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靠!这叫什么穿越? 作者:格蕾思琳(下)

字体:[ ]

 
 我连说了三次,那家伙还是狠心,就是不肯出来,我咬了咬牙,纵身就往下面一跳--"嗖"地一声,有黑影从树上飞了出来,从身后抓住了我。
            嘿嘿,其实我也就是摆个姿势而已,结果这一招是百试百灵。
            "影子,告诉你件事,其实这池塘是淹不死人的。"良心发现,我向他坦白。
            "我知道,"影子叹了口气,"虽淹不死人,但水寒刺骨,跳下去是要在床上躺两三天的。"
            "就知道你心疼我。"我心里感动,借机猛一转身,谁知他反应更快,早就把脸藏在了暗处。
            "唉......还是看不到!"
            "公子还是不要看的好。"影再一次劝说。
            上次他在竹林中了恶人的毒,倒在了地上,本来是揭开他真面目的大好时机。谁知道他还有意识,左闪右躲,就是不让我看他的脸。无奈,我只好把砸成粉的一小块神玉放在他手里,让他自己咽下去。为了尊重他的意见,在他昏迷期间,我也没有把他翻过来看他长啥样。
            直觉告诉我,像他这么好的身板,这么漂亮有型的灰色头发,一定有张标致的美人脸,搞得我这个同人男每天心痒痒的,整天都在猜测他是攻是受,真是活受罪!早知道我就不遵守什么君子协议,在山上就该偷看他的脸,现在好了,想看也没机会了,这家伙可是躲猫猫的高手,每次都能看穿我的意图。
            "就看一眼也不行吗?"
            "不行,只有主人和死人见过我的脸,公子想当哪一种?"
            "我想当你的主人!"废话,谁想当死人?
            "这个,要向我的主人说去。"
            "那你的主人是谁?"这也是我另外一点好奇的东西,没理由让我碰上这等好运!
            "在下不能说。"
            "不能说,那我向谁讨要你呀?"
            "所以,在下劝公子打消见我的念头,不是每个人都能当上我的主人的。"
            兜了一大圈,还是一无所获,不过我还是固执地问:"你的主人,和这块玉的主人有关吗?"
            我低头看着缺了一角的神玉,依然泛着淡雅的润泽,可惜再次见到小恶魔的时候,已经不能完璧归赵了。
            "公子想知道,就去问这块玉的主人吧。"
            虽然影子还是嘴硬,不过从他的回答中,我还是猜到了七八分,也知道我喜欢的人不是普通人,虽然我不知道他的名字身份,他也不在我的身边,但是他的保护依然如影随形,陪伴我度过艰险,我高兴地收好了神玉,说:"好,我去问他!影子,我做不成你的主人,做你的朋友行吗?"
            "朋友?公子,我的心里只有两种人:主人,敌人。"
            "只有两种人?那太单调了!至少要有朋友,还要有个情人!对,一定要有个情人!耽美小说的原则是不能浪费每一个美人,否则就是耽美界一大损失。不过你要先告诉我你到底是攻是受,不然我不好帮你配对啊。像你这么厉害的人,想找人配得上你不容易哪,看你这身手,就是一攻,就算是受,也是只强受,要不就来个强强互攻吧......"
            只要涉及到"攻受问题",我就不可救药地陷入了无限YY之中,眼前背对着我的影子,后脑勺已经浮现出无数根黑线......
            "不然就来个女王攻配强受吧,而且是年下攻,肯定大受读者欢迎......耶?哪儿去了?我还没说完呢,别走呀......"
 
