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论怎么把儿子掰正 作者:如意妞妞

字体:[ ]

 
书名:重生之论怎么把儿子掰正
作者:如意妞妞
 
 
第一世,他被儿子篡位,囚禁三年后郁郁而终。
 
待他死亡重生后,他决定弥补上一世的过错,好好教育儿子。
 
问题是怎么又弯了?!
 
不要紧,他还有第三世。
 
将一切可能性掐死在摇篮里。
 
古穿今。
内容标签: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霄,李逸风 ┃ 配角: ┃ 其它:
==================
 
  ☆、第一章
 
  我醒来的时候,天正暗着,稍微动了一下身子,脚上的链锁就发出铛铛声,在寂静的夜里尤其刺耳。
  “太上皇……”
  我看到崔福一脸慌张的小跑过来。
  “朕……”我顿了顿。
  自我记事起我就是这个国家的帝王,“朕”也是平时叫惯了的,只不过被逼退位也不适合用了。
  “孤要沐浴。”我心底一片惆怅。
  孤一生共生四子,没想到了不惑之年被最小的儿子夺了权……也罢,成王败寇,千古定律,只是害了其他三个儿子……想到这,我心口就是一阵抽痛。
  皇后早逝,太子从小被我抚养在身边,我全部的心血都在他的身上。
  老二是万贵妃之子,万家手握军权,守卫边疆,于公于私我都没有亏待过老二和万贵妃。
  老三是爱妃如意的儿子,从小就喜欢在我跟前撒娇,我也最爱他与世无争的性子。
  三个儿子,都是大庆国的骄傲。
  至于老四……
  我思及这个孽子,口中突然一阵腥甜。
  “太上皇!”
  我只觉头晕目眩,一下子跌坐在了身后的龙床上。
  龙床……
  真是讽刺,我干净的来到这世上,眼下却是要肮脏的去了。
  “太上皇,您要保重身子啊!”
  我揉了揉额头,这崔福从小就爱掉眼泪,都快年过半百了,性子还是没有改过来,说来当日我退位让贤,他可比我伤心多了。
  “无事。”我抬起手,表示无碍。
  只有我自己知道这身子是越来越不中用了,被孽子囚禁三年,想来我的日子也是快要到头了,就是不知黄泉路的尽头,我那三个儿子还在不在……
  崔福扶着我慢慢走到浴桶前,脚下的链锁一晃一晃,随着我的脚步发出更大的响声。
  “太上皇,水温合适。”
  我应了一声,一脚跨了进去。
  触及热水的一霎那,后/穴隐隐作痛。
  我呼出一口气,整个人坐了下去。
  水很热,我的心却是凉的。
  冬去春来,一晃都不知不觉三年了。
  我让崔福打开窗户,每每夜深人静独处的时候,我就爱看天上的星星,一颗两颗三颗,数着数着我就能睡着了。
  “太上皇,水凉了。”
  我站起来,张开双臂。
  待一旁伺候的小太监帮我穿上衣后,我拖着脚链又回到了龙床上。
  大庆国土庞大,但是我能动的却是这三寸之地。
  “皇上驾到!”
  我眼一沉,一抹明黄色的身影坐在了我身边。
  “醒来的话就先喝药吧……”
  他看着我,说话的语气就和哄孩子一样。
  风水轮流转,我当了他快四十年的老子,没想到现在却被他当成了……手中若是有剑,我一定划开他的喉咙祭我三个孩子在天之灵。
  “父皇,你若是不想喝药,我们还可以做些别的事……”
  他看着我,无耻的将手放在了我私密之处。
  我看着跪了一地的奴才,冷笑一声: “崔福,拿药来。”
  也罢,就随了孽子的意思,再过一些日子我这身子不要说太医,恐怕就是神仙也救不活了。
  “乖。”
  或许是见我没闹,他眼中也露出了一丝笑意,心情看上去格外的好。
  在他的示意下,崔福和奴才全部退了出去。
  “父皇……明日早朝,群臣会和朕商量册立皇后一事,不知父皇有什么好人选?”
  我见他眼中隐隐透出期盼之色,答道: “皇上登基已逾三年,册立皇后之事已是民心所向,孤……”
  “你不反对?”
  他脸色一变,捏住我的肩膀大声吼了出来。
  反对?
  我开心都来不及。
  当然,这话不能说出来……小四从小在冷宫长大,等我真正把他从冷宫接出来,他已十二稚龄,当年我就觉得这孩子跟个小老头似的,不喜不怒不争不抢,谁知他才是真正的白眼狼,他抢的他做的是其他三个儿子想都不敢想的。
  与他共处三年,我多少也知晓他的性子,这人藏得极深,不然我也不会在不知晓的情况下被他拥兵围在了金銮殿。
  我别开头,越发觉得脑袋疼了。
  入冬以来,我这身子时常会无缘无故发冷,就算裹了再厚的棉被,我仍是哆嗦个不停,这几月我睡得比往年多了,梦里也老是记起一些成年旧事,老大老二老三,还有我的那些爱妃,唯独没有小四。
  挺好的,我巴不得一觉不醒,但是有时被崔福的哭声闹得厉害了,我还是会睁开眼睛安抚一下。
  “你又是这样!为什么不看着我说话!?”
