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胡亥+番外 作者:金铃子(上)

字体:[ ]

 
 
 
名满中华的始皇帝是我爹,
死得最委屈的皇长子是我哥,
全中华继位最名不正、言不顺的蠢货……是我。
 
系统能够选择的世界那么多,为何我偏偏摊上了最难收拾的烂摊子!
┭┮﹏┭┮现实so sad,我需要安慰。
 
阅读指南:
1、身份问题见后文,以国家和谐导向为指导;
2、攻重生,受穿越,但是只要是主角都是要重塑金身的!
3、懒作者智商欠费,只能写傻甜白;
4、受目前还是个孩子!恋童剧情必须没有!!
5、我们的目标是星辰大海!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胡亥 ┃ 配角: ┃ 其它:
 
==================
☆、我有特殊的穿越姿势
 
  秦王政十七年五月,天空盘桓的乌云紧紧挤在一起,黑沉沉的不断压向低空,白昼已是漆黑如夜。
  不过顷刻之间,狂风大作。
  养在殿外的大树被风吹得叶子乱哄哄的摇摆,“啪啪啪”的打在一起,奏出烦乱的声响。
  忽然,一道闪着紫光的闪电划破天际,伴随着“轰隆隆——”的巨响,劈开死寂一般的天空,瓢泼大雨哗啦啦的倾泻而下,细密的雨丝织就了一张大网,将整个咸阳城都笼罩其中。
  雷声越来越响,轰鸣不绝,雨也越下越大,沿着咸阳宫高耸的屋脊滑下刻意烧制出的绳文青瓦滚落,连成一道雨线。
  咸阳宫后宫之中的一间房舍里,一名高鼻深目的艳丽女子此时惨白着脸色躺在榻上,岔开的两条长腿间血水崩流,口中用力咬着一方锦帕。
  许多身穿同一制式服装的年轻宫女端着水盆进进出出,可除了那名艳丽女子痛苦不堪的闷哼,房中竟听不到丝毫声响。
  秦王政坐在大殿之上,他晦暗不明的神色在频鸣的雷电之中闪烁,让人看得心惊肉跳。
  坐在殿内的大臣纷纷垂下头,没有一个敢发出声响,打扰这位铁血君王的沉思。
  不知道过了多久,嬴政嘴角忽然浮现一缕笑容,往日如鹰隼般深沉锐利的双眸此时爆发出喜悦的笑意,猛然将抓在掌心的书简拍在大案上。
  他起身行至阶下不再掩饰自己的心情,高声道:“内史腾上奏,韩国已灭!”
  嬴政真正掌握权力已近十年,但凡能坐在殿内看到他这番真心实意欢乐模样的无一不是心腹大臣,闻此言,他们纷纷露出笑容。
  “恭喜大王平灭韩国,称雄中原不远矣。”李斯出列拱手贺喜。
  自从与嬴政相识,李斯很快成了最了解这位君主心思的人,他完全了解嬴政的政治主张和平灭六国、一统天下的勃勃雄心。
  平灭韩国,只是灭六国的开始。
  韩国虽然位置狭小,可征服了它却让嬴政打开了通往东方五国的道路,进而而为成为这片俊丽山河的霸主。
  对嬴政而言,其代表的意义完全消除了困扰嬴政多年的疑惑:六国虽强,却并非无坚不摧;六国虽大,却并非无计可施。
  有了眼前这一场胜利,嬴政终于能够平静面对过去频频攻打赵国失败所损失十五万秦军所带来的耻辱。
  秦军撕开了韩国这道裂口,剩余的东方五国迟早都是他的囊中之物!
  李斯的话正好扫到了嬴政的痒处,让他眼中满意神色更甚,但距离统一天下的道路如此遥远,还不是他能够自得的时候。
  嬴政很快收敛起了骄矜的神色,在心中将未来的重心移动到了如何继续秦国将士在战场上的胜利上,但面对一场大胜,无论未来有什么计划,眼前最重要的事情都是赏赐在战场浴血奋战的将士。
  嬴政抬眼看向尉缭,正欲开口,门外却伴随着“嘭——哗啦!”的一声巨响断落了一段粗壮的树枝。
  郁郁葱葱的树叶挂在枝桠上沾满了泥土和雨水,原本洋溢着喜悦的大殿气氛霎时一僵,放松了心情的大臣见嬴政脸上没了笑意也不由得绷起脸色,纷纷垂首不言。
  嬴政眼中闪过不悦,视线扫过落地的树杈时恰巧落在跪在殿外的一名内侍身上,看穿着竟然是传递后宫消息之人。
  他眉头一皱,不满道:“赵高,后宫有何事?”
  “回大王,襄戎国的胡姬产子。”赵高是嬴政身边最得用的侍从,听到嬴政的询问匆匆走到不想搭理的内侍身边询问,然后快速走回,在嬴政耳边轻声回话。
  嬴政眉头皱得更紧,眼中飘过一缕不耐。
  生母- yín -/乱后宫,甚至欲为男宠和私生子刺杀他的事情让嬴政对后宫的女人没有任何好感。
  他向来觉得后宫中的女人除了供自己玩乐、生子之外,再没有任何额外作用。
  哪怕如长子扶苏生母郑姬这样视自己为神祗般爱慕的女人都不能换得嬴政多余的重视,更何况其他?
  胡姬出身老秦国和襄戎国交换的地区,多年来两国友善可说世交,如说亲近,比起后宫之中其他女子,胡姬的身份确实要稳固一筹;可胡姬不是中原人,而是胡人!
