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要的爱 作者:懒娃娃(上)

字体:[ ]

《我要的爱》第一部 by 懒娃娃 
 
 
文案 
 
我希望我的爱情很普通很平凡,不需要轰轰烈烈,不需要惊涛骇浪,不需要阴谋诡计,不需要......但是世间的事真的能事事如意吗?往往多的是事与愿为违.不小心涉足这个世界的我,面对各色美人以及随之而来的阴谋,我真能全身而退吗?真的能不改初衷,一如往昔吗?我的爱情之路就真的那么坎坷吗? 
 
第一章 算命 
 
“``````厉害,厉害,真是``````”中年男子一边看着手上的命盘,一边不住地喃喃自语。脸色也一时青一时白一时红地转换个不停。 
坐在他对面的妇人见此情形,心里也七上八下的,“王师傅``````”担忧的心情不言而喻. 
而王师傅似乎已经陷入了自己的世界,对外界的声音毫无反应,继续掐指点算(呵呵呵,小人不懂算命啦,这里是胡扯的,望各位见晾)。一会儿,他皱起了眉头,脸色变得更奇怪了。只见他不停地掐指,冷汗慢慢地从额角滑下。最后,他抬起头~~~~  
心里咯噔一下,“``````王、王师傅,你有话就直说吧。” 
“张小姐…你儿子的命盘实属奇格,我现在也不敢妄下定论,最好还是带他本人来给我看一下。到时,我还会请我几位师兄弟同我一起为他算一下,以确保……”    
 
“有、有、有这么严重吗?那我儿子不会有事吧?!是不是……”  
“请放心,张小姐,你儿子现在一切安好,我只是……” 
“‘现在’?!那以后呢?是不是以后有……” 
“张小姐!不用担心,你的儿子是富贵子,他一生都有贵人相助。只是有太多的不确定因素,我才想见你儿子一面确定一下。请相信我。”好敏锐的母亲,马上抓住了我的漏洞,看来有这样的母亲,那位儿子也不会差到那里去,“不一定要马上,等他放假回来你再带他来找我,请相信我,这会有利于他以后的人生。” 
 
突然又补了一句,“当然,以后都是免费的。”  
“你该不是想收我儿子为徒吧?” 
苦笑了一声,无奈地道:“张小姐,你的想象力也太好了” 
“我……”与此同时,“师傅,时间到了。下一个客人来了。”  
“不好意思,我们今天暂时就这样了,但请你务必带你儿子来一趟。拜托啦!”她点了点头。 
在她走到门口时,王师傅问到:“张小姐,你的全名是……” 
“张心雅。” 
心雅吗?是个好名字啊。 
“师傅,下一个客人可以进来了吗?” 
“不,今天到此为止,让那位客人下次再来吧。”说完,也不等那小徒弟反应过来,王师傅就起身走进内堂了。 
“二师兄……对,我找到了……好……那我等你们……” 
放下电话后,王师傅不禁喃喃自语,“对那孩子来说,不知是好是坏啊……我忘了问他的名字……” 
我,梁溪,男,现年20,就读于XXXXX大学——国际经济与贸易系,长相嘛,10个见过我***人再见到我马上就能说出我们的关系,因为我们母子两实在是长得太像了,而我妈妈则是当年轰动整个城市的大美女,那你说,长得像***我难道不能够上帅哥的标准吗?现实是:我真的够不上。 
 
