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开到荼靡 作者:三迷

字体:[ ]

 
开到荼靡(穿越时空)————三迷 
 
    我趴在树丛中,左手拿着枪,右手摁着被石头压住的右腿,拼命的把呼吸放低。在这次各国参加的特种兵野外战斗演戏中,出现了不少高手。刚才月食的一瞬间中了一枪掉下来一大段,但是眼睛迅速适应了黑暗,还有一点就到山顶了,必须抓紧时间完成任务,腿上的伤口大量出血,肯定是伤到动脉了,以我的经验,最多10分钟我就会失去意识。可是石头实在太巨型,我根本不可能把腿抽出来。一定要完成任务,“砰!”我又听见一枪,没有叫喊的声音,肯定有人被打下来了。这一枪让我顿时急噪起来,任务,任务,怎么能困在这儿?!我拔出左腿靴子里藏的刀,最后再使出浑身力气抽了抽右腿,没有用,好!手起刀落,溅起的血飞入我的眼睛。我奋力的向上爬,绝对不能想,任务高于一切,但是断腿的滋味对于我这种训练有速的人也绝对属于非人疼痛。我觉得有几颗牙都被我咬碎了,我抓着草和树枝向上爬,可是还是太慢了,目标是山顶,但血流的太多了,我很快就无法控制我的意识,最后完全靠本能向上爬。模糊中看到一条蛇,头上似乎有个月牙型的疤,地上渐渐有微弱的月光,照得树影交错彷徨,突然我的头就像被什么击中,很多陌生的影像和图片不停的撞入脑中,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眼睛最后看到的是天空中完整的大大的月亮。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到身体能动了,我知道演戏已经结束了。我应该是在医院,但是没有完成任务,耻辱,作为一个特种兵没有比这个更大的耻辱了。还有腿,我的腿没了。我心里凉凉的,没有了腿就等于没有了未来。我牺牲了右腿换来了什么?。。。。我迅速睁开眼睛,我摸到了什么,腿好好的?还在我的身上?怎么会这样?还有天花板怎么是木头的?这不是医院!我尝试坐起来,出乎意料的简单。环顾四周,这是一个床,模样异样,床边还有布遮着?身上的衣服也不对?睡衣这么奇怪。随着头有什么东西一起转动,是什么玩意儿?我看着肩上的头发,不能相信这是我脑袋上的东西。我扯了扯,疼。多年的训练让我拥有超出常人的素质,所以我告诉自己,冷静,适应环境才能处理问题。我皱着眉头,这个身体不是我的。多出来的腿还不算什么,冷静下来看,腰太细也就是我的三分之二,皮肤白的要死,也没有我练出来的肌肉和质感。感觉太真实这肯定不是梦,脑子里都是问号,但是我一点也不慌,世界上什么都有,先从这出去再说吧。 
 
定下心来我感到这个房间还有人,我全身紧绷,犹豫着要不要掀开遮在床边的布。不久门外有脚步声,门被推开了,“你怎么又睡着了,少爷要是醒不过来,你们以后就光剩下睡觉了!药都煎好了还不端去。。。”我迅速躺下来,闭上眼睛装昏。一阵嘈杂的声音过后,有人托起我的头喂药。我渐渐有点明白了。昏迷前脑中掠过的景象我好象能抓住点片段,我应该是死了,但是在另一个人的身体上借尸还魂了,身边的东西和气味是陌生而又熟悉的。不管怎么样,现在是安全的,确定这一点我又改变主意了,出去做什么?搞不清楚状况在哪不都一样。这起码是安全的,先好好睡一觉吧。 
 
在看到镜中现在的自己时我的头又狠狠的疼了一下,这个人叫段月,18岁,长子,等等等等。这个身体主人的记忆还存在,从出生到现在发生的所有的事的记忆被我接受了。只是我借尸还魂的人出生的年代离谱了点,是唐朝!并且是武则天统治的后期,我眼中甚至映出长安繁华而糜烂的街景。我想我还是再去睡一觉吧,随遇而安好了。接过丫鬟端过来的茶,我突然豁然开朗了,我自己的人生结束了!这是我的重生,我已经不需要对我的人生负责,我生存的压力和责任,特种兵的生涯,我的梦想,我的任务,我的牵挂我的一切的一切,甚至是我的年代。哈哈。我已经死了。。这是多么悲哀的一件事,但我也是幸运的。哈哈,千年不遇的事被我赶上了。我大笑了起来,然后在丫鬟诧异的目光中尝到了自己的眼泪。 
 
段月是被自己养的宠物蛇咬死的,我要求看那条蛇,本来说要杀的,后来大夫说对解毒有帮助所以关在一个笼子里,蛇很长很粗,舌头是蓝色的,和我来这里前看到的那条很像,但这条它的头上没有月牙型的疤,我和它的眼神对上的一刹那头又痛了起来。他们赶快把笼子拿走,我觉得还能抓住什么,又抓不住。缓过来后告诉他们还是先留着这条蛇吧。直觉告诉我它或许是什么的关键。
 
