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天下第一宠 作者:悠雨

字体:[ ]

 
 
 苏阿离,男,十七岁。 
 
个子娇小,脸蛋可爱,但确是货真价实的武道世家传人。 
 
不管是降龙十八掌,还是佛山无影脚,信手拈来,不在话下。 
 
不仅如此,和气道、柔道、剑道、跆拳道,全都练过。 
 
可以这麽说,只要和武道有关的东西,苏阿离无所不修。 
 
虽然苏阿离年纪轻轻,但十五岁时,就早已打遍方圆千里无敌手。 
 
但所谓高手的悲哀,就是找不到对手。十七岁的苏阿离,即使想找人过招,但往往不是对方主动认输,就是打不过瘾,两招过後,对手就先昏死过去,弄得他乘兴而去、败兴而归。 
 
终於,2006年4月6日,苏阿离的命运产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那天天气晴朗,万里无云。苏阿离高高兴兴,正在街边闲逛,突然只听身後传来一声尖锐的鸣叫,转头一看──竟是一辆大卡车朝他撞了过来! 
 
「天啊......」 
 
所谓祸从天降,苏阿离只来得及感叹出这两个字,就再也发不出声音。 
 
只觉身体被猛地一撞,就像皮球似的飞到半空。天空的白光突然亮得刺眼,奇怪的是,苏阿离竟感觉不到痛了。 
 
整个人就好像长了翅膀,飞了起来...... 
 
『喂喂......这到底是怎麽回事?......』 
 
苏阿离低头一看,只见那辆撞飞自己的大卡车周围,已经围满了看热闹的人。也许他们正在奇怪,明明看到有人被车撞了,为什麽眨眼就消失了? 
 
被撞得尸骨无存、人间蒸发,这种事情倒真是稀奇。 
 
苏阿离本想大叫,但张了张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只能朝那些人张牙舞爪,但却没有任何人发现他。 
 
苏阿离越飘越高,越飘越高,眼前的白光也越来越亮,越来越亮。到最後,亮得苏阿离实在受不了了,把眼睛一闭......竟就此失去了意识。 
 
那个时候的苏阿离,怎麽也不会想到,自己竟然那样就穿越时空了。 
 
等待他的,是一个名叫『熹襄』的朝代。 
 
皇宫,御花园,荷花池。 
 
凉风习习,虽是清晨,河畔已有了一双人影。 
 
女的面容娇媚,身材玲珑,身著水色衣衫,手持一柄花鸟团扇,媚眼如斯,眼波流转,不时瞥向身旁那名俊秀男子。 
 
男子长相颇为中性,乍看之下难辨性别。并且身材颀长,肩膀狭窄,显得非常纤细。但纤细之中,还是有些气概。他属於那种气质浑然天成的人,所以即使只是信步而走,也显得雍容华贵。既然不经雕琢,给他罩一身破烂衣服,放到人群之中,也依然闪闪发亮,光彩夺目。 
 
所谓『天生的贵族』大概就是指他这种人了。 
 
这一男一女,真可谓是人中龙凤。外表看来真是绝配的一对,羡煞旁人。 
 
女子显得有些娇羞,但眼中难以隐藏,有一丝兴奋。 
 
相较而言,男子的神色之中,就带著一抹无奈了。像是厌倦,但又不得不装出笑容的那种表情。 
 
此人便是熹襄王朝的第九代君王,莫朝遥。 
 
他十八岁时继承皇位,到现在已经整整三年。三年之中天下太平、物阜民安、商贾辐辏、贸易兴隆,没有任何外敌侵犯。不仅是皇城,就连边塞都是一片兴旺之景,可谓盛世繁华。 
 
但即使如此,身为一国之君的莫朝遥,还是少不了烦心的事,那就是──皇太後三天两头派人来催促的立後一事。 
 
如果单是立後还没什麽,烦就烦在太後已经看定了自己的侄女儿,也就是荣义郡主,丞相之女,水芙蓉。软硬兼施,半强制地非要莫朝遥立她为皇後。 
 
说到荣义郡主水芙蓉,莫朝遥忍不住要皱眉头。 
 
荣义郡主美虽美,容姿非凡,顾盼生姿,人如其名,宛若出水芙蓉一般清丽动人。但莫朝遥从小和她青梅竹马,那张脸从小看到大,看了十多年,即使是天仙也该看腻了。再加上荣义郡主什麽都好,就是太小肚鸡肠,狂爱吃醋,看不得莫朝遥靠近其他女子,就连莫朝遥身边的贴身侍卫,也都是荣义郡主一手挑选出来的,没有半个宫女,清一色全是小太监。 
 
而且荣义郡主被太後宠惯了,有些骄横,常常把莫朝遥都压在鼻子底下。莫朝遥避她都来不及,还要立她为後,岂不是平白把自己的後半生给葬送了麽? 
 