据我的死党说,我五官拆开来看无一不美,那个眼睛啊,是充满古风的狭长单风眼,还是双眼皮的那种,长而密的睫毛,那眼睛一眨啊,谁看到谁的三魂七魄非被勾走不可。那不薄不厚的嘴唇,最适合接吻了,而无论何时都微微上扬的嘴角更是性感得要命,让人有和我狂吻的冲动(没有付诸行动实在是因为某人整体实在是太差了)。整个脸型嘛,则是标准的美人脸,还是万中无一的那种。配上178米的挺拔身形,这样的我能不帅吗?但我的确不帅,不但不帅,距离帅哥还有一大段的距离。我的死党每次见到我都会哀戚戚地问我:你为什么不是帅哥啊?这个答案还真是无解啊。基因这东西就是这么奇怪,你让我怎么解释呢,反正我对外貌不在乎,所以我觉得一切都无所谓,不管长得怎样我还是我,我还是我***儿  
 身边的人老说我有恋母情结,我承认,这个世界上妈妈是我最重要的人,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她都是比我生命还重要的人,永远不会有人能和她相提并论。我死党就曾经说过,做我的朋友比做我的情人好,因为不会有人能接受自己在情人的心中永远不可能排第一.所以,当听到妈妈在电话中转述那个算命师的话,声音里饱含的担忧后,我对那个算命师就一点好感都没有。我最不喜欢让我妈妈不开心的人了。对于那些话,我安慰了妈妈一番,但不知为什么,我老是觉得怪怪的,好象有什么事情要发生的样子,当然,妈妈也和我有一样的感觉。会发生什么事呢?我并不是很在乎,只要能和妈妈在一起,就算全人类灭亡我都觉得无所谓。殊不知道,我最在乎、最担心的事就要发生了。我也不会知道,为了让妈妈安心而去见那个算命师,会让我的人生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改变了我和妈妈以后的命运。 
 
第二章 因果 
睁开眼睛,看着眼前陌生的景观:一望无际的海洋,不是我所熟悉的蓝绿,而是柔和的银白;天空上高挂的不再是我所认识的金色的太阳,而是紫金色的;迎面吹来的海风带有寒冰的味道,冻彻心骨,不是我所知道的咸味以及湿热的感觉。不同了,一切都不同了,就连我自己也不一样了。 
 
此时的我正悬浮在这片无边无际的银白的海洋上,纵使早已有了心理准备,但当真正面对的时候,我还是只能惘然地看着这一切,无法作出任何反应。对妈妈所说的豪言壮语终究只是安慰她的语言,此刻的我,脆弱得不堪一击,毕竟我是舍下了我最珍爱的妈妈来到这里。陌生的环境不能让我崩溃,但是从此和妈妈分离,我们之间的距离不是简单的地理之间的差距,而是时间、空间这普通人永远无法跨越的距离,这才是我最无法忍受的啊! 
 
“……妈……妈…………”一瞬间心神失守,身体里被注入的能量在经脉里疯狂地转动,撕心裂肺痛觉向我袭来,剧烈的痛楚让我清醒过来。 
“小溪啊,………能量太巨大,你根本无法承受……找个地方好好地修炼,在没有把这些能量全都转化为你自己的能量之前不要乱用,要不你随时有爆体的危险……”临走时他们一再叮嘱的话仿佛在耳边响起。苦笑了一下,想那么多有用吗?毕竟一切都已经成为现实了。环视了周围一下,我也懒得去找其它的地方了,就在这里吧,毕竟这里是“降落”的地方,我和这里也是有缘了。  
 
把王师傅他们给我的法宝放出,把我所在的这片海域封锁禁锢起来,而我则按照他所教的方法进入修炼,开始了我修道生涯的第一步。入定前一个念头闪过:我会好好地活下去的,这不单止是***期望,也是我的心愿,只有活下去了,才有机会…回去……  
 
自此,我进入了漫长的入定。但此时的我却不知道,我把海域封锁禁锢已经引起这个世界的注意,而当这个世界的人包括那些修炼者都无法闯入我的结界时,更甚至有部分的修炼者有进无出后,我所在的海域被他们称为“绝域”,而在里面藏有仙家宝物的传言更是传得沸沸扬扬的,引得无数人前赴后继。甚至还有了这样的一句话:“不到绝域非好汉,不闯绝域非英雄!”当然,这一切已经入定的我并不知道,也为我后来的生活带来很多很多的麻烦。  
 
