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数见红尘应识我 作者:雏微(下)

字体:[ ]

 
 
 
看来没什么重要的文件,我也不至于成为什么犯。
看向后面,一边门扇虚掩着,透出点光来。我走过去推开了,眼前蓦然是个极清静的小花园,一个清澈的小湖在园里闪着波光。
湖心有一个小亭子,亭中石桌旁隐隐一个人影。
心情复杂的凝视了一会,我缓缓的踩上白石雕荷拱桥,走了过去,
走进亭子,停了步,在石桌的另一面坐了下来,瞥过去,鼻子突然一酸,心里所有的防线不攻自破,以柔克刚,自古亦然。
 
他居然是睡着的。
长发静静的垂下,原本成熟俊美的脸很是安详,那双平素令人捉摸不透的眸子合着,只余一份温柔。
 
明明知道可能是他耍的计谋,却还要想是不是朝廷上的事烦了心。
微微勾唇,苦笑一下,然后拿衣袖擦桌子,擦完往上一躺,也睡了。
想当年,我在课堂上睡觉的功力全班第一。
朦朦胧胧间鼻子一痒,打了个喷嚏,完了,在冰冷的石桌上睡,感冒了。
真是流年不利……
抬起头来,却正对上凤自若的眼眸,幽深的看着我。我对他笑一笑,往后一靠,翘起二郎腿道:“好啦,你醒了我也醒了,老兄,千辛万苦跑这么远叫我来到底干什么?”
他静静的坐着,脊背的弧线显出天生的优雅。
“你姓蓝?”
我微笑点头,他一双眼眸只在我身上徘徊不去:“叫思归?”
我再次微笑点头,老子行不改名坐不改姓。
他修长优雅的手指滑下,执起茶壶斟了两盏热气。我的目光流到他手上,却微微一惊。
他的手本来好看的很,手指修长,半月指甲修剪打磨,优雅的毫无瑕疵。
但如今那右手中指的指甲却狰狞一片,像是曾经剥落过又重新长出来,却绝不可能如原来一样完美了。
 
他把一盏茶放到我面前,淡淡的笑,道:“在下见公子人中龙凤,不知家乡何处?”
我知道这个身体家乡何处?问起什么风俗习惯,绝对全错。
我是个没有过去的人,原来是,现在也是。
低低笑了一声,道:“抱歉,在下失了忆,十五岁以前的事都忘了。”
其实这句话也是无法自圆其说的,若是问起安宁等人如何认识,也没法给个圆满的解释。
但我真的一点也不怕。
“如果想听歌我马上唱,唱完让我走成不成?”我再次开口,他到底想干什么?还想杀我灭口,还是我有更大的用处?
 
他突然轻轻的笑了,道:“蓝公子,你只要唱首歌,我就放你走。”
我突然有种不妙的预感,他垂下眼睛,从袖子里摸出一张纸来,抖开。漆黑的墨汁在雪白的纸上格外刺眼,晃亮了下午的阳光。
上面的词。
清清楚楚。
喉咙像被什么卡住,心里疼痛愈甚,要我,如何唱的出?
我垂下眼睛,不看他,淡淡道:“此词实在奇怪,既无格律,又无音韵,在下不会。”
他轻轻道:“真不会?”
我猛的站起来,冷冷道:“公子既然不想放,何必惺惺作态?”话音未落,拂袖回身就走。才迈了一步,给他从后面牢牢搂住,力道之大,全身骨头都发痛了。我大怒,一肘撞向他胸膛,他结结实实的接了一招,痛哼一声,居然还是不放手,右肘压下,把我制的死死的,反而抱的更紧了。
“妈的,你想干什么?”我火往上窜,脏话脱口而出。只感到肩窝里一阵阵热气吹拂,他把整张脸都埋进来了。
 