也许是血缘的关系,皇太後还就是喜欢荣义郡主,非要立她为後。见莫朝遥迟迟没有行动,皇太後和丞相那边的催促也越来越急,莫朝遥难以推脱,立後大典已经迫在眉睫。 
 
想到这里,莫朝遥不由得轻轻叹了口气。 
 
这时,只听荣义郡主轻唤一声,「遥哥哥......你不开心?」 
 
莫朝遥这才回过神来,急忙挤出一丝伪善笑容,摇头道:「没有没有,和芙蓉妹妹在一起,皇兄怎麽会不开心呢?呵呵......」 
 
莫朝遥生怕得罪了荣义郡主,她会跑到皇太後那里去哭著告自己一状。到时候,只怕皇太後会立刻带著大群人马,杀到寝宫来,通宵达旦给莫朝遥立一张批斗状。 
 
「遥哥哥,太後说立後的事情......」 
 
「啊,表妹,你看那个!」一听话题要扯到立後上去,莫朝遥急忙打断,随手朝荷花池一指道,惊讶道,「啊......这荷花真是漂亮,朕从来没见过这麽漂亮的荷花......」 
 
荣义郡主看了一眼,没看出那朵荷花有什麽特别之处,嘀咕道:「还不是和其他荷花一样,遥哥哥,立後的事情......」 
 
「啊,表妹,你看那里!」 
 
不给荣义郡主说话的机会,莫朝遥突然又朝相反的方向指去,但刚一转身,就愣住了,只见他的内侍小竹子急急忙忙地跑了过来。 
 
「小竹子?」 
 
莫朝遥先是一愣,随即喜出望外,好像看见大救星似的,急忙迎了上去,问道:「你跑得这麽急,是不是皇叔有什麽重要的事情参奏朕?或者是......大学士要检查朕的功课?再或者......有什麽重要的文件要朕亲自过目?」 
 
什麽都好,只要可以快点离开荣义郡主,莫朝遥情愿整天呆在御书房里办公不出。 
 
「回、回禀皇上......都不是......」小竹子一边喘著粗气,一边说,「是是是......是皇上寝宫里......突然钻出来一个人......」 
 
「突然钻出来一个人?」莫朝遥一头雾水。 
 
「是什麽人?」荣义郡主立即上前,被莫朝遥还积极。 
 
小竹子道:「奴才也不知道......不过那个人打扮奇怪,看起来不像是宫里的......奴才给皇上整理寝具时,才把帘子掀开,他就躺在里面!......血淋淋的,躺在皇上的床上......好吓人啊......」 
 
「你说什麽?血淋淋的?」荣义郡主的脸立刻拉了下来,刚才还春风徐徐的脸瞬间铁青,厉声喝道,「立刻带路,我要去看看!」 
 
小竹子应了一声,带路去了。 
 
而莫朝遥则愣了一会儿,似是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麽事。见荣义郡主和小竹子都走远了,才急忙快步跟了上去。 
 
当荣义郡主和莫朝遥赶到清净宫的时候,那里已经被大内侍卫里三层、外三层地包围起来了,连只蚊子都难飞进。还是小竹子喊了一声『皇上驾到』,众人这才齐齐回头,扑通跪倒,给莫朝遥和荣义郡主让出一条道来。 
 
荣义郡主健步如飞,朝床边冲去,连莫朝遥都被她甩在身後,怎麽喊都喊不住。 
 
荣义郡主冲到床边,一把掀开帘子,果然只见一名陌生少年躺在床上! 
 
那少年正是苏阿离,因为一场车祸被撞人了扭曲的时空,穿越到了熹襄王朝。 
 
但他恐怕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穿越时空的著陆地点,竟然是天子的龙床!? 
 
而且...... 
 
阿离虽然昏迷,但薄薄的嘴唇却无意识地轻轻翕合著,显得非常诱人。他头发凌乱,双腿微微敞开,一身奇怪的白衣,下半身已经被鲜豔的红色浸染。 
 
阿离个子娇小,长相清秀,是那种妈妈级的人物都会喜欢的孩子。拿到现代来说,应该算是少妇杀手,但拿到古代来说,就是非常典型的──男宠形象。 
 
此情此景,由不得荣义郡主不想偏,走上前去,一个耳光掴到阿离的脸上,厉喝道:「小贱人,你倒睡得香,还不快给本郡主滚下来!」 
 
拜荣义郡主的这一耳光所赐,阿离好不容易回复了一丝神志。头脑昏昏沈沈,但脸颊却火辣辣得痛,勉强把眼睛睁开一条缝,只见一名绝色美女正穿著古装华服立在自己面前...... 
 
『我好像在做梦......』 
 
阿离揉揉眼睛,坐了起来,睁眼再看,周围一圈人竟都是明朝打扮!?阿离愣愣了,随即肯定自己是在做梦了,身子一软,又倒在床上,心想『还是多睡一会儿......』 
 
「小贱人,见到本郡主还不下跪行礼!」 
 
见阿离不搭理自己,荣义郡主的火气更旺,一把揪住了阿离的头发,想把他扯下床来。 
 
「哎哟!」 
 
阿离疼得叫唤一声,总算彻底醒了,眼睛一下睁开,瞪著荣义郡主,拳头条件发射地捏紧,朝荣义郡主挥了过去! 
 
那一瞬间,荣义郡主呆住了,甚至连眨眼的时间都没有,只觉一股拳风朝自己脸颊袭来! 
 
就在她以为自己会被打中的时候──阿离突然停止了攻击。即使刚从昏迷中醒来,阿离还是没有忘记自己的原则──绝对不打女人! 
 
──好险好险,差点就把这美人脸上打得仙女散花了。 
 
「你......你......你想打我......」 
 
刚反应过来的荣义郡主咬牙切齿地瞪著阿离,但阿离的目光却一点也不输给她,就像一只小老虎似的,把荣义郡主都吓唬住了,急忙朝莫朝遥身边靠去,娇声求救道:「皇表哥,你看......你看他刚才竟然......」 
 
莫朝遥轻轻拍了拍荣义郡主的背,算是安慰,蓦然抬眼,把床上的苏阿离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越看越奇怪,不仅是他的服装打扮奇怪,而且行事作风都很奇怪。 
 
荣义郡主威名远播,普通人看到她都躲得远远的,不敢招惹。但是这个人,不但跟荣义郡主针锋相对,刚才竟还想出手打她──其实莫朝遥也认为那一拳没有挥下去有点遗憾。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