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忘川 作者:水水(上)

字体:[ ]

忘川
序歌 
原先碧绿的草原现如今因为战火的洗礼,变为了片片焦黄。那条静静流淌的激澜河,因为被迫吞食了过多的尸体而显的衰老无力。河的两岸,原本分别驻扎着两支结束队伍,现在却只剩下一方飘扬的旗帜:黑色的底面,金色的飞龙---鲁西尤拉。席德。克巴特公爵的旌旗。 
克巴特公爵,西方霸主泽塔帝国女王克里斯蒂的弟弟,现年34岁,是泽塔帝国乃至整个西方大陆心目中的战神。淡金色的头发,眼睛是最纯净的天空之蓝。挺直的鼻梁,优雅的薄唇总是微微向上翘着,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诚然,他是位英俊的男子,可是光就样貌来看并不是特别的出众。他的魅力来自于那种惑人的感觉。修长的身姿,只有和他交过手的人才会知道那是多么的有力。多年战场的冼练使他变的更为沉稳。冰蓝的眸子如水的温柔中极偶尔会闪过一丝闪电般的锐利。一举手一投足,隐隐散发着撩人的风姿。精湛的剑术在不断的完善之后使他成为了西方数一数二的剑客。这就是鲁西尤拉。席德。克巴特公爵。他的高贵,他的强大,他的聪慧和他的无可媲美的魅力,构成了西方的神话。自从他14岁初上战场(泽塔帝国的兵役法是男子16岁才到服役的年龄。)以来,20年来的南征北讨,将原本泽塔帝国边境紧张的局势完全改观,一一肃清了各股对帝国威胁的势力。可以说,正因为有了克巴特公爵,才有了今天的泽塔帝国。也许有人会奇怪,为什么泽塔先王德蒙大帝会不顾劝阻选择女儿克里斯蒂为帝,而不选唯一的也是才华横溢的长子鲁西尤拉?虽然当年决定王位的继承人之时鲁西尤拉只有9岁,可是却也可以看的出是个聪明果敢的孩子,怎么看怎么是王子比较占优势啊?原因无他,最终是鲁西尤拉自己导致的。原来德蒙大帝虽然在治国方面并没有什么太出色的表现,可是却是一个极为出色的命理者。所谓命理者,指的是那些具有能够看穿一个人的宿命,发现其本质的特殊才能的人。王子鲁西尤拉虽然出众,可是他的气却不够稳定,带着一股杀气。这样的人能够成为一代将才,却绝不会成为一位贤王。而女儿克里斯蒂却个性沉稳,心胸宽广。而且由于从小给予这两个孩子一样的教育,所以在才学方面绝对不会有问题的。相比之下当然是女儿更为适合王位。好在鲁西尤拉对于枯燥的政治和麻烦的宫廷斗争并没有兴趣,所以即使在坐拥了全国八成军队的今天,也还是对女王忠心耿耿。另一方面的原因在于,对于3岁就失去母亲的他来说,大了他8岁的,从小就对他爱护倍至的姐姐从某种方面来说就是母亲的存在了。那个美丽温柔同时又坚强的姐姐,在他而言就是完美的女性的典型。6年前,在对古南国的战争结束后归国的庆功宴上,女王曾经建议已经28岁的弟弟结婚的时候,克巴特公爵这样回答姐姐“那也要我遇见了像姐姐您那样的好女人才行啊!”所以说,团结的姐弟爱,再加上先王的远见,促成了今天泽塔帝国的强盛。 
序歌2 
“最后的战争了呢,特里。”骑在一匹毛色金黄的马上的金发男子带着淡淡的笑容看着这一切。那随意的笑容在不经意之间吸引了所有的目光。无尽的慵懒,无尽的高贵。 
“是的,爵爷。这仗结束后,可能有好一阵子不需要打仗了。将士们也可以好好的休息一阵了。”恭敬的口吻,出自边上一位骑着棕色骏马的褐发男子。克巴特公爵的近卫兵团长特里。斯塔克。 
“回去啊---是啊,出来了也差不多2年了,好快啊。是该回去了。姐姐的刚刚生的孩子我都还没见过呢!真是的,这么大的年纪了还生,小孩子真的那么可爱吗?都有3个了还不够。父亲可是只有我们两个小孩呢。”淡淡的口吻,克巴特公爵抱怨着。 
“听说是王子是吧?女王的三个孩子都是王子呢。不过,爵爷,不是什么刚刚生的孩子啊!那个小王子差不多快1岁半了吧?您离开王都的时候陛下就要快生了不是吗?”特里提醒到。 
克巴特公爵皱皱鼻子道:“有那么大了?小孩子长的还真是快啊!那么差不多都会说话了呢。姐姐说我不到1岁就会说话了,虽然只有几个字。那那个小鬼至少会叫人了吧。说起来,姐姐生小孩的时候我都不在王都啊,一个都没抱到。巴斯是不是故意乘我不在的时候和姐姐努力‘造人’啊?”巴斯。得文恩。迪落勋爵,女王的丈夫,也是克巴特公爵的好友。当初多亏了克巴特公爵从中撮合,这两人才终成眷属。 
“噗嗤”一旁的参谋长,好友伊恩勋爵忍不住笑了起来。虽然战功赫赫,不过这个克巴特公爵有时候实在是有一点小孩子脾气。全泽塔帝国也只有这个人会这么评价这两个地位尊崇的人了。“我说席德,你还是好好考虑一下自己的事吧。这次回去之后,陛下肯定又要催促你的婚事了。你的那为像‘陛下一样完美的女人’到底有着落了没有啊?” 
“你这个家伙,怎么老是这么扫兴啊!女人?算了吧!反正帝国也不缺继承人。我不结婚还可以省点麻烦啊。姐姐也真是的,她的王位是父亲决定的,她到底有什么好内疚的啊?我都说了多少次了我对王位没有兴趣的,怎么就是不死心 啊!”火大的抓抓一头金发,“我都说了我喜欢男人的嘛。怎么才能让她相信呢!” 
“陛下是认定了你不想使她为难的才装成喜欢男人的样子。不过谁叫你自己那么绅士,说了不喜欢女人还那么彬彬有礼和颜悦色的。要不是我了解你,就算是真的看到你和男人上床我也是不会相信的啦!看着吧,等到这次你一回到王都,陛下一定准备了一大票的美女等着你啊。除非你死了,否则是逃不掉的了啦!哈哈~~~” 
懊恼的看看损友,懊悔怎么交友不慎的公爵同时也在为即将来临的一堆相亲宴头疼不已。 
不过,伊恩勋爵如果知道日后他的一番戏言竟然会成真的话,那当初就是撬开他的嘴他都不会说的。 
 