微磁的嗓音低沉的传出:“思归,我好想你。” 
柔情蜜意
 
我沉默了会,淡淡的道:“那又怎么样?”
“就算我没死,又怎么样,你究竟想干什么?我不知道自己居然又有价值了。”
他一震,我反手打下那臂,挣开就走,刚甩开门跑进去,又给他一把抱住。我挣不开,冷叱道:“凤自若,我不欠你又威胁不到你,也没有什么值得利用的,放过我行不行?”他双臂紧的像铁一般,怎么也不肯松,我暗怒于心,狠狠一脚跺在他鞋上,趁闷哼时猛的钻出来。
岂料他痛的拧眉之余,抓起那桌上一本书,啪的击中那半开的门。门砰的关上,震的灰尘簌簌而落。要不是我刹的及时,就直通通撞上去了。两人混战,屋里古董打翻不少,花瓶玉器乓乓直响,也不知是哪进贡的珍贵东西。最后我想躲到书桌后去,给他一把攥了手腕,翻身压在上面。挣扎间那些书本笔墨全往地上啪啦啪啦,整个屋子像遭贼一般。
眼看我动不了了,两人才平静下来。我身上倒没什么,就是衣衫给撕破了好几处。他不但衣衫乱了,手上还有划伤,估计脚也该肿了。
我似笑非笑的道:“皇上,您究竟想干什么?小人愚钝不解。”
他眼神复杂的看着我,长叹一声,把脸埋到我颈上,低低的道:“思归,当时我真的另有安排。”
 
我不语,心里却冰冰凉的难受。
他突然张开嘴,狠狠咬了我颈项一口。我痛呼一声,怒道:“你有病?”他恨恨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外面勾了多少人?
“温文雅,安宁,殷红已,天水泠泠,还有你身边那个不知名的男人,你倒是很春风得意!”我看见眼前的男人露出一种世俗称为醋意的表情。“你敢和别的男人鬼混!还敢让别人亲你!你知不知道自己在江湖上翻起了多少浪,勾引了多少目光!”他手一抖,那张绘着我弹唱安弦的图悠悠的落下地去。
这人强词夺理,无理至极!我压根不想听他说话,把脸转到一边。岂料他下一秒就把唇压了上来,重重在我唇上噬咬。我忿怒之极,狠狠一口咬回去,顿时鲜血横流,染的两人唇上尽是。我在心里冷笑,他倒也忍的住,看这张脸怎么去上朝!
 
他平静了些,看着我,突然苦笑道:“思归,我不会让你出去,我只会把你藏起来,别人都看不到,只有我看的到。只有我能亲你,能抱你。”他的手指顺着我的脸而上,有些痴迷的绘着我的唇线:“你只能是我一个人的,只喜欢我一个,谁都抢不走。”
 
“那时我安排了,一旦你被压进天牢,就找人顶替,然后就能是我一个人的了。”
他缓缓的说着,突然压重了口气,“你敢,你居然敢自杀。你敢在大殿上死在我面前,你倒是干脆的很!”
 
我淡淡的冷笑了,或许我斗不过你,但也不是笨蛋!
“你想软禁我,把我当宠物?”我冷冷的吐出字,“我可以告诉你,如果你真的那么做,只会让我自杀的更早!”
 
他凝视着我,苦苦一笑,道:“我知道,所以我不要了,我只要你再爱我一次,好不好?”
我垂下眼睛,半晌道:“覆水难收。”
抓着我的手一紧,我接着道:“你是皇帝,将来不会再杀我一次?我不要求自己是最重要的,也不要求你的妃子数目,但是,我不能容忍哪天,再把命赔到那个最重要的里面。”
“所以,让我走。”
他紧紧扣着我的肩膀,半晌道:“不可能,我绝不会让你走的。”
我默然。
你我身份悬殊,性别迥异,何必?
他突然双臂使力,将我打横抱了起来。我一惊,正要挣扎。他低声道:“你要是挣扎,我立即公布天下封你为妃。”
 
我静下来。他边步出门去,边轻轻的道:“我不会放手的,我会等到你原谅我。”
一路回去,偶尔遇到宫女侍卫,都傻呆呆的看着,忘了行礼。他眼里完全没有那些人,只是对我柔声道:“思归,当时我知道了安宁,又看到了画像,就想一定要把这人招来,我知道是你,真的是你。”
 
挡开那些树枝,他轻吻我脸颊,柔声道:“思归,你知不知道我有多么想你,想的我快发疯了,你要我做个好皇帝,我做了,所以你不能走。”
我不语,心里轻浅的痛。越过花园,走到白石道上。他抬眼看着我,轻叹道:“你连真面孔都不愿露出来么?”
 
