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血色黎明[末世] 作者:砯涯(上)

字体:[ ]

 
 
文案:
 
病毒爆发之初,
白翊在执行搜救任务时被同伴杀害。
四百年后地球90%的人类受到感染,
他在一支向地下世界“蜂巢”转移的队伍中醒来
 
通俗版:
这是一个重生后沦为少将“血袋”的强受一路奋斗打丧尸,揭露真相复仇的故事,我们的目标是拯救地球!
 
希尔维森少将:“你们准备的食物味道不错。”
驻军军官们:“……”
小白队长:“……”
斯诺副队推了推眼镜,正色提醒:“那个看上去不是食物,Boss。”
安琪拉咕嘟咽着口水,“闻上去是!”
 
你可能的萌点or雷点:
1、1V1,HE,强强,主受。
2、妖孽血族攻X作死人类受。
3、各种未来科技、阴谋阳谋脑洞大开,毫无任何科学依据……orz
4、披着末世皮的宠文、伪科幻、真耽美。
5、这里的血族来自星星~
6、如果到这里都木有走那咱们可以滚一发床单了╮(╯▽╰)╭
 
内容标签:末世 血族 重生 科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翊(Bye),希尔维森 ┃ 配角:队友们,反派们,丧尸们 ┃ 其它:末世,重生,丧尸,血族,强强,爽文,甜宠
 
