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戏周郎+番外 作者:静夜

字体:[ ]

 
 
 
一次实验中,孙轻来到了东汉未期,在群雄四起的年代里,他莫名其妙成为大名顶顶的孙策,也爱上了声名远播的周郎---周瑜,他的美好如沉酒般让人醺醉,让他无可自拔的爱上他……
 
啥米?没想到姊姊怕他待在这不肯离去,特地派人来视女干…不,监视他,江东二乔之一的大乔,各位可能不相信,这位大乔可是他的死对头,而且还是----男的?好笑不…
 
*******************************************
 
 
戏周郎(1)
用力的关上大门,两脚随性一甩,脏的不像话的球鞋就东倒西歪的散落在玄关。
那薄的如一本课本又破烂乾扁的书包,可想而知它的用途是装好看的,拍拍书包上的灰尘,忽然有黑影罩在身上,头一抬。「姐夫。」
陆博推推鼻梁上的镜架,斯文的脸有股隐隐的怒气,「又打架啦!」。
只见少年嘿嘿乾笑两声,不小心动到嘴角的伤口,痛的嘶牙裂嘴,快速从陆博身边经过,「姊咧?」短短两个字,明显的想扯开话题。
手一伸,抓住少年的肩,少年痛的跳起来,呜呜……刚那处被人用铁条打过,疼的咧!
陆博把少年抓到沙发上,从柜子拿出药酒,少年一看,原本有些青紫的脸泛的更青,悄悄转身,目标二楼房间。
「孙轻,我不想第二次花钱去重装你房间的门。」
乖乖收回手脚,孙轻就像好学生端坐在少发上,别以为陆博斯斯文文看起来好欺负,一旦生起气来,就像恶鬼一般,拿著铁打药酒对著孙轻说,「上衣脱了。」
不忘耍痞的他,语带轻挑,「不好吧!你可是我姊夫,虽然我长的无敌霹雳英俊,但不行对我有任何……鬼啊!」动作利落的脱下制服上衣,端正的坐好,刚刚那一瞬,他好像看到日本恶鬼般若的化身。
「啊啊啊……轻点……」他的手好像快跟身体脱离了,姐夫的挫骨分筋手还是一样励害,更正,已经练到挫骨扬灰的境界了。
「哼!你不是自称打遍天下小霸王,怎今个被打的跟猪头一样。」虽然孙轻是个问题少年,但他是老婆的弟弟,基於爱乌及乌的心态,他也把他当成自个的亲弟一样。
「一个国中生对十个高中生,我还赢了他们,虽死犹荣。」揉揉後脑勺,瞪著陆博,干麻打他。
「叫你读书不读书,话都乱讲一通,干脆讲为国捐躯算了,这次段考名次别让我从後面找起,否则我真的会让你『衰死』。」明明都是同一个父母生出来的,为什麽他老婆聪明伶利、秀外慧中,就个小子个性像个泼猴似的。
人类的基因真的很奇妙。
这就是我的家庭,姊姊、姊夫、自己…简简单单三个人,亲生父母是知名的科学家,不过在他很小的时候就车祸去逝,留下为数不少的遗产,扣扣遗产税,足够让他们几十年内不愁吃穿,而他也是姊姊一手带大的。
姊姊孙晴遗传父母亲的头脑,是个天才资优生,十七岁就拿到物理、化学的博士学位同时放弃各个研究机讲的天价网罗,开始拿起鐹碗瓢盆照顾还是七岁的他。
重视亲情的她,不愿花钱雇人照顾他,亲力亲为,所以对於孙晴的话他是百般听从,就算有时被她拿来当她实验成果的白老鼠也甘之如饴。
至於陆博是个普通的家教老师,两人会相识相恋,内容很老套很狗血,还不是孙晴长的清丽让一些地痞看上,要上去调戏一番…当当当……正义使者----陆博看到,用他在国术馆学的挫骨分筋手把地痞打跑,很古老的英雄救美的情节,两人一见钟情接著情不自禁……呃,公证结婚,因为陆博是孤儿,所以没有豪华婚礼,姊姊说当时我一直吵著要吃汉堡、薯条,所以两人带著年幼的我吃了一顿豪华的麦当劳。
虽然我没有像孙晴高到脑冲血的智商,但我不笨,只要我愿意,考试科科绝对拿满分,可是我不想被人编类为乖乖资优生,在某方面令人头疼,不用说…当然是拳头方面的事,在这一带的他可是这几所学校的老大。
