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撒旦之子 作者:墨尹

字体:[ ]

 
 
孟小爷在被甩,被变态纠缠,被车撞死,再穿成同样被人甩,自杀想不开的低等血族杰伊,后还被禁闭这一系列强烈刺激后,终于爆发心中的小火山……
……
穿越了不是问题,问题,是穿越了当不成英雄,还成了落难平民;
好吧,成了落难平民也勉强接受了,问题,是这落难平民怎么是gay?
好吧,是gay也算了,问题是,你搞玻璃也不能弄的人尽皆知啊!!!
好吧,人尽皆知也算了,问题是,你不该劈腿啊!!!
好吧,好吧!
以上都不是问题,问题是,我一直男,你忍心把我掰弯吗???!!!
 
标签: 西方魔幻  穿越  狗血
 
 
  ☆、1、恶魔的诱惑
 
  "古老的城堡,四个角楼间分着岔路。倾盆的大雨打在灰白的墙壁上,如决堤的洪水,洗刷掉斑驳的血迹,在路面上蜿蜒成触目惊心的红……
  无尽头的回廊,脚步声惊飞几只熟睡的蝙蝠。
  “你爱我吗?
  爱我吗……
  我吗……”
  过度强烈的感觉在心底膨胀,我猛然睁开眼,目光越过对着一堆微积分荼毒少年的老教授,直接向窗外空中几只五颜六色的风筝。知道自己又一次在上课时会了周公。
  而且我还知道,这段时间频频做怪梦的原因与妮妮有着必然的联系。开始不接电话,短信也要过三四个小时才回,甚至不回。每次在学校逮个正着闪烁的眼神,这些都让我十分的肯定,这妞要给我扣上一顶有色的帽子。
  我想说,不只是女人会有直觉,男人也是有的。
  昨天下午,妮妮约我在学校门口见面。穿着我花了两月薪水买的碎花裙子,拿着我倾家荡产买下的包包,无限公主范的靠在别人的臂弯。扭头,用嗲得连林志玲也自愧不如的声音告诉我,孟西,我爱上泽泽了,我们分手吧。
  那叠声词听着就让我掉了一地鸡皮。
  泽泽全名叫杜泽,貌似是XX集团的独生子,典型的富二代,学校的风云人物;我的幼稚园到大学的同窗。深邃眼睛高鼻梁,瓜子脸牛奶肤。正脸的面积小的跟个女人一样,侧脸的轮廓分明就是**漫画走出来的小受。
  好吧,原谅我。这年头腐女特多,妮妮就是腐女大军中的一员。被她耳濡目染多了,自然就对号入座了。
  据说杜泽是个混血儿,虽然是在中国长大,但还是带着一口的外国腔,外加中文差得和我的数学媲美。我压根就把他当一假洋鬼子。不过这年头,女人都爱这种调调。
  他还有一个近乎神话的神话,他说自己是遗落在人间的骑士,是要守护公主的。照他的话来说就是“他是守护公主的骑士。”这么狗血的台词也只有在于正的剧中出现,不过出自杜泽的口中就变成了‘浪漫的诗篇了’。
  虽然杜泽却是帅得超出了人类的极限,但是别人还是不信其是那么神乎其神的存在。直到某花痴女进了他豪华如宫殿的私人别墅,到壁画上的画像后,大家就信了这男人是神乎其神。
  那是一个黑发紫眸少年的画像。据那女的描述,少年外貌上和杨路不相上下,但气场不知比原本已经很王霸的杨杜泽强到了哪去。
  那人黑发及腰,面相柔美,碧眸如海;眉宇间还有只如同朱砂半的蝙蝠。笑容带着侵略性,浅笑间可以到略微尖出来的犬牙。