 
 
1 相亲 
——半个月后 
从王都的城门打开的那一刻起,归来的克巴特公爵一行就被鲜花和欢呼所簇拥着。看着明明厌烦不已还要面带微笑保持风度的克巴特公爵,前来迎接他们的王夫迪落勋爵也不得不承认作为一个英雄实在是一件很麻烦的事。也不禁感叹只有克巴特公爵才能将战争的英雄和如此的翩翩贵公子完美的结合在一起。 
微笑着拥抱了自己的姐夫,鲁西尤拉和随行的高级军官们一起走进王宫觐见女王陛下。觐见厅内,42岁的女王高坐在王座中。列位贵族们则排列在通往王座的地毯两边。当战争的英雄出现在厅中时,一阵掌声响起,同时两旁的贵族和官员们纷纷行礼,表达对鲁西尤拉的无限敬意。当鲁西尤拉一行走到女王面前时,女王走下王座,拥吻了自己的弟弟。 
“鲁西尤拉,我的弟弟,我最忠实的朋友!你再一次的为我国带来了荣耀与和平!我该奖赏你什么呢?已经没有什么能够与你的功勋相媲美的了!” 
“您的笑颜就是对我最好的奖赏了,我的陛下。至于其他的赏赐,就留给其他的战士们吧,毕竟是他们的鲜血和我的智谋才带来了今天的胜利。” 
“说的没错。举杯吧!我的臣民们!为了牺牲的战士们,为了归来的英雄!” 
在觐见结束后,女王单独会见克巴特公爵。 
“好了,席德。现在战争终于真正的结束了。你答应过我,等到帝国周围真正的稳定下来之后就好好考虑一下自己的婚事的。你都34了!你这个年纪的贵族早就该有好几个孩子了。” 
“姐姐啊,可是你也知道,我是真的没有什么喜欢的人啊!再说了,像姐姐这样的好女人我可是一个也没有碰到过啊!” 
“席德!不许你在推迟了!今晚的晚会上,你一定要给我选出一个和你心意的姑娘来!如果在推脱说没有中意的只好我帮你选了!不要再辩解说什么喜欢男人了!就算是真的,你也得给我结婚!等你有了孩子以后,随你喜欢男人还是喜欢女人了!” 
“可是,姐-----” 
“好了!你也累了,去休息吧。”女王转过身子,示意他离开不想再谈了。 
鲁西尤拉张了张嘴想再说什么。可是他比谁都知道这个平时温柔的姐姐真的认真起来实在是非常的顽固的,只好欠了欠身离开了。 
这回是没救了。鲁西尤拉在心里哀叹。 
晚宴中 
“天哪!好久没有见到这么庞大的相阵容了!看来陛下这回是铁了心要让你这个帝国第一贵公子结束单身了啊!”伊恩勋爵惊叹的看着拼命向鲁西尤拉靠近想争取机会的花丛们和几乎快要破功的鲁西尤拉道。 
“你要是有这个闲心嘲笑我干嘛不来帮忙?别忘了,如果我这会真的死当了下一个就轮到你了!”鲁西尤拉咬牙切齿的对这个宣称是他的至交好友却在一旁幸灾乐祸的人。要知道,伊恩勋爵也是家中独子,家里催他结婚也不知道催了多少次。每每总是以“巴特公爵都还没有结婚,我身为他的下属,怎么能比他先结婚这种事情来!”这种借口给堵掉了。所以说如果这会克巴特公爵真的被女王强逼着结婚的话,那么下一个一定是他伊恩勋爵了。 
想到这里,伊恩勋爵就笑不出来了。 
原本想像前几次一样溜掉,可是这会女王的眼睛一直紧盯着他,叫他想逃都逃不掉啊。眼看着女王的时限渐渐接近,鲁西尤拉叹了口气。算了,如果真的要选一个,还是自己选吧。至少以后每天看不会让人讨厌的类型。 
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了站在角落里的一个褐色头发的女子,容貌清秀,穿着一条淡色的裙子,打扮也很素气,不象其他女人一样拼命想引他注意。看见鲁西尤拉在看她,她回头来对他淡淡一笑。 
就是她了! 
挣托所有纠缠着他的女人,鲁西尤拉向着那个女人走过去。伊恩勋爵看见他的行动,先是微微一楞,后来终于明白了好友是死心了所以总算是选了一个。在全场的女子嫉恨的和女王宽慰的目光注视下,按照泽塔帝国的风俗,克巴特公爵将胸口佩带的玫瑰取下,交给了女人。同时女方要交一件自己佩带的首饰给男方。女人羞怯的取下头发上的饰物——一支蔷薇发钗,缓缓的交给鲁西尤拉。在鲁西尤拉伸手接过的时候,突然狠狠的向他的手扎下去! 
 