搔搔耳朵,趁陆博在准备晚餐的空档,孙轻走到一扇铁门前,旁边有个电子密码锁,熟练按下长达二十四个的数字键,『叮』一声,瞧!他的记忆还不错,不像陆博还要拿纸条边看边输入,因为这扇门後里头的东西价值不斐,每固定几天孙晴都会更改密码。
顺著阶梯往下走,里头严然是个小型研究所,大大小小的精密仪器正在运作著,上头显示的数字不断跳动,小心跨过地上的电源览线看见正在忙碌的孙晴,十指如舞蝶的在键盘上飞舞,看她在忙著,孙轻也不好意思打扰,摸摸肚子,想到今天『运动』过度,胃袋正嘶叫著,看到桌上有几个未拆封的面包,二话不说,直著拆开来吃。
过了十分钟,孙晴大喊一声ok,笑盈盈的转移视线,看著孙轻坐在椅子上吃著面包……呃……不会是她桌上的面包吧!「轻,那面包没问题吧!」
二口当做一口的吃完,「没问题,但口感不是很好,葡萄乾吃不出味来。」
葡萄乾!?孙晴发誓,那些面包绝对没有葡萄乾,不知道吃了过期且长霉的面包会不会出人命来,看他那麽壮,从小到大也没病过几回,她猜……应该会没事吧!
待会顶多叫老公买些胃药跟恢复体力的药,以免他拉到虚脱。
拍去手上的面包屑,孙轻嘴角拉开些许弧度,「又完成什麽矿世钜作?」说到孙晴所发明的东西,随便一样都能引起科学界的注目,可是她却不想扬名万立,偶尔会把自己的作品卖给别的科学家把专立卖给他们,赚取她研究室里头所需的经费,曾有某国政府机讲开出上亿美金的天价邀请她,马上摇头捥拒,原因有二,其一,她如果参加,跟亲人的相处时间会变少,其二,她的研究往往不按牌理出牌,不想被一些约束绑住。
「我做的时空机器完成了。」
「你是说那台把我送到朱罗纪差点没被恐龙吃掉的破机器吗?」想起当时,真的心存馀悸。
「别这麽说,这次绝对不出差错了。」受到童年的卡通所影响,孙晴一直很想做出可以横跨时空的机器出来,耗了6年……终於。
「抱歉…我要上去看姐夫煮好饭没。」看到孙晴闪闪发亮的美眸,出现一阵恶寒,什麽实验都行,他就是不想做时空旅行的实验,谁想得到这次会跑到那里,他没勇气回想被暴龙追及翼手龙拎在半空中的事来。
双手合十拜托,「别这样子,算姊姊求你,而且我还会给你个保命符喔!」走到保险柜里东找西翻,拿出一个铁盒。
「保命符?!」从那麽庙求来的啊!
拿出看起来像铁制的护腕套在孙轻的手腕,那头有几个简单按键,孙轻东瞧西看,「这是什麽?」
「还没取名?这是用记忆弹性金属做的可以贴服在身上不会让你感到不适,它可以让你的手一阵子拥有极大的力量,就算你拿起铅球那感觉就像在拿保丽龙球一样,但需要充电,如果没有电还有太阳能充电的方式。」仔细为他讲解各项功能,怎样充电,怎样使用,力量调节、电力显示器在那…等。
「真的吗?我试试看。」
打开开关,手指在桧木桌面一戳,轻而易举出而一个洞,这东西他要定了。
「怎麽样?要不要去?」
「去,怎麽不去。」有了这个,就算十只暴龙他也不怕,他可以带几颗恐龙蛋回来当纪念品。
拍拍身边的胶囊状的容器,孙晴笑著,「赶快上去入坐位吧!」
孙轻坐在里头,看著上盖盖起,往透明视窗中看到孙晴正站在电脑主机面前跟他挥手。
白光一亮,落入时光的旅途中。
电脑萤慕上显示-------西元189元,中国。
这是孙晴随手输入进去,抓抓头……那是什麽年代?她对历史没什麽概念,上去找找资料吧!
 
东汉末年,朝廷积弱, 外戚宦官的长期斗争,政治已经败坏,人心怨愤。东汉安帝後更是天灾连年,水利失修,农村经济衰退…黄巾之乱、董卓作乱、天下四方群雄并起……
睁开眼,悠蓝的天空…真晴朗。
他怎麽一直往下坠呢?头一转,天啊!他怎麽离地好十几尺远,此时的他正重力加速度往下掉落,好死不死下头有批人厮杀著,随便一个也成,当我的垫被吧!
 