    
    Chapter 1 真相一角
 
  公元2014年,天外小行星“塞纳”偏离轨道与地球发生碰撞,致使非洲板块15%的陆地消失,与此同时带来了将生命体变为行尸走肉的D病毒。
  病毒通过感染迁徙禽类迅速传播至各个国家,越来越多的城市受到感染成为荒无人烟的地狱,国家之间开始组成联盟以抵抗愈演愈烈的丧尸灾难,而末日依然不可避免的降临了。
  ◆
  2020年,“塞纳”碰撞六年后,亚洲北部某城市。
  夜幕下飘起绵密急促的暴雪,死寂的城市没有一丝光亮,黑暗中街道上摇摇晃晃行走着无数已经开始腐烂的躯体,那些曾经居住在这里的人们,仿佛被抽干了灵魂,化作一具没有思想的亡灵,除了进食就是徘徊。
  武装直升机轰鸣着划破浓稠的夜色,螺旋桨搅碎雪片迸发出一片白茫茫的碎雾,平稳而精准靠近一座大厦楼顶。
  一个黑影沿绳索急速滑下,以单膝跪地的姿势稳稳落地,黑色防护服包裹着男人修长且肌肉饱满的身体,勾勒出亚洲人特有的柔韧而极具美感的线条。屋顶两只高度腐烂的丧尸像闻到血腥味儿的鲨鱼,咧到耳根的嘴张合着扑过来。
  男人就地侧滚躲开袭击,长腿蓄力,鬼魅般弹起一个迂回绕到其中一只丧尸身后,左臂曲起紧接一记势大力沉的肘击,直接搓开了腐烂的脖颈,然后抽出靴内的匕首回身一掷,白刃齐根没入眼窝直刺入大脑,第二只丧尸动作一顿,继而僵硬的瘫倒在地上。
  抽出匕首甩掉污血插回靴内,男人半张脸隐藏在战术面罩后,幽暗的黑色眼珠像一把锋利的刃缓缓割开一切地形障碍,确认安全后手臂扬起做了一个“下来”的手势,两个人影跃出机身垂直滑下。
  白翊警戒四周,待二人落地瞬间伸手扶了一把左边那个明显单薄很多的人。
  “嘶——”那人低低抽气,翡翠色的眼睛疼得眯起来,五官是欧美少年的精致漂亮,武装头盔在空降时直接掉到楼下摔得粉碎,一头灿烂的金发上落着雪花,“抱、抱歉,谢谢白队。”
  “你是联盟的病毒学博士,头脑是特长,其他不用太勉强自己。”白翊俯下身仔细检查起克劳德的脚踝,双手拿捏着力道握了上去,“脱臼了。”他轻轻说出结论,然后‘咔嚓’归位搓开的关节。
  “啊唔——”克劳德疼得涨红了脸,漂亮的绿眼睛蒙上一层薄薄的水膜,那声叫喊熄灭在战术手套下变成一种沉闷的呜咽,白翊动作快得不似人类,手指抵在唇边做了一个嘘的动作,一边的队员窃笑起来却被自家队长一个眼刀噤声了。
  “A组就位,汇报情况。”耳机里陆续传来其余九组的报告,白翊一边听着,一边取下自己的头盔随手戴到那个笨手笨脚的博士头上。
  那顶头盔带着恶作剧的味道扣过来,克劳德愤怒的抬起挡住自己视线的边缘,正要发作,一双漂亮的黑眼睛就这么毫无预兆地撞进了他眼底。
  即使是亚洲人也很少有这样纯粹的幽暗瞳色,像最上等的墨汁那样黑。干净利落的短发,将这个年轻的队长衬得英姿飒爽。这个角度可以清楚的看到他比例完美的身材,被战术手套包裹的手指按着耳麦,即使是在如此恶劣的条件下,那双眼底却依然带着一丝轻松的笑意,可惜看不到脸——从搭上直升机,白翊出现在他面前并告知自己由他保护开始,克劳德就很想知道那张脸的模样。
  这是一次营救任务,报告称这座城市的某个地下避难所有生命体反应,白翊所在的小队收到搜救任务。三人一组,其余九组以他们所在的大厦为中心网状分散空降,黎明以前要对整座城市进行地毯式搜索,并找到可能的幸存者。而克劳德是此次的随队专家,负责确定幸存者的身体状况。
  确认完其他小组的情况,白翊甩了甩落在发梢的雪花,走到楼顶边缘,目光随着城市的轮廓向黑暗中无限延伸。
  这是一栋三十多层的大厦,俯瞰下去那些徘徊的丧尸积聚成一个微小的黑点,雪雾重重,克洛德眼睁睁地看着那个队长跃上几寸宽的外檐,摇摇欲坠,轻灵得像一只优雅的猫科动物。
  然后他听到白翊像是自语般的声音:“要是早出生一百年就好了。”
  一百年前,世界安宁,没有杀戮,没有丧尸,在这样的北国雪景下想必是万家灯火通明,而不是现在这样的一座死城。
  “这个你拿着,我们走。”像一阵风刮过身体,带起落在防护服上的雪沫,克劳德只觉得怀里被塞进了一个冰冷的硬物,胳膊一紧,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白翊拖进楼顶的通道内,另一个队员举着匕首断后。
  应急通道内到处是断裂的楼梯和尸体,他们几乎每过一个拐角都会遇见几只丧尸。特战队员配有枪支,可用子弹对付丧尸显然是非常不划算的,今晚的任务才刚刚开始,在找到幸存者以前即将面对的丧尸数量是无法估算,毕竟这里曾经是一个人口上千万的大城市……
  三十五层的漫长高度,他们下到21层就已经无法再继续了,白翊起脚踹开锈死的铁门,一声恐怖的呜咽刚刚响起,膝盖猛提直接撞碎丧尸的下巴,紧接着横扫踹飞那颗仅剩下一半脸的脑袋。