我扯了扯嘴角,道:“这张就是真面孔。”
他微怔,然后苦笑道:“没关系,你想怎样就怎样,不管是原来那张还是现在,我都喜欢。”
我淡淡一笑。
原来那张,再也不可能回来了。
直到步入那间房里,天色已渐渐暮黑,他将我放在椅子上,轻道:“思归,你想吃什么?”
我摇头,没胃口。
他轻笑,又啄我一口,回身拍了拍掌。没一会,宫女顿时鱼贯而入,手里都端着托盘。等在桌上放好,我扫了一眼,居然都是自己原来爱吃的菜。
他柔声道:“好歹吃一点,会饿坏。”我沉默了会,道:“我吃,你先回去吧。”他轻叹一声,道:“我走便是,你有事尽可派人来叫,我明天再来。”
望着他的背影,心里不知是什么感觉。
如果你真的想我,还留着我的屋子,我的东西,那为什么要烧了林夏天的身体?
再次离别
 
一连几天呆在宫里,凤自若每天下午都来看我,温言软语。而我清淡以对,从没给他好脸色过。
今天又是下午,走出门外面,向走廊那边望了一眼。轻叹一气,胸口闷闷的。
三天前我说要世上最好的琴,他在两个时辰之内递到我手里。前天我把摆设都砸了,他换来一套更名贵的。昨天我说要狠揍他的妃嫔,他把人用麻袋装好了要我去选。
我真不知该说什么。z
无聊的站了会,又返身回去。琴桌也是新的,极好的雕工,极好的木材,放那把琴倒也相配。
轻轻从上面抚过,拨了两下,心中突然一黯。
师父真的,不喜欢我吗。y
一时茫然,层层的难受,原来没恋爱过,到了这里还真是失败。
第一次觉得自己的笨拙,只是傻傻的,也不知怎么去讨好喜欢的人。
身边突然多了阴影,我一怔,抬起头来。凤自若就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我顿时竟有些不安的感觉,手脚也局促起来。他轻俯下身,指尖抚上我的脸,道:“思归,你在想别人。”
我不语,扬头避开,淡淡道:“难道每时每刻都要想你吗?”
他低低的道:“不是的,不是那种眼神。”b
手上突然加力,他凑近我的唇,细细抚摸,吻上来。我欲躲开,却听他一声:“思归,不要不理我。”
心里狠揪的痛和酸,他是皇帝,平生何曾软语求过人?一时犹豫,给他吻了个正着,辗转厮磨,缠绵痛楚。他轻轻的咬我的唇,额头抵在我额头上,轻轻的道:“思归,给我机会,不要爱别人好不好?”
我心里愈揪,忍不住眼眶发红。宁愿看见他残酷无情的样子,也不要看到他软语相求的样子。
“你…别这样。”我转过身,却给他拥进怀里。他一边在我颈项上啄吻,一边轻唤我的名字,思归思归思归思归,声声不断。
何苦何苦何苦何苦。g
心痛的无力,不由得给他搂了过去,小心的程度,真好像我是个温香软玉般。只听他轻声道:“思归,我当初,是真的想忘了你,所以我纵火。我想把你的东西都扔了,让你再也不能影响我。”
他沉默了下,苦笑道:“但最后我发现,不行。”
唇眷恋的轻点我的发,我静了会,下定了几天来的决心,淡淡道:“你怎么处理我的大哥二哥的?”他一边抚着我的长发,一边道:“我只是架空了他们的权力,另安排了职位,绝没痛下杀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