  匈奴这些年因为东方七国战乱而有了休养生息的机会,一统诸胡,近几年势力越发强盛,频频南进,侵扰中原,秦国虽然强盛,可对边境的小村落也是鞭长莫及,那里成了胡人劫掠的好地方。
  嬴政雄心壮志,如何能够忍受自己国土被他人侵略而无动于衷?
  因此,哪怕胡姬长得美艳惊人,也无法撼动嬴政丝毫;更何况,胡姬对嬴政的态度冷淡,每日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惊恐模样,实在让嬴政过了对她相貌的新鲜感后,再也提不起兴致多瞧一眼。
  胡姬倒是好运,一月之宠便有了龙种,产下的更是一名男婴!
  赵高心中默念了一声,实在有些羡慕胡姬的好运,眼见嬴政露出不耐的神色,忍不住替她说起好话:“今日内史腾传来灭韩的好消息,大王的姬妾又传出产下小公子的消息,实在是双喜临门的吉兆。”
  嬴政将胡姬生下的男孩和这场大胜联系在一起才展开眉头,他微微颔首,对原本没想去见的孩子生出了一丝好感。
  李斯见嬴政听了赵高的话似乎有些意动,不由得笑着劝道:“臣对胡姬所出的小公子实在有些好奇,不知道能否有幸岁大王去见见这好运的孩子。”
  嬴政一摆袖袍,爽快的说:“既然想看,长史便随寡人同去——在座诸位若是有空闲,不如一同前往。”
  李斯的儿子早已娶到嬴政长女,与嬴政有通家之好,说话最是无所顾忌,闻言直接起身,摆出一副怀念的模样抚了抚自己颌下的胡须,感染道:“臣与大王年岁相当,大王仍旧龙马精,后宫之中频传喜讯,臣却垂垂老矣啦。哎,臣最小的孩子今年都十多岁了。”
  嬴政闻言兴致更加高亢,李斯这句话真是说到了嬴政心坎里,他心中一直有个隐晦的想法——自己需要更长久的性命来享受大秦的功绩和世间的富贵,而到了而立之年又有几人能够让女人产下幼子呢?唯有他年轻一如既往。
  胡姬产子,就是嬴政年轻的证明!
  “哈哈哈,长史若是想要儿子,寡人今日就赏赐你十名美人,回去夜夜笙歌,明年就能够听到喜信了!”嬴政荤素不忌的对李斯开起玩笑,果然见到李斯脸上露出尴尬的神色。
  不等李斯开口推辞,嬴政已经笑着否定了自己的话:“不可、不可,若是长史专心与美色,这么过奏章岂不是全部都要寡人和丞相亲自处理?长史还是早些让寡人看看外孙的好。”
  嬴政性格唯我独尊,边说着边向外走,赵高赶忙追上嬴政,高高撑起伞。
  “咦?雨停了?”赵高动作一顿,停下撑伞的动作,喃喃自语,“连天都这么识时务,知道陛下要去探望小公子了?”
  走在前方的嬴政哈哈大笑,跟在他身后的几名大臣却相互使了几个眼色,只有性情高傲的尉缭暗自皱起眉头。
  秦王已经而立之年,却仍旧未曾娶夫人,扶苏公子虽然身为长公子得到大王的重视和宠爱,可出身到底不如由夫人所出的孩子那样名正言顺,若是日后大王娶妇,继承人的问题必生事端,况且大王今日对胡姬所生的小公子表现的过于热切了!
  这孩子要是天赋出众,待他成人,会不会滋生出与身份不符的野心?
  齐国公子小白和公子纠争位的前鉴不远,或许,他该私下对大王陈明利害。
  “大王!”一名宫女露出吃惊的神色,赶忙停下手中的活计跪在地上,但她控制不住提高的声音已经惊动了房内的胡姬。
  胡姬有些慌张的四下看了一眼,匆匆将襁褓抱在怀中,侧身避开外人的眼神,她的手指微颤、低垂的眼中满是惊恐。
  “大王。”在房内伺候的宫女也跪在了地面上,胡姬紧张的浑身一抖,随即狠狠咬紧牙关,抬手掩住怀中的婴孩。
  “啊、呀——哇!”
  嬴政进门的瞬间听到撕心裂肺的哭声,看着胡姬那副拒人于千里之外又紧紧勒着孩子的模样,他不由得深深皱起眉头,对赵高直接吩咐:“将小公子抱过来,胡姬第一次当母亲不会照顾孩子。”
  胡姬神色更显抗拒,可怕争夺之中伤了孩子的她面对赵高完全没有抵挡的能力,婴孩还是到了赵高手中,被他抱到嬴政面前。
  嬴政垂首一看,不由得露出疑惑的眼神,略有迟疑的说:“这孩子长得到好看,不似其他孩子刚出生时浑身紫红像个猴儿似的。”
  赵高熟练的抱着孩子颠了颠,梦中的孩子抿了抿红润的嘴唇,很快不哭了。
  跟来的大臣都是娶过妻、生过子的,每个都逗过孩子,听到嬴政的话纷纷上前围观,李斯看了一眼之后,不由得说:“确实不像是刚出生的孩子,小公子都有一把好头发了。”
  胡姬紧紧捏住拳头不敢发出一丁点声响,可眼神里却惊恐更甚。
  没想到李斯说完这句话之后,嬴政竟然哈哈大笑:“寡人出生的时候还有一口牙呢。我嬴氏子孙,出生多有异象。”
  “父王我也来看弟弟,且让我将功课晚上再交上罢!”欢快清朗的少年声音骤然加入,嬴政还没回头,少年已经挤入大臣之中,夺过赵高怀中的襁褓抱在怀中,看动作竟然似模似样。
  嬴政无奈笑道:“扶苏,你下午可要去演武场习剑的,又偷懒了。”
  谁也没注意到少年怀中的婴孩听到这名字的时候,张大嘴,满脸蠢样。                    
 