  装潢复古的宫殿,他斜倚在黑天鹅绒长沙发上,身穿复古礼服,把玩着紫色水晶球,邪魅的不像话。别人问杜泽画像上什么人时,杜泽只是淡淡一笑,说:那是小少爷。
  小少爷!
  多么神奇的称呼,他以为这是拍古装片呢!不过碧率的眸子!我能说那是美瞳带多了么?!!!
  虽然我和杜泽幼稚园就开始同班,但是我们的交集不多,除了每次他都抢我的马子外,我俩也没什么深仇大恨。
  不过常言道: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但不是兄弟的兄弟抢了你的衣服,是不是要把他手足剁十块八块,如果真要这样算,杜泽那贱人早被我剁成肉酱了。
  我叫孟西,我的人生最大的不幸就是认识了杜泽。
  从八岁知道什么是拍拖开始,杜泽就开始抢我的马子。
  我自认长得帅气无比,会的甜言蜜语可以腻死人。但是每天都在水森火热中度过。只要追对方答应后,半个月内肯定说拜拜。
  胜败乃是兵家常事,千里马还有失蹄呢;追女人失败了也没有什么,但是每次都败在一个人手上,那也显得太没尊严了。
  更让人自卑的是,杜泽从来就没有向谁示过爱,女人都是倒贴的!
  落差之大,让我有挠墙的冲动。
  不过,毛爷爷也说了,不以结婚为前提的恋爱是耍流氓,那杜泽就是流氓之王。
  想到妮妮,我心里就不舒服,那是我想过要共度一生的女孩,就这样让流氓糟蹋。
  不过那杜泽也是有病,从幼稚园开始,他我的眼神就没正常过,要是我自恋一点,我还以为他是暗恋我了。
  上完了数学课,郁闷指数直线上升。
  到妮妮和杜泽腻歪的样子,就想起妮妮曾经跟我说:上帝就是爱捉弄倒霉的孩子!
  好吧,也许是对我不信上帝的惩罚。
  我拧着两瓶喜力,祭奠我的失恋时光。
  扭头就到杜泽斜靠在法拉利车门上,像斗胜的公鸡一样着我。
  周围的女生早就被他迷得瘫软一片。
  男人受创的心灵瞬间被激发,蹭蹭跑到杜泽面前。
  以为会有一场恶斗,哪知道我把喜力灌塞他手里后,就跟他说拜拜。
  绝倒了一大片。
  “殿下,你还没想通吗?回去吧……”
  神经病!这杜泽又发疯了。
  我一个助力冲到对面的马路,老子是失恋了,但没兴趣跟你玩游戏。
  叭叭叭……
  刺耳的喇叭声响起,我到马路对面,娘的,我闯红灯了。
  只是……只是,杜泽那贱人是什么时候到了马路的对面?还对我笑的一脸的- yín -、荡!
  “殿下,不要再任性了,回去吧……
  回去吧……”
  死变态,我才不要听!
  杜泽的身影开始变化,巨大的黑色翅膀长出来,在他身下形成阴影。
  “回去吧,你必须为你做过的事情负责……”
  “你不能再这样逃避下去……”
  啊啊啊!变态,杜泽果然不是人,他是恶魔来着……
  刺眼的强光射过来,眯起眼睛,我还没来得及闪躲,就在货车司机的谩骂声中飘飘然升起来。
  不错,就是升起来。我还以自己上演了一出灵魂出窍。哪知道回头就到自己血肉模糊的身躯,死蛇一样压车轮底。
  身后的尖叫声乱成一片,咔嚓,咔嚓!很多闪光灯在闪。
  不错,老子升天!
 
  ☆、2、我穿了???
 