  白翊的手掌下是博士张大的嘴,克劳德只觉得后背一阵粉碎性的疼,他整个人贴在墙上,对方似乎想把他按进这钢筋水泥里。
  “我说博士,死了这么多你该习惯了,我不能每杀一只都腾出手来避免你叫出来。”克劳德被困在白翊和墙体之间,僵硬地点了点头,白队满意的拍拍他的脸颊:“乖~”
  克劳德苍白的脸瞬间涨得通红:“……”
  “报告电梯间位置。”白翊朝另一个士兵命令道。
  “这条走廊尽头左转,穿过一间大厅右手边第三扇门,过程大概5分钟。”
  “丧尸情况呢?”
  小士兵忧郁地看着自家队长,愁眉苦脸道:“白队,这层以前是一家外资公司,600多员工,不知道病毒爆发那天有几个请假没来。”
  白翊沉思片刻,一拳砸碎消防栓玻璃取出里面的斧头,“跟好我。”克劳德只听见这个短短的词组,然后整个人再一次被拖起来。
  走廊两边是玻璃墙隔开的办公区,狼眼手电一扫而过,黑暗中晃动着数量惊人的丧尸。白翊一斧头轮暴一只丧尸的脑袋,恶心的黄色脓液飞溅出来,他动作快的离谱,瞬间把手柄插进左侧那扇门的把手间,左办公区的丧尸拍打着玻璃贪婪的看着猎物却无处可出。
  右边的玻璃墙破了个窟窿,前面的通道挤满丧尸,白翊当机立断直接把克劳德扔了出去,保龄球似的撞翻一片丧尸。手无缚鸡之力的博士吓得脸色惨白,周身恶臭扑鼻,胃酸翻滚,而身体却僵得无法动弹。
  白翊队长抽出军用匕首削掉丧尸的半个脑袋,一把捞起克劳德夹在腋下,踩着满地挣扎的丧尸狂奔过去,脚下踩碎的尸骨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咔嚓声。
  “前面左转。”士兵在身后提醒。
  白翊的手臂勒在克劳德柔软的腹部,跑动中的晃动晃得他两眼犯黑,加之地上全是黏腻的尸水和脓液,博士终于忍不住吐了出来。
  大厅的空间相对宽敞,丧尸的数量也少得多,他们清理掉几只扑过来的丧尸就匆忙赶路。白翊用脚踢开电梯间的门将克劳德先塞进去,然后示意士兵跟进,他自己又干掉两只丧尸才闪身进入,最近的丧尸撞到门上,恶心的体液顺着玻璃流下来。
  整座城市已经断电数月了,电梯早已报废,白翊和另外的士兵合力撬开闸门,打着手电向下确定情况,然后开始着手固定绳索。
  克劳德缩在墙角整个人虚脱了一般,看到白翊再一次站到自己面前下意识地缩了缩,可怜巴巴地说:“我、我想再休息一下。”
  白翊瞥了眼电梯间外越来越多的丧尸,遗憾的叹了口气,在博士惊恐的目光把他拖起来用绳索和自己固定在一起,“害怕请闭眼。”
  漆黑的电梯通道,狼眼手电的白光一晃而过,恐怖的滑落速度导致克劳德落地后险些把胃吐出来。
  白翊看了看时间,出发前约定好每半小时汇报情况,但是耳机迟迟没有动静……
  一种怪诞的感觉漫上来,他抬头望去,那个兵也太慢了。
  黑暗中有什么在急速坠落,空气震颤,幽暗的眼睛忽然一凛,白翊飞身扑倒克劳德滚向一边,两人正好滚进一个凹槽,以此同时耳边响起一声沉闷的巨响。
  空气中弥散着浓重的血腥味,新鲜的,还带着鲜活的热度。
  “他、他……”翡翠色眼睛逐渐睁大,象牙塔内走出的博士,鲜少直面这样鲜血淋漓的场面。
  “他死了。”白翊把话补充完整,翻身起来,开始检查这个凹槽的情况。
  刚才没来得及查看情况,外加这里没有照明,这时才发现这地下竟然有条暗道,而他们所在的凹槽就是入口。
  “枪你拿好了。”白翊提醒道。
  克劳德这才反应过来,方才在楼顶白翊塞进自己怀里的是他的配枪。
  按照计划,他们每组空降点都是幸存者可能的躲藏地点,白翊看过整栋大厦的结构图,他确信这条暗道没有被标出。
  白翊单膝跪在地上,眼睛一转不转的盯着那个幽黑的入口,全身肌肉绷紧,像一只蓄势待发的野兽,然后他向身后的博士递过去一只手,“一定跟好我。”
  那个警戒的背影充满力度和美感,克劳德的目光落在被战术手套包裹的指尖,向上蔓延扫过整条手臂,贪婪地吞了吞口水,纯净的翡翠色荡起一丝兴奋地狂热。
  然后他把手掌放进对方掌心,两只手紧紧扣在了一起。
  暗道并不长,10分钟后逐渐宽敞起来,尽头是一扇虚掩的密码门,一丝光亮透漏出来。
  断电数月的城市,这里难道有蓄电装置?
  怪诞的感觉更加浓郁,白翊紧靠着一侧墙体,手掌猛地一推。
  一切无声无息,连一丝响动也没有。
  蓝白色的光芒倾洒在水泥地面上,那是一种仪器特有的光源,带着冰冷的味道。
  抽出匕首反手握住,白翊小心翼翼的跨进密码门,而克劳德博士依然被他牵着手保护在身后。
  在看到房间内的景象时,这位年轻的特战队长惊呆了。
  偌大的房间内密密麻麻摆放着各种尖端仪器,架子上陈列着无数标本罐,粘稠的液体中浸泡着各类动物的遗体——那些被病毒感染后扭曲变形的丑陋尸体,在最后一排他甚至看到了一个人类幼儿丧尸的标本!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