一名高壮年约三十的男子持著刀不停砍著窜出来的贼子,这是第几个人了……二十、三十…他不知道,只能不停砍杀,为了保护他的家人。「保护夫人、少爷跟小姐们,别让那些黄巾贼子靠近马车。」
刚刚的人倒下,又换了一个上来,但这个人身手不错,不是泛泛之辈,看来是他们的头子吧!可恶,如果他没耗掉太多力气的话,一定…
「去死吧!孙坚,看你怎麽讨伐我们。」
看著长刀直直落下,闭上眼睛,没想到他竟会死於黄巾贼子刀下,叫他无颜面对汉朝。
只听到重物掉落的声音,没感觉到任何剧痛,虎目一睁,看到一名怪装少年压著那位头目。
「疼死我了。」孙轻揉揉屁股。
「那磞出来的小子敢一屁股坐在大爷身上,老子给你一刀爽快。」头目大汉拿起大刀准备砍下。
孙轻一看,好大一把的西瓜刀,招乎在身上可不是开玩笑,情急之下将孙晴送给他的保命符调到最大,往那壮汉一捶。
看那人直直飞向天际,不只他自己也吓傻了,连那些贼子们也呆了。
那人会不会飞到外太空去?
贼子们你看我、我看你,放下刀子落慌而逃,「妖怪啊!」
孙坚摇摇晃晃起身,「感谢少侠拔刀相助。」
孙轻看著男子,「请问这里是那里?」看男子的穿著,应该是中国古代。
「往舒的路上。」看那少侠一脸茫然,「在下正要举家迁舒,少侠可否能来寒舍,孙某替少侠设宴。」
设宴?是指吃饭罗!「不过我没地方住。」
孙坚一愣,「没关系,在少侠找到地方前,可以住在孙某家里。」
反正姊姊不知道什麽时候才会把他送回现代,在那之前……吃的、住的有著落了,他可是他们的救命恩人耶!
「好。」
 
2
马车行驶在官道上有些巅陂,还好屁股下有软垫,否则他的尊臀可能会受到二次伤害。
车队有五辆,第一辆马车内相当宽徜,挤了一个女人、一个男人、四个小孩加上自己一共七人,刚刚他救的男子身上是有轻微刀伤,正打坐调养气息,他旁边的女子…应该是他的妻子吧!一副温柔娴淑的模样,正哄著怀里的婴孩,方才苍白的丽容,随著危机的过去,气色好上许多。
孙坚缓缓睁眼,「真是英雄出少年,想不到区区一拳就把黄巾贼头目打到山际去,不晓得师承何处?」
孙轻晃头,这男子眼力真好,知道他把人打到山头去,他以为那个人飞到了月球上咧!「无师自通。」
仰头大笑,豪迈拍著少年的肩「哈哈哈……好一个无师自通,少侠将来前途无量。」如果他在虚长个几岁,绝对可以成为他的左右手。
「之前那人是谁?仇人吗?」这是什麽年代,治安这麽乱。
「是『太平道』的残党,因为我讨伐他们,来找我报仇,此该我举迁到舒,被他们逮到机会……」
太平道??那是什麽?听都没听过,人行道的一种吗?
孙坚依旧滔滔不绝的讲,「……董卓兴起,我正起兵愈讨伐之,把妻小安置在这避免战乱。」
听到一个耳熟的名字了,等等…他说董卓…虽然他不常念书,但也打过三国之类的电玩!这里是东汉未年??
他怎麽来到战事纷争最乱的时代来。
 
莫约一个时辰,来到舒城城门口,孙轻探出头来,哇……好高的城墙……顺利通过门城士兵的盘查,好奇的看著窗外街景,不晓得跟电视上的一不一样,看了一会,有些小小的失落,他还以为会像京城那样的繁华。
不过酒楼、摊贩…还是有许多琳琳杂杂的店面,看来舒也是不错的地方。
马车队停到一座宅邸,总管恭敬的撩起竹帘「老爷,到府上了,小的已叫下人开始卸下物品开始打理。」
孙坚下了马车,拍拍孙总管的肩头,「很好,什麽时候打理完,对了,还要清出一间房,要给这位少侠住,先把大厅清理乾净,备上好酒,我要跟少侠畅谈对饮。」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