爽时更不可能有什么戒心可言,吴缘要杀他还能难到哪儿去吗?
  可吴缘这货却生生玩了自杀!你自杀有毛钱用,能报复得了谁啊!话说,都敢自杀了,你何必还让陆闻轩活着呢!
  吴缘一边对过去的自己深深无语,一边走到了陆闻轩面前。
  陆闻轩绷着张脸,拉着他将他按到沙发上坐着。
  没一会医生就来了,给吴缘做了检查和包扎。
  陆闻轩看着检查结果一阵心惊肉跳,吴缘下手极狠,能像现在这样好好活着完全是奇迹。
  几个医生做了能做的,就被陆闻轩赶走了。
  陆闻轩一把将手中的检查报告摔在桌上,怒极反笑“吴缘,你能耐啊!都玩起自杀来了!”
  吴缘很淡定的回视陆闻轩,自杀这种事情他以前干过的次数太多,以至于多次重生回去后都面对这种状况,他都应付出经验来了。
  一开始还会因为自己的废物窝囊竟然选择自杀而各种尴尬,但现在已经完全淡定了,反正他以前就这么一没用的货,早该习惯了,
  陆闻轩见吴缘不说话,更恼火,怒吼道“你TM哑巴了!”
  吴缘淡淡的道“陆闻轩,谁都有资格在这事上指责我,就你没有。”
  陆闻轩哑火,烦躁的抿了抿唇,语气变柔和了不少,又是他一贯的哄人语调“吴缘,你何必这么跟自己过不去呢!我......”
  没等他后面的甜言蜜语出来,吴缘就打断了他“陆闻轩,我们分了吧!”
  陆闻轩听了没当回事,吴缘想跟他分手,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那回能真分成了?他不想吴缘走,吴缘一个无权无势无亲无故,甚至因为陆闻轩的独占欲,连个走得近点的朋友都没有的人,哪能走得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