惘然地看着窗外的人群,昨日的我,甚至是三个小时之前的我也曾是里面的一员,但现在的我却觉得我离他们好远好远。短短的三个小时就改变了我的一生,人生,还真是无常啊。  
 
三个小时前,我遇到了小说里常发生的情景。 
 
在经过王师傅以及他从世界各地赶回来的师兄师弟的共同演算,终于确定我就是他们师门已经找了几千年的人。当他们得出这个结果后,那个兴奋啊,真让人怀疑他们这种人怎么能得道成仙,定性这么差。我在心里小小地抱怨了几句。那时我还在想,说不定我是他们师门的长辈转生,他们就是奉命找我的,要再领我入门。一时间,玄幻小说里的情节向我涌来,一想到那些好处啊,我就乐得要翻天了。  
 
但是越往下听,兴奋的心情开始慢慢地下沉: 
他们的开山祖师是修真界的不世奇才,短短的700年就得道飞升,在加上他修炼的是“源”——天地万物的起源,源于万物苍生,始于众神之前,独立于三界之外,一旦练成就会成为新的“原”,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创世神。但前途一片光明的他却也无法逃过爱情的召唤,爱上了另一个时空的人。为此,他不惜一切代价,与众神众仙抗争,甚至放弃了成为“原”,他只想和他的爱人相守一生。最后,他成功了,所有的神仙都被他们真挚的爱情所感动而愿意退一步,让他们相守在一起(其实是被打怕了,毕竟所有的神仙都出动还被人打得落花水流、喊爹喊娘的,他们能不退让吗?但是,面子还是要的)但是有鉴于这场干戈里牵涉到凡间,且对凡间的轮回造成了重大的破坏,就罚他们去修正这一切,以弥补他们的过失。 
 
本来这对他来说是一件极为简单的事情,事实也是这样,他们完全把这当成了是他们的蜜月之旅,在游玩之余工作一下。只花了两百多年就让一切归位了。但偏偏里面出了我这个漏洞,还是最大的漏洞(至于是什么漏洞,居然能让他们这么关心我,给我这么好的补偿,以后会在番外说明,不过还要看各位亲亲的反应我才却确定要不要出番外哦)。为了修正我的命运,他创立了王师傅他们所在的天道门,要求代代弟子必须找到我,把他留下的东西交给我,一定要把我送回去,回到我所应在的时空。留下这番嘱咐后,他们就离开了(其实是他不想他的爱人与我见面,匆匆逃走的)。而天道门的弟子在这几千年的岁月里不停地寻找我,传到他们这一代已是第十三代了,原以为这个任务他们是无法完成的了(因为天道门有规定,历代弟子只可在世间寻找50年,年限一到,就要移交下一代弟子),谁知道我老妈就这么傻傻地送上门来了,附带着我也落网了。 
 
“小溪……”叫什么叫,和你们很熟吗!叫得这么亲热! 
王师傅无视我的白眼,继续说道“既然找到你了,我们就应该把你送回去了……” 
“什么叫送回去?!我是土生土长的中国人,是真真正正的地球人!!除了这里,我不会去任何地方!!” 
“对!我的孩子哪里都不会去!!”听得傻了眼的妈妈也在这瞬间回过神来,紧紧地抓住我的手臂大声说道,“走,我们走,不要管这群疯子!”说着,妈妈拉着我向门口走去。 
 
“心雅——”王师傅的声音响起,带了点担忧、无奈,还有浓浓的不舍。 
“你闭嘴!!我的名字是你能叫的吗?!不管你有什么理由,要想抢走我的孩子,我告诉你,除非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否则,只要我还有一口气,你就休想!!!!你这个骗子!!!” 
 
看着妈妈抓狂的样子,还有王师父不动声色任由妈妈骂个够本的样子,神情里还带了深深的纵容,即使是在这么混乱的情况下,我也敢肯定他们之间一定有牵扯!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