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魔王的卖身男欢 作者:瞳曦

字体:[ ]

 
第一章
 
  “饶了我……我只是听命行事,所以求求你,不要杀我……”
 
  “要我不杀你……可以!说,是谁指使你来行刺我?”
 
  “我、我不能说……要是我说了,我必死无疑!”
 
  “你不说,依然是必死无疑!如果你现在肯说,本王还能考虑饶了你的狗命……”
 
  跪在地上、全身是伤,并且狼狈不堪的男子,低头考虑良久后,他抬起头看向站在他面前的魁伟男子。
 
  “是……是……啊……”那名狼狈的男子话尚未说完,已被躲在暗处的刺客给暗杀。正是他们可以利用的大好机会……
 
  但即使是有伤在身,想杀他也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毕竟他是堂堂魔界之王,所以那群杀手也心知肚明,不敢轻举妄动!
 
  过了好一会儿……
 
  伟岸男子见杀手们一瞬间全撤离了,他才卸下防备的警戒心,挨着墙壁滑坐在地上,举起右手利用治愈伤口的魔法,准备治疗左腹部的伤……
 
  但他始料未及的是,在这深夜的幽暗陋巷里,竟然还会有人经过……
 
  魔界之王并不是凡人想看到就能看见,所以他也就不将路过他身边的男孩放在眼里,毕竟男孩只是下等的人类,是看不见他这魔界里最伟大的王者。
 
  他依然故我的疗伤,不曾抬头看一眼走过他跟前的男孩。
 
  然而,教他万万想不到的是,原本应该走远的男孩竟然又走回他的面前,弯腰低头看着他!更教他吃惊的是那男孩开口说的话。
 
  “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坐在这里,你受了伤吗?”男孩蹲在他的面前,脸上净是担忧的惊慌神色。
 
  “你看得见我?”
 
  男孩漾起天真无邪的笑容,莞尔的说:“虽然第一眼我并没有看得非常仔细!再加上你一身黑漆漆的劲装,但是你的眼睛非常特别,即使在黑夜里依然会引人注意;所以我现在回答你的问题——我当然看得见你!”
 
  男孩又再度回到主题,“你受伤了,站得起来吗?我家离这儿满近的,我看你先到我家休息一下,我顺便帮你包扎伤口。”
 
  男孩伸手想扶起伟岸男子,不过对矮小瘦弱的男孩而言,要扶起比他壮上好几倍的男子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好不容易他终于将坐在地上的伟岸男子扶靠在他的肩膀上,男孩气喘吁吁的又再度开口:“我的名字叫邵堤伟,你叫什么名字?”
 
  他困难的抬头看着身旁高了他不下两个头的男子,这时魔界之王也正好低头凝视着他。
 
  沉默了许久,邵堤伟见他并不想回答他的问题,孩子气的脸上掩不住失望的表情,不过他又和善的对伟岸男子笑了笑。
 
  “对不起,我不该这么卤莽,你如果不想回答也没有关系。”
 
  不知道为什么,心中竟有一股不舍的感觉,他就是不想看到眼前的男孩脸上露出难过的表情,所以他浑厚的嗓音在黑夜里响起:
 
  “暗夜!”
 
  “咦?你说什么?”邵堤伟抬起他充满疑问的小脸,问着他。
 
  “你是说你的名字叫暗夜,是吗?”邵堤伟欣喜地又问了一遍。
 
  暗夜不再回答他的问题,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虽然他的态度很冷淡,不过邵堤伟依然很高兴。
 
  “你可以叫我阿伟,我的朋友都是这样叫我……”他停顿一会儿,又非常有礼貌的对暗夜微笑。
 
  “请问我该怎么称呼你呢?”
 
  “暗夜!”依然是简短的两个字。
 
  “暗夜……”邵堤伟喃喃地在口中念了好几遍,好像怕自己忘记这个名字似的,“你的名字还真特别,不过,我喜欢这个名字喔!”
 
  说着说着,邵堤伟就对暗夜笑开了脸,他天真的笑容教暗夜不觉心头一紧,差点忘了呼吸……
 
  邵堤伟见暗夜神色一变,魁伟的身体也随之绷紧,便忧心的看着他,关心的问?伤口很疼吗?忍耐一下好吗?我家快到了!“暗夜低头注视着努力搀扶着他前进的邵堤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看到身旁这么低下的人类男孩的笑容,他的心会泛起一阵莫名所以的悸动。
 
  暗夜收起了疑惑,他觉得当务之急应该先弄清楚眼前的这个男孩为何看得见他?除非他是天赋异禀,要不然就是即将接受死神召唤的人……再者就是他是他的死敌派来的杀手……
 
  不过,暗夜马上推翻了后者的假设,因为他感觉不出他的身上有任何魔界人应有的魔气。
 
  那到底炸男孩接近他是为了什么目的?
 