  桌子上的价值连城的紫砂壶被他扔在了地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哐当”声。
  我被他这么一脑,头又眩晕起来。
  吵死了!
  就在我迷迷糊糊又要晕过去的时候,有人抱住了我下沉的身子。
  是小四。
  ****
  等我再醒过来的时候,床前围了一圈的太医。
  我匆匆扫了一眼,全是熟悉的老人,不过站在他们最前面替我把脉的却是一个生面孔,满头白发的青年男子。
  大概又是他从外面请来的高人吧
  我不愿多想,又昏昏睡去。
  就这么过了几日昏昏沉沉的日子,一天早上,我突然觉得精神好些了,赶忙叫了崔福过来。
  “太上皇……”
  我还未说话,这崔福又哭了。
  或许是见我不悦,他哼唧哼唧用力抽着鼻子,将眼泪又缩了回去。
  我脸色稍缓,对他道: “孤……自觉时日无多……”
  我说不下去了,这崔福竟然无视我的黑脸,抱着我的袖子嚎嚎大哭起来。
  古有孟姜女哭长城,这崔福要是哭下去,没准把乾清宫给哭没了。
  “不要哭!”我伸手弹了一下他额头。
  果然稍稍停下了。
  “孤在位的时候,你跟在孤的身边得了不少好处,等孤走了,孤让皇上放你出宫,你早年在外认了一个干儿子,出宫以后你就做个老百姓安安稳稳的过晚年吧……”
  我还是皇上的时候身边能用的人颇多,可惜后来大多都死了,没死的也归顺了小四,最后留在我身边的也只有崔福。
  除了他,我唯一放不下就是大庆国了。
  我“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太医太医!”崔福扔下我,往外头跑去。
  我看着他的背影,刚想去抓他却一个不慎摔在了地上。
  叫什么叫?
  孤想走得清静些,不要一群人看着孤这幅模样……没想到了临死前,我都抛不开骨子里的自尊,我原以为那玩意在三年前就被狗吃了。
  我慢慢闭上双眼,感觉往日疲乏沉重的身子慢慢变得轻巧起来,好像整个人快飞上天的感觉。
  “父皇,你要是死了,我就让整个大庆给你陪葬!”
  唉……
  我叹息一声,终究要是放心不下祖宗留给我的江山。没法子,我用尽力气睁开眼睛看向身前那双血红血红的眼睛。
  “小四……”
  我从未见他哭过,但是眼下他却哭得比崔福还厉害。
  “放崔福出宫……”我已经没力气了,说起话来也开始断断续续,“保我大庆江山千秋万世!”
  “不,我只想和父皇在一起!”
  他一脸任性的模样让我忍不住想抽他。
  孽子!
  只可惜,我现在连抬手的力气也没了。
  耳边的哭声更大了,但是我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再次闭上眼沉沉睡去。
  这一觉睡得极好,我谁都没有梦见,说起来登基这么多年我已经很久没有睡过这么安稳的觉了。
  耳边又响起了崔福的声音。
  很好,这次没有哭,孤要赏你。
  我嘴角微微上扬,睁开眼睛。
  “皇上……”
  一声娇嗔叫得我心都快酥了。
  我定晴看去,惊讶的发现站在床边等着帮我更衣的竟是有些年没见的如妃。
  爱妃……
  我伸出手将她抱在了怀里。
  崔福掩嘴偷笑一声,退开三步之外。
  “皇上,该早朝了……”
  我怀里的美人儿挣扎了几下,一双美目顾盼生辉,撩人心怀。
  我就是千想万想也未曾想过死了以后还能见着如妃,这个女人是我亲自赐死的,原以为她会怨我一辈子,可是如今到了阎王殿她竟然还等着我。
  好,极好。
  “皇上,四更天了。”崔福上前一步小声提醒道。
  我又是一怔,这人死了以后还要上朝?
  还有这阎王殿为何和当年如妃住的霞飞殿一模一样?
  “过来,让……朕好好瞧瞧。”我朝崔福招了招手。
  崔福慢慢走到我的身侧,抬起头。
  那张脸,哪里是他五十岁皱纹横生的老脸,分明年轻了二十来年。
  我疑虑更深,但是面上却不显几分。
  “崔福,朕考考你,今日是大庆晋霄几年几日?”
  晋霄是我在位时的国号。
  崔福咯咯一笑,回道: “皇上要是问其他的,奴才说不准答不上来,今日明明是晋霄二十三年,昨个儿皇上刚刚为三皇子庆生过……”
  我一下子站了起来。
  崔福或许是见我面色凝重,也不敢说话了,默默站在一旁。
  “更衣。”我扫了他们一眼,张开双臂。
  我想……
  我大概是回来了。
 
  ☆、第二章
 
  晋霄二十三年,正是国泰民安,歌舞升平之际。
  但是没有人比我更加明白太平盛世下的腐败。
  历史的进程正朝着我知道的方向进行。
  一年后,山西洪灾,河堤溃坝,十万大庆子民流离失所成为流民。
  我虽颁布旨意命令山西大小官员用尽所有办法救灾,但是山高皇帝远,两个月后,流民冲击临汾,造成上千人死亡,瘟疫蔓延。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