段月是个很正点的古人了,三纲五常那一套在他的脑中占的空间实在太大了,我在快速搜索,侍奉君主,顺从父母,待人接物温文而雅,更让我惊讶的是唐朝是一个很开放的朝代,但是段月脑中怎么会有这么强的是非观,对和错划分的太清晰,像是硬硬的掰开的月饼,没有现代人所谓的灰色地带。
 
他才18岁吧。18岁在现代还是个小孩嘛(虽然偶很小就被送去特训,18岁已经立功无数)。他家在长安原本有点地位,但是他爹得罪了太平公主的一个男宠,没有举家发配算是万岁仁慈了。我皱着眉头,换自己的脑子接着搜索,都怪历史学的不太好,这么费劲,有了!武则天暮年,男宠横行不奇怪,政治也不如先前清明了。老人家知道自己快死了骄奢- yín -逸,大兴寺庙等等等等无所不用其极。哎,虽然武则天的功实在不少,作为一个女人在历史上算是个奇迹了。但是终究是封建社会,又有哪个皇帝能逃出封建统治者的局限性。还有段月他也算地主阶级吧,他家都是,阶级局限性呀!!我看着周围的一草一木。这都是做古的东西了!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如果我历史学的很好,唐朝将要发生什么都知道的很清楚不知道能不能改变历史呢?我打开窗户,现在是半夜,看着天上一个半圆的月,深深的叹了口气。现在也只有这个月亮是千年不变的那一个了吧! 
 
生活的困难比想象中的多,虽然脑中都有段月留下的记忆,但是我支配这个身体还是费了不少工夫。怕别人看出什么,我尽量避免和任何人不必要的接触,只是家里请了个教书先生,每天早上要和\\\\\\\"弟弟们\\\\\\\"去上课,后来段月爹的亲戚从不知道什么地方搬来一起住,家里一下子很乱,课停了一阵。我憋的难受,自己做了个沙包,半夜出来玩命的打,很快不知道谁告诉了爹,给我请了一个教我习武的师父。开始挺兴奋的,中国的武术呀,古代的武术呀,我能看到小李飞刀吗?我能看到轻功吗?神秘的失传的武林秘籍!过了一阵我就失望了,我终于明白那不过是作家笔下的虚幻世界,这个年代的功夫花招多,但不实际,好看不实用,不过每天还是跟着师父练,谁让我习惯了呢,每天没有点运动憋的那个难受呀,以前没事还跑了5000米锻炼身体,那个段月就是个酸了吧唧的弱书生,他爹以为他转性了,还高兴了一阵。这个身体的年龄是18岁,还在成长阶段,经过我半年的锻炼(我的饭量是段月的两倍多),身体结实了不少,长高也有了肌肉,其实段月长的不错,单凤眼,剑眉,挺鼻,薄纯,两腮的弧度很完美,就是太瘦了,现在好了,照着镜子我开始对这个身体很满意,呵呵 ,我就承认它是我的了。~ 
 
早上做梦队里午餐加了道菜,刚拿筷子,外边吵吵闹闹的把我弄醒了,我愤怒的坐了起来,已经习惯了安逸的生活,我每天都睡到自然醒,谁这么让人不爽?
我穿了衣服出去,段家实在很大,半年我也没搞清楚这个宅子到底有几个园子,我只得寻着声音找过去。很多人围在一个水池旁,再走近是个女人跪在一个男孩身边哭个不停,看到我来了扑到我身上接着哭,还断断续续的说着什么,“月儿呀!彦儿就这么。。。。他还这么小。。。我的儿呀。。。月儿呀!娘可怎么。。。”我侧过头看看,那个是段月的二弟,前一阵我们一起上课,段月的记忆很多我不愿多说,只见他此时浑身湿嗒嗒的,应该是溺水刚被捞上来,脸色发紫,我心想都哭什么,怎么都不救人,应该还没死吧。旁边的丫鬟们一个个吓的要命,男人们也都纷纷摇头,有人已经去找他爹也就是我爹了,肩膀很快就湿了,我看着趴在我肩头哭个不停的女人,古人很少和人太亲近,即使是母子,这也是段月长大后记忆中第一次和他娘这么亲密,实在看不下去了,我推开女人走过去,有人拽我的胳膊,“大少爷,您结哀呀!二少爷他。。。”“离我远点!”我回头瞪了来人一眼,摸摸段彦的呼吸和脉搏,把人放平,按胸,人工呼吸,反复反复。这个太小意思了,也不看看老子是干什么的,野外求生这种训练是最基本的,小子你不醒我就不信了!一抬头看每个人用铜铃大的眼睛盯着我,他娘已经被刺激的晕了过去,哎,在他们眼里我抱着个死人亲嘴也是够疯狂的了,所以说古人就是无知,看来他们不是不救人,而是连人工呼吸都不懂。这样怨死多少人呀!这么多年医学真是没有白发展,我想的挺多但是动作没停,一会段彦就开始吐水,旁边又昏倒好几个,“二少爷复活了!二少爷。。。鬼呀!!!”他娘刚醒看到她儿子活了马上又晕了过去,我哼了一声站了起来。“他根本就没死,把他抬房里去吧,找个郎中给看看,没事。” 
 