 
 
2 另一场婚礼 
平行时空——英国伦敦 
周围的嘈杂声,似乎一点的传不到我的耳朵里。漠然的看着他们兴奋的表情,奇怪的家伙,要结婚的人,好象是我没错吧?有必要笑的那么夸张吗?真是的。转过身去,看看镜子里的人,穿着一袭华贵的白色婚纱的绝色女子,未经修饰就十分完美的眉毛;碧绿的眼珠,和我的心境一样的冷漠;小巧挺直的鼻梁;薄厚适中的嘴唇,因为覆盖了一层厚厚的唇膏,已经看不出原来的色泽了。说实话,我还是比较喜欢自己嘴唇原来的颜色啊,粉红的,很干净的颜色。乌黑的头发整齐的束起盘在了白纱下。还是十分稚气的脸啊!毕竟,我还只有20岁啊。20岁,在这个时代看起来,结婚实在是有一点早了。不过,对我来说,什么时候结婚,和谁结婚,都不是我能控制的事。哥哥们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人,我不行。因为我是个女孩,是日本名门御景家和欧洲3大望族之一蒙斯特家族联姻所生的唯一的孩子。我的母亲是父亲的第二任妻子,也是现任蒙斯特族长的独生女。我的几个哥哥都是父亲的前妻生的。听说那个女人只是个普通望族的女人。可是我有的时候真的希望母亲只是个普通的女人啊,至少可以得到我所羡慕的哥哥们的自由。 
听见门打开的声音,转过头去,是父亲。他63岁,真的很老了。有的时候真的觉的他更像我爷爷而不是我父亲?在别人看来,我的大哥反而比较像我的父亲呢。 
“走吧,心,时间到了。”苍老的声音。他向我伸出手。 
微微的楞了一下,把手伸给父亲拦着。记忆中,父亲好象从来没有向我伸出过手呢。今天是第一次,可能也是最后一次。 
慢慢的走着,踏着红地毯走向那个将伴随着我后半生的男人。他叫什么名字来着?不记得了,不过好象是美国的股市大亨。很有势力的样子。不过不过这是当然了,我可是御景心啊!御景和蒙斯特就我这么一个女儿,当然要选择最有利的联姻对象了。周围坐着的人里,表情各有千秋。羡慕的,嫉妒的,还有祝福之类的。对哦,人们眼中的完美的结合恐怕就是这个样子的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