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一路向北 作者:路苔生(下)

字体:[ ]

 
  ☆、85NEW
  因为忙着补作业,这一整天夏多除了必修课就都待在图书馆里,直到晚上饿得不行了才收拾书包离开。虽说夏多
 
缺课很多,但成绩一直名列前茅,除了头脑聪明,与他在学习时的专注和拼搏也是分不开的。
  这个时间学校的食堂都关门了,只能去校外的小面馆填肚子。
  走进面馆的时候,夏多就计划好要超大碗的牛肉面,还要多加一份牛肉——对于一个正处于发育期随时随地都有
 
胃口吞得下一头牛的少年来说,这个计划实在很内敛。
  因为已经快到打烊的时间,店里除了夏多之外就没有别的客人了,老板挺着“孕期”五个月的肚子去后厨下面,
 
老板娘则坐在后厨门边上一边剥蒜一边听着收音机。
  “广播剧《对决》,知名作家北纬37最新作品……”
  这段话飘入夏多耳中的时候,他兴致勃勃地要求老板娘把收音机的音量给调大,同时有些纳闷:北北什么时候出
 
新小说了?没听他说过啊。
  为了听完爱人的作品,夏多故意吃得很慢很慢,慢到最后,他发现刚才吃进去的牛肉面好像都化成了石头,沉甸
 
甸得坠得他胃疼,剩下的小半碗面无论如何也吃不下去了。
  交了钱,夏多没有回宿舍,而是黑着脸直奔墨北家。
  他一直都知道墨北是个很有主意的小孩,但是没想到居然这么有主意!
  对决!听起来威风,可这跟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有一毛钱区别吗?
  马路上有好几处都没有路灯,街上没了行人,夏多脑海里不断重演着连环杀人案凶杀现场的照片,还有小白楼杀
 
人案中那具可怖的尸体……如果那些血淋淋的尸体变成了墨北的……
  夏多猛然停下脚步,扶着路灯吐了起来。
  墨北坐在书房的地台上,摆弄着那套打拓用具,这两天他总是失眠,整夜整夜地睡不着觉,精神上有种异样的亢
 
奋。
  希望郑东不要让他太失望……
  “叮咚——叮咚——”
  门铃声在深夜响起的时候,哪怕是用最柔和的音乐铃声,都透出一种令人烦躁焦虑的感觉。
  墨北打开门,看到脸色青白的夏多,平静的脸上一下露出惊讶的神情,“你怎么来了?”
  夏多的视线落在墨北的左手上,墨北随手把出鞘的匕首放到门边的鞋柜上,把夏多拉进来。
  “脸色怎么这么难看?生病了?”
  夏多还是没吭声,先去洗手间漱了口,又洗了把脸,想了想又把洗脸池里放满水,把头埋进去憋了半天气。
  墨北站在他身后,已经隐约明白了夏多异常的表现因何而起。
  猛一抬头,水花被扬得到处都是,夏多扶着洗脸池眯起眼睛看着镜中的墨北。墨北莫名地有点儿心虚,赶紧拿了
 
毛巾帮夏多擦脸,又拉着夏多的手把人引到地台上去,殷勤地倒了杯水给他。
  这大概是两个人认识这么多年来,墨北最主动最小意的一回了吧?夏多突然觉得有些好笑,眼中便也泄露出一丝
 
笑意,随即他便发现对面的墨北明显松了口气……
  夏多连忙绷紧了脸,可墨北已经扭开脸继续鼓捣香拓去了,还很轻松地说:“你来得正好,以前我打拓的时候你
 
都不在,这次正好试试白奇楠,看看这香味你喜不喜欢。”
  夏多说:“我生气呢。”
  墨北说:“有位老居士说过,生气就像是让身体地震了一次。生一分钟的气,要三天才能恢复过来,对身体不好
 
。”
  “……我生气!”夏多咬牙,“很生气!”
  墨北放下灰押,欠身过来在夏多唇上一吻,笑道:“别气了,好不好?”说完正要坐回去,夏多却向前一探身,
 
一口咬住了墨北的嘴唇,疼得墨北一吸气,夏多狠狠吮吻起来。
  墨北也不吭声,由着夏多性子又吻又咬的,他的依顺平息了夏多心头本就所剩无几的怒气,这个吻渐渐变得温柔
 
起来。直到吻得两个人气息不稳,夏多才放开墨北,原本发青的脸色也恢复了正常,乌沉沉的眼眸里情意满得都要溢
 
出来了。
  夏多是这么喜欢这个男孩,舍不得真的对他生气——即使他的行为实在很欠揍。夏多暗暗磨牙。
  墨北舔了舔嘴唇上的齿痕,刚刚夏多咬得有点重,之后又吮得用力,都渗出血来了。夏多看了心疼,暗暗责怪自
 
己刚才没控制住脾气,再开口时声气就都软下来了,“疼吗?让我看看咬得深不深。”
  墨北眉梢一挑,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夏多脸一红,干咳一声,刚想转移话题,忽然醒悟过来,自己明明是来兴师
 
问罪的啊,怎么能在气势上被压过去?连忙板起脸来,“《对决》是怎么回事?”
  墨北轻描淡写地说:“为了破案嘛。”
  “你又不是警察,管什么破案?”
  “谁叫凶手是模仿我的小说来杀人的呢。”
  “那也用不着你以身犯险啊!”
  “不会有事的,放心吧。”
  “你怎么保证不会有事?你要面对的可是手上有好几条人命的凶手!北北,你做这个决定的时候到底有没有想过
 