本想回去再睡一会儿,被段老爹抓去问了好久,我也不知道怎么和他解释,就说是从医术上看的,折磨了我起码两个小时才放我走,出来下人都战战兢兢的不敢看我,连我的丫鬟小翠给我端洗脸水都打翻了两次,我心里不停的叹气,好心没好报呀。给自己找麻烦了不是?最后他娘还算正常,毕竟儿子活了人老也就不追究那么多了,叫人给我送来燕窝说补补身子。我想给我补什么呀,真是的,古人呀古人,其实段彦要是死了我也没什么,毕竟在我眼里他们都是早800年前的死人了。哎.
 
过了一阵又要读书,这回多了两个人,说是搬来这里的亲戚的儿子,算起来是段月的表哥,我怎么都无所谓,我对每天要学的一点兴趣都没有,只当那些文邹邹的东西是封建社会维护统治阶级的工具,到那就是打瞌睡。只是段彦那小子看我挺不自然的,本来就不怎么说话这下还有点躲着我,我心里多少就有些别扭了,我怎么也算救了你怎么还这个态度。真是的,那两个表哥其中一个爱和我搭话,本来也懒的理他,不过段月的记忆多少影响着我,对他还算有礼。此人也姓段名仁杰,另一个叫段仁竹。“听说月兄会起死回生之术,口吐仙气,有回天之力?不知当真否?”有天教书先生走之后我睡意还没去,所以没有早早离开,被段仁杰得个正着,我盯着他的嘴半天才笑出来,月兄?仙气儿?回天之力?哇哈哈哈哈后,且不论他说了什么,他这个说话的方式未免也太。。太古人了吧。到这儿这么久还第一次听到这么正点的古话的说。“段兄?恕在下无知,有失礼之处还请段兄见谅,只是在下实在困惑,望段兄赐教!”他让我一顿狂笑显得很狼狈。我严肃些看着他,但是我更在意段仁竹,和他对上眼神,直觉让我对他很没好感。 
 
※※※※z※※y※※b※※g※※※※
“没什么,就是以前看到医书上有记载过。”“什么医书,能借在下看看吗?”“有次房内起火书都烧了。”我有点不耐烦了,刚才还挺乐的不过还真是罗嗦。他让我堵的有点难堪,“在下。。。”“我说你能好好说话吗?老在下在下你难受吗?”“我。。。”“行了,仁杰兄若真是有兴趣在下可以帮仁杰兄抄下这一段,过些时候让下人送去仁杰兄房里,在下身体有些不适就先告辞了。有失礼之处还请仁杰兄多多包涵。”说完那三个人脸都绿了,我也没多呆起身回房,一个大老爷们没事整天这样碎叨叨的,我学着说了一次就浑身鸡皮疙瘩乱跳。
 
回自己的院子里我开始踹沙袋,不过瘾又用手打。这个时代连男子的衣服都罗嗦的很。我把外边那个沙布的脱了,又把里面的白衫脱了,光膀子穿个单裤就练开了。练的很专注,专注到有那么一瞬我好象回到了自己的年代,这不过是一个平常的下午,我不过是在做一次普通的练习。 
 
有人看我!我回头看到两个陌生大汉。“你们是谁?”“少爷,黄师傅(那个武师)身体不适,我们来代替他两天。”我没说话,把衣服穿好。回到现实中我很不爽,又要面对这一切。不对,背后有杀气,等我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有一把刀架在我的脖子上。“别动!”
 
我沉着气,右手被人扭到身后,刀口离脖子不到3厘米。但是我不怕,如果不是最近半年过的太郁了跟本不可能给人可乘之机,我心里冷冷的笑,好样的,爷们我正好气不顺就拿你们练练吧。“少爷?!!”我听见小翠一声尖叫,妈的!一道白光小翠喉咙喷血倒在地上。好身手!我心里惊叹,要是现代绝对的神枪手,飞刀快而准,没想到这个时代也有这种技术,真是小看了他们。“快,有人来了!”“杀了他算了,等拿了他老子的人头,我们杀出去。”“不行,主人交代他要活的,此人能起死回生。。。”很快打手家丁仆人赶来不少,他们应该还有同党,果然,就听别院几声惨叫,一个小个子人提个包袱砍倒几个院内打手窜了过来,我盯着那个滴血的包袱。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