 
☆、我有特殊的惹事技巧
 
  心中一慌,他直接甩手,好巧不巧抓在了扶苏手腕。
  婴孩薄而锐利的指甲划过,扶苏手腕被打得发麻,面露惊恐的控制不住自己松开了手,眼睁睁看看怀中的婴孩顺着自己衣襟下滑——扶苏自己也不过是个十岁的孩童罢了,没那么大的力气控制婴孩不要乱动。
  “胡亥!!!”胡姬一声惨叫,竟然拖着刚刚生产之后疲惫无力的身体以不可思的速度从踏上冲到扶苏面前,一把将婴孩抢回自己怀中,直把在场的大臣惊得愣在原地。
  胡姬入后宫前是个胡人,平日骑马射箭不在话下,与柔弱的中原女子不同,她的身体十分健壮。
  慌乱之间救护自己的孩子,她推开扶苏的动作便没了轻重,将毫无防备的扶苏推得一个趔趄向后跌去。
  嬴政高大挺拔,身姿雄壮,眼见长子快摔倒了仍旧紧紧盯着幼子不放,眼神满满的都是毫无掩饰的担忧和愧疚,竟然没有一丁点闪躲的动作,他不由得皱起眉头上前一步挡在扶苏身后。
  嬴政宽厚的大掌提着少年长袍领子,像是叼着幼仔的野狼一般迅速的稳住了扶苏的身形,随即松开长子怒斥:“这般年纪怎可如此毛躁!”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