  "钻心的痛传来,朦胧的视线对上一片晶莹的紫。给力文学网
  “来还没死透!”
  冷漠的声音在头顶上传来,我睁大眼睛,一张完美得没有一点瑕疵的脸在眼前清晰。
  “你丫的杜泽。”我顾不得疼痛,扑过去,对那张就算我轮回了一万次也不会忘记的脸狠揍。“你混蛋,要你抢我女朋友!要你变态我,要你害我撞车死了…… 你丫的,老子死了你还要揪着我不放!!!打死你,打死你……”
  杜小贱刚开始没想到孟小爷我这么神勇,头一下被打歪了。
  当第二拳要赏‘杜小贱’一只熊猫眼时,一双紫眸映入眼帘;紫色的眼睛比灯光下的紫水晶还耀眼,里面冷漠的倒映着我的狼狈的样子。眉宇间的血蝙蝠刺青如同燃烧的火焰,像预示着主人无边的怒火。他伸出舌头,添一下嘴角的血迹。
  下一刻,下巴被钳住,火辣辣的痛从下巴一直传输到神经中枢。我倔强的伸出手,试图触碰眼前的容颜,可惜怎么也够不着。
  钻心的疼在四面八方传来,我把手放在靠近心脏的地方,发现它跳动得是如此不正常。
  我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张脸和杜小贱一模一样,但又不一样的脸,模糊不清的道:“克里斯……”
  克里斯是谁?我又是谁?眼前的人是杜泽还是克里斯?我不是死了吗?为什么我全身都疼?
  我又做梦了么?
  恍惚间,一只手在我的头顶上揍了一下。
  “杰伊,你还发呆!战争结束了。伟大的克里斯陛下和教廷签订了条约,以后就不用老到那群倒胃口的圣骑士了!”
  扭头顺着那只揪着我头发的手往上,到一个红彤彤的毛茸茸的脑袋。
  天!这是不良少年么?怎么和上街的迷失少年一个造型?!!!
  “果真傻了?被教皇的圣骑士吓傻了?”那家伙揪我的头发还揪上瘾了!
  不对,我一直留的都是平头,什么时候我的头发能揪起来了?我往头上摸摸,天!真的是长的!我的头发是长的!还有就是那家伙叫我什么?杰伊?他确定我是叫这个名字?
  我又那红毛,最后试探的问:“赫斯密,你怎么也这么狼狈了?”
  说完后我惊讶,我……我……我怎么会知道他的名字!?还有,我确定我说的不是中文,而是英文!我什么时候会这么高级的语种了?
  我发誓,我英文考试从来就没及格过。当年我的英文作文写的都是‘我是中国人,我爱中国,我不学英语!’。给力文学网当时还被鸟语老师狠狠批了一顿,所以我印象深刻。
  赫斯密到我那傻不拉样子也不觉得意外,把我扶着,唠叨。“杰伊,你果真又傻了。近来的脑袋越来越不好使了,前不久你还说自己到克里斯陛下了。现在连我们刚刚和教会打完仗都忘记了!”
  哦,原来是打完仗,怪不得到处都是废墟。
  “克里斯?克里斯是谁?”脑里闪过一个朦胧的影子,快得让我抓不住。
  “陛下,陛下,记得在克里斯后面加上陛下二字。他是你永远只能仰望的人,走啦!”
  “可是,赫斯密,我刚刚真的到克里斯……陛下了。”
  “是,不过那是在你的梦里!”
  梦里吗?下巴传来火辣的痛,告诉我,刚刚发生的一切不是梦。
  赫斯密没有理会我呆掉的表情,还在发表他的感言。可能是忍受不了我龟速前进的速度,忍不住抱怨。
  “杰伊,我说你能快点吗?再不快点勒森魃殿下走了,你这一辈子就只能当瘸腿的了!”
  我注意力一直留在周围的环境上,这会听赫斯密一说,我才发现,原来我身上的疼痛都是来自那条半残的腿。
  视线往下瞄,艾玛!那条腿白骨都能到了,我居然还能站起来,我突然很佩服自己的能耐。刚想在心里佩服自己一下,赫斯密那花痴的声音传来了。
  “我就要到勒森魃殿下了,太激动了。你知道吗?我以前只在画像上到他。他是那样的迷人,要是哪天他对我笑一下,我肯定会疯掉的……”
  赫斯密那白痴说了一大堆,期间我他告诉我很多有关那个叫杰伊的事情。
  那倒霉蛋比我可怜多了,听说他是一个患了失忆症的吸血鬼。他曾是个流浪者,被好心的赫斯密发现,并带进了勒森魃家族,成了强大的吸血鬼兵团的一员。现在就读于圣婴学院,是初级班的学员。只有赫斯密一个朋友,其他人都把他当白痴,隔离他,疏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