            悲喜人间路
            这个年,大家都过得提心吊胆。
            边关烽火连天,家里有壮丁的都被征用到了前线,大户人家上缴了所谓的"人头税"就能幸免,穷苦人家只能呼天喊地地送男人们上战场。
            这一去,生死茫茫,谁也不知道是否再有相见的机会,大街上到处是凄凉的哭声。
            本该团圆的日子,成了挥手泪别的时刻,到处是愁云惨雾,大年初一的早上,没有人敢挂灯笼放彩炮,这种环境下任何形式的庆祝活动都是可耻的。
            这天我早早地起床,来到大堂,满堂的人向我拱手道贺新年,我勉强地笑笑,向他们一一分派了利是红包,大家一齐用过早餐后,就带着他们打开大门,亲手把刚刚煮好的热腾腾的粥分发给街上流浪的人们,看着他们面黄肌瘦的脸对着我说感谢,真实地体会到什么叫"施比受有福"。只要尽自己所能帮助别人,哪怕只是那么一点点,都能让你感觉到快乐。
            但是这样的帮助又能帮到他们多少呢?真希望战事快点结束,可以让这帮逃难的人早点回到家园,不必再四处流浪。
            日子像凝固不动的流水,当你想要它快一点过去的时候,它却像蜗牛一样地慢。
            前线传来了战报,北蓟的军队进入大雁关之后遇到了强大的阻击,软弱的朝廷当然没有这样的实力,他们打开了西边的玉领关,放西陶的军队进关,帮他们解燃眉之急。就这样两支外邦的军队在东楚境内打得难舍难分,明眼人都知道,不论谁输谁赢,东楚的半壁江山算是没了,现在也没人关心将来是谁的天下了,大家只期盼着战场上的亲人能够早日归来。
            大战持续了三个月,双方战得难舍难分,战争的消耗是可怕的,朝廷无银,开始搜刮百姓,首当其冲的就是富贵人家。他们不再借口"千税万税",而是硬生生地抢掠,罗家的银库被抢个精光。幸亏我精明,知道有此一天,事先在后山埋下了大部分的银子,又做了一本一本的假帐,事实证明,这一招古今管用。所以当我眼睁睁地看着官兵们把我家的银子一箱箱地搬走时,只是心如刀割,并没有当场休克。
            皇城内百业萧条,白天里最拥挤的地方要属北城墙,每天都有快马从北方传来战报,在城墙上张贴一张张的白榜,上面是前线阵亡的名单。人们怀着忐忑的心情,争先恐后地向前挤,查阅着是否有亲人的名字。一旦看到榜上有名,就会有人昏死过去,然后就是一连串此起彼伏的号啕大哭。
            我终于体会到了战争的残酷,虽然我没有见过血淋淋的战场,却听到了后方连绵不断的哀戚。我孤独地伫立在这个世界上,突然就不明白为什么会到这里来,不属于我的世界,不属于我的纷争,我却注定溺死在这个时代的洪流中。除了让我牵挂的一个人,让我觉得这世界和我还是有联系的,因为我们有一个约定,它让我要在这里固执地守下去。
            可他人呢,在哪里?叫什么名字?哪国人?有没有被卷进那场战争?
            我印象中的他只剩下一张邪气的笑脸,只有胸前的神玉告诉我发生过的一切都是真实的,还有......可能和他有着联系的,日夜守侯着我的影子。
            每当我在后花园默默哭泣的时候,他都会在我身边,卷起一片树叶,吹起悠扬的曲子,陪我度过一个又一个无眠的夜,直到靠着他的背,就这么沉沉睡去了,第二天醒来,却是睡在温暖的纱帐里。
            ※※z※※y※※b※※g※※
            三月底,纠缠不休的战争,终于以北蓟的胜利告一段落。
            大胜之后的北蓟人士气如虹,兵分两路,一路把西陶军队赶出了玉门关,另一路策马长驱挥剑南下。
            皇城已成风雨中的一座孤城,关内既无天然屏障,又无血肉长城,已是北蓟人囊中之物。皇亲国戚达官贵人,满载着一箱箱的珠宝财物,开始向南逃,抛弃了这座被他们掏空了的城。
            城,在此时显得相当安静。
            只剩下老弱病残,孤儿寡母,逃无可逃,藏无可藏,人们等待着城门被破的一刻。
            奇怪的是,一直有一批神秘的人,四处散播消息安抚百姓,说被北蓟俘虏的亲人会跟着军队一起回来,城门打开之后就能过上安稳的日子。还有不知名的商人,向这些人施粥赠药,帮助他们度过难关。
            一开始是百姓的感激声,后来开始有人劝说留下守城的官兵投降,反正抵抗已无希望,实在不值得为那样的朝廷卖命。官兵们开始动摇了,毕竟他们也来自百姓,而百姓最纯朴的愿望是和平。
            终于,在四月初八这一天,北蓟军抵达皇城的日子,城门悄无声息地打开了,一面白旗挂在了城头。
            城中百姓还是很犹豫的,他们不知道传闻中不杀百姓的北蓟军人是真是假,在守城的将军递交了降书之后,他们忐忑地等待着军队进城。
            然而第一批进城的人却不是军队,而是一批不着盔甲,身穿素衣的人,看起来像普通的东楚百姓。
            等这帮人进了城,城里的人马上欢呼了起来,原来他们是被北蓟俘虏的亲人!
            顿时城里一片喜悦的哭声,人们跑过去拥抱失而复得的亲人,儿子跪在老迈的父母面前,丈夫从妻子的手里抱过孩子,哭声笑声混成了一片。
            我在旁边看着这一幕人间喜剧,擦了擦流了满面的泪水,到嘴边竟然发现它是甜的。
            原来我一早就溶入了这个世界,他们的悲喜已经和我的悲喜连在了一起,他们的亲人就像我的亲人,看到他们团圆我也感到幸福。
            我高高兴兴地回家,要把这个喜讯告诉家里的人,告诉他们做好准备迎接军队入城,要镐劳镐劳北蓟的军人。
            听到这个消息大家也雀跃起来,几个月来的愁云终于消散了,大家杀鸡宰羊忙进忙出。
            就在这时,家丁来报,门外来了两名北蓟军人,递交了一封信函给我就走了。
            我接过信函,上面用工整的汉字写着:"罗府颢玥公子亲缄。"
            我好奇地打开信封,心想,我穿越过来不久,也没去过北蓟,难道是寄主原来的朋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