  姑且就依照他的“好意“先到他家让他替自己医治腹部的伤,然后再看看他到底想玩什么把戏。要是这人类男孩目的只是出于好意才帮助他,他会考虑完成他的一个愿望;要是男孩是敌方派来的刺客,意图不轨,他就会叫他……
 
  暗夜的脸上出现了一抹令人血液为之冻结的残酷冷笑,不过。满心只是挂念着暗夜伤势的邵堤伟,却浑然不知他捡到一位了不得的人物。
 
  而就在今夜,随着暗夜的出现,注定了两人不可分离的羁绊,也使得邵堤伟改变了他应有的宿命——
 
  “很抱歉,因为我工作很忙根本没有时间整理房子,所以屋子很乱,椅子上也没有空位可以让你坐,我想我们还是到我的房间好了,那里至少还有张床可以让你坐。”
 
  邵堤伟看了眼客厅里唯一的长椅后,转头歉然的看着暗夜,因为椅子上堆满了他的衣服,还有一些不仔细看根本不知道是什么的杂七杂八……
 
  他让暗夜坐在他狭小的单人床上,转身走到置物柜拿出急救箱后,走回暗夜的跟前,他柔声的问:
 
  “暗夜,你是哪里受伤?可不可以请你告诉我?”
 
  暗夜站起身,伸手脱去身上所穿的黑色皮衣,展露出他那有如阿波罗般健美的体魄、坚实的胸膛,令所有平凡的男人都为之倾羡的八块健硕的腹肌,还有那完美的腰部线条;一言以蔽之,暗夜的身材只能说是——毫无缺点可言。
 
  邵堤伟惊呼出声,不过不是因为暗夜那傲人的身材,而是因为他腹部的一大片已干涸的血迹。
 
  “你流了好多血,一定很痛吧!”邵堤伟很不忍心的凝视着暗夜,眼里微泛起泪雾。
 
  “等一下我会用消毒药水先帮你清理伤口,药水的刺激性非常强烈,所以可能会痛,但是你千万要忍住喔!因为这是为了防止你的伤口受到细菌的感染。”
 
  暗夜听了邵堤伟的话后,不禁感到一阵莞尔,防止细菌感染?细菌恐怕都要对他这个称霸魔界的男人,避之惟恐不及呢!
 
  暗夜一直以为人类都是一些既自私有无可救药的低下动物,但是在他的眼前的这名人类男孩,却改变他对人类的观点。
 
  这个名叫邵堤伟的男孩引起了他莫大的兴趣!
 
  虽然腹部的伤对一般人而言,可能是致命的重伤,但对暗夜来说,根本是不痛不痒的小伤。
 
  然而,当暗夜看到邵堤伟小心翼翼的处理他的伤口时,心里边不禁升起一股暖意,他若有所思的看着埋首于他胸前的那颗有着深褐色的头发。
 
  即使在幽黑的夜色里,暗夜依然可以看出邵堤伟很瘦小,不过到底是如何的瘦小,就很难看得非常清楚,他吃惊的凝视着眼前这瘦到不能再瘦的躯体,他真怀疑这人类男孩是怎么存活下来的?
 
  他想,她甚至可以只用一根手指就能置邵堤伟于死地,真的!只要他想……
 
  “吁……”邵堤伟终于吐了一口气,他抬起头对暗夜绽出一记放心的笑容,“虽然看起来好像很严重,但事实上伤口并没有多深,可是为了以防万一,我想还是用消毒纱布替你处理一下。要是我太粗鲁,或者是绷带绑的太紧,你一定要告诉我喔!”
 
  顿了一下,他又笑笑地说着:“当然我也会尽量小心一点!”说完后,他先替暗夜的伤口涂抹上药膏,然后就拿起消毒纱布覆盖在伤口上,接着又拿起消毒绷带再覆盖在纱布之上,为了让药有效的附着于伤口处,所以他将绷带沿着暗夜结实的胸膛缠绕。
 
  暗夜不由自主地看着邵堤伟的脸,他的脸上有几颗雀斑,但这并无损他清秀的小脸蛋,虽然他并不属于美少年之流,然而一张娃娃脸却让他觉得他非常可爱。
 
  非常可爱?暗夜猛然一惊!
 
  邵堤伟浑然不知暗夜的思绪,只是认真地、小心翼翼的缠绕着绷带,并且一边动手,一边紧张的频频仰头询问着暗夜:
 
  “会不会太紧?我会不会绑得太紧?”
 
  暗夜摇了摇头,依然不答腔。
 
  邵堤伟见他的脸上并没有痛苦的神色,遂放心不少。但是手上的动作仍旧轻柔。
 
  终于,他完成了手上的工作,抬头对暗夜投以灿烂的笑容。
 
  “我想,我还是拿颗止痛药给你吃好了。毕竟伤口也不浅,一定很疼吧!”最后两句话邵堤伟好像是说给自己听似的,他又再度问一遍:“吃药好吗?”
 
  暗夜依旧没有开口回答。
 
  邵堤伟不以为意,只是好脾气的笑了又笑,当作他是默许了。于是,他站起身想到置物柜拿药,突然却觉得眼冒金星,一阵摇晃后便往前倒去……幸好暗夜眼明手快地将邵堤伟的身子抱进他的怀里。
 
  “你没事吧?”暗夜俯头凝视着邵堤伟。
 
  暗夜这才发现他惨白的脸,接近白纸般的白,这是一个人类该有的脸色吗?当然不是,这种脸色是一个行将就木的人才会有!
 
  暗夜的心头猛然一惊,难道这人类男孩快死了,所以他才看得见他?
 
  “嘻……这是你今天晚上开口说话以来,说最多字的一次耶!”邵堤伟高兴地露出可爱的笑容。
 
  暗夜见到他喜悦的神情,不自觉地也微扬了唇角。
 
  暗夜俊邪的笑容,叫邵堤伟看傻了眼。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