,万一出了事,你叫我怎么办?你叫你的亲人怎么办?”夏多说着就激动起来。
  墨北皱了皱眉,香拓也打不下去了,索性胡乱收拾回盒子里,头也不抬地说:“要真的有什么万一,我死了,大
 
家都轻松。”
  夏多一愣,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你说什么?你死了大家都轻松?墨北!”夏多抓住墨北的肩膀,让
 
他看着自己,“你再说一遍!”
  墨北咬着嘴唇不吭声,眼神里颇多委屈。
  他这种非暴力不合作态度让夏多愈发生气,“这么危险的事,你居然事先都不跟我商量一下。北北,你到底把我
 
放在什么位置了?”
  墨北眼珠一转,狡辩说:“你那次去俄罗斯搞走私,不是也没跟我商量吗?”
  夏多被噎了一下,但马上就反应过来:“那时候你才几岁?而且那会儿我们根本就还没确定关系。这和现在根本
 
就不是一回事!”
  墨北习惯了自己拿主意,而且他性格中有偏执的一面,做决定是不太听得进去别人的意见的——这点上他跟孙丽
 
华倒是母子相承,一个毛病。这会儿墨北虽然知道自己的做法欠妥,但碍于面子就是不想认错。而且这些天来他的神
 
经因为罗驿而一直紧张着,他的脾气本来就不是温顺型的,这会儿就愈发要暴躁起来。
  重生这个秘密他是打死也不会跟人说的,罗驿的事更是没法跟人解释,可有这两个前提在,他也就没法说明为什
 
么会对这个案子如此执着。一想到自己真正要对决的人是罗驿,他就觉得自己像是被压在五指山下的孙猴子一样,处
 
处掣肘,举步维艰,就连做个深呼吸都没办法扩张胸膛。他的压力已经够大的了,夏多居然还要来唧唧歪歪!
  既然是恋人,他就不能对自己多点信心,乖乖地等自己把事情处理好就行了吗?这样磨叽有什么用,他又帮不上
 
忙。
  如果不是真的喜欢夏多,墨北早就要翻脸了,可这小子居然还不知道体谅自己。墨北觉得很委屈。
  和很多男人一样,在与爱人产生矛盾的时候,墨北既无法解释,又累得不想找借口,更不愿意冲爱人发脾气,心
 
里还要对爱人的不够善解人意而灰心失望,于是只有一个选择——沉默。
  夏多一向敏锐,对自己的小情人的情绪更是敏感得不得了,墨北这边才一垂眼皮,他那里就有了感应,正在抱怨
 
的话语立刻停止了。但同时夏多心里也升起了浓浓的委屈。
  他担心墨北的安全,这有错吗?
  作为亲密无间的爱人,他要求墨北在做出重要决定的时候先与自己沟通,这有错吗?
  他因为害怕墨北会遭到伤害,甚至怕到连刚吃的东西都吐出来了,可见了面还是好声好气地跟墨北商量,结果换
 
来的却是一副拒不合作的冷战态度。他怎么能不委屈?
  一时间房间里安静下来,气氛沉重得像灌了一屋子水银。
  阳光晒得脸上发烫,墨北模模糊糊地想,怎么卧室的窗帘变得透光了?要不就是睡前忘了拉上窗帘?他不耐烦地
 
翻了个身,有什么东西遮在他眼皮上,明亮的光线霎时暗了下去。墨北舒服地咕哝了一声,旁边传来一声很轻的笑。
  墨北伸手摸了摸,果不其然,遮住眼睛的是夏多的手。昨晚发生的事都想起来了,墨北突然觉得害羞起来,又翻
 
了个身背对着夏多,闭着眼睛四处摸索能挡住脸的东西,最后摸着了一只坐垫,也不管会不会有味道就蒙在了脸上。
  夏多的手移下来,顺着他单薄的肩膀一路摸索到扁扁的肚子,呼吸呵在他颈后,痒痒的,“饿不饿?都快十点了
 
,起来吃点东西。”
  墨北装睡,一动不动。
  昨天晚上两个人互相赌气,开始的时候是冷战,后来不知道是谁先开了腔,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吵了一架,但吵的
 
内容非常没营养没水平,无非就是“你其实根本就不喜欢我吧”(潜台词是你该说是老子就揍你),“明明是你根本
 
就不信任我”(潜台词是老子要不喜欢你早就把你关门外了),“喜欢我的话为什么都不跟我商量”(潜台词是求爱
 
抚求治愈求安慰求信任求依偎),“我什么都不说你也应该懂”(潜台词是老子傲娇了就是不说)……
  其实一边吵一边心里都在忐忑,害怕真把对方给惹火了哄不回来,可是不吵又实在是发泄不出来自个儿的怨气,
 
于是吵得越来越幼稚,越来越偏离主题。
  夏多说:“从小你就欺负我!现在你还欺负我!”
  墨北咬牙切齿:“我哪里欺负你了?”
  “你总咬我!我第一次那啥就是被你咬出来的!”
  “……”
  “……我是说,那回在姥姥家里,我们一起睡,半夜三更的你不知道做什么恶梦了,醒来就在我身上咬来咬去,
 
后来……嗯……”
  越抹越黑的夏多脸红了,看着面前的男孩心猿意马了,舔了舔嘴唇,说:“反正我初吻是和你,第一次那啥也是
 
跟你